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五十四章 陣眼所在
loading...
第二卷 第五十四章

陣眼所在

第二卷 第五十四章

陣眼所在

方維聽到我的聲音十分擔心和著急。

“肖芳,你在哪裏?整個城區都在戒嚴,而且我們的房子好像著火了,你在那邊嗎?”

方維的聲音有些顫抖,或許他已經猜測到了那把火是我放的。

我正要說什麽的時候,突然聽到了劉佳的聲音。

“方維,你去哪裏?你等等我嘛!”

瞬間我覺得渾身不舒服起來。

“甩掉劉佳,我不希望看到她。我在家門口的十字路口等你。”

說完,不等方維的反應直接掛斷了電話。

“劉佳不會那麽輕易放棄方維的,而且她還有方維母親的幫助。”

劉玉聲音平淡的說著,我卻知道她的這份平淡下麵藏著怎樣一刻傷痕累累的心。

“劉玉,我知道你喜歡方維,也知道命運對你不公,但是我不想把方維讓出來,因為他是我丈夫!”

我看著劉玉,知道自己這一刻很殘忍,但是我就是這麽一個人,是我的我絕對不放手,不管是人還是物。

“我知道。我和方維這輩子無緣了。”

劉玉看著我苦笑著,那笑容讓我覺得有些愧疚,卻還是選擇漠視了。

我和她之間瞬間陷入了沉默,我不知道十九歲那年,我和劉玉之間的情感如何,但是這一刻,因為方維這個我們共同愛著的男人,我和她隻能選擇沉默。

方維比我預計的事件早到了一些,當他看到劉玉的那一瞬間,身子不自覺的顫抖了一下,眼底的不可置信是那麽的明顯。

我把這一切看在眼裏,雖然心裏很不舒服,但是我卻知道此時不是我吃醋的時候。如果我猜的不錯,劉玉沒有多長時間了。

她的身體已經枯竭,說不定一個月或者兩三個月之後就徹底的撒手人寰了。對於這個女人苦逼的一生,我是同情的,雖然她妹妹是我婚姻中的小三,但是我對她卻恨不起來。

“劉玉?”

方維的眼底有過很多複雜的情緒,我沒有去研究,我生怕自己會心痛。畢竟他現在是我的丈夫。

“好久不見了,方維。”

劉玉笑的靦腆,像個大家閨秀,雖然她的麵貌早就撐不起那份氣質,可是這一刻,卻讓人無法看輕。

“好久不見。”

一時間,方維和劉玉相對無言,我隻是把頭轉到了一邊,不插嘴,也不說話。

方維用了好幾分鍾來沉澱自己的心情,然後才把注意力轉移到了我的身上。

“怎麽樣?有沒有受傷?”

對上了方維擔憂的眸子,我瞬間笑了。

“沒有,卻發現了一個有意思的地方,跟我們過去看看吧。”

我眼神囧囧的看著方維,他的眸子讓我說不出的安定。

“走!車子放在這裏吧,開過去的話比較顯眼。”

方維的話讓我點了點頭,劉玉沒什麽意見,和我們一起下了車,然後重新折回了那間院子。

此時劉副院長他們已經離開了,而消防隊和警察已經將我們的家給包圍了,甚至拉上了警戒線。我和方維劉玉他們繞過了他們來到了那間院子。

這間屋子因為劉副院長他們的到來而顯得淩亂不堪,最主要的是他們動了那些灰塵,留下了很多的腳印,這也為我們接下來的肆意妄為提供了一個保障。

“這裏是誰的住所?”

方維看了看這屋子的陳設,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

“不知道,但是我覺得那山水畫有問題。我總覺得畫的後麵應該有玄機,因為我聞到了一股很熟悉的味道,可是我卻說不上來。”

我的話讓方維若有所思的看著我,我突然想起了劉玉的話,她說十九歲那年是方維救了我,也就是說十九歲那年我經曆了什麽,很有可能方維是知道的。

這一刻,我不想懷疑自己的丈夫,卻不免心裏多了一層隔閡。

劉玉一直很安靜,靜的讓我有時候都感覺不到她的存在,此時我看了她一眼,見她眼底對方維流露出濃濃的愛戀,真心覺得心裏挺不是滋味的。

但是我現在還能強求什麽呢?

默默地咬了咬牙,看著方維盯著山水畫看了許久都沒動彈,我有些忍不住的問道:“怎麽了?是不是你也覺得這山水畫有問題?”

“恩,這裏麵是個陣法,可惜我現在還看不出來破解的陣眼在那裏。”

對於一些易經什麽的 ,我很早知道就知道方維喜歡這東西,也破有研究,此時聽他說是什麽陣法,我也不著急了,此時走到書架上,拿出一些字畫看了看,卻發現所有的山水畫好像都是一個地方似的。

“方維,你看看,這些山水是不是都是一個地方啊?我覺得很像。”

我的話讓方維快速的走了過來,看了幾幅之後頓時笑了。

“老婆,你真聰明。”

他仿佛忘記了劉玉一般,吧唧一聲,親了我一下,頓時把我弄得挺不好意思的。而劉玉的眼底卻劃過一絲黯然。

“別鬧,趕緊的。”

我捅了捅方維,他這才注意到劉玉,頓時覺得挺不好意思的。

清了清喉嚨,低聲說:“這裏是黃山,應該屬於一個省,就在這裏。”

方維說完,直接在正廳的山水畫上找到了那個他所謂的陣眼,頓時整個八仙桌朝一旁移動了,然後出現在我們眼前的是一個地下通道,那樓梯黑乎乎的,讓人覺得有些不安。

在八仙桌移開的瞬間,一股腐敗的味道頓時嗆得我連聲咳嗽起來。

方維看了一眼我此時難受的樣子,頓時有些擔心。

“肖芳,要不然你別下去了,你的鼻子異常敏感,我怕下去之後你受不了。”

他的話讓我心頭一暖,然後連連搖頭。

“不用了,我和你們一起下去看看吧。”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麽那麽執著,但是我知道我不想讓他們有獨處的機會。說我小心眼也好,說我獨占欲強烈也罷,我就是不希望自己的男人和他的初戀女友在未知的不安的環境中單獨相處。

方維對我的話不置可否,劉玉也沒有反對。我們三個人順著樓梯走了下去,並且進去後把八仙桌歸位了。

這裏沒有聲控感應,也沒有熱能探索,我們隻能拿出手機,接著一點微亮的光芒,一步一步的朝著潮濕的地下空間走去。(未完待續)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