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 第八十八章 意外的發現
loading...
分卷 第八十八章

意外的發現

分卷 第八十八章

意外的發現

好像是看出了我此時的詫異,方維有些好笑的說:“我還真想看看張雲飛看到你這副尊榮的時候會怎麽樣。”

我頓時想起了警署門口那個警員的話。

張雲飛聽說我死了,居然憤怒!

他憤怒什麽?如果真的像他說的那麽愛我,他不該是悲傷地嗎?怎麽會憤怒?

除非我活著對他有什麽好處!所以他才那麽費盡心機的想要在餘靜的計劃裏護我周全。

會是這樣的嗎?

那個口口聲聲說愛我的男人,那個為了保護我在半年前就找到陸北的男人,真的如我現在所猜測的一樣不堪嗎?

我想推翻自己的猜測,可是卻找不到更好的理由。

如果不是這樣嗎,張雲飛又怎麽會和婁楠假戲真做?又怎麽在我發現了他們的事情之後極力的想要護著婁楠?

我懷孕了,他逼著我流產。在餘靜的計劃裏,我麵臨著死亡的危險,他寧願把我送進北園,也要讓我活著。

在他的眼裏,隻要我肖琳活著就行。至於瘋還是沒瘋,對他來說應該沒什麽區別。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麽他對我怎麽可能有感情?

我被自己的猜想給驚到了,也給氣著了。我覺得自己像個傻逼一樣的被張雲飛耍的團團轉。

可是到底是什麽事情必須需要我活著呢?

我突然想起了爸爸的遺囑。

張律師說過,爸爸的有一份遺囑需要我簽字才能生效。那份遺囑到底是什麽內容呢?張雲飛又為什麽不把那份遺囑拿給我看呢?

一連串的問題在我的腦海裏快速的閃過,我看到方維把車子停到了我們家附近的一條巷子,然後糾結的說:“肖琳,我忘記了一件事情。”

“什麽事?”

我看著方維,突然間心底打起了主意。

他可是偵探呢,怎麽說也要比我強很多吧,或許有些事情可以拜托他去做。

或許是我的眸子太過於炙熱,或許是方維天生比較敏感,他突然眯起了眼睛,一臉戒備的看著我說:“肖琳,別打我的主意。”

“姐夫,你還沒說你忘記了什麽事情?”

我聰明的轉開了話題,露出了自認為非常得體的笑容,可是我卻看到方維冷不丁的打了一個寒顫。

“肖琳,我拜托你別笑了成麽?你現在這副尊容笑起來讓人覺得慎得慌。”

我這才想起了自己此時的裝扮,隨即有些不好意思了。

方維見我不笑了,這才鬆了一口氣,轉過頭去不看我,低聲說:“停屍間那麽一鬧,警察一會肯定會過來,可能現在已經通知了張雲飛。我們是等他走了以後進去呢,還是現在進去?可是現在進去的話,我們能躲在哪裏不被發現呢?”

“為什麽我們要進去?”

我看著方維,有些不太理解,明天我就要下葬了,今天晚上他來我家到底想要找什麽?或者說他發現了什麽?而這個發現和張雲飛有沒有關係呢?

“你不想回去看看?”

方維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反而反問了我一句。

我不想嗎?

我不禁問我自己。我想看看婆婆現在的傷勢怎麽樣了,我想看看庭庭在得知我死了之後會怎麽樣,我甚至還想見一見張雲飛。

是的,直到現在,我依然還是想見張雲飛。

我被他傷的體無完膚,遍體鱗傷,但是那都是我的猜測,沒有證據,我真的不敢相信那個對我嗬護備至的男人會這麽的無情,甚至於無心。

我想回家!

那裏有我太多的回憶!

不管是好的,懷的,還是跟爸爸有關的,這裏都是我成長的地方。

我現在見不得光,卻在重生的時候真心的想要回到這裏。

“我知道哪裏可以藏身不被別人發現,跟我來吧。”

我下了車,帶著方維一步步的朝我的家走去。

順著上次和張雲飛一起回來時的後門進入,快速的進了客廳,果然聽到了樓上臥室響起了聲音。

燈光瞬間大亮,我拉著方維快速的躲進了升降梯裏。

“你們家居然有密道?”

方維異常的驚訝,我卻苦笑著。

我該怎麽告訴他,這是別人為了算計我留下的東西?

當我和方維走到衛生間的鏡子前,我停止不動了。因為我聽到了衛生間裏傳來了嘩嘩的水聲。

有人在洗澡!

方維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因為表麵是夜光的,我清楚的看到了此時的時間。

淩晨一點半。

現在這個時間在我房間裏的隻能是張雲飛。

而他現在這個時間洗澡,有點不太正常。除非……

我為自己的猜想氣的要進了下唇。

張雲飛隻有每次和我上完床之後才會洗澡,不管多晚,他都不能忍受自己一身臭汗的睡過去。

而平常時間,他是不會半夜起來洗澡的。

也就是說,在我死後才十幾天的時間裏,張雲飛居然和別的女人在我的房間裏,我的床上,做著曾經和我一樣做過的事情嗎?

我突然被自己的這個想法給氣的渾身發抖。

就在我踏進這個屋子的時候,我還在幻想,一切都是我自尋煩惱的瞎想而已。張雲飛是愛我的。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好。

可是這一刻,水聲清晰的傳到我的耳朵裏,我頓時覺得手腳冰冷,渾身的血液幾乎都倒流了。

不!

不會的!

我努力的告訴自己不可能!婆婆還在呢,庭庭還在呢,他不會這麽對我的。即便他不知道我還活著,我也才死去不久啊。他是不會再婆婆和兒子麵前這樣做的。

我努力的說服自己,可是我的身體顫抖的厲害,仿佛秋風中的落葉,徹底的嚇壞了方維。

他一把抱住了我,那溫暖的胸膛和結實的手臂讓我微微回神。

這個時候,我們都不能說話,甚至不敢大聲喘息,因為我們知道,這鏡子後麵站著的人是誰。

我們不能冒一點被人發現的風險。

方維用眼神詢問我怎麽了,可是我要怎麽和他說我此時的猜測和心情?

在外人眼中,我死了。可此時我的丈夫卻極有可能在我屍骨未寒的情況下和別的女人顛鸞倒鳳。

我搖了搖頭,卻依然感覺到自己的淚水不可抑製的滑落了下來。

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到了衛生間滑動門的聲音響起,然後一道妖媚的女聲傳進了我的耳朵裏。

“雲飛,你不要走嘛!好不好?”(未完待續)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