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唐燁歸來
loading...

不知不覺,兩個星期就過去了,而梁文莉的腳,也到了拆石膏的時候。


這一天,玉輕揚帶著梁文莉來醫院拆石膏,拆完石膏,拍了片,確定腳沒事後,玉輕揚才放心梁文莉下地走路。


玉輕揚和梁文莉從醫院出來,走到停車場的時候,徐正鋒就出現了,他仿佛算好了時間般,出現得不早不晚。


梁文莉看到徐正鋒,隻是冷淡地道:“徐先生,你怎麽來了?”


玉輕揚聽著梁文莉嘴裏這稱呼,忍不住嘴角抽了抽,心想,看來這徐叔叔想要打動自家婆婆,還需要一些時日呀。


玉輕揚看到徐正鋒,假裝驚訝地道:“徐叔叔,你怎麽會在這裏?你生病了?是來看病的麽?”她裝得非常像,她絕對不會讓人知道,在這之前,她偷偷給徐正鋒發了信息。


徐正鋒很配合地道:“沒有,是我一個朋友生病了,我剛探病出來,你們怎麽會來醫院的?是文莉身體不舒服麽?”


玉輕揚點頭道:“嗯,我媽之前崴到腳了,今天是來拆石膏拍片的。”


徐正鋒點點頭:“原來是這樣。”他扭頭看著梁文莉,“文莉,相請不如偶遇,我們一起吃個飯吧。”


梁文莉剛想回絕,玉輕揚就連忙道:“老朋友見麵,確實應該聚一聚,反正我也約了朋友,那我就不打擾你們好了。”


徐正鋒讚許地看了玉輕揚一眼。


玉輕揚笑笑,連忙看著梁文莉道:“媽,到時候讓徐叔叔送你回去吧,我差點都忘記我約了韓穎了。”說著,她還看了看時間,看了以後,急切地道,“哎呀,到時間了,那家夥到時間看不到我,估計得跟我急。好了,我先走了哈,徐叔叔,我媽就拜托你照顧了啊。”


說著,她也不給梁文莉反應的機會,直接上車閃人了。


梁文莉目瞪口呆地看著玉輕揚消失在自己麵前,這回,她就算是再傻,也知道玉輕揚是故意讓她跟徐正鋒單獨相處了。


想到玉輕揚的良苦用心,她不由得苦笑了一下,接受徐正鋒,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氣啊,而她,心已死,如何再去接受別人?


徐正鋒看著梁文莉,溫柔地道:“文莉,你腿傷終於好了,我們怎麽說也要去慶祝一下對不對?”


梁文莉冷淡地道:“不用了,這也不算什麽大事,不用特別去慶祝什麽。”


徐正鋒好脾氣地道:“文莉,我們好歹也算是熟識了,一起吃個飯也沒什麽吧?難不成,你擔心跟我在一起,管不住自己的心?”


徐正鋒這下是連激將法都用上了,可是梁文莉不買賬,她還是冷淡地道:“徐總,我們其實不熟,仔細算起來,我們見麵的次數十個手指頭都能數得清,我還有事,先走了。”


梁文莉說完,轉身就要走,徐正鋒一把拉住她的手,低頭湊到她耳邊,低低地道:“乖乖跟我上車,要不然,我不介意抱你上車,反正又不是第一次抱了。”


梁文莉麵色一變,氣得差點踢死他,這個死男人,竟然威脅她,太過分了,她一個奔五的女人,要是在這種地方被他抱起來,那還不得羞死?


梁文莉恨恨地瞪著他,一副你敢亂來,我就跟你拚命的架勢。


可惜,徐正鋒根本不管她的瞪視,大手還是握著她的手,一副我說到做到的模樣。


最後,梁文莉還是妥協了,她歎了口氣:“正鋒,你這又是何苦?”


徐正鋒笑笑:“好了,別使性子了,快點上車吧。”


梁文莉滿臉黑線,她使性子?還以為她是小丫頭呢,她都是一大媽了好吧?


梁文莉坐上了徐正鋒的車,不過她看起來還是不情不願,徐正鋒也不在意,而是好心情地開著車,離開了醫院。


……


鴻恩集團


玉輕揚臉上掛著一抹淺淡的笑意,不緊不慢地走進公司,她心情很好,因為昨天梁文莉是吃過晚飯才回家的,可想而知,這徐正鋒還是有點能耐的,不僅讓自家婆婆陪他吃了午飯,連晚飯都跟她一起吃了,看來這事,有盼頭。


