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二十三章 被下毒了
loading...
第二卷 第二十三章

被下毒了

第二卷 第二十三章

被下毒了

“老婆,我有事去處理一下,你乖乖地等我回來,我給你請了護工,和你長得挺像的,不過沒你好看。她一會就來了,她叫白羽。你要是再不醒,我可不要你了啊。”

方維輕輕地摸了摸我的臉,然後在我的額頭印上一吻之後,我聽到病房的門再次被打開了。

“方大哥,我來了。”

聽聲音是個很陽光的女孩。

方維說她叫白羽,我真的很想讓自己趕緊醒過來。

“白羽,麻煩你了。替我好好照顧她,我需要去接陸北過來給她看看。”

“成,你去吧。我會替你好好照顧她的。”

緊接著,我就聽到了方維離開的聲音。

我不知道這個白羽是什麽人,但是她突然靠近了我,並且將整張臉靠在了我的臉上,我甚至可以感覺到她的呼吸。

“姐,我叫白羽。”

當她叫我姐的時候,我不知道為什麽,覺得有些怪怪的。

我曾經有過一個妹妹,可是後來被我親生母親送人了。如今她這一聲姐叫得我有些心酸。

“咦?好奇怪哦。”

白羽說話間,抓起了我的手腕,然後迸出了這麽一句話。

我頓時心有些不平靜了。

難道說她會醫術?還是說我的身體有問題?

“怎麽會這樣呢?”

白羽好像喃喃自語,但是我的心卻緊緊的揪在一起,我真的好像問到底怎麽回事,可是她偏偏什麽都不說。

一陣電話鈴聲響起,白羽沒有出去,直接在我麵前接聽了起來。

“爸,我這裏有個病患挺不對勁的。她的身體裏好像有你們研究院才研製出來的新藥成分。人是昏迷的,但是我記得爸爸你說過,這種新藥隻能讓人保持睡眠狀態,但是意識清醒是不是?哎呀,你別問我在哪了,你告訴怎麽解?”

聽著白羽在我麵前這麽說話,甚至我還能感覺到白羽時不時看我的眼神,我頓時覺得很不安。

研究院?

又是研究院?

到底我和研究院有什麽關係?

我聽著白羽嗯嗯呀呀的聽著,然後用筆在紙上刷刷的寫著什麽,一顆心七上八下的。

終於她打完了電話之後,再次趴在了我的臉上,低聲說:“姐,我知道你聽得見我說話。你不是昏迷了,是被人下毒了。這毒本來是用於疫苗的,研究院剛研發出來,還沒推廣呢,怎麽會出現在你身上?奇了怪了。”

我聽著她的話,想起了婆婆給我熬得小米稀飯。然後又想起了劉玉對我說要我注意婆婆,難道真的是婆婆對我下的毒手?

研究院!

婆婆不就在研究院工作嗎?雖然屬於法醫,但是她也是研究院的正式成員!

可是為什麽婆婆要對我下毒呢?

為了劉佳能成為她的媳婦,所以這麽殘忍的對待我嗎?

想到這裏,我突然覺得心寒。

雖然和婆婆不怎麽親近,但是我真心想不到她會這麽對我。

就在這時,病房的門再次被打開了,我聽到了熟悉的高跟鞋的聲音。

“你是誰?在這裏做什麽?”

聽聲音,居然是去而複返的婆婆!

“我是方先生聘請的護工,我叫白羽。方老太太你好。”

白羽好像認識婆婆,禮貌的打著招呼。

“白羽?你是白院長的女兒白羽?”

婆婆的聲音十分的驚訝。

“嗬嗬,方老太太,你記性挺好的。我不想沾我爸媽的光!”

白羽笑的很陽光,和方維有些像。

“哎呦喂,你看方維這小子,怎麽可以讓你在這裏伺候肖芳,真是的。”

婆婆說話間已經來到了我的病床前。

“沒事的,方阿姨,我還是叫你方阿姨吧。對了,方阿姨,我剛才看了一下肖芳姐的脈象,好像不太好哦。”

白羽的聲音依然平平淡淡的,而我卻有些緊張。我不知道婆婆是否會承認,但我又怕知道真相。

“我就是為了這事回來的。其實肖芳住院的頭一天我就發現她的不正常了,然後我讓醫生對方維做了隱瞞。肖芳是被人下毒了,而且特別像我們研究院新研發的疫苗。我很納悶,疫苗有專人看管,是怎麽流落出來的,還被肖芳給吞食了?”

聽著婆婆的話,我不知道該不該相信。我直覺的對白羽的信任度還要高一些,雖然不知道為什麽會有這樣的感覺。

“那看管疫苗的人呢?”

白羽的聲音很好聽,讓我忍不住的想看一看她了。

“不見了。所以才覺得這事有些奇怪。肖芳出事之後,我們把她送到了醫院,等我回去的時候,我為肖芳煮的小米稀飯沒有了。然後我就在想,她出事之前,貌似隻喝了稀飯,可是我在家,誰會給她下毒呢?我可不想擔上一個壞婆婆的名聲。雖然我挺不喜歡肖芳的,但是我也沒必要傻得用我自己研究院的東西去毒害她。所以這件事情我一定要查清楚。”

婆婆顯得很氣憤,而白羽隻是靜靜地聽著,我卻覺得婆婆說的有些道理。她是討厭我,但是確實沒有必要在自己的家裏對我下毒。

這事要是讓方維知道了,她和方維的關係會很惡劣的。

“所以方阿姨的意思是?”

白羽終於開口了。

“我想抽點肖芳的血液回去化驗一下成分。”

婆婆的話讓我再次想起了自己在她家裏時的無力之感。我頓時有些排斥。

可是白羽卻同意了。

“好吧,方阿姨,你嗑藥少抽點,肖芳姐的身體可虛著呢。”

“那是一定的,怎麽著也是我媳婦。”

婆婆笑的有些勉強。

然後我感覺到冰涼的針管刺破了我的肌膚,然後緩緩地抽取我的血液。

可能因為白羽在場,婆婆並沒有抽太多就結束了。

白羽替我摁住了針眼的地方,然後輕輕地揉捏著。

“方阿姨,我希望有消息了您能第一時間通知我。這東西畢竟是我爸爸研究院裏的東西,出了這樣的事情,上麵真要追究下來,沒有人能擔得起。所以我希望盡快解決。”

“好的好的,影響力我是知道的,隻是可能會牽扯到劉院長。”

婆婆的話讓我有些疑惑了,難道婆婆所說的劉院長是指劉佳的父親?那麽也就是說白羽的父親也是那個研究院的!

這關係怎麽聽著有點亂,並且我覺得有些頭疼的厲害。(未完待續)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