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 第一百六十八章 前塵舊事1
loading...
分卷 第一百六十八章

前塵舊事1

分卷 第一百六十八章

前塵舊事1

這一刻,我不知道是不是被突如其來的真相砸的我耳朵失聰。我看著張律師擔心的臉,看著陳佳佳開開合合的嘴,可是我卻聽不到任何的聲音!

“別說了!別說了~!”

我突然間的怒喊嚇壞了一幹人等。陳律師拉著我的胳膊,一臉的愁容。

我混混噩噩的站了起來,我不知道自己現在要怎麽麵對陳佳佳,怎麽麵對我自己,我隻是有一個念頭,我要救白羽!

她是我的妹妹!

哈哈哈!

多麽可笑!又讓我覺得欣慰!

“醫生,給我驗血!趕緊的。”

我不知道自己還能支撐多久,我隻是覺得我搖搖欲墜的,我使勁的甩了甩頭,卻隱約的聽到張律師擔心的聲音傳來。

“肖琳,你的身體可以嗎?你別勉強。”

“張青山,你什麽意思?肖琳的命值錢,白羽的命就不是命了嗎?”

陳佳佳的聲音帶著一絲嘶吼,卻讓我莫名的煩躁起來。

“你給我閉嘴!從現在開始,我不希望聽到你任何一句話,你明白了嗎?否則,我也會讓你知道,白羽能做的,我一樣可以做到。你不是心心念念的希望我死嗎?你到底是個什麽樣的女人?蛇蠍心腸都不足以來描敘你。”

我指著陳佳佳,冷冷的說著,我感覺我的心在流血。這個女人居然是我的母親!真是太諷刺了!

我看到陳佳佳臉上的血色瞬間的消失不見了,我卻沒有任何的憐憫和同情。

“醫生,走吧!”

我率先去了化驗室,抽取了血樣和白羽的進行匹對,居然完全的吻合!

這也就說明了陳佳佳沒有騙我!

我和白羽真的是她的女兒。

對這樣的結果,我不想接受,卻也沒有辦法。隨著醫生的安排,我被推入了急救室裏。

再次見到臉色蒼白的白羽,我的心居然有一種奇妙的感覺。

從來不知道我居然有一個姐妹,我們曾經一起在陳佳佳的子宮裏孕育著,曾經一起過了十個月的時光。

看著我的血一點一滴的進入白羽的體內,我終於舒心的笑了。

如果說在這一係列的事情當中,我最感謝張雲飛的,可能就是因為他的算計,把白羽帶到了我的身邊。

我輸了600cc的血給白羽,期間醫生說有危險,但是卻被我拒絕了。

當我聽到醫生說白羽脫離危險的那一瞬間,我的心才算放了下來。

我和白羽同時被推了出去,在張律師的安排下,我們住進了同一個病房。

因為白羽脫離了危險期,陳佳佳已經沒有留下來的必要了,所以她即將被警察帶走。

“等一等!陳佳佳,我覺得你欠我一個解釋。”

我及時的喊住了陳佳佳,也讓警察有些為難。

“警察先生,這個女人知道我的身世,我需要一點時間來聽她解釋,耽誤的行程由我包了,我給你們重新定機票行嗎?”

我不知道為什麽這一刻我能這麽的冷靜,但是我知道,如果陳佳佳這一走,恐怕我們再也沒有見麵的機會了。

先不說她幫著張欣和陳隊長怎麽對我的,就算我念在她是我母親的情分上不追究,可是關於肖芳的問題,她肯定是因為證據確鑿,才會引來警察的拘捕。

肖芳已經死了,所以她這一走,可能就是天涯永隔。

我對這樣的結果沒有過多的悲傷,我隻是想要一個理由,一個解釋。兜兜轉轉了這麽久,我想不到想要我死的人裏麵居然會有我的親生母親!

這一點是一直讓我無法釋懷的。

警察可能也意識到這件事情的複雜性,考慮了一會才點了點頭,然後留下了陳佳佳,站到了門外去了。

張律師卻沒有離開,他反而找了個地方坐下,就近保護著我一般。

房間裏一時間安靜了下來。

白羽還沒有清醒,我也因為輸血而顯得有些虛弱,此時張律師的存在給了我一絲安全感。

陳佳佳看著我,欲言又止,又或許不知道從哪裏說起,一時間就那麽悲戚的看著我。

我不得不承認,陳佳佳的眼睛很會說話。那雙水汪汪的眸子此時即便沒有出聲,卻牽引著我的情緒,讓我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她的無奈和悲傷。

“怎麽了?不知道從哪裏說起?還是不知道該怎麽跟我說?那麽我問你答吧。”

我的聲音冷冷的,陳佳佳卻突然哭了起來。

“肖琳,你別逼我了。”

“是我逼你嗎?我隻想要一個答案。我和白羽是雙胞胎姐妹的話,為什麽天各一方?為什麽我會在這裏長大?我先問你這個,對於你想要我死的事情,我暫時不提。”

我的話刺激到了陳佳佳,她猛地抬頭,哭著說:“我從來就沒想過要你死!我如果真的想過要你死,我就不會把你送給你爸爸。”

“送給?什麽意思?你把話說清楚。如果我是二叔的女兒,你為什麽要把我送人?”

我及時的抓住了陳佳佳的字眼,覺得腦子裏亂得要死。

陳佳佳可能此時在整理思緒,隻是哭,我也不催她,這麽多年了,我才恍然知道自己的身世,多等一會又如何呢?

過了幾分鍾,陳佳佳的情緒穩定下來了。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開始講關於她和我父親還有我二叔之間的一切糾葛。

陳佳佳原本是邊境小鎮上的一個女孩,一次出門遊玩的時候被人拐賣到了這個城市,當時那些人讓她在夜總會接客,陳佳佳不從,卻正巧被我爸爸碰到救了下來。

這對當時情竇初開的陳佳佳來說,我爸爸無異於就是一個英雄。在我爸爸的幫助下,陳佳佳和家人取得了聯係,但是她卻愛上了我爸爸。

在臨行前的那一夜,她把女人最珍貴的貞操給了我的父親。

陳佳佳走了以後,我爸爸隻是把這一切當成了一場風花雪月的事情,然後家裏需要聯姻,當時聯姻的對象就是我已經過世的母親。

爸爸是長子,而且打理公司多年,在與母親家族合作的方案上很有默契,而我的母親也對父親一見鍾情 ,兩方父母開始籌備婚禮,並且娛樂媒體也登出了他們即將結婚的消息。

而這個消息卻把正在美國留學的二叔給吸引了回來。原來母親和二叔是大學同學,二叔一直暗戀著母親,本想著留學回來之後表達心意,沒想到她卻要成為自己的大嫂了。

所以二叔回來之後直接找到了爸爸,希望爸爸和母親解除婚約。當時爸爸對母親也很有好感,但是為了不破壞兄弟感情,還是答應了他的要求。(未完待續)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