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隻愛他一人
loading...

翌日,玉輕揚和唐燁還是和往常一樣,起床,吃早餐,溜娃。


此時,夫妻二人正在臥室的大床上逗孩子玩,小雲軒兩個多月大,發育得特別好,一般的小孩子三個月才會翻身,可是小家夥如今才兩個多月,就已經開始會翻身了,唐燁發現了這一點後,就總是喜歡把他翻過來,然後讓他自己踢騰著小腿翻回去。


這會兒,唐燁又再次做著他這幾日都愛做的事情,他把兒子翻過來,讓他趴在柔軟的大床上,小雲軒趴在床上,他想要翻回來,他就用力地扭著可愛的小屁屁,小手用力地撐著,沒兩下,他就翻了過來,翻過來後,他還對唐燁咧嘴一笑,一副很得意的模樣。


唐燁看著兒子那可愛的笑容,嘴角微微上揚,他似乎是玩上了癮,小雲軒剛剛翻回來,他又繼續讓他趴著,小家夥又努力地往回翻。


玉輕揚在一旁看得無語,忍不住念叨:“唐燁,你也不怕累著你兒子,他還那麽小呢,你就讓他這麽累,小心累壞他。”


唐燁不以為然地道:“我們唐家的男人沒有這麽嬌弱,他要是這點苦都承受不了,以後怎麽做大事?”


玉輕揚滿臉黑線,男人?她看了床上那個才兩個多月大,全身還有些軟綿綿的兒子一眼,簡直無力吐槽,她真的不想說了,這都什麽爹呀,這麽折騰兒子,真的好麽?


唐燁說著話的時候,再次把兒子翻了過去,小雲軒被折騰了幾次,估計是累了,他這回連動都不動了,直接趴在床上,哇哇大哭起來,他偏頭可憐兮兮地看著玉輕揚,眼角流出淚花,一副控訴的模樣。


玉輕揚連忙把他抱了起來,心疼地道:“好了好了,寶貝不哭了,你爸是個大壞蛋,我們今晚趕他睡書房去。”


唐燁聽得滿臉黑線,他不就是逗逗兒子麽?就要罰他去睡書房?他這個老婆會不會太狠心了呀?他無辜地瞅著自己的老婆,可惜玉輕揚正在哄孩子,根本不看他。


也不懂小雲軒是不是能聽懂玉輕揚的話,總之,在玉輕揚說停口後,他的哭聲就停了,他伸出白嫩嫩的小手,就要去扯玉輕揚的頭發,唐燁看見了,連忙幫玉輕揚把頭發順到後背去,小家夥夠不著,嘴裏發出咿咿呀呀不滿的抗議。


唐燁瞪他:“你敢扯痛你媽媽,小心爸爸打你屁屁。”


小雲軒哪裏聽得懂他的話?他隻是睜著明亮的大眼睛,好奇地盯著爸爸的嘴巴一張一合。


玉輕揚嗔了唐燁一眼:“他現在還小呢,哪裏懂什麽,還打屁股呢,我怎麽不知道你竟然那麽暴力,我告訴你,體罰教育是不可取的。”


唐燁悶悶地道:“我這不是心疼你麽?擔心他扯你頭發你會痛呀。”


玉輕揚心內軟綿綿的,她低笑道:“我知道啦。”她抱著兒子,很隨意地就往他懷裏靠去,他伸出手,讓她更近地貼向自己,他抱著妻子和兒子,就像是擁有了全世界般,好滿足。


他嗅著她的發香,輕聲道:“老婆,我喜歡這樣的日子,一家人平平靜靜地在一起生活,這樣就很好。”


她滿足地嗯了一聲:“我也喜歡。”


就在一家三口相依在一起,享受歲月靜好的時候,院子裏突然傳來了車聲,不用細聽也知道,這車子來了還不止一輛兩輛,而是好多輛。


玉輕揚挑了挑眉,她坐直身子,抱著孩子,就往陽台走去,她走到陽台的時候,一眼就看到秦鋒那輛拉風的蘭博基尼,而蘭博基尼後麵,是好幾輛商務車。


秦鋒還沒有下車,玉輕揚就退回了屋內,唐燁正用眼神詢問她,玉輕揚無奈地道:“昨天被你惡整的人又來了。”


