第2234章 千紋聖器爛大街
loading...

相比於一般魔族,以及那些身負一般魔族血脈的人魔,遊聖宮內的一群身負純粹人類血脈的‘魔修’,卻又並非隻是依靠吞噬他人的精氣血修煉。


除了吞噬他人的精氣血修煉以外,他們還可以和道武聖地上的人類一樣,運轉功法,吸收天地靈氣修煉,以此提升自己的一身修為!


現在,黃雯靜的天賦靈根已經蛻變成‘紫色靈根’,所以,她也是很想回遊聖宮去暢快淋漓的憑借紫色靈根修煉一番。


“也不知道……何時才能再見到他……”


離開之時,黃雯靜又是忍不住輕歎一聲。


她這一生,追求者無數,但卻還是第一次有一個男人悄然的走進了她的心裏。


若非因為矜持,沒準剛才她就繼續跟著他去了。


“他……好像是叫‘段淩天’。”


黃雯靜心中暗自喃喃。


她至今還記得,當時段淩天當著她的麵說的話:


“我段淩天殺的人,與他人何幹?”


“你若有本事,擒了我帶回遊聖宮領罰便是!”


當時,段淩天說的這番話也是氣到了她。


可現在回想起來,她那一雙眯起的秋眸,卻又是彎成了月牙,臉上的冰霜也不複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些許紅潤。


來到石林之外的時候,黃雯靜又重新恢複了冰冷的模樣。


“雯靜小姐。”


黃雯靜剛剛出來,耳邊便又是傳來了三道異口同聲的聲音。


而聽到這三道異口同聲的聲音,黃雯靜卻又是好像一點都不驚訝,一臉平靜的看向立在不遠處虛空之上的三人,語氣平淡的跟三人打了一聲招呼:


“何長老,林長老,裘長老。”


黃雯靜眼前的三人,正是被段淩天殺死的那三個遊聖宮弟子的‘長輩’,都是遊聖宮內聖仙第八變層次的長老!


麵對黃雯靜的隨意,三個遊聖宮長老卻又是不敢流露出任何不滿的情緒。


開什麽玩笑!


他們眼前的這一位,可不隻是他們遊聖宮年輕一輩第一強者那麽簡單,更是他們遊聖宮宮主最疼愛的‘關門弟子’!


在他們遊聖宮,‘宮主’便是至高無上的存在。


宮主最疼愛的關門弟子,哪怕他們見了,也不敢怠慢,更別說在她麵前流露出不滿的情緒。


“三位長老此番前來,是為了那個名為‘段淩天’的紫衣青年而來?”


黃雯靜問道。


“是。”


麵對黃雯靜的詢問,三個遊聖宮長老第一時間點頭。


而在他們點頭的同時,在他們的雙眸之中,卻又是升起了陣陣仇恨的怒火,仿佛能焚盡一切!


“他已經離開了。”


黃雯靜說道。


“離開了?”


而聽到黃雯靜這話,三個遊聖宮長老又是忍不住一怔。


先前,他們也進過那疑似仙品聖紋師留下來的‘遺跡’裏麵,但在發現裏麵有八十一條通往不同地方的通道以後,卻又是沒有進去,而是選擇在外麵守株待兔。


他們也擔心,如果他們選擇其中一條通道進去,會錯過截殺那個‘段淩天’的機會。


現如今,三個遊聖宮長老已經來了一段時間,也從幾個親眼目睹他們的兒子、孫兒被殺死之人口中得知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他們知道殺死他們兒子、孫兒之人名為‘段淩天’,更知道那個段淩天的實力還在眼前的這位‘雯靜小姐’之上!


“嗯。”


黃雯靜點頭,“我是跟著他進去的……不過,他剛進去,發現裏麵的八十一條通道以後,卻又是沒有進任何一個通道,而是選擇直接離開。”


“我想……他估計也是因為擔心三位長老會找他麻煩,所以他先一步離開了。”


黃雯靜一番話下來,臉不紅氣不喘,好像煞有其事一般。


而她之所以撒謊,自然也是因為她不希望段淩天出來的時候撞上這三個遊聖宮長老。


段淩天的實力雖然比她強,但她卻並不認為段淩天能對付這三個遊聖宮長老。


“早就離開了?”


聽黃雯靜說段淩天已經離開,三個遊聖宮長老頓時也是急了。


“雯靜小姐,他往哪邊去的?”


