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安雅現身
loading...

周六,唐老太一大早就叮囑傭人準備著準備那的,忙得不亦樂乎,因為玉輕揚和唐燁答應今天回來吃午飯。


其實,玉輕揚和唐燁不過是去碧水康城住了大半個月而已,並沒有很久不回來,可唐老太就是覺得他們好像已經很久不回來了一般,整日裏念叨著,現在的唐老太,真的很難跟當初那個看玉輕揚不順眼的老太太相比,好像完全變了一個人似的,對於唐老太的改變,玉輕揚都覺得很不可思議,真是想不明白,一個孩子怎麽就有那麽大的魅力。


準備到中午的時候,唐老太已經在屋裏待不住了,她幹脆讓人搬了椅子到涼亭,她坐著椅子上等著唐燁和玉輕揚,好在唐燁和玉輕揚沒有讓她失望,她坐下沒多久,唐燁的車子就駛進來了。


唐燁拉著玉輕揚下車,一眼就看到坐著涼亭裏的唐老太,他走過去,皺眉道:“奶奶,這大中午的,天氣那麽熱,你出來幹嘛?萬一中暑了怎麽辦?”


唐老太嗬嗬笑道:“我怎麽會中暑呢,這涼亭裏麵不是挺涼快的嘛,誰叫你們不早點回來,我都擔心你們說話不算數呢。”


唐燁無語:“奶奶,這家裏不是挺熱鬧的麽?你不至於那麽無聊吧?我聽說二嬸最近很少出門呀,那她應該經常陪著你才對呀。”


唐老太哼道:“她陪我我也不稀罕,我現在就稀罕孫子,那唐毅都二十好幾的人了,也不見他找老婆,這寧芬也不好好教導他,哎,不說他們,現在看來,還是你們倆最爭氣,最早讓我抱上孫子。”


唐毅滿臉黑線:“奶奶,你怎麽知道是孫子?沒準是孫女呢?”他不喜歡唐老太動不動就把孫子掛在嘴邊。


“那怎麽可能?我們唐家,一般都是男的比女的大,我看著頭一胎一定是個孫子。”唐老太應道。


“奶奶,你這說法可沒有科學依據。”唐燁皺了皺眉,對於他來說,無論玉輕揚生男生女,他都喜歡,因為,那都是他們最愛的孩子,可是唐老太明顯就有點重男輕女,口口聲聲說玉輕揚肚子裏的是孫子。


唐老太不以為然:“反正是男是女,再過三個月就能看出來了。”別的人可能沒辦法過早鑒定嬰兒的性別,可是他們唐家有自己的醫院,唐老太隻要叫人幫看,人家就會告訴她的。


玉輕揚輕聲道:“奶奶,你也別太碼定,要是真的不是兒子,你會很失望的。”


她自己才不會在乎孩子是男是女呢,是女的她更喜歡,想想女娃兒多可愛啊,又可以跟她一起穿母女裝,她還可以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想想都覺得美。


至於唐老太怎麽想的,她根本不在乎,反正唐老太以前不喜歡她,她也這麽過來了,要是因為她生了個女兒,唐老太又變回以前那樣,那她就更有理由不用回來住了,剛好可以一直住在梁文莉隔壁,讓婆婆幫她帶孩子。


當然,唐老太是看不出玉輕揚此刻的想法的,把她的話當成是在安慰她,她笑道:“我們現在先不討論這個,還是先進去吃飯吧。”


玉輕揚點點頭,連忙走過去,和唐燁一左一右地扶著唐老太,唐老太畢竟年紀大了,走路已經不是很利索的,平時都是秋香和秋菊扶著她,現在有唐燁和玉輕揚扶著,她整個人看起來倒是挺樂嗬的,不過顧及到玉輕揚有身孕,她盡量把重量壓到唐燁這邊。


唐燁等人剛進門,管家就匆匆來報:“老太太,韓老太爺和韓老太太來了,同行的還有韓少爺和韓家小姐。”


唐老太有些意外:“哦?他們怎麽會來的?快點請他們進來吧。”


玉輕揚也意外,因為月份尚淺,她並沒有把她懷孕的消息告訴韓家人呢,不知道他們這次為什麽會來?


