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 第十章 沒人相信我
loading...
分卷 第十章

沒人相信我

分卷 第十章

沒人相信我

再次醒來的時候,我已經躺在了自家的床上,本身並沒有受什麽傷。

我眨巴了一下眼睛,一切都是我熟悉的,衛生間傳來嘩嘩的水生,透過玻璃門,我看到了我丈夫那完美的線條。

“雲飛?”

我試探著叫了他一聲。

張雲飛探出了頭,笑的十分溫柔,身子還在玻璃門之後。

“醒了?感覺怎麽樣?有沒有什麽不舒服的地方?”

他隨意的扯過了一條浴巾圍在了腰間,然後朝我走來。

和平時一樣,習慣性的摸了摸我的頭之後,在我的臉龐給了我一個蜻蜓點水的吻。

他身上此時是清爽的香皂氣味,我響起不久前他身上的香水味,胃裏有些不舒服。

“剛才那場車禍,你沒受傷吧?”

“車禍?什麽車禍?老婆,你怎麽了?”

張雲飛微微一愣,十分關心的看著我,眼底的擔憂讓我看不出破綻。

“就是我剛從醫院出院,你和張欣在一起,我們往回走的路上,張欣幹擾了你開車,然後車子打滑,然後……啊!血!血!”

我頓時就驚恐起來!

車窗上的人臉是陌生的,卻鮮血淋漓的場麵再次竄入我的腦海,我甚至能看到他那個詭異的笑容。

森森的白牙,殷虹的血液,順著我們家車窗上一點一滴的往下滑落!

他的動作是那麽的緩慢,生生的淩遲著我!

現在回想起來,我覺得我渾身每一個毛孔都在發抖,我大口的喘息著,我覺得我肺裏的空氣越來越少,我揪著衣領,驚恐的表情嚇壞了張雲飛。

“老婆!你怎麽了?什麽車禍?你是不是精神出問題了?自己又幻想出什麽了?”

張雲飛將我抱在懷裏,我看不清他的臉,卻聽到他的話時有些憤怒。

我一把推開了張雲飛,看著他有些驚訝的眸子,我氣急了。

“我沒有幻想!張雲飛,我出院的時候發生的一切我都記得清清楚楚!那車禍,還有車窗上的人臉都是真的!你為什麽不相信我?”

我感覺我快要瘋了!

快要被張雲飛給逼瘋了!

明明存在過的事情他為什麽總是說沒有?為什麽非要讓我去相信一切都是我的幻覺?

他在我麵前和別的女人偷情是這樣,不久前的車禍也是這樣!

張雲飛輕歎了一口氣,有些擔心的說:“老婆,我不知道你到底受了什麽刺激和壓力,整天幻想出這樣的事情。不過我真的沒騙你!我剛從國外回來,婁楠打電話我和她一起接你出院的。至於張欣,她根本就在市裏!她昨天去了外省參加什麽業務培訓去了!你要不相信,你把婁楠叫來問問,或者我打個電話給張欣也成!”

說完,張雲飛站了起來九子啊門外喊了一嗓子,婁楠不久就上來了。

對於張雲飛的赤身,婁楠在我麵前很規矩的沒有亂看。

“婁楠,你和我老婆說說,我們出院之後經曆過什麽車禍嗎?”

張雲飛淡淡的問著,婁楠想都沒想的直接搖了搖頭。

“沒有!琳姐,我們直接回家了,怎麽了?”

婁楠的眼睛沒有任何的破綻,讓我有些糾結。

“沒事了,你下去吧!”

張雲飛打發走了婁楠,隨即把我摟在懷裏,低聲說:“我知道你流產的時候我不在你身邊,你肯定心裏不好受。老婆,對不起!以後我多抽出一點時間來陪你好不好?”

他的表情是那麽的真摯,讓我的話梗在喉間,怎麽都說不出來了。

突然,我發現了張雲飛臉上輕微的手指印!

我的心瞬間就活了!

張雲飛在騙我!

車禍是真實存在過的!我看到的一切絕對不是幻覺!

我還能清楚的記得張雲飛拉著我的手甩了自己一巴掌的畫麵!

可是他為什麽要騙我呢?

張雲飛和婁楠到底想要隱瞞我什麽事情?

還有那車窗上詭異的人臉到底是怎麽回事?

難道我們那時候撞到了人?

我想到這裏,渾身忍不住的有些發抖!

我的丈夫,我的枕邊人,到底為什麽要騙我呢?

我沒有將這些疑問問出口,我知道我說了,他也會說是我的幻覺!

“我有些累了!雲飛,我想一個人休息會!”

我慢慢地退出了張雲飛的懷抱,這一刻,我覺得他的懷裏有些惡心。

“好,你睡一會,我去書房!”

張雲飛當著我的麵換好了衣服,然後給我蓋上被子之後才離開了。

我腦海中還有那個車主肖芳的電話號碼,趁著張雲飛出了臥室,我快速的找出手機,按照腦子裏的記憶撥打了過去。

在等待電話接通的過程中,我能聽到自己如雷的心跳聲。

“喂?哪位?”

當肖芳那大嗓門出現在我耳邊的時候,我居然眼角濕潤了。

“肖芳,我是不久前差點被你撞到的女人,在醫院門口,你還記得嗎?”

我問的小心翼翼的,生怕對方說出的答案會把我打入萬丈深淵,但是我還是屏息等待著。

“哦,是你啊!怎麽了?你那奇葩老公和小姑子讓你敲詐我還是怎麽著?”

肖芳的聲音依然帶著一絲諷刺,我卻心底踏實了。

“不是的,肖芳。我就是想證實一下,我到底有沒有和你見過?我老公說不久前發生的都是我的幻覺,可我就想知道我是不是真的和你見過!”

“你記憶有問題嗎?”

肖芳好像找了個安靜點的地方和我打電話,沒有個剛才的煩亂。

“我應該沒有!可是我老公總說我自己產生了幻覺。肖芳,我沒有朋友,我有點害怕!我覺得我老公,我們家保姆好像有什麽事情瞞著我,可是我卻找不到任何的證據!我最近看到很多詭異的事情,可是沒人相信我!”

我就仿佛是一個溺水的人突然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一般,向肖芳不斷地說著我心裏的疑惑!

或許是我被張雲飛保護的太好了,我徹底的和外界斷了聯係。我因為身體原因,沒有同學,我唯一僅有的朋友,也在我和張雲飛結婚的時候出了車禍死了。

婚後他一直以身體為由,不許我和別人接觸。可以說除了婁楠,我真的沒有一個可以說話的人。

如今,肖芳是我在外界認識的第一個人,我直覺的認為那麽一個大嗓門說話的女人,應該是個好人!應該可以和我成為朋友!

“ 美女,不好意思,我這邊有些事情,先掛了!”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肖芳居然掛斷了我的電話!

我拿著手機看了半天才反應過來,她可能真的把我當成了瘋子!

就在這時,婁楠敲門進來了。(未完待續)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