想到婆婆在年老的時候還能找到一個疼自己的伴,她就忍不住替她開心,以至於她一大早就心情大好。


她剛踏進電梯,身後就跟進來一個人,玉輕揚轉身一看,發現竟然是鍾筱琪。


鍾筱琪看到玉輕揚,馬上就冷了一張臉,活像玉輕揚欠她幾百萬似的,玉輕揚也不介意,反正無論她怎麽做,鍾筱琪都會看她不順眼的,她可沒興趣去討好她,於是,她靜默地站在一側,把鍾筱琪當成隱形人。


“玉輕揚,你憑什麽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呢?你真以為你自己有多高貴麽?不過是剛好被唐少看上而已。”鍾筱琪看玉輕揚一副對她視而不見的模樣,忍不住憤然地開口。


玉輕揚睨了她一眼,淡淡地道:“鍾筱琪,你看我不順眼,所以我無論做什麽你都會覺得礙眼,就算我隻是靜靜地站著,你還是覺得我是在故作清高,說真的,你要是再這樣下去,我建議你去看心理醫生了。”


鍾筱琪氣得瞪眼:“你才應該看心理醫生,你別以為有唐少給你撐腰我就怕了你,我告訴你,總有一天,我會把你甩出幾條街去。”鍾筱琪恨恨地道,現在她已經漸漸地有了名氣,她要努力成為著名的設計師,她要讓像玉輕揚這樣的無名小卒,在她麵前自慚形穢。


玉輕揚不以為然地道:“我等著那一日的到來。”


鍾筱琪哼了一聲,不再理會玉輕揚,而這時,電梯也剛好到達設計部所在的樓層,鍾筱琪傲慢地走在玉輕揚前麵,踩著優雅的步伐,走出了電梯。


玉輕揚看鍾筱琪驕傲得像個孔雀的模樣,不禁覺得好笑。她突然覺得,像鍾筱琪這樣的人,其實真的挺悲哀的,碰上了秦鋒那樣見異思遷的男人,還不知道回頭是岸,竟然還來埋怨她這個無辜的人,這樣的女人,不是悲哀是什麽?


玉輕揚的心情,並沒有因為遇到了鍾筱琪而受影響,臉上還是一直掛著淺淡的笑意。


上班沒多久,王茜就讓她去給寒以彬送文件。她現在隻是一名實習生,送文件這種事情,自然是都交給她來做。


不過,她來了實習了好幾個月,還是第一次給寒以彬送文件呢,而且,設計部是專門設計飾品的,很少有什麽文件需要送,而設計師們設計出來的東西,自然都會親自拿去跟領導探討,也就不會需要她去送了。


她來到寒以彬的辦公室前,禮貌地敲了敲門。


“請進。”聽到敲門聲,寒以彬低沉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玉輕揚推門進去,寒以彬頭也沒抬,她把文件雙手遞給寒以彬道:“寒總,我是設計部的實習生玉輕揚,茜姐讓我來給您送文件的。”


寒以彬一聽玉輕揚的名字,眼睛一亮,連忙抬起頭來,一抬頭,就看到玉輕揚那張俏麗的臉。


看到玉輕揚的時候,他眼裏閃過驚豔,因為變成了女人的關係,此刻的玉輕揚,褪去了少許青澀,多了幾分成熟女性的韻味,這讓她看起來更加有魅力了,再加上有了愛情的滋潤,婚姻生活的美滿,讓她整個人看起來渾身上下都散發著活力。雖然現在和唐燁有了短暫的分離,但是由於她今早上心情極好,此時她整個人看起來活力四射的,這樣的她,看起來越發迷人。


“輕揚,是你啊。”寒以彬可能是意識到自己盯著人家看得太久了,忍不住輕聲幹咳了下,以掩飾自己的尷尬。


玉輕揚笑笑:“對,是我,文件已經送到,我先回去工作了。”


寒以彬微笑道:“難得你來一次,不如坐下來喝杯茶再走?”不得不說,這真是一個溫文爾雅的男人,連說話的語氣,都帶著讓人不忍拒絕的親切感,估計這就是為什麽公司裏的女員工都想親近他的原因。


不過玉輕揚可不是那些女員工,她隻是禮貌地應道:“謝謝寒總的好意,我還有許多工作要做,還是先回去工作了。”


寒以彬聽到玉輕揚的拒絕,不免有些失望,不過還是笑得一臉斯文:“既然如此,那你就不影響你工作了。”


“嗯,寒總再見。”玉輕揚禮貌地點了點頭,轉身離開了。


寒以彬看著合上的門,有片刻的愣神,不知為何,他心裏總覺得自己錯過了什麽東西,可是卻是理不清這是一種什麽狀況。他知道她對玉輕揚有好感,但是那僅是好感而已,可是,為什麽看到她就這麽轉身離開了,他會覺得有些失落呢?


