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蘇醒的跡象
loading...

唐燁皺了皺眉,他連來電顯示都不看,直接拿起電話,就接了起來。


他也不說話,顯然對方也不想等他開口,電話一接通,對方就開口了:“唐少,錢龍帶著唐宇逃跑了。”


電話是警察局打來的,說話的是湯局長。


犯人畢竟是唐燁幫忙抓到的,因此,錢龍和唐宇逃脫後,他立馬就給唐燁打電話了,生怕報告得晚了,惹惱了這位爺,要知道,那兩個犯人,可是這位爺的仇人。


唐燁聽了局長的話,眉頭微微蹙起,他抿了抿唇,淡淡地擠出三個字:“知道了。”


湯局長愣了一下,知道了?就三個字?沒有質問沒有震驚,就淡淡地說了三個字?這到底是生氣還是沒生氣?這位爺的性子還真是難以捉摸呀。


湯局長眼裏閃過一絲茫然,隨後強打起精神,鄭重地道:“唐少您放心,我們一定會繼續追捕犯人的,一定將那兩人緝捕歸案。”


不管這位爺是生氣還是不生氣,他都先說點好聽的。其實,犯人逃脫了,他比誰都著急,像錢龍那樣的窮凶惡極之徒,不是那麽容易抓住的,好不容易抓住了,現在又給逃跑了,他剛剛還對下屬發了一通脾氣呢。


唐燁嗯了一聲,就把電話掛斷了,他不想聽唐局長廢話,錢龍會逃脫,其實他不覺得意外,畢竟像錢龍那樣的人,那麽容易就被製服的話,那才不正常呢。


更何況,他不怕他逃脫,就算他逃到天涯海角,他也有辦法把他揪出來,因此,他一點也不著急。


他放下電話,剛想繼續睡,卻看到玉輕揚已經坐了起來,他扭頭看她,柔聲道:“老婆,吵到你了?”


玉輕揚點點頭:“嗯,這鈴聲這麽吵,我不醒才怪呢,現在當媽了,我比以前更容易醒了。”


唐燁聽了這話,頓時有點心疼,一想到她每天晚上都要起來給孩子喂奶,好久都不能一覺睡到天亮了了,他就覺得她特別辛苦。


他低頭在她臉上親了一下,才柔聲道:“老婆,你太辛苦了,天還沒亮,你繼續睡吧。”


玉輕揚搖頭微笑:“雖然辛苦,但是也快樂著,每次看到小家夥對我笑,我都覺得特別開心,燁,看著我們的孩子,我真的覺得很幸福,那是我和你的孩子呢,這樣的辛苦,我很樂意承受。”


唐燁將她擁進懷裏,在她唇上重重地啄吻了一下,才道:“老婆,你總是這麽可愛,真的好愛你。”


玉輕揚輕笑了一下,柔聲道:“嗯,我知道。”


唐燁挑眉:“老婆,你應該說,我也愛你。”


“剛剛是誰打電話給你?”玉輕揚岔開話題。


唐燁道:“是湯局長,他說錢龍帶著唐宇一起逃了。”


玉輕揚聽了這話,隻是挑了挑眉,並沒有表現得很驚訝,好像錢龍和唐宇會逃跑,才是正常的事情。


她把身子依進唐燁懷裏,才懶懶地道:“這錢龍速度還挺快的嘛,隻不過才一天而已,就逃出來了,我以為,他得需要些時間安排。”


“是啊,速度還挺快。” 唐燁將她攬進懷裏,低聲道:“老婆,你放心,他們逃不掉的,欠下的債,必須還,我會讓他知道,動了唐家人的後果。”


玉輕揚點點頭:“嗯,我信你,錢幫這股惡勢力,早就應該除去了,留在世上也是為非作歹。”


玉輕揚一想起自己被綁架的事情,心裏就憤怒,要不是自己還有點本事,唐燁當時就被威脅了,指不定是死是活呢,自己也是,要不是剛好認識謝振凱,她都不知道那天自己還能不能活著見到第二天的太陽。


這錢幫和唐宇實在是太可惡了,不懲治他們,估計連老天都看不下去吧。


對於唐燁和玉輕揚來說,要是錢幫不來招惹他們,他們是不會理會這些人的,懲治惡人,不是他們的責任,可是這些人竟然招惹了他們,那麽自然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


