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表白
loading...

婚禮結束的第三天,唐燁就帶著玉輕揚,踏上了蜜月的旅途。


他們的蜜月期有一個月,不算長,隻要是唐燁太忙了,他作為唐氏集團的當家人,每天都有許多事情要處理,要不是有吳運賢這個得力助手在,他估計連去度蜜月的時間都沒有。


玉輕揚也是個容易滿足的人,在她看來,唐燁能和她一起去度蜜月,就算是隻有半個月,她都已經很滿足了,如今唐燁能騰出一個月陪她,已經算是意外的驚喜了。


飛機上,唐燁扭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嬌妻,柔聲道:“老婆,距離我們的目的地,有好幾個鍾頭呢,你先睡一覺,等會下飛機的時候就不會那麽累了。”


玉輕揚笑道:“今天睡到十點鍾才起床呢,我哪裏還睡得著呀?”


唐燁輕笑:“老婆,我看你是興奮得睡不著吧?”


玉輕揚點頭:“嗯,這倒是真的,這是我們第一次一起出遠門旅行呢,我當然會覺得興奮呀。”她的小臉,因為愛情的滋潤,變得粉嫩粉嫩的,美麗極了,她歡喜的時候,一雙眸子就閃著動人的光,每每這個時候,他的視線總是定格在她臉上,移不開。


就像此刻,他睜著他那雙好看的眸子,靜靜地盯著她看,玉輕揚被看得不好意思,就嗔了他一眼:“幹嘛這麽看著人家啊?”


唐燁輕聲道:“想吃。”


玉輕揚麵色一紅,瞪了他一眼:“唐燁,你真是個精蟲上腦的家夥。”還好他們坐的是唐燁自己的私人飛機,沒有別的人在場,要不然,被別人聽到他的話,指不定怎麽看他們呢。


唐燁悶笑出聲:“老婆,這不能怪我,要怪就怪你太迷人,你說呢?”


“厚臉皮。”玉輕揚擰了他的腰一下,不過她不舍得用力,唐燁覺得那是在撓癢癢,他笑道,“老婆,我這裏不癢,不用撓。”


玉輕揚這回是直接伸出手,重重地捏了他一下,這回,唐燁痛得皺起了臉:“老婆,這回是真的痛了,嗯,好痛。”


玉輕揚道:“你活該。”嘴上雖然這麽說,眼睛卻一直往他的腰部瞄去,仿佛想要看看他是不是被自己捏了,可是他穿著衣服,她自然不可能看得見,總不能撩起衣服查看吧?她敢保證,她要真這麽做了,這頭色狼一定會在飛機上把她吃幹抹淨。


唐燁看著她的小動作,心裏覺得好笑,於是故意逗她:“老婆,真的很痛,我估計都青紫了,要不你自己看看。”說著,他就作勢要把自己的襯衫往上拉。


玉輕揚連忙伸手過去想要阻止他,他用力一拉她的手,她一個收勢不及,就倒進了他懷裏。


他抱住她,下一刻,就吻上她誘人的唇,直到她被吻得離亂情迷,他才離開她的唇,低低地道:“老婆,飛機還要這麽久才降落,要是不做點什麽,會很無聊的,你說呢?”


她被吻得暈乎乎的,不過還是本能地道:“不行,萬一有人進來怎麽辦?”


他輕笑:“你放心,我已經吩咐過了,任何人不許進來打擾。”


玉輕揚麵色一紅,剛想說什麽,唇再次被吻住了。


有些狼,他餓了以後,不喂飽是不行的了,於是,玉輕揚去度蜜月的第一天,她的蜜月是沉睡中度過的,因為,她在飛機上,直接累得睡了好幾個小時,她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在酒店的大床上了,而且那時候,天都已經黑了。


於是,她整整跟唐燁生了三個鍾頭的氣,對,就是三個鍾頭,不是三天,也不是三個月。


因為,唐燁惹了老婆生氣後,就連忙親自做飯討好老婆,看在他親手為自己做飯的份上,她自然不能再跟他生氣了,更何況,唐燁也說了,他們有一個月的時間天天膩在一起呢,多睡幾個鍾頭算什麽呀?


他還說了,在飛機上做的事情,也是蜜月的重要內容之一,弄得玉輕揚直接鬧了個大紅臉,這個男人,胡攪蠻纏起來的時候,任誰也說不過他,跟他生氣,也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在唐燁和老婆幸福地度蜜月的時候,苦命的吳運賢,每天都要忙到七八點鍾才能下班。


當他從唐氏集團走出來的時候,看著閃爍的霓虹燈,突然覺得自己說不出的孤單,想起唐燁結婚那天,他牽著新娘的手,一副幸福滿足的模樣,他就不禁羨慕起來。


他的印象中,唐燁是個不苟言笑的人,可是自從他娶了妻子以後,似乎整個人都變了,變得隨和好說話了,難道愛情的力量真的那麽偉大麽?


