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 第一百二十三章 身份的由來
loading...
分卷 第一百二十三章

身份的由來

分卷 第一百二十三章

身份的由來

陳佳佳在看到二叔的同時,瞬間變了臉。

我不知道她怎麽做到把情緒收放自如的,但是在二叔喊出那句話的時候,我清楚地看到了她眼底一閃而過的憎恨。

夫妻間做到這一步,到底是幸與不幸?我無法去評說,但是她對二叔的態度卻讓我覺得納悶。

“肖群,原來你也在!怎麽了?美國混不下去了,來這裏討生活了?看在曾經夫妻一場的份上,你要是求我,說不定我會給你一條生路的。”

陳佳佳的臉上掛著輕蔑和嘲諷,頓時讓二叔的臉變成了豬肝色。

“用不著你可憐!收起你的嘴臉吧。陳佳佳,我們已經離婚了。當年你不要孩子,現在就離我們遠一點!”

二叔說話間快步上前把我護在了身後,並且一臉防備的看著她。

我這才知道原來他們已經離婚了。

陳佳佳的臉色變了變,看著我的眸子卻有些不舍。

“肖群,不管我們之間怎麽樣,肖芳畢竟是我的女兒,你讓我和她單獨呆會行麽?”

這一次,陳佳佳的語氣顯然的有些軟了下來。

“不行!”

二叔想也沒想的直接拒絕了,“而且我還要告訴你,她不是肖芳。肖芳已經死了。在你的憎恨和厭惡中死去了。”

“你胡說八道!”

陳佳佳頓時就暴躁起來,她的不敢置信,她的痛苦直接和二叔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我不知道二叔為什麽要對她說出這些,但是這一刻我真心覺得二叔有些殘忍了。

“我胡說八道?是誰一次次的想要掐死自己的女兒?是誰不斷的折磨和打罵那個僅僅幾歲的孩子?是誰用煙頭燙的孩子哇哇大哭的?陳佳佳,你根本就不配做一個母親!現在來我們麵前假惺惺的做什麽?哦,對了,我忘記了,你在生完小女兒的時候就不能生育了。你是怕老了以後沒人養老吧?我告訴你,不管是肖芳還是小女兒,你這輩子都別想讓他們認你當母親!”

二叔拽著我的手生疼生疼的,我卻對他們之間的對話有些無力。

“你說什麽?小女兒有消息了?她有消息了嗎?”

陳佳佳突然上前一步抓住了二叔的手,一臉的期盼。

“和你沒關係!”

二叔直接甩開了陳佳佳,然後拉著我進了船艙,“砰”的一聲關上了門,然後情緒有些激動。

“肖群,你告訴我,是不是小女兒有消息了?那也是我的孩子!”

陳佳佳在外麵哭喊著,可是二叔卻不再搭理她。並且拿手機叫人把她趕走了。

“二叔,我姐夫怎麽樣了?”

我看著他眼角的濕潤,知道他可能並不如表麵表現出來的冷酷無情,再想一想死去的肖芳,我隻能引開了話題。

二叔看著我,扯出一個難看的笑容,或許他的本意是為了安慰我,但是沒想到那效果不佳。

“方維在醫院搶救,劉峰帶著庭庭在陪著他,順便我希望他能給庭庭做個檢查。陸北把你的身份證明什麽的托人在辦了,我過去看了看,估計明天上午可以去警署補辦戶口。”

“這麽快?”

我有點驚訝,從陸北打電話給我的時間開始算起,也沒有多長時間,他居然可以很快的辦好一切,不得不讓我感歎陸北的人脈和勢力。

“快點解決比較好,但是沒想到在這裏遇到了陳佳佳。她是肖芳的母親,很多事情她都知道,這是一個我們誰都沒有想到的意外。我的小女兒當年剛出生不久,就被陳佳佳以各種理由送了出去。她說不希望孩子跟著我們受苦,想讓她娘家的人幫著撫養長大,當時我甚至還沒來得及給孩子起名字。孩子到了他們娘家後上的戶口,但是居然姓陳,好像叫陳怡。為了這事我和她大吵了一架,想去把女兒給接回來,但是等我趕去的時候,陳怡失蹤了。那麽一個嬰孩就那麽悄無聲息的失蹤了。”

二叔低聲的和我說著這一切,我能深刻的感受到他的傷心與痛苦。

“陳佳佳的娘家在那裏?”

“邊境的一個小鎮上。是陳佳佳堂叔家的哥哥,夫妻倆不能生育,所以算是抱養了我的女兒。隻是當時我並不知道這一切。孩子失蹤以後,他們也十分的痛苦。我過去鬧了一番也沒什麽結果,隻能回美國。這麽多年,我一直都在找,卻一直都沒有消息。陸北早在要給你做新身份的想法剛蹦出來之時,就去聯係了那對夫妻,說找到了你,隻是 因為我的關係要改戶口。起初他們不同意,畢竟當初抱養孩子就是為了養老,如今孩子有了下落,他們是不會放手的。陸北和他們說了你爸爸的遺囑,說隻有你回到了肖家才能繼承那筆遺產,並且承諾你會對他們養老送終,這才說服了他們去做了公證。本來打算去美國再落戶的,隻是沒想到路上遇到了這些意外,所以陸北的意思是怕夜長夢多,索性在這裏就給你把戶口給補辦了,隻是我沒想到會遇到陳佳佳。如果她回去找她的堂哥堂嫂詢問的話,我怕會橫生枝節。”

二叔的解釋讓我的腦子有點亂。我不知道陳佳佳為什麽要送出自己的孩子?是因為當時生活拮據養不起嗎?

那麽如今肖芳死了,如果她非要弄清楚我的身份,對我的重生是不是有很大的影響?

而且邊境小鎮這四個字讓我突然就想起了老李的死,還有方維的話,甚至還想到了婁楠。

我不知道這中間是否有什麽聯係,但是我卻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這一切。或許是因為邊境小鎮這四個字對我的衝擊力太大了。

陳佳佳真的會去詢問她的堂哥我的事情嗎?

突然間,我想到了一種可能。

陳佳佳,陳隊長,貌似都姓陳,而方維說過,陳隊長有可能是雇傭兵。在邊境那邊,雇傭兵比較多,他和陳佳佳會不會有什麽關聯?

“二叔,你聽說過二嬸家那邊的堂兄弟姐妹中,有沒有孩子當過兵的嗎?”

我的問題讓二叔微微一愣,隨即搖了搖頭。

“我對她娘家的事情並不感興趣。怎麽了?你想說什麽?”

二叔看著我,以為我發現了什麽,可是我現在也隻是胡亂的猜測,所以我隻能搖了搖頭,但是心裏的疑雲卻越來越多。(未完待續)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