不多時,韓老太爺和韓老太太就進來了,韓新陽和韓菲菲跟在他們身後。


“外公,外婆。”唐燁和玉輕揚連忙迎上前,問候二老。


這時,韓家的司機從車上搬下來很多東西,那都是一些孕婦吃的補品,看來,這二老是知道玉輕揚懷孕了。


韓老太拉著玉輕揚,笑眯眯地道:“輕揚啊,聽說你懷孕了,我和你外公就過來看看你。”


玉輕揚驚訝道:“外婆,你怎麽知道我懷孕了?”


韓老太笑道:“很意外是麽?我啊,昨天在商場碰到你婆婆買補品了,是她告訴我的。”


玉輕揚恍然大悟,原來是梁文莉說的,她笑道:“外婆,我這懷孕才兩個月不到呢,月子還淺,我就想著遲點再告訴你們的。”


韓老太不讚同地道:“輕揚,這可是天大的喜事呢,你就應該早點告訴外婆,讓外婆高興高興才是。”


“是的,外婆,我知道錯了,等孩子出來了,我一定第一時間告訴您。”


“嗬嗬,這才乖。”


韓老太拉著玉輕揚說了一會兒話,在一旁早就想跟玉輕揚說話的韓菲菲終於忍不住了,她走過來,拉著玉輕揚,好奇地道:“表姐,懷孩子是什麽感覺呀?你有沒有覺得肚子裏麵有東西在動?”


玉輕揚好笑道:“菲菲,這才兩個月不到,孩子還不會動呢,據說要過幾個月才開始感覺到孩子動的。”


韓菲菲滿臉好奇地盯著玉輕揚的肚子看,看了以後又看看唐燁,又看看玉輕揚,然後感概道:“表姐,要是你生個女兒,該是何等的傾國傾城呀。”


韓新陽在一旁點頭道:“嗯,確實,妹夫長得這麽帥,表妹又那麽美,他們的孩子,那絕對是很漂亮的。”


韓菲菲把頭一點:“嗯,就是說啊,要是生了兒子,估計以後不知道要迷死多少姑娘了,哎呀,表姐,你生對龍鳳胎吧,那就更完美了,以後這最美的姑娘和最帥的男人都在你們家了。”


玉輕揚點了點她的鼻子,寵溺地道:“你以為孩子是麵團捏出來的呀,想要什麽就要什麽。”


可能做父母的都喜歡別人誇自己的孩子,饒是習慣冷漠的唐燁,聽了韓新陽兄妹的話,都忍不住露出笑意。


唐老太在一旁笑道:“親家奶奶,你這孫女,嘴巴可真是甜,很討喜呢,她今年多大了?”


韓老太笑道:“準備過二十歲生日了,可是還像個孩子似的,根本就不像個大家閨秀。”她說話的時候,語氣中帶著滿滿的憐愛,韓菲菲是很討喜的女孩子,她活潑可愛,人也單純善良,深得韓老太的心。


唐老太讚道:“這孩子是真性情的,在大家族裏,很難得的,我看著就覺得這孩子討喜。”唐老太說著,又打量了韓菲菲一遍,隨即扭頭看了眼站在一旁的寧芬。


寧芬似乎看懂了唐老太的眼神,她開始細細打量起韓菲菲來,覺得韓菲菲長得挺漂亮的,就是看起來很單純,還很天真,像個小孩子似的,這一點不是太好。


不過,要是唐毅娶了韓家的女兒,那其實也是不錯的,這麽想著,她看著韓菲菲的眼神,就多了幾分慈愛。


單純的韓菲菲,自然不會留意到那兩個人那意味不明的眼神,此時,她正盯著玉輕揚的肚子看呢,可是看了半天,也沒看出玉輕揚跟之前有什麽變化,最後隻得無奈地道:“哎,看來想要抱抱小侄子,還得等好長時間。”