寒以彬從愣神中回過神來,隨即搖頭苦笑了一下,心想,也許是太久沒有談戀愛了,以至於他都有點不正常了。


寒奇恩已經很久沒有跟他說雲設計師的事情了,以前寒奇恩時不時會提醒他,說他要讓雲設計師當兒媳婦,可是近半年來,寒奇恩就像是把這件事情忘記了般,也不再跟他說這事了,還有意無意地叫他交女朋友,寒以彬還以為,是自己的父親想通了,知道自己不應該幹涉兒子的婚姻了。


寒以彬不知道的是,不是寒奇恩不想讓玉輕揚做自己的兒媳婦了,那是因為他知道自己的兒子沒機會了,為此事,寒奇恩還懊惱過一段時間,恨自己沒有早點把玉輕揚介紹給寒以彬認識。


接下來的日子,徐正鋒還是每日都會給梁文莉打電話,約她出來見麵,可梁文莉總是一次次地拒絕他。


可是,徐正鋒非常有耐心,他總是每日定時給梁文莉打電話,還是和之前一樣,一日三次,不管梁文莉是接還是不接,他都會堅持給她打電話,可是,令他失望的是,梁文莉一看到是他的號碼,她就直接把電話給掛斷了。


盡管如此,他還是沒有放棄,每日定時打電話沒有改變,他打完電話沒人接後,他就會改為發短信,他沒有說情話,總是說一些關心的話語,或者偶爾發一個笑話,笑話後麵又寫了幾句關心的話,久而久之,梁文莉似乎就習慣了每天都收到徐正鋒的短信。


最令梁文莉恐慌的是,她似乎正在慢慢習慣徐正鋒的存在,每日裏,她總是時不時地拿起手機來看,雖然她不會接徐正鋒的電話,但是她還是會盯著手機看,仿佛看著徐正鋒的手機號碼,也是一種樂趣,現在,徐正鋒的手機號碼,她都已經爛熟於心了。


每次徐正鋒發來短信,她都會第一時間去看,看著那些溫暖人心的關心話語,她的心,就覺得特別溫暖,有種被人寵著她的感覺。


不知道是徐正鋒故意的還是怎麽樣,就算是梁文莉不接他的電話,他還是不會換別的電話來打,還是固執地一直用著那個號碼,而且還樂此不疲。


一連十幾天,都是這種狀況,徐正鋒沒有找上門,梁文莉沒有出門。每日裏,梁文莉就隻是拿著手機看,幾乎可以用“大門不出”四個字來形容她了。


這一天,又是一個周末,玉輕揚跟傭人打聽過了,知道梁文莉這些日子一直沒有出門,她就忍不住歎了口氣。


這一天,她下樓的時候,梁文莉正坐在沙發上看報紙,玉輕揚走過去,笑眯眯地道:“媽,今天又是星期六哦,我們一起去逛街吧。”


她想著,梁文莉一直這麽悶在家裏當逃兵也不是辦法,人這麽宅法,不傻都變傻了。出去逛逛,沒準還能跟徐叔叔來個偶遇,這些日子,徐正鋒和沒少向她求助。


梁文莉搖搖頭:“媽最近覺得身體不是很舒服,不怎麽想動,要不你約你的閨蜜去?”梁文莉可還記著,這個兒媳婦,故意把她扔給徐正鋒來著。


玉輕揚拉著她的手撒嬌:“媽,別這樣嘛,人家就是想跟你一起去,不想跟閨蜜去了。”


自從發現撒嬌很好用之後,玉輕揚變得更愛撒嬌了,特別是對梁文莉。


可惜,梁文莉這會不買她的賬,她笑得很和藹:“輕揚啊,我知道你對媽好,可是媽今天是真不想去,你要是想陪媽,你就跟媽在花園裏乘涼吧。”


玉輕揚滿臉黑線,現在雖然已經四月份,可是天都還沒怎麽變熱呢,乘涼?開玩笑,這個精明的婆婆,分明就是看出了她的計劃。


“媽,在家乘涼有什麽好的啊?你看看今天天氣多好啊,我們就應該出去走動走動,或者去爬爬山呀,去海邊散散步啊,或者去逛逛街,做做美容什麽的也好啊。”玉輕揚絲毫不妥協,總之,她就是想把梁文莉拐出去。


從樓上下來的寧芬,聽了玉輕揚的話,笑道:“哎呀,輕揚可真孝順,難得一個周末,就想著陪婆婆,大嫂,你的兒媳婦多好啊,她這可是一片孝心,你這麽拒絕她可就不對了。”


