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 第一百四十九章 出軌的正當理由
loading...
分卷 第一百四十九章

出軌的正當理由

分卷 第一百四十九章

出軌的正當理由

我拿著電話有點後怕。那麽牢固的圍牆,張欣是怎麽逃出來的呢?我突然就想起了她被抓那天在車上對我那詭異的一笑。

冷不丁的打了一個寒顫,我總有一種被什麽盯上的感覺。

“張欣逃了?”

陸北的聲音從身後傳來,讓我多少有些放心。

“是,剛才報警,他們那邊也在搜捕,還沒來得及通知我們,沒想到我們先遇上了。”

我的話讓陸北皺眉。張雲飛卻有些不以為意。

“切,你們別把自己弄得像個偵探一樣行嗎?這事交給警方去辦吧。這裏太恐怖了,老婆,咱們趕緊回家吧。”

張雲飛說著拉著我就走。

“等等。肖琳,你絕不覺得我們忽視了一個問題。”

“什麽?”

“當初張欣承認是她殺了婁楠的時候,她說過餘靜曾經出現在現場,而且也說了是餘靜給婁楠下的藥,那麽為什麽餘靜會沒事?而且今天會出現在這裏?”

陸北的話讓張雲飛頓時就暴躁了起來。

“陸北,你是不是看誰都不像好人呢?你怎麽不說是我勾結餘靜和張欣來害肖琳呢?”

“的確有這個可能!”

“你!”

眼看著他們兩個人就要吵起來了,我隻覺得太陽穴一撅一撅的疼。這個張雲飛在這裏隻會礙事,實際上的忙一點都幫不上。

“好了,別吵了,我們先回去吧。我也覺得這裏陰森森的。”

我打斷了他們之間的爭吵,轉身朝外麵走去。

“哎,老婆,你等等我!”

這一刻的張雲飛立馬又沒有了剛才和陸北爭吵時的魄力。看著他眼珠子到處亂轉,那一臉驚恐害怕的表情,我就覺得有些反胃。

陸北開著車把我們往回送。我腦子裏還在回想著他剛才說的問題。

按理說餘靜參與了殺害婁楠的過程,是要被拘捕的,可是為什麽她沒事呢?而且她屢次求著張雲飛鬆口,好救餘明,難道是餘明替餘靜擔了責任?

可即便是餘明擔了責任,又和張雲飛有什麽關係呢?為什麽要張雲飛鬆口?

這中間到底有什麽貓膩?

對於今天的事情,張雲飛真的不知道嗎?

想起張雲飛當時的反應,確實不像提前預知的樣子,但是當時那麽黑,誰又能看得清他臉上的表情呢?

“老婆你想什麽呢?”

張雲飛用手拍了拍我,我直接想也沒想的說了聲,“想你!”

頓時,車子搖晃了一下,可能是陸北手滑了。

張雲飛卻樂得屁顛屁顛的,一臉不要臉的說:“我就知道老婆你還是愛我的。”

我頓時覺得惡心。一個大男人成天把愛字掛在嘴邊,我當初是怎麽容忍的?果然當感情不在了,原來的一切都不是原來的滋味了。

“你想歪了,我在想你到底和餘靜之間有什麽不可告人的秘密,能讓她一而再,再而三的為了餘明對你低三下四的。張雲飛,為什麽餘靜說隻要你一句話就可以放了餘明?以前我以為是張欣設計餘明的那一刀,餘靜希望你給張欣做做思想工作,隻要張欣不追究,餘明就會沒事。但是現在看來好像不是那麽回事。餘明應該替餘靜頂罪了吧?”

我看著張雲飛,路燈的折射下,張雲飛的眸子有些深沉,不過還是開了口。

“對!餘靜參與殺害婁楠的事情確實是我告訴餘明的,也是我建議他替餘靜頂罪的。所以餘明會被判刑,沒有他在餘靜身邊,餘靜能依靠的人隻能是我。”

張雲飛的話讓我聽出了另一層意思,他居然還想著和餘靜把關係繼續發展下去?

“你為什麽這麽幫餘靜?就因為她曾經給你生過孩子?說道孩子這裏,我有點不明白,餘靜和我說庭庭的腎不好,既然當初婁楠懷孕了,為什麽餘靜還要參與殺害婁楠的行動當中去?這對她沒什麽好處啊不是嗎?”

我的口氣沒有什麽高低起伏,張雲飛的眉頭皺了皺,卻冷冷的說:“婁楠的孩子不是我的!如果不是我的孩子,相似的比對率就很低。我沒興趣給別人養孩子!”

這一刻的張雲飛讓我覺得陌生,而且可怕。

“就因為她的孩子不是你的,你們就可以剝奪一個人的生命嗎?”

“不是我做的!”

張雲飛還在試圖解釋和推脫。

“是!不是你做的,但是你敢說你不知道嗎?或許你真的不知道,但是你肯定有這個想法,而且你把這個想法說給張欣聽了,否則,張欣天大的膽子也不會去殺了婁楠。所以導致婁楠最後死亡的直接凶手,其實就是你!張雲飛!”

“你胡說八道什麽?你是不是也想把我送進去?然後你就可以和陸北成雙成對的是不是?”

張雲飛突然瞪大了眸子,雙手使勁搖著我的肩膀,一臉的暴戾之氣。

“你們兩口子的事兒,別把我慘禍進去,我沒興趣。”

陸北的話淡淡的,沒有任何的溫度,卻讓張雲飛的憤怒更加的明顯。

“你沒興趣?沒興趣你天天圍著我老婆轉做什麽?”

“張雲飛,別把誰都想成你!我和肖琳隻是朋友。”

陸北的話,張雲飛沒在反駁,可是我卻不想就此放過張雲飛。既然話已經說到這裏了,多一句少一句其實已經沒什麽關係了。

我清了清嗓子,對張雲飛說:“你留餘靜在身邊到底想做什麽?她那麽在乎你那裏好不好的了又是為什麽?”

張雲飛的臉色變了變,瞬間有些頹廢。他猛地靠在了後座上,重重的喘了一口氣,然後低聲說:“庭庭的病等不了幾年了,肖琳,你不能生育,張欣又那麽陰險,就算她能給我生孩子,也不會允許自己的孩子去救庭庭的。所以隻要我和餘靜再生一個孩子,庭庭就有救了。所以她不能進去。”

“啪”的一巴掌,我感覺自己的胳膊火辣辣的疼著。

張雲飛摸著自己被我打得臉有些不服氣的說:“我做錯什麽了?你又打我?你現在打我上癮是不是?肖琳,你在怪我嗎?你別忘了,你他媽的現在不能生了!”

“我不能生?我以前貌似懷過孩子吧?是誰親手殺了我的孩子?是誰讓我不能生育的 ?現在這卻成了你張雲飛出軌的正當理由了嗎?”

他的話像一把尖刀一般恨恨的刺進了我的胸口,我隻覺得疼的難受,那些不堪的過往再次被翻了出來,我甚至還能看到上麵的斑斑血跡。(未完待續)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