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 第一百八十九章 她在逼我
loading...
分卷 第一百八十九章

她在逼我

分卷 第一百八十九章

她在逼我

“堂姐,我陸北在你眼裏就是這樣的小人嗎?你就是這樣看待我的嗎?我能理解雲飛現在這個樣子,你心裏的難過。你侮辱我沒有關係,你侮辱你的兒媳婦,把髒水往她身上潑,你覺得這樣好嗎?我以前那個善良大方的堂姐哪裏去了?”

陸北此時有些痛心疾首,或許任何人的十句百句話,都不如婆婆一句話對陸北的分量。

我和陸北之間,一直都沒有逾越那層關係,是為了給張雲飛麵子,也是他陸北的修養。可如今他還是被牽連了。

這一刻,我突然覺得挺對不起陸北的。

“陸北,你先出去吧。我想他們需要靜一靜。”

我的話讓婆婆安靜了下來,我把她拉了起來,覺得心力交瘁的。

一時間,整個病房有些安靜的讓人覺得壓抑。

突然,一陣急促的鈴聲響起,張律師的電話響了,頓時把我們都嚇了一跳。

張律師抱歉的笑了笑,這才接聽了電話。

“什麽?我馬上來。”

張律師的臉色有點不好,此時掛斷了電話,顧不得其他的對我說:“肖琳,張欣自殺了,目前正在搶救,要不要過去一趟?”

“噗通”一聲,婆婆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然後呼天搶地的開始哭了起來。

而公公更是奇葩,跳起來直接抓住了張律師的衣領,有些不敢相信的說:“你說什麽?你說我女兒怎麽了?她怎麽了呀?”

這一刻,我反而覺得公公在乎張欣比在乎張雲飛要多一些。

我的腦海裏頓時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一個片段。

張欣貌似曾經逼著我為張鵬買一份保險。他們父女之間的感情好像很深厚,此時再看公公這個樣子,我頓時有些疑惑了。

張欣不是婆婆抱養回來的孩子嗎?照理說和公公沒什麽關係的,為什麽此時公公會那麽的在乎張欣的死活呢?甚至在張雲飛出事的時候,他都沒有這麽激動過。

而另一個問題同時也竄入了我的腦海。

張欣是陳隊長的妹妹,當時在搬家的時候還隻是一個嬰孩,她又是怎麽被婆婆給收養的呢?

邊境到我們居住的小鎮子這中間的路程,根本就不會經過婆婆的老家,那麽本來不相幹的人怎麽就湊到了一起了呢?

我想不明白這個問題,此時公公卻已經竄到了我的麵前,看著我,第一次低聲下氣的說:“雲飛媳婦,我混蛋,我不是人,我不該第一次見麵就打你。可是張欣好歹是雲飛的妹妹,你救救她行不行?你幫幫她好不好?她才二十幾歲啊,你說這一輩子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的。”

公公此時這個樣子讓我真的很想問一句,張欣才二十幾歲,難道我不是嗎?當張欣對我做了那麽多可惡的事情的時候,他是否想過,我也有好長的一段路要走?

現在張欣自殺了,出事了,卻希望我出手相救,多麽的可笑!

我知道要我相救是什麽意思,無非就是錢!

我肖琳現在窮的隻剩下錢了,可我憑什麽要去救那個破壞我婚姻的小三?而且還是對我蓄謀已久的女人!

“你知道你的好女兒張欣曾經對我做了什麽嗎?”

我看著公公的眼睛,我忍不住泛起的恨意讓他不由自主的後退了幾步。

“欣欣隻是個孩子,你別和她一般計較。”

“她比我大!雖然她口口聲聲的叫我嫂子,可是你們都知道,張欣歲數比我大不是嗎?如果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可以用孩子來解釋,那麽我為什麽不能發小孩子脾氣不給她治療?我憑什麽要救她?我肖琳是有錢,但是我救狗救貓,也不救處心積慮的想要害死我的女人!我沒那麽偉大!”

我的聲音有些尖銳,這些話憋在我肚子裏好久好久了。這一刻,我終於再也壓製不住了。

我當初去監獄看望張欣的時候,我就想知道她會怎麽做。現在她自殺了,我心裏挺高興的,我憑什麽要救她。

婆婆此時突然拿起了煙灰缸,“砰”的一下朝自己的腦門砸了過去,頓時鮮血直流。

“老婆子,你這是幹什麽?”

“堂姐!”

陸北也快步上前,卻被婆婆一把給推開了。

那玻璃煙灰缸上,鮮血紅的刺眼,讓我的眼淚嘩嘩的往下掉。

“肖琳,都是我的錯,是我教子無妨。你要恨就恨我好不好?我知道你是個善良的姑娘,我也知道張欣對你所做的一切不可饒恕。如果非要一命抵一命的話,你收了我老婆子這條命,救救張欣行不行?她即便有錯,她也是我辛辛苦苦養了二十多年的女兒啊!”

婆婆此時老淚縱橫,我卻覺得她在逼我。

“媽,她是你養了二十多年的女兒,難道我不是我爸爸養了二十多年的女兒嗎?就因為我爸爸現在不在了,我就要被她這麽欺負嗎?”

那個曾經為了救我被餘明劃了一刀的婆婆,此時依然用最讓我難忘的方式讓我記住了鮮血的味道,可是我卻進退兩難。

對我,婆婆有恩,我不能拒絕她的請求,可是對張欣,我真的沒有辦法拋開成見的去救她。

再說,我始終覺得張欣的自殺不是那麽簡單的事情。

她的目的應該是趁著這次自殺外救的機會看一眼張雲飛的。

我為什麽要給她這次機會呢?憑什麽要我給她這次機會?

婆婆此時見我不答應,再次拿起了煙灰缸,朝著腦門又砸了過去。

“媽!”

我看著她此時眼底的決絕和乞求,我終於不忍心見她以死相逼,頓時癱軟下身子,坐在了地上。

“你這麽逼我!你為了張欣這麽逼我!好!我答應你!我答應你救她!我答應了行不行?你別砸了!”

我大聲的哭了起來。

這一刻,我覺得我是孤獨的,是悲傷地,那種感覺沒有親身經曆的人是不會明白的。

“肖琳,你起來!地上涼!”

張律師把我給拽了起來,而陸北此時看著我的眼神說不出的難過和心疼,卻在看到婆婆受傷的額頭的時候,快步的跑了出去叫醫生去了。

“雲飛媳婦,我和你一起去。我和你一起去看看欣欣。”

公公居然不去管受傷的婆婆,跳到我麵前,衣服非要跟我去不可的樣子。(未完待續)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