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賴一輩子
loading...

宿舍區的路燈燈光比較昏暗,唐燁倚在宿舍區對麵的一棵綠化樹旁,他雙手插在兜裏,靜靜地站著。


他的影子,在昏黃的燈光下,被拉得好長,他看起來很落寞,燈光太昏暗,看不清他的輪廓,可是,玉輕揚還是能一眼認出他。


他就定定地站在那裏,眼睛一直盯著路口,當他看到玉輕揚的時候,幽深的眸,終於動了一下。


“穎,你們先回宿舍,我去一下。”玉輕揚看著韓穎等人,輕聲道。


韓穎等人愣了一下,才尋著玉輕揚的視線望去,當他們看到那個高大頎長的身影時,心下了然。


韓穎推了推她,笑道:“行,那快去吧,去多久都行。”


“就是啊,晚上我會把門反鎖。”肖瑩在一邊捂嘴笑道。


玉輕揚麵色一紅,瞪了她們一眼:“還不快進去。”


“我們還是趕緊撤吧,別在這礙眼了哈。”柳婷挽著韓穎和肖瑩,就往宿舍的大門走去。


韓穎還體貼地幫她把手裏的袋子拿了過去。


玉輕揚走到唐燁麵前,低低地問道:“唐燁,你怎麽來了?”


唐燁定定地看著她,啞聲道:“想你。”他在這裏站得太久了,他許久未曾開口,導致他現在說話嗓子都有些幹澀。


玉輕揚心下一顫,一時不知該說什麽好,她穩了穩心神,才問道:“你來這裏多久了?”


“九點鍾到的。”他老實地回答。


“什麽?你在這裏站了兩個多鍾頭?”玉輕揚忍不住驚叫了起來。


唐燁沒有吭聲,他確實是在這裏站了兩個鍾頭,他的保鏢想讓他在車上等,可是他嫌棄那車放在這裏太顯眼,他命令保鏢把車開回去了。


玉輕揚看著他不吭聲,就知道自己說對了,她歎了口氣,拉起他就走。


唐燁任由她拉著,也不管她要把他帶到哪裏。


玉輕揚把他帶到校園裏的一個涼亭下,然後把他摁坐在一張石凳上,嘴裏念叨道:“我竟不知道,你竟然那麽傻,你說你來到這裏了,你就給我打個電話啊,打完電話找個地方坐下來等也好啊,你怎麽就像個木頭一樣傻站著?你……”


玉輕揚還想繼續念叨,他已經一把將她扯進了懷裏,玉輕揚嚇得頓時失了聲,隻得愣愣地看著他。


唐燁聽著她一句一句透著關心的話語,他情不自禁地將她摟進了懷裏。


這是他第一次抱她,他的一顆心,撲騰撲騰地跳著,他擔心她會掙脫他的懷抱,所以他抱得死緊。


他的懷抱很寬厚、很溫暖,玉輕揚下意識地就想要掙脫,可是他抱得死緊,他的手有一絲顫抖,細微的顫抖,透露了他的緊張。


玉輕揚想要掙脫的動作,在感受到他的手臂微微顫抖時,突然就頓住了。


玉輕揚仰頭看他,剛好對上他正注視著她的眸子,她心下一顫,身子就這麽不由自主地變軟了。


唐燁感受到懷中人兒身體的變化,他微微鬆了口氣,他手上的力度略略地鬆開了一些,然後低低地道:“圓圓,告訴我,你為什麽又生氣了?”


玉輕揚悶悶地道:“我沒有生氣。”她確實是沒有生氣,她隻是心裏不舒服。


“你有,我從電話裏麵聽出來了,你不想理我。”唐燁悶悶地控訴。


“誰讓你不告訴我你是唐家家主的?”玉輕揚忍不住脫口而出,其實她真的介意,介意唐燁沒有親口告訴她,而是讓她在電視裏麵看到才知道。


唐燁歎了口氣道:“我一早就想告訴你,你忘了麽?那天我們在碧波湖,我正要說的時候,你電話就響了,這幾天你忙著期末考試,我忙著公司的事情,所以就沒有機會告訴你,我本來想著你今天一考完試,我就來接你的,沒想到公司臨時出了點事,就給耽擱了,然後你那麽快就看到電視了,然後就不想理我,圓圓,我很冤枉。”


玉輕揚靜靜地聽著,然後仔細想了想,好像真是這麽回事呢。


她這回心裏終於舒服一些了,在她看來,她真心把唐燁當成朋友,唐燁瞞著她他的身份,她當然會生氣的。


其實她自己都沒有發現,唐燁,總是能左右她的情緒,無論大事小事。


比如說,唐燁突然出現了,她本來應該高興,可是她不由自主地埋怨他這十六年來杳無音信;比如說她一聽說他站了兩個鍾頭,她就心疼不已;比如說唐燁突然就這麽抱著她,她竟然生不起氣來,哪怕她長這麽大,從來沒有和任何男生這麽親密過,要是別的男生突然這麽抱著她,也許她直接一記左勾拳就過去了,哪裏還容得下他這麽抱著,還抱上了癮?


沒錯的,唐燁就是抱上癮了,他抱著懷中軟軟的嬌軀,隻覺得越抱越舍不得放手,他愛極了這種親密的感覺,她身上若有似無的淡淡幽香,讓他迷醉,他恨不得就這麽一直抱著她,直到天明。


想法是美好的,可是現實是骨感的,就在唐燁想著抱人家到天明的時候,玉輕揚推了推他的手臂,小聲地道:“喂,我不生你的氣了,你先放開我。”


唐燁悶悶地道:“不放,好不容易抱上了,幹嘛要放開?我才沒那麽傻。”


玉輕揚滿臉黑線,忍不住低叫:“唐燁?你確定你是當年那個酷酷的小男孩?瞧瞧你如今這是一副什麽模樣?人家都說女大十八變,這話用在男人身上,難道同樣適用?”


她怎麽不知道,原來這男人還有粘人的潛質?好不容易抱上就不放開了?有他這麽無賴的麽?


玉輕揚看著他一副我就抱著你,你能奈我何的模樣,忍不住又好氣又好笑,她無語地道:“唐燁?我以前怎麽不知道,你竟然是一個無賴?”


唐燁不理她,直接換了個抱得更舒服的姿勢,然後認真地道:“就是要賴著你,賴一輩子。”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