愛情,這個詞,對於吳運賢來說,是很陌生的,可是,當他想到這個詞的時候,韓穎那嬌美的容顏就會浮現在他腦海,他記得,那天晚上他喝了酒後擁她入懷的情形。


少女淡淡的馨香,讓他迷戀不已,他突然意識到,也許,他是喜歡上她了,雖然他自己都搞不清楚他是什麽時候喜歡上她的,也許是看到她在海風中傷心哭泣的時候,也許是因為看到她被麻辣火鍋嗆出眼淚的那一次;又或者是上次他喝醉酒她送他回家那一次,不管是哪一次,總之,那個女孩兒是真的闖入他的心了。


他原以為,他是個不相信愛情的人,但是沒想到,他有一天也會喜歡上一個人,而且還是一個那麽平凡的女孩子。


愛情到底是什麽東西?真是奇怪得不可思議,怎麽就喜歡上了呢?喜歡上了也就喜歡上了,喜歡,那就去爭取吧,這是他此刻的想法,想通了以後,吳運賢卻突然覺得開心起來,


這一天,韓穎正坐在家裏客廳的沙發上,啃著一塊西瓜,突然,她放在茶幾上的手機卻響了起來。


她隨手拿起手機,連來電顯示都不看,就直接喂了一聲。


“穎,我在你家樓下,你能下來一下麽?”吳運賢的聲音在電話裏響起,不懂是不是錯覺,還是因為從電話裏傳出的原因,她覺得今天的他說話特別溫柔。


韓穎手中的西瓜,因為她太過吃驚而直接掉在了地上,韓穎愣愣地道:“你有什麽事麽?”


“你下來,我就告訴你。”吳運賢輕聲道。


韓穎哦了一聲,傻傻地就出門去了,她完全沒有意識到,她此刻穿著拖鞋,還穿著一套很可愛的印著米奇圖案的睡衣。


韓母看到吃掉一半的西瓜掉在地上,嘴裏念念有詞:“穎這孩子怎麽回事?西瓜不吃了好歹丟進垃圾桶去啊,怎麽直接就往地上丟了?這孩子,越來越不像話了。”


此時,韓母還不知道,那個越來越不像話的孩子,此時已經穿著睡衣和拖鞋下樓去了,還以為她丟了西瓜就回房間了呢。


韓穎走到樓下,就看到吳運賢那銀色的保時捷靜靜地停在那裏,吳運賢看了她一眼,眸光閃了一下。


他的車窗玻璃放了下來,韓穎一走近就看到了他,她看著他問道:“吳運賢,你找我什麽事啊?”


吳運賢掃了她一眼,下車打開副駕駛座的門,推了推她:“你先上車再說。”


“去哪裏?”韓穎愣愣地坐上車,隨即低頭,看了自己一眼,然後尖叫起來,“啊。”


“怎麽了?”吳運賢看著她,還好他的玻璃隔音好,要不然,別人還以為他在車上非禮她呢,他心裏暗暗慶幸。


“我……我先回去換衣服。”原來,那傻妞終於知道她連衣服都沒換了。


吳運賢不等她下車,就直接把車門鎖上了,韓穎打不開門,扭頭瞪他,他也不在意,而是油門一踩,就把車子駛離了韓家。


他把車子開出好遠才停下來,他一路上都沒有說話,韓穎也沒說,她正在為自己在他麵前出醜而鬱悶呢。


吳運賢停好車子後,才看著她,輕聲道:“穎,你這內衣很保守,你這麽穿沒有關係的,你不用為這事懊惱了。”


韓穎瞪了他一眼:“出醜的不是你,你當然這麽說。”等下讓她怎麽走出去?


吳運賢認真地道:“你這樣穿不醜啊,我覺得很可愛。”


韓穎翻了個白眼,沒好氣地道:“行了,別專揀好聽的說,快點說吧,你找我有什麽事?”橫豎她在他麵前丟臉也不是一次兩次了,習慣就好了,她在心裏自我安慰道。


吳運賢點點頭,然後從車後座拿過一束紅玫瑰,直接塞進了韓穎懷裏。


韓穎愣愣地看著手中的玫瑰,一時不知道該作何反應,雖然跟王鑫談戀愛也有三年了,但是王鑫從來沒有送過她一束玫瑰。因為王鑫家比較窮,他送花給她的時候,隻送一支,而且隻送過一次,那還是在他向她表白的時候送的,自從她成為他的女朋友後,他就再沒送過花給她了,說是花摘下來就謝了,買那東西怪浪費的。


韓穎看著懷中的那一大束的玫瑰花,突然覺得百感交集,淡淡的花香充斥在整個車廂,韓穎聞著花香,整個人有些恍惚。


良久,她才愣愣地道:“吳運賢,你為什麽突然給我送花?”