唐燁眸光迅速轉冷,他沉聲道:“他來幹什麽?”他心情突然變得陰鬱起來,剛剛他們夫妻還在感歎這樣的日子恬靜而美好,可是沒兩下,那個煞風景的人就來了,真是掃興到了極致。


玉輕揚看著他這副模樣,柔聲道:“好了,你也別生氣了,他來了便來了,我們權當娛樂就是了。”


唐燁聽了玉輕揚的話,想到昨天自己惡整秦鋒的事情,心情才慢慢轉好,他將玉輕揚拉進懷裏,哼道:“來了也別想見我老婆,我們當他不存在。”


玉輕揚輕笑:“恐怕這回不見他有點難哦,你覺得唐星他們兩個人,能打過秦鋒帶來的幾十個人麽?”她剛才數了一下,秦鋒的蘭博基尼後麵,總共跟著八兩商務車,可想而知,商務車裏坐著的應該都是保鏢,他這是鐵了心要見到她了,見了她又如何?無非是質問她為何要這麽對他罷了,可是她真的很無辜有木有?


唐燁眉頭一蹙:“他有病麽?”


唐燁眯了眯眼睛,渾身上下都散發出危險的氣息,一想到要是自己真死了,這秦鋒還不知道會把他老婆欺負成什麽樣,他就來氣,早知道昨天就在他進廁所後,病人把廁所門黏上,然後把信號都屏蔽了,連求救的機會都不給他,直接熏死他在廁所就好了。


玉輕揚失笑:“唐少,任誰被整成這樣,都不會善罷甘休的吧?他不來才不正常呢,你不想想你自己把人家整得有多慘,而你老婆我,還得幫你承擔罪名,好了,你就別老是一副這麽嚇人的表情了,看著怪滲人的,你以為你老婆真的那麽好欺負呀?”


玉輕揚說著,就把兒子遞給他:“照顧好你兒子,我去換件衣服。”


她如今正是守喪期,她不能穿得那麽豔麗,她走到衣帽間,換了一襲深灰色的長裙,裙子設計很簡單,素雅卻不是大方,她從衣帽間走出來的時候,唐燁還多看了她幾眼。


唐燁現在正在裝死階段,他自然是不能出門的,他隻能眼睜睜看著玉輕揚出門,往樓下走去,聽到她的腳步聲漸行漸遠,他才抱著兒子,朝書房走去。


書房裏有整個院子的監控,他打開監控,然後抱著兒子,坐在書桌前觀看。


此時,秦鋒剛剛從車上下來,而他身後,穿著黑色西服的保鏢也一個個從車上走下來,不多時,他的身後,就整整齊齊地站了五排牛高馬大的男人,每排十人,正好五十人。


唐燁看著他這陣仗,嘴角微微抽了抽,心裏把秦鋒鄙視了個徹底,人家明明就不愛理他,他偏偏要自討沒趣,這個男人,還真是沒事找事。


玉輕揚下樓後,並沒有立即推門出去,她慢悠悠地在沙發上坐下,然後把電視打開,電視裏正好在播放一部肥照劇,她懶懶地靠在沙發上,懶懶地觀看了起來。


唐星和唐辰在秦鋒開車進來的時候,就已經發現他們了,他們看到秦鋒這陣勢,嘴角狠狠抽了抽,他們二人在主屋門口,雙手交疊在胸前,懶懶地看著秦鋒等人。


秦鋒看到那兩個保鏢,眼裏閃過一絲嘲諷,他在距離他們二十米遠的地方站定,然後看著唐星和唐辰,淡淡地道:“讓玉輕揚出來見我。”看來他是真的很生氣了,都直接稱呼玉輕揚的全名了。


唐星和唐辰對視一眼,然後淡淡地道:“我們少奶奶不見客。”


