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 第六十三章 真正的小三居然是她
loading...
分卷 第六十三章

真正的小三居然是她

分卷 第六十三章

真正的小三居然是她

我不知道我是怎麽走出律師事務所的,我也聽不清張律師後麵跟我說了什麽。我就像一個孤魂野鬼一般一個人出了律師事務所。

我覺得我快要瘋了。

我最親愛的枕邊人,到底要對我做什麽?

方維對他的猜測,餘明和他的關係,甚至婁楠給我的羞辱,每一件好像都有他的參與。而我爸爸最重要的遺囑他卻一直瞞著我。

就在我精神恍惚的時候,我感覺一股拉力把我拽了回去,然後我跌進了一具溫暖的胸膛裏。

“肖琳,你是不是瘋了?你以為你死了就一了百了嗎?我一直以為你是個堅強的女人,可是你也隻不過就是個懦夫!這麽的不堪一擊嗎?”

我看著陸北氣的通紅的眼睛,看著庭庭在一旁有些不安的望著我,我突然就覺得委屈,覺得難受。

“為什麽要這麽對我?為什麽?張雲飛到底要做什麽?”

這一刻,我放縱自己哭倒在陸北的懷裏。

我的身邊沒有一個人可以信任,好像每一個靠近我的人都懷著不同的目的。

我有錢是我的錯嗎?我身體不好是我的錯嗎?

為什麽全世界的人都要這麽對我?

所有的悲觀情緒一起湧上心頭,我感覺不到任何的希望。我覺得我已經被推到了懸崖邊上,隨時都可能粉身碎骨,萬劫不複。

“肖琳,你還有我呢。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的。相信我,不管任何人怎麽對你,陸北都會陪著你的。”

這一刻,我看到了陸北深情的眸子。那裏麵的情緒曾經我也在張雲飛的眼裏見過,如今再陸北眼底看到,我突然感到恐慌。

一把推開了陸北,我捂著有些慌亂的心跳,卻不敢看向陸北。

“陸北,你和我說這話有什麽目的?你趁著我現在心情低落的時候,對我一個有夫之婦說這話什麽意思?”

我聽到了陸北沉重的喘息聲,猛然間想起了他揍餘明時的狠戾,我突然畏懼的後退了一步。

“你怕我?肖琳,你居然在怕我?是不是現在所有接近你的人你都覺得懷有目的?”

陸北簡直要被我氣瘋了。

“是!我現在就是這種感覺。你們所有人接近我都是有目的的。我分辨不出你們誰是好人,誰是壞人。你能告訴我,雲飛曾經那麽深情的愛過我,為什麽現在會讓我把所有的疑點都往他身上扯嗎?你能告訴我,我們家老實巴交的小保姆,為什麽會那麽狠毒的暗害我嗎?你能告訴我,當我受盡傷害,遍體鱗傷的時候,像陽光一般出現在我麵前的肖芳為什麽是假的嗎?你能不能告訴我為什麽?”

我撕心裂肺的蹲下了身子,趴在大腿上嗷嗷大哭。

這一刻,我顧不上庭庭是否會被我嚇到,我顧不上路人看我的眼神是什麽樣子。我隻覺得我的心仿佛被一堵大山壓著,喘不過氣來。我覺得我的人生沒有了方向了,我甚至看不到明天的希望在哪裏。

“媽媽,不哭。庭庭難受。”

我感覺到一雙柔軟的小手輕輕地搖晃著我的胳膊,那一聲“媽媽”讓我悲從中來。

我隻有庭庭了。我願意用全世界來換一個庭庭。

我抱著他瘦小的身子,哭的有些不能自已。

或許是一天當中知道的事情太多,或許是我的身體真的達到了極限,我就在庭庭和陸北焦急的呼喊聲中暈倒了過去。

我不知道我昏迷了多久,我也不知道我現在在哪裏,但是我感覺自己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

夢裏有疼愛我的父親,有跪著向我求婚的張雲飛。

他的目光那麽的溫柔,我笑著接過他的求婚戒指,卻被突然出現的陸北給打掉了。

“你不能嫁給他!他是個魔鬼!”

然後我就看到了張雲飛的臉開始變化,慢慢地血肉模糊,並且一步步的朝我走來。

“肖琳,我要你死!”

突然一雙大手扼住了我的脖子。

“啊!”

我驚叫一聲坐了起來,大口的喘息著。原來這隻是一個夢。

我拍著胸口,盡量的讓自己冷靜下來,卻發現這裏是一個陌生的房間。

突然而至的不安籠罩著我,我掀開被子,連鞋都沒來得及穿,赤著腳跳下床,打開房門朝外麵跑去。

這是一座複古式的二樓別墅。

當我打開臥室的門,順著走廊要往下走的時候,我突然聽到了陸北的聲音從另一個房間響起。

“這份數據準嗎?”

“已經找過權威的醫院認證了,保證沒問題。”

方維的聲音接著響了起來。

我突然有些好奇,他們在說什麽數據?

一種莫名的吸引力把我拉回了他們的房間門口,我對自己的偷聽行為感到了一絲羞愧,但是心底卻又抑製不住想要知道的欲望。

這裏應該是書房,房門有一條縫,或許他們沒想到我會半途醒來,而臥此時赤著腳,動作輕輕的,居然沒讓他們發現。

我看到陸北背對著門,站在落地窗前,背影有些落寞。

“沒想到,假肖芳居然真的是於菲兒。這份親子鑒定如果讓肖琳看到了可怎麽辦?”

方維隨意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轉動著手裏的鋼筆,淡淡的說:“她就是不看見難道就猜不到嗎?陸北,你說這世界上怎麽會有像於菲兒這樣的女人呢?”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於菲兒這麽做無非是為了他的兒子庭庭。我們都中計了。這是庭庭和雲飛的親子鑒定。劉庭是於菲兒和張雲飛的兒子!”

我頓時就被這個消息給砸蒙了。我曾經是恍惚的覺得庭庭有時候有點張雲飛的影子,可是我沒想到他們會是父子!

如果庭庭是張雲飛的兒子,那麽我這算什麽?劉峰算什麽?

庭庭今年五歲了,於菲兒六年前嫁給了劉峰。如果說庭庭是張雲飛的兒子,那麽他們豈不是六年前就認識了?

而我和張雲飛從認識到結婚到如今,也不過四年的光景。

可是張雲飛從來就沒有告訴過我,他有個兒子!

他曾經和於菲兒那麽親密過,為什麽第一次車禍的時候能夠在我麵前裝作一副不認識的樣子?

哦,對了,於菲兒整容了。

但是為什麽張雲飛認識整容後的於菲兒?他們每一次的爭吵都不像是剛認識不久的樣子。

那是不是說明,他和於菲兒其實六年來一直都有聯係?那麽婁楠的死算什麽?婁楠在我麵前得瑟她和張雲飛的那點破事算什麽?

我突然被惡心到了。我一直覺得婁楠是破壞我婚姻的小三,卻沒想到於菲兒才是那個背地裏真正的小三!而她們的兒子居然陰差陽錯的成了我的養子!

不!或許這一切都是他們蓄意而為的!(未完待續)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