那個中年男子,也是先前被段淩天殺死的遊聖宮弟子何森傑的父親,更是第一時間急促問出聲來。


另外那個老人,還有那個老嫗雖然沒有開口,但看他們看向黃雯靜的目光,也是足以看出他們也想知道段淩天是往哪邊去的。


“他具體往哪邊去,我也不知道,畢竟他離開的時候我沒有跟出來……另外,以他當時離開的速度,外麵的人雖然多,恐怕也是沒幾人能捕捉到他的身影。”


黃雯靜說道。


言語之間,也是又給三個遊聖宮長老丟了一個‘煙幕彈’。


“三位長老,我先回去了。”


跟三個遊聖宮長老打了一聲招呼,黃雯靜一個閃身,一路往北而行,向著人魔聖城所在的方向而去。


遊聖宮現在的駐地,就在人魔聖城裏麵。


“我能幫你的隻有這麽多了……希望以後還有機會再見到你。”


回去的路上,黃雯靜腦海中浮現出一道紫色的身影,心裏忍不住輕歎一聲。


三個遊聖宮長老,卻又是做夢也想不到:


他們遊聖宮宮主的關門弟子,曾經被那個段淩天擊傷之人,竟然會欺騙他們,包庇段淩天……


三人又逗留了一陣,最後也離開了。


他們本來是打算‘守株待兔’,可現在已經確認兔子沒了,他們繼續守著也是無濟於事。


外麵發生的這一切,段淩天自然不知道。


現在的他,正穿梭在各個之前沒有去過的通道之中。


但凡遇到那些身負魔族血脈的人魔,他都一一出手將之殺死,並且將一群人魔的天賦靈根吞噬,提升自己的天賦靈根。


在這個過程中,段淩天的天賦靈根也是不斷提升著。


原本‘淺紫色’的天賦靈根,顏色也隨之愈發的深邃了起來……


看這架勢,不用多久,就能更進一步,蛻變到下一品級!


而在殺死一群人魔的過程中,段淩天也得到了不少‘千紋聖器’,各種各樣的千紋聖器被他收進了納戒之中。


過去珍稀非常的千紋聖器,在這個地方,就好像是爛大街、沒人要的東西一般。


“這些千紋聖器,等日後和爹,娘和小菲兒他們團聚,倒也可以給他們用……”


之所以收集這麽多千紋聖器,也是因為段淩天想要在日後將這些千紋聖器分給他的家人和一群親朋好友。


這些千紋聖器,對他來說並沒有什麽用。


可對他的家人,對他的親朋好友來說,無疑又是一件件難得的‘寶貝’。


“繼續!”


再次掃蕩完一條通道以後,段淩天又進入了一條通道,一路暢通無阻。


“你們要幹什麽?說好我們聯手破陣,最後取得的寶物一人一份……你們這是想要過河拆橋?”


到了通道盡頭,還沒來得及走出通道的時候,前麵一道聲音又是清晰的傳入了段淩天的耳中,給了段淩天一種耳熟的感覺。


“是他!”


念頭一轉,段淩天也是想起了在什麽地方聽過這道聲音。


黃啟陵!


也是他在進入這個‘遺跡’之前認識的那個遊聖宮弟子。


當時,他被那三個遊聖宮弟子盯上,黃啟陵毅然而然站出來,將他護在身後。


那個時候,他就覺得黃啟陵這人不錯,值得結交。


現在,聽到黃啟陵的聲音,聽出黃啟陵語氣間的憤怒,段淩天的目光頓時也是一寒。


掠出通道以後,段淩天也是看到黃啟陵被幾個人魔圍住,危在旦夕。


“過河拆橋?說得好!我們今天還就過河拆橋了,你黃啟陵又能如何?”


其中一個人魔得意的說道。


“你們要是敢殺我,遊聖宮是不會放過你們的!”


黃啟陵沉聲喝道。


“遊聖宮?要不是因為你是遊聖宮的人,是‘異類’,我們還未必會聯合在一起對付你……要怪,就怪你沒投好胎吧!”


“就你們遊聖宮那一群沒有魔族血脈的異類,也配稱為魔族?可笑!”


……


幾個人魔一番話落下以後,也是紛紛動身而出,魔氣衝天,殺向黃啟陵。


黃啟陵臉色大變,卻也沒有坐以待斃,連忙出手迎敵。


隻可惜,他的實力雖然還不錯,卻也難敵幾個人魔的聯手,轉眼之間就落入了下風,生死一線。


“難道我黃啟陵今日要死在這裏?”


黃啟陵的心裏充滿了不甘。


就在黃啟陵即將被幾個人魔殺死,千鈞一發之際。


“哼!!”


一聲冷哼,突兀響起,也驚得黃啟陵和幾個人魔心頭大震。


咻!!


幾乎在黃啟陵等人心頭大震的瞬間,一道曇花一現的劍嘯聲,又是回蕩在他們的耳邊。


下一刻,黃啟陵又是駭然的看到:


幾個向著他衝殺而來的人魔,眉心之處相繼飆血,繼而氣息全無。


“小吞噬術!”


將幾個人魔的天賦靈根吞噬以後,段淩天並沒有打算現身,直接轉身進入了通道,往外行去。


至於幾個人魔身上的東西,他也是留給了黃啟陵,沒有收取。


“淩天兄弟?”


然而,段淩天雖然沒有現身,但黃啟陵卻又是通過那一道曇花一現的劍嘯聲,隱隱猜到是段淩天出的手。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