她似乎能猜到他接下來要說的話,此刻,她害怕,她抗拒,但是心底卻隱隱有幾分期待,好奇怪好複雜的心情。


吳運賢定定地盯著她看,不知道是不是應了那句話,情人眼裏出西施,他隻覺得這個小女人,真是越看越好看,越看越美,美得他都無法移開視線。


韓穎被他看得都不好意思了,羞得直接低下了頭,他這才看著她,認真地道:“穎,我喜歡你,我要追求你。”


韓穎嚇得手一抖,手中的玫瑰,差點被她抖落掉。


“你……你別胡說,這怎麽可能呢?”韓穎不願意相信這個事實,在她看來,吳運賢是少有的成功人士,雖然隻是一個總裁助理,但是他不是一般的助理,他是唐氏集團總裁的助理,那是令無數人仰望的職位,他住得起別墅,開得起名車,跟她完全就不是一個世界上的人,他怎麽會喜歡她這樣一個平凡的女人呢?這實在是想不通呀。


吳運賢看著她驚慌失措的模樣,忍不住握著她手,認真地道:“韓穎,你不要急著拒絕我,我知道你一定一時半會接受不了,那也沒關係的,我會等你,一直等到你願意接受我為止。”


韓穎看著他,愣愣地道:“為什麽?我到底哪裏值得你喜歡?”


“喜歡就是喜歡,哪能用值不值得來形容?我就是喜歡你,要是這輩子,注定有一個人要和我過一輩子,我希望那個人是你。”


“我活了二十八年,還沒有真正喜歡過一個人,但是這一次,我知道我是真的喜歡上你了,要不然,我也不會因為看到別的男人纏著你就生氣,也不會因為看到那個傷害你的男人就像揍他了。”


吳運賢低低地訴說著,仿佛隻要把他內心的想法說出來,他的任務就完成了般。


韓穎看著他,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跟王鑫分手,也有將近一年時間了,在這一年裏,她對王鑫的愛,也慢慢被怨恨取代,直到現在甚至連怨恨都不再有,她都不禁要感歎,這時間果然是最好的良藥,能把她心底的傷治好。


傷好事好了,可是她卻害怕了愛情,害怕再度受到傷害,如今,聽到吳運賢的表白,有那麽一瞬間,她是心動了的,可是想起自己曾經所受的傷,她又像個烏龜一樣,把頭縮了回去。


她看著他,抱歉地道:“我真的很抱歉,我還沒做好接受另一段感情的準備。”


吳運賢連忙用手輕輕捂住她的嘴:“不要說抱歉,我能理解,我說過了,我會等你,等一輩子都等。”


韓穎突然眼眶濕潤:“吳運賢,我不值得你這麽做,我根本就不配呀。”


“不要說配不配,這跟配不配沒有關係,你說過,你不要急著拒絕,也不要急著接受。”吳運賢將她手中的花拿開,然後輕輕將她拉進懷裏。


“別動好麽?就讓我抱一會兒,我知道你需要一個溫暖的懷抱,現在就依從自己的心,讓我抱一抱可好?”在她想要掙紮的時候,他輕輕地說著。


他的話,就像是最好的催眠藥,她聽了以後,就真的不再掙紮了,靜靜地任由他抱著,靜靜地感受才發現,他的懷抱,是這麽溫暖,她懷疑,她再這麽被他抱下去,估計都會著迷的。


也不知道他抱了多久,他才放開她,她抬頭看他,突然發現,就算是那麽近距離地看著這個男人,這個男人還是這麽耐看,性感的唇,高挺的鼻梁,幽深的眸子……


韓穎連忙甩了甩頭,不看再看他了,再這樣看他,她估計就直接被他迷得七葷八素了,她一直以為,王鑫已經很帥了,雖然不能和唐燁那樣的極品帥男相提並論,但是也算是帥哥中的帥哥,可是眼前這男人,看起來竟然比王鑫還好看呢。


韓穎被自己心中的想法嚇了一跳,她怎麽開始拿他跟王鑫比較了?扭頭看著窗外,別扭地道:“我要回家。”


吳運賢看著她別扭的模樣,嘴角微微彎了彎,她這樣的反應其實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證明她其實是不排斥他的,不是麽?