眾人聽了韓菲菲的話,都忍不住笑起來。


韓家二老來了,唐家人自然留他們吃午飯,於是,這一頓飯,就吃得特別熱鬧,巧的是,唐毅今天一早就出門了,因此,他沒有見到韓菲菲,他並不知道,他的奶奶和媽媽,已經開始為他物色老婆人選了。


吃過飯後,韓老太又拉著玉輕揚說了一會兒話,叮囑她要多多去韓家玩,才離開了唐宅。


這裏本來就是唐燁和玉輕揚的家,自然回來了,他們並不急著走,午休就直接在唐宅休息了,更何況現在外麵天氣太熱,出門也不方便的。


唐燁和玉輕揚上樓休息後,其他人也散了,客廳裏就剩下唐老太和寧芬兩個人。


唐老太這時就拉著寧芬說話:“芬,我看那韓家小姐不錯呢,要是毅能娶她就好了,這韓家,在a城也算是數一數二的大戶人家,毅娶了韓家小姐,一點不吃虧。”


寧芬笑道:“媽,我看著也覺得這韓家小姐不錯的,不過這還得跟毅說說,要是他能同意就好了。”


“這事你還真得跟他說道說道,可別讓他再這麽玩了。”


“嗯,我知道,今晚他回來,我就找他說去。”


“這就對啦,現在燁都要當爸爸啦,我也盼著毅也能早日完成人生大事。”


“我知道媽是關心著我們的。”


“那是當然了,忠海可是我疼著長大的,當初你們的婚事也是我看好的,我自然盼著你們好了,你們好了,我心裏也欣慰呀。”


“媽說的是,時候不早了,我扶您上樓休息吧?”


“嗯,也好。”唐老太嗯著,任由寧芬扶她上樓休息去了。


……


一回到房間,玉輕揚就懶懶地躺在床上,唐燁吻了吻她的臉,柔聲道:“老婆,累了就好好睡一覺,今天星期六,你可以睡到自然醒。”


玉輕揚伸手摟住他的脖子,軟軟地道:“我要你陪我一起睡,一起睡到自然醒。”


唐燁輕笑:“好,我陪你睡到自然醒。”


自從玉輕揚不讓他熬夜工作後,他在公司的時候工作就更賣力了,為了能少帶點工作回家做,他努力提高自己的工作效率,所以他現在都不用熬夜了,隻不過配合他工作的秘書心裏暗暗叫苦,畢竟,唐少能提高工作效率,可是秘書不一定能跟上他的進度呀。


一個星期下來,李秘書感覺整個人都快累垮了,好在唐燁發現了這個問題,已經從下麵調了一個秘書來幫她。


多一個人幫忙,李秘書總算勉強能跟上唐燁的進度了。


吳運賢已經回去了一個星期,應該下周一就會回來上班,所以唐燁現在不用擔心工作處理不完了。


他抱著玉輕揚,心安理得地睡了。


兩人這一睡,就從下午睡到了晚上,他們醒來的時候,天全黑了,睜開眼睛沒多久,就聽到門外傳來敲門聲,是張嫂來叫他們吃飯的。


晚飯的時候大家都在,連中午不在家的唐毅都回來了,唯獨不見唐宇。


唐宇在不在,對於大家來說,其實沒有什麽影響,就算他在家,也常常是被人漠視的,自從安雅事件之後,雖然唐宇沒搬離這裏,但是回來的時候卻很少,大家也都不在意。也許,在這個家,真正關心他的,除了唐忠奎外,就不會有人關心他了。


