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 第二十五章 人善被人欺
loading...
分卷 第二十五章

人善被人欺

分卷 第二十五章

人善被人欺

“你是不是真的想求得我的原諒?”

我看著張雲飛,從他的眼眸中真切的看到了懊悔。可是他的懊悔並沒有讓我的心裏好過一點。有些時候,傷害造成了,即便你再怎麽悔過,終究還是有裂縫的。

隻要一想到他的那個東西曾經在婁楠的身體裏進進出出的,我的胃裏就一陣的翻滾。

我不想離婚!可是這樣憋屈的和他過,我又做不到,我覺得我需要時間去忘記這一切!

“是!老婆,你知道的,我從來就沒想到要失去你!男人嘛,有什麽真的就經不住誘惑,這是男人的通病。我已經很努力很努力的在約束自己了,可是婁楠太妖媚,我……”

“好了,別說了!”

我感覺我的胸口再次撕裂般的疼痛著。

為什麽現在他可以找到那麽多的借口和理由來為自己開脫呢?

錯了就是錯了!他在我的家裏和別的女人睡了,現在在我麵前還一副這樣的表情,這讓我情何以堪?

“老婆,你別生氣。我現在就回去讓她滾!我再也不讓她出現在你麵前了好不好?”

張雲飛握著我的手,我想要甩開他,卻發現我羸弱的力氣根本就撼動不了他分毫。最終我不得不忍受著那陣陣翻滾的惡心感覺冷眼看著他。

“張雲飛,你想要求得我的原諒,必須答應我三件事!”

我看著張雲飛,希望可以從他的臉上看出點什麽,可惜我一無所獲。

“好!你說!隻要你不生氣,別說三件事,三十件事我都答應你!”

他的眼神是那麽的急切,那麽的悔恨,我現在居然鬧不清他是偽裝的太過於完美,還是我對他已經產生了別樣的厭惡情緒。

“第一,把公司的股份拿出百分之三十給肖芳!她必須是公司的股東!”

“不行!”

我的話還沒說完,張雲飛立刻站了起來,然後煩躁的來回在我麵前走著。

他的情緒反應之大,讓我起了疑心。

“張雲飛,肖芳是我堂姐。以前我不知道也就算了,現在她回來了,我就必須讓她在公司有一點利益!難道說公司裏有什麽是我不知道的事情嗎?你害怕肖芳進入公司發覺?”

我的聲音依然平平淡淡的,甚至沒有什麽過激的表情,但是說出的話卻讓張雲飛的眉頭緊緊的皺在了一起。

他煩躁的摸著自己的後腦勺,一臉糾結的和我說:“老婆,現在公司的情況很不樂觀!以前是看字啊你的身體不好的份上,我都沒說什麽。可是現在公司虧損的情況下,你讓肖芳進來公司,不太好吧?”

“公司再虧損,也姓肖!就算是破產,肖芳作為肖家人也得認著!張雲飛,除了家裏的婁楠,你是不是還有別的事情瞞著我?”

我的目光尖銳如刀,直直的刺向了張雲飛。

“我瞞著你什麽呀!行行行!你要非得把肖芳拉進公司,我聽你的就是了!”

張雲飛有些生氣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大口的喘息著。

我知道他是生氣了!結婚一年多,我從來不管公司的事情,可是公司的法人代表依然是我,這一點我到時沒有昏頭。即便是他現在是公司的老總,我想要分一些股份給肖芳,他就算不同意,我也是有權利這麽做的。

可是對於權力和金錢的放手讓張雲飛顯露出這麽一麵,卻是我沒有想到的。我直覺的感覺到,公司裏可能大有文章。不過現在卻不是我調查的時候。

“第二,我要婁楠和我一樣不能做母親!”

我看著張雲飛突然抬起了頭,眼底劃過驚訝和不敢置信。

“肖琳,你瘋了!你瘋了是不是?你到底想幹什麽?”

張雲飛再次站了起來,像隻沒頭蒼蠅似的在我麵前走來走去的。我突然心裏有了不好的預感!如果一切都是婁楠蓄謀已久的,那麽她為什麽要讓我不能生孩子?為什麽會說要取而代之?

她一個農村來的小保姆,憑著那幾分姿色是不可能上位的,唯一的可能就是母憑子貴!

我的心突然仿佛如利劍穿心般的絞痛著!

豁然開朗的一切讓我更加的憎恨婁楠,也愈發的肯定我的丈夫張雲飛不可能一無所查!

“張雲飛,你說,婁楠是不是已經懷孕了?是不是?”

我一把拽過了張雲飛,我看到他眼底一閃而過的慌亂,雖然很快,卻還是被我捕捉到了。我突然覺得自己就是天底下最大的傻瓜!

張雲飛那麽喜歡孩子的一個人,為什麽會在得知我懷孕的時候那麽決絕的要我流產?甚至不惜強迫我!

原來是他早就準備好了備胎!

“啪”的一巴掌,我用盡了渾身的力氣,恨恨的甩在了張雲飛的臉上。

“張雲飛,你混蛋!”

我這一巴掌讓他的臉迅速的腫了起來,甚至清晰的手印是那麽的明顯。

“老婆,我知道我混蛋,我不是人!可是你想一想,你的身體狀況真的不允許生孩子!我就是利用他的肚子給我們張家留個後,到時候孩子生下來了,我給她錢讓她走,孩子是咱倆的!真的,我保證,孩子是咱倆的!”

“啪” 的一聲,我再次甩了他一巴掌。

我覺得我渾身的力氣都快沒了,我咬著下唇,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我惡狠狠地說:“我不準!我不準!她的孩子是孩子,我的呢?張雲飛,她讓我一輩子都做不了母親了,她憑什麽享受著係孫後代的環膝而繞?我告訴你,不管她現在有沒有孩子,我都要她和我一樣!”

此時的我可能看起來真的像個瘋子!起碼我在張雲飛的眼裏看到了失望和不讚同。

“肖琳,你以前不是這樣的!你以前多麽善良的一個人,現在怎麽就這麽狠毒了呢?先不說你要做的事情是不是犯法的,就你現在這份心都讓我覺得可怕!”

“我可怕?我狠毒?張雲飛,你摸著良心說,同樣都是女人,為什麽婁楠對我所做的一切就那麽理所當然,心安理得?就因為我的身體不適合生育嗎?你有沒有想過,我也是人!我也是女人!我還是你的妻子!你看著外人這麽欺負我,還說我狠毒?我善良就該被你和她這麽欺負嗎?”

我終於忍不住心裏的悲苦,大聲的哭了起來。

這就是我的丈夫!

這就是疼我愛我,把我寵在手心裏的丈夫!

這一刻,我突然覺得一切是那麽的諷刺!(未完待續)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