梁文莉聽了寧芬的話,一時不知道該怎麽回答才好,要是她拒絕了玉輕揚,就是不給玉輕揚麵子,會讓寧芬以為她不喜這個兒媳婦,這樣做對玉輕揚可不利。


可是要是她答應出去嘛,又擔心遇到徐正鋒,她敢保證,徐正鋒肯定會想方設法堵她的,雖然相處時間不長,可是她已經了解了,那個男人,要多執著有多執著,而且還固執得很,認定的事情,就算你說破了嘴,他都不會改變。


想著自己也不可能逃避他一輩子,於是,梁文莉終於點頭了,想著跟他說清楚也好,她已經耽誤了人家幾十年,可不能再繼續耽誤人家了。


於是,玉輕揚開著車,拉著梁文莉,朝市中心駛去。


上車後,梁文莉並沒有如往常一樣,跟玉輕揚閑話家常,她靜默了一會兒,等到車子遠離了唐宅,才看著玉輕揚,輕聲道:“輕揚,我知道你是為了媽好,可是媽跟你徐叔叔,真的不合適。”


玉輕揚驚了一下,差點沒將車子撞上綠化帶,她沒想到梁文莉竟然會這麽跟她說,不過,瞬間她就恢複了鎮定。


她把車子停在路邊,然後看著梁文莉,認真地道:“媽,合不合適,不試過是不會知道的,我覺得徐叔叔是一個很好的人,我相信他會給你幸福,所以我才想幫他。”既然梁文莉已經把事情說破,她也就把事情說開了。


“媽是一個有婦之夫,這樣子跟你徐叔叔見麵,總歸是於理不合,要是被別人看見,還指不定被議論成什麽樣,輕揚,你知道這樣會有什麽後果麽?”梁文莉並沒有責怪玉輕揚,隻是冷靜地分析道。


玉輕揚自然知道這些道理,她隻是太在乎梁文莉,迫切地想要讓她得到幸福,因此,她不想顧慮這麽多,隻想讓梁文莉快點跟徐正鋒發展感情,隻要有了感情,梁文莉才會想著去跟唐忠奎離婚。


這麽多年過去了,唐忠奎一點悔心都沒有,想要等他回頭是不可能了,既然如此,何不讓別的男人來愛她呢?


玉輕揚握著梁文莉的手,低低地道:“媽,您說的這些我都懂,我就是怕您隻顧著約束自己的心,從而錯過了獲得幸福的機會。媽,您今年才四十八歲,未來還有幾十年要過,我不想你這輩子就這麽虛度了,您隻是一個女人,您也需要人疼,如今既然出現了這麽一個人,他願意疼您,寵您,那就是上天對您的眷顧,我希望您能試著去爭取屬於自己的幸福。”


梁文莉被玉輕揚說得有些動容,她感動於兒媳婦這樣設身處地地去為她著想,這麽多年了,隻有她自己知道,她這些年過得有多麽寂寞。她是想著,既然都已經習慣了一個人,那就一直一個人好了,她不再對愛情有任何的幻想了。


可誰曾想,現在突然出現了一個徐正鋒,他一出現,就強勢地想要進駐她的生活,其實她也隱隱有期待,但是也隱隱害怕,她怕自己承受不了輿論的壓力,同時也再承受不住任何傷害。


仿佛看出了梁文莉的擔憂,玉輕揚繼續道:“媽,不要害怕,無論什麽時候,我和唐燁都會站在你身邊,我們會為你撐起一片天,永遠為你遮風擋雨,所以,你大可以勇敢地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梁文莉聽了玉輕揚的話,眼淚突然吧嗒吧嗒地滴了下來,這是她這些年來,聽過的最暖心的話。


“我們會為你撐起一片天,永遠為你遮風擋雨。”多麽暖人心扉的話語啊,這樣的話,還是從一個兒媳婦嘴裏說出來,她如何能不感動?這一刻,她才真正地明白,唐燁會選擇玉輕揚的原因。這是一個讓人覺得溫暖的女孩兒,也隻有她,能焐熱兒子那顆冰冷的心。


梁文莉擦幹了眼淚,看著玉輕揚,微笑著道:“輕揚,謝謝你,我知道怎麽做了。”


玉輕揚鬆了一口氣,她笑道:“媽,你能想通就好了,我現在送你去市中心。”


“嗯。”梁文莉不再抗拒跟徐正鋒見麵,這是一個好的開始。


夜裏,玉輕揚躺在床上,時不時盯著電話看。因為這些日子,她已經習慣睡覺之前跟唐燁通電話了,可是眼看已經十一點了,唐燁還是沒有打電話來。


她拿著手機,糾結著要不要給唐燁打電話的,擔心他是因為開會所以耽擱了,又不敢打擾。


就在她糾結的時候,門突然被推開了,她抬頭看向門口,看到唐燁正拉著行李走進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