秦鋒磨了磨牙:“是麽?我倒是要看看,她憑什麽不見客。”秦鋒扭頭,對他的保鏢使了個眼色。


他的保鏢意會,齊齊站到了他前麵,他們這是想要攬住唐星和唐辰,然後直接破門而入了。


唐星皺了皺眉,一絲怒氣,從他眼底生起,他和唐辰對視一眼,然後兩人身子一靠近,就擋住了主屋的大門。


秦鋒這次帶來的保鏢,貌似比昨天那四個還厲害,更何況,他們人多,唐星和唐辰就算再厲害,也不能一下子就解決掉那麽多人。


秦鋒把四十個人分成兩組,分別纏住唐星和唐辰,剩下的十個保鏢,則是負責把大門撞開。


他們剛拿來工具,大門卻被人從裏麵打開了,玉輕揚冷著一張臉,從裏麵走了出來,她看著正在惡戰的場麵,冷冷地喝了一句:“都給我住手。”


此刻,她麵上表情冷得像是淬了冰,秦鋒看到她這副模樣,有瞬間的錯愕,他的印象中,她是甜美的,笑起來的時候,甜得醉人,他從不知道,原來,她冷起來的時候,可以這麽冷。


玉輕揚的聲音雖然不大,可是正在打鬥的人,卻是齊齊停了下來,秦鋒的保鏢們看到玉輕揚出來了,明白自己的任務已經完成,他們默默地退到秦鋒身後。


唐星和唐辰冷冷地掃了秦鋒一眼,才走到玉輕揚的身後去。


玉輕揚沒有穿高跟鞋,她此時穿著一雙和裙子同色的平底鞋,她站在那裏,立於一群男人麵前,跟那些男人比起來,明明不算高,可是卻能給人一種上位者的威壓。


她看著秦鋒,冷冷地道:“秦鋒,你屢次挑戰我的底限,有沒有想過後果?”


秦鋒聽了玉輕揚的話,不怒反笑:“玉輕揚,是誰挑戰誰的底限?你搞清楚,是你先對我出手的,你竟然如此惡整我,難道我不應該為自己討回一個公道麽?”


玉輕揚漂亮的眉尾微微一挑:“哦?那你倒是說說,我是怎麽惡整你的?”我就不信,你敢在我麵前說,你拉褲子上了,玉輕揚很邪惡地在心中腹誹。


秦鋒聽了玉輕揚的話,臉色頓時變得很難看,他瞪著玉輕揚,氣恨地道:“你敢說,你昨天炒的麵裏麵,沒有加什麽料麽?你在麵條裏下了藥,我要告你。”他氣得口不擇言,真的很想把玉輕揚抓起來痛打一頓屁股,然後把她壓在身下,狠狠地蹂躪,這個女人,太欠教訓了。


玉輕揚笑了:“告我?你有什麽證據證明我在麵條裏麵下藥?”這一回,她臉上的酒窩,真的甜得醉人,可是秦鋒卻在她甜笑的背後,聞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


秦鋒被她這麽一問,頓時啞口無言,證據?他哪裏來的證據,麵條被他吃得幹幹淨淨,最後化成了一堆可以把他惡心死的東西,他上哪找證據去?


可是,心裏那口惡氣出不去,他是真的難受得想死。


原本,他昨天是要來跟玉輕揚示好的,是要來跟她求愛的,可是被她這麽一攪和,他現在全亂了,他心心念念想要見到女人,如今見到她了,他顧不上示好,顧不上求愛了,隻想出氣,可是偏偏眼前這個女人不是弱女子,哪怕她柔弱一點,讓他可以將她抓在懷裏,狠狠地懲罰也好呀,可是她偏偏不是,他真是拿她沒轍了。


秦鋒憋著一口氣,那口氣不上不下,幾乎要將他憋死,他瞪著玉輕揚,咬牙道:“玉輕揚,你怎麽就對我這麽狠?我隻是愛你,我錯了麽?”