唐燁點頭:“是的,這些人都該死,這次要是不給這些人一點教訓,別人還以為唐家是一塊軟骨頭,誰想啃就啃。”


以前不是沒有黑勢力覬覦唐家的財富,可是都忌憚唐家的實力,可如今錢幫動了唐家,要是唐家什麽都不做,勢必會給人好欺的表象,到以後,更加不知道會有多少人惦記唐家的財富呢。


夫妻兩說了一會兒話,玉輕揚看了看外麵的天色,外麵都還是黑漆漆的,她捏了捏唐燁的手臂,柔聲開口:“天色還早,我們再睡一下吧。”


想到他昨天忙碌了一天,都沒有好好休息,這天沒亮就被吵醒了,她有點心疼。


唐燁搖搖頭:“老婆,我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你再睡一下,不用理會我。”


玉輕揚抬眸瞅著他:“你不在旁邊,我會睡不好的,就當陪我睡,好麽?”就算再忙,也要顧及身體,她不想讓他累著自己。


她睜著美眸定定地瞅著他,樣子看起來有些楚楚可憐,他看了根本就不忍心拒絕,連忙點頭道:“好,我陪你睡。”


玉輕揚嗯了一聲,滿足地窩進他懷裏,唐燁摟著她軟軟的嬌軀,隻覺得心被漲得滿滿的,他將頭抵在她的發頂,一隻手還輕輕拍著她的背,像是在哄孩子一樣哄她入睡。


感受到他的嗬護,她心內一片柔軟,嘴角微微上揚著,她忍不住摟著他的脖子,在他唇上輕輕地吻了一下。


麵對著她的主動,他低頭,回給她一記纏綿的深吻,才攬著她,繼續哄她入睡。


哄著哄著,唐燁自己也睡著了,玉輕揚抬頭,看著他熟睡的容顏,忍不住又在他唇上輕輕吻了一下,這時,睡著嬰兒床上的小雲軒動了一下,玉輕揚知道他是餓醒了,連忙走過去將他抱了起來,不想讓他的哭聲吵醒剛剛睡著的唐燁,小家夥看到玉輕揚,竟然咧嘴笑了一下。


玉輕揚看著乖巧的兒子,嘴角微微上揚,她將他抱到床邊,喂他喝奶,等到兒子再次睡著後,她才窩進唐燁懷裏,繼續睡去。


翌日,玉輕揚起床的時候,唐燁已經去公司了,玉輕揚穿戴整齊後,才抱著兒子下樓去。


玉輕揚剛來到客廳,唐老太就把小雲軒抱了過去,唐老太看到小雲軒,一張老臉頓時露出了笑容,嘴裏嚷道:“寶貝,昨晚睡得好不好呀?祖奶奶一個晚上不見你,好想你了。”


小雲軒似乎能聽懂似的,衝著唐老太就笑,唐老太看到曾孫笑了,樂得跟什麽似的。


唐金宏從外麵走進來,也跟著一起逗弄小雲軒,小家夥一看到唐金宏的胡子,就扭動著身子,似乎是想要唐金宏抱,好讓他能夠揪曾爺爺的胡子。


唐金宏將他抱上手後,他立馬就伸手揪胡子了,惹得唐金宏哈哈大笑。


玉輕揚吃完早餐後,就帶著兒子要去醫院看唐忠奎,一說起唐忠奎,唐老太難免情緒失落,要知道,唐忠奎之所以變成這樣,都是他那個大兒子害的呀。


玉輕揚要去看唐忠奎,唐金宏和唐老太也要跟著去,於是,他們幾人為了方便逗孩子,就同坐一輛車去醫院了。


醫院裏的人似乎都習慣看到唐金宏和唐老太了,看到他們出現,就恭恭敬敬地問好,然後就各自忙他們的,唐金宏和唐老太每次來,都會和唐忠奎說一會兒話,雖然每次都得不到回應,但是他們還是堅持和他說,不管他是否能聽見。


唐忠奎臉上的傷已經恢複得差不多了,雖然臉上留下了一些疤痕,但是已經能看出他原來的樣子了,經過了幾個月的調養,他雖然沒有醒過來,但是臉上似乎恢複了一些血色,玉輕揚看著他,總感覺到他似乎處於一種恢複的狀態。