唐金宏雖然對他也算是和顏悅色,但是始終做不到打從心裏疼愛他,唐老太更不用說了,她根本不喜歡唐宇,更不用說疼愛了。


因此,吃飯的時候,大家甚至都不會去關心唐宇會不會回來,隻有唐忠奎會時不時都看一眼門口的方向。


而就在玉輕揚等人吃著飯的時候,唐宇正開著車,朝a城的南邊進發。


錢龍安排他今天去見安雅,此刻,他心裏激動萬分,想到馬上就能見到自己心愛的女人,他激動得連握著方向盤的手都微微地顫抖。


他一直按照錢龍給他的路線行駛,車子行走了兩個鍾頭後,來到了一個小鄉村。


這個小鄉村看起來很殘破,房子都是七八十年代的平房,有的房子屋頂瓦片都不齊了,下雨的時候估計還會漏水。


房門也是那種破舊的木門,有的房子,甚至還有蜘蛛在結網。


可想而知,這裏根本就沒有人住的。


唐宇從車裏出來,看著眼前的景象,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為錢龍給錯地址了。


他站了一會兒,就有一個中年男子走過來,男子走到他身邊,低低地道:“請問是唐先生麽?”


唐宇點點頭:“是我。”


“請隨我來。”男子說著,率先走在前麵。


唐宇默默地跟在他身後,男子領著他,七拐八彎,穿過好多小徑,才來到一座宅院門前。


一路走來都沒有一個人,到處都是破舊的房子,唯獨這座宅院看起來像是新建的,而且這宅院被很多破房子圍在中間,如果不拐進來看,根本就不會發現在這些破屋中間,竟然有一座新建的宅院。


男子走到宅院門前,推開大門,對著唐宇道:“唐先生,你要找的人就在裏麵,請進吧。”


唐宇點點頭,就走了進去。


進去後才發現,院子裏麵有人拿著槍戒備著,而且人數還不少,要是有人闖進來,估計會直接被打成馬蜂窩。


這是錢幫的一個秘密據點,離市區遠,又是一個沒人住的舊村子,很難被人發現的。


唐宇沿著小徑,一直朝主屋走去,主屋的門沒有關,客廳裏麵坐著一個女人,正是安雅。


她聽到腳步聲,忍不住抬起頭來,當她看到安雅的時間,忍不住愣了一下,隨即,激動得站了起來。


“宇?”安雅叫了一聲,眼淚就噴湧而出,她雖然不用坐牢,但是被藏在這裏,等同於坐牢,唯一比坐牢好一點的,就是在這裏會有人把她伺候得好好的,她可以過上錦衣玉食的生活。


唐宇大步上前,用力把她摟進懷裏,他喃喃低語:“雅雅,我終於能見到你了,我終於能見到你了。”


“宇,我不要關在這裏了,我要出去,宇,帶我走,我不要關在這裏,不要……”安雅委屈地哭著。


唐宇安慰道:“雅雅,你放心,總有一天,我會讓你重見天日的,再也不會讓你躲躲藏藏地活著。”


安雅仰頭看他:“那還要多久?我被關得都快瘋了,我再也不想被關在這裏了。”


“乖,耐心點,相信我,我一定會還你自由的。”唐宇堅定地開口。


就像錢龍說的,隻要他當上了唐家的家主,那麽他就有能力給安雅洗脫罪名了,他相信,隻要有錢龍幫他,他會有很大勝算的。


唐宇的話,就像一顆定心丸,讓安雅平靜了下來,現在,這個男人是她唯一可以依靠的男人了,除了相信他,她也沒有別的辦法,現在雖然是被藏起來,但是也好過在牢裏待著。


“雅雅。”唐宇挑起她的下巴,吻上她的唇,他急切地吻著她,想要和她一起燃燒,賴彌補這些日子見不到她的缺憾。


安雅也不矯情,她也是有需求的,唐宇很輕易地就點燃了她的*,她同樣急切地回應著他。


就在他們吻得難解難分,就要進行下一步動作的時候,有人匆匆跑進來,聲音略顯急切地道:“唐先生,警察找到這裏來了,快點跟我走。”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