玉輕揚聽著他有點歇斯底裏的怒吼,心中不為所動,她看著秦鋒,冷靜地道:“秦鋒,愛一個人沒有錯,但是愛一個人,不是強求,不是不擇手段,從你傷害柳婷開始,我跟你,就已經連陌生人都不如了,你做再多的糾纏,也隻會讓我更厭惡你。”


玉輕揚以前不討厭秦鋒,哪怕被他的追求手段弄得有點不厭其煩,她還是盡量不去討厭他,可是後來,她真的做不到不討厭他了,因為他為了自己的目的,竟然去傷害她的朋友,她最不能忍受的就是這一點,她把自己的親人朋友看得比自己的命還重,她怎麽可能不討厭秦鋒?她不弄死他,已經是格外開恩了。


更何況,她的心裏已經裝了唐燁,再容不下別的男人了,就算秦鋒不做下那些事,她也不可能會接受他,因此,秦鋒做再多,也是徒勞。


秦鋒聽了她那絕情的話語,心尖處有疼痛蔓延,他看著她,苦澀地道:“玉輕揚,你就這麽討厭我?哪怕是唐燁已經不在了,你依然不願意多看我一眼?我就這麽十惡不赦麽?”理智漸漸回籠,秦鋒終於回想起昨天他來的目的,哪怕他被她惡整了,他的心裏還是抱著一絲絲希望的。


玉輕揚看著他那痛苦的模樣,心湖依然很平靜,她看著秦鋒,一字一句地道:“秦鋒,你走吧,從此以後,不要再來找我,我們這輩子,不會有任何關係,我愛唐燁,這輩子隻愛他,除了他,我不會再愛任何男人,你明白麽?如果你今後還想好好過日子,好好當你的富家公子,那麽,以後都不要來招惹我,今天的事,我就當沒有發生過。”


看著秦鋒眼裏的痛,她最後終於還是有一絲動容,不打算教訓他了,身上那危險的氣息,也漸漸地散去。


“可是他已經不在了,你還年輕,難道你真的為了他,要一個人孤孤單單一輩子麽?”秦鋒看著玉輕揚堅定的模樣,心裏的憤怒散去,剩下的隻有心裏的不甘和滿滿的痛。


她隻愛唐燁一個人,就算唐燁死了,她還是隻愛他,唐燁何德何能呀?為何他就能得到她的愛呀,老天,他真的好不甘心呀。


玉輕揚看著秦鋒,輕輕地笑了:“秦鋒,你錯了,我這輩子不會孤單的,愛著他,我就永遠不會孤單。”因為,她的他還在呀,她有了他,就像擁有了全世界,她怎麽會孤單呢?


秦鋒看著玉輕揚臉上那笑,心裏的苦水流得更甚,她的笑容明明很美,可是他卻不願意看,因為,她從來不願意對他展露那樣的笑容,如今對他這樣笑,也隻是因為別的男人。


甚至是,那個男人都已經死了,而他,竟然連一個死人都爭不過,他到底是有多失敗呀?秦鋒看了玉輕揚一眼,默默地轉身,朝他的車子走去,他的腳步很沉重,每抬一步,都像是費盡了全身的力氣,他真的該死心了,在她惡整了他之後,在她很明確地告訴他,她永遠都不會再愛任何男人之後,他真的該死心了。


唐燁坐在書房裏,透過監控,看到秦鋒的車隊緩緩地離開輕揚山莊,他看著監控視頻,輕輕地笑了起來,此時,他的心甜甜的,軟軟的,聽著自己最愛的女人在自己的情敵麵前說,自己就是她這輩子最愛的男人,她這輩子除了自己,不會再愛任何男人,他的心別提多激動歡喜了。


他低頭,看了一眼懷中的兒子,小家夥剛才和他一起看著視頻,不知不覺就睡著了,此時他正躺在他懷裏睡得香甜呢,小家夥可體會不到自家老爹那狂喜的心情,隻顧著睡他的。


唐燁抱起兒子,往臥室走去,他將兒子輕輕地放在床上,然後細心地為他蓋上薄被。


門外傳來腳步聲,他知道,是她回來了,他走到門邊拉開了房門,她看到房門自動打開,嘴角揚起一抹笑,她抬腳邁入,他擁她入懷。


“老婆,我愛你,老婆,我愛你……”唐燁擁著她,不停地說著情話。


她抬頭,笑睨著他:“你都聽到了?”


他含笑點頭。


她好笑:“你用得著這麽激動麽?我又不是第一次說愛你。”


他低笑:“老婆,你也許不知道,你每說一次,我都聽得砰然心動,我愛極了聽你說愛我。”


她笑了,臉上的酒窩深深凹陷,甜美得醉死人,他一低頭,就吻上了她誘人的甜美,她熱切地回應著他,一室旖旎。


……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