玉輕揚抱著小雲軒,走到唐忠奎的病床前,柔聲道:“爸,您睡了好久了,該醒來了,您的孫子都出生兩個多月了呢。”她好久沒來看唐忠奎了,之前坐月子,肚子大了,行動不方便,唐燁不讓她奔波勞累了,後來孩子出來了,她又坐月子,一直待在家裏,孩子兩個月的時候,她還沒來得及帶孩子來看他,就被人綁架,事情接二連三地來,她根本就無暇顧及躺在醫院裏的唐忠奎。隔了兩個多月再看到他,唐忠奎已經有了很大的變化。


這時,睡著病床上的唐忠奎手指似乎動了一下,玉輕揚驚訝得瞪大眼睛,可是她再定睛去看的時候,唐忠奎又是一動不動的樣子,她都以為是自己看花了眼,可是她明明就看到唐忠奎動了呀。


“爺爺,爸好像能動了,剛才我看到他的手指的動了。”玉輕揚看著唐金宏,激動地道。


唐金宏瞪大眼睛:“輕揚,這是真的麽?我去叫醫生來。”唐金宏說著,匆匆走出門去。


唐老太激動得身子都顫抖了,她定定地盯著唐忠奎看,希望能看到唐忠奎動,可是她盯著看了半晌,都不見唐忠奎有任何動靜,她難免失望,以為是玉輕揚眼花了。


不多時,唐金宏就領著醫生走了進來,他過來給唐忠奎細細檢查了一遍,還是沒有發現唐忠奎有蘇醒的跡象,他看著玉輕揚,疑惑地道:“少奶奶,您真的看見老爺動了麽?”


玉輕揚點點頭:“我真的看見了,剛才他的手指真的動了一下,我應該沒有看錯。”


醫生點點頭:“這麽說來,老爺應該有希望醒過來的,隻不過具體什麽時候能醒來,我也沒有把握。”


玉輕揚點點頭:“醫生,還請你們多想想辦法,一定要爭取讓他醒過來。”


醫生點點頭:“少奶奶,你放心,我們一定會的。”


小雲軒看著躺在病床上的唐忠奎,似乎很好奇的樣子,玉輕揚抱他靠近唐忠奎,柔聲道:“雲軒,這是你爺爺呢。”


小雲軒咿咿呀呀地說著什麽,還伸出小手去扯唐忠奎的袖子,這時,唐忠奎的手指再次動了一下,這一次,連站在一旁的醫生都看得清清楚楚。


他激動地道:“動了,老爺真的動了,少奶奶,您果然沒用看錯,老爺真的動了。”


唐老太聽了醫生的話,不再懷疑玉輕揚看花眼了,她激動地道:“太好了,他能動了,是不是就意味著他還是能醒過來的?”


醫生激動地道:“老太太,應該會的,應該會的,我相信老爺一定能醒過來的。”


唐老太聽了醫生的話,激動得紅了眼眶,唐忠奎已經昏睡得太久了,她都以為這輩子沒有機會見到他醒來了,沒想到卻突然有了希望,她豈能不激動?


唐金宏握住唐忠奎的手,激動地道:“忠奎,你一定要醒過來,醒過來看看你的孫子,你都當爺爺了,還沒見過孫子呢,你一定要努力讓自己醒過來,知道麽?”


唐老太哽咽著道:“是啊,忠奎,你快點醒來,我們一家人在一起好好過日子,要是嚴霜回來,你就馬上去跟她結婚,媽再也不反對你跟她在一起了,再也不反對了,隻要是你喜歡的,媽都不反對了。”


玉輕揚聽了唐老太的話,心中感概,這老太太是真的變了,變得通情達理了,也許人就是在失去的時候才會醒悟過來要珍惜吧,唐老太現在一定很後悔,後悔之前沒有好好跟唐忠奎相處,沒有讓他好好地跟心愛的女人在一起。


就連梁文莉跟唐忠奎離婚的時候,她都還想要阻止呢,現在唐忠奎出事了,她才意識到自己錯了。兒孫自有兒孫福,她管得太多,注定有她後悔的一天,就像現在,就算她想通了,也來不及了,嚴霜失蹤了,而她的兒子,不死不活地躺著,都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獲得幸福。


唐金宏和唐老太輪流陪著唐忠奎說話,玉輕揚抱著孩子,默默地在旁邊聽著,小雲軒一開始還睜著骨碌碌的眼睛左看看右看看,後來,他看著看著,就睡著了。


玉輕揚抱著熟睡的兒子,到外間等兩位老人,等到他們從病房出來後,才和他們一起,回家去。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