於是,他好心情地道:“好,我送你回家。”


車子剛剛在自家樓下停穩,韓穎就立刻打開車門下車,就在她一隻腳已經踏下去的時候,吳運賢拉住了她。


韓穎瞪著他:“你幹嘛?別動手動腳的,被人看見不好。”更何況,她還穿著睡衣呢,一想起這事,她就懊惱,隻希望待會乘電梯的時候,電梯裏麵沒人才好,要不然,丟臉都丟到姥姥家去了。


吳運賢笑了笑,他拿過車後座的玫瑰,遞到韓穎麵前:“你忘了拿花。”


韓穎麵色一紅:“誰要你的話?”


“你剛才已經接了。”


“是你強塞給我的。”韓穎不服氣地道。


“看來你是不想回家了。”吳運賢看著她,語氣裏有警告的意味。


韓穎俏臉一黑:“吳運賢,你敢威脅我。”


“我哪裏舍得威脅你,看來你是希望我陪你一起上去了,我也好久沒來看叔叔阿姨了,那我還是上去看看他們好了。”吳運賢說著,就要下車。


“不用了,我拿。”韓穎一把拿過他手裏的話,氣呼呼地道,要是被她爸媽知道吳運賢親自送她回家,還拿著玫瑰花,他們還不得拚了命地把她推給吳運賢,上回吳運賢陪他老爹喝了一頓酒後,那老頭就一直念叨著吳運賢,說他怎麽怎麽好來著


吳運賢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地道:“你不用太勉強哦,其實我還是很樂意送你上去的。”


韓穎咬牙:“你滾。”說完,她氣呼呼地下車,大步走了。


“不要想著把花扔掉哦,要是被我知道了,我保證,從明天開始,我每天都會親自送一束花到你家裏去。”吳運賢看著她的背影,笑著威脅道。


韓穎差點沒氣死,這個男人,是她肚子裏的蛔蟲麽?她還想著為了避免麻煩,她要把花偷偷扔掉才回家呢,沒想到竟然被他發現了。


一想到她拿著玫瑰花回家,要受到父母的盤問,她就頭皮發麻,到時候,她是說是吳運賢送的好呢,還是說是別的男人?要是別的男人,她的父母非得把她罵一頓,放著那麽好的吳運賢不要,還要收別的男人的花。


要是說是吳運賢送的,那她估計以後都擺脫不了吳運賢了,首先,她自己的爹媽就恨不得把她推給吳運賢,那個他們口中的五好青年。


一想到吳運賢剛剛對她的威脅,她心裏就憋著一口氣,不是說會等她願意接受他麽?現在這麽威脅她算什麽事兒?想到這裏她不禁委屈起來。


她一委屈,頭就垂得特別低,以至於她走路的時候都沒看到前麵有人。


“啊。”突然,她撞上了一堵肉牆,痛得她驚呼了一聲。


韓穎抬頭,剛想罵人,就聽到張帥的驚呼聲:“小穎?你去哪裏回來?”張帥看到韓穎手中的玫瑰花,一張臉出現了驚慌的神色,“誰送你的玫瑰花?”


韓穎看到是張帥,連罵人都懶了,扭頭就走。


“小穎,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張帥情急,一把拉住了她。


韓穎一個踉蹌,差點沒摔倒,還好一條有力的手臂拉住了她,韓穎一抬頭,就對上吳運賢那陰沉的臉。


吳運賢看著張帥,沉沉地道:“你的手是真的不想要了麽?”


張帥看到吳運賢,就氣不打一處來,他氣得恨不得揍吳運賢一頓,他怒吼道:“你是什麽東西?憑你也配管我和小穎的事?”


吳運賢眯了眯眼:“小子,你剛才想要抓的是我女朋友的手,你說我該不該管?”


張帥麵色一白:“你說什麽?你再說一遍。”


吳運賢像看白癡一樣看了張帥一眼,攬著韓穎,就進了電梯。


張帥想要跟進去,吳運賢一抬腳,張帥身子一縮,就被堵在了電梯外。


他氣得連忙乘了另一部電梯追上去。


吳運賢拉著韓穎出電梯,嘴裏叮嚀道:“以後,不許再讓那個極品男靠近你,那樣的男人,連給你提鞋都不配。”


韓穎滿臉黑線,這個男人會不會太霸道了點?她剛想回嘴,就看到張帥從電梯裏麵出來。


“小穎,你給我說清楚,這到底是怎麽回事?他怎麽成了你的男朋友的?”張帥氣得扯開嗓門,大喊出聲。


韓穎白眼一翻,差點沒被氣暈過去,這個死張帥,他這麽一咋呼,這左鄰右舍還不得都出來看熱鬧?


韓穎瞪了他一眼,快速地翻找鑰匙,想要逃進家裏去。


可是她出門匆忙,穿的又是睡衣,哪裏會有鑰匙?她隻能摁門鈴讓自家老媽來開門,可是,自家門還沒有打開,別家的門倒是因為張帥的驚呼,紛紛打開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