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chapter08
loading...
往事回憶起來,總覺得帶著難堪和恥辱,以至於這麽多年,宋如我都不敢輕易記起,於是時間的長河將她慢慢掩蓋,最後成了她都不知道的模樣。

她自己也知道自己,比起那時候,已然麵無全非。

很快就到了中午,孤身一人這些年,她知道最不能虧待的就是自己的胃。大概是曆經饑寒交迫的日子,所以愈加能夠明白能夠吃上一頓飽飯也是幸福。

廚房的抽油煙機開著,發出“嗡嗡嗡”的聲音,油煙起來“茲”的一聲,還未好全的手掌心立刻被燙傷。宋如我有些疲乏,望著傷痕累累的手心,簡直覺得自己就是在作死。

她現在記得昨天盛從肅臉上又是嘲諷又是鄙視的眼神,他就這樣確信她宋如我就如同如來手心的孫猴子,怎麽跳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宋如我頓時一點做飯的心情都沒有了,哪裏知道屋內的鈴聲大作,手機鈴聲再次響起,她扔了手中的鍋鏟,接起來一看居然是一個陌生電話。

“喂?”

對方沒有聲音,宋如我有些奇怪,看了看通話狀態,過來大概幾秒鍾,電話那頭才傳來人聲:“是小我麽?”

宋如我終於聽出來是誰,她心裏麵不知道什麽情緒,有些難過卻也有些釋然。其實從一開始她回到布桑,她就應該明白,很多事情總要麵臨。

“是的,你好。”

電話那頭的李木白頓時有些僵住,他從未想過有一天宋如我能夠這麽平靜地跟他打招呼。這樣子就像是陌生人一樣的禮貌,讓他壓抑已久的情緒一下子全都冒了上來。

“我們能不能見一麵,這麽多年你在國外,都沒有好好看過你。”

宋如我輕輕的笑通過電流傳了出來,她語氣已久很平淡,隻是問:“這樣子恐怕不方便,你太太會介意的。”

這一擊就像是武俠小說裏麵被高手突然點穴一樣,李木白一時間竟然不知道用什麽話來回答她。他愣了愣,好一會兒才苦笑著說道:“她不會介意的。”

他有時候寧願她生氣,就像是很多年前,一動不動站在雨裏質問他一樣。那時候他那樣子真真切切地知道,宋如我那樣子愛他。可是現在,他不得不承認,這些他隱隱覺得的東西已經悄悄不見了。

“你什麽時候有空?據說你回國到了雅禮?”

沒有得到宋如我的回答,他笑了笑,幾乎是低聲下氣:“既然要去藥企,何不來我這裏?”

宋如我聽到這裏,終於有些難受。

李木白是什麽樣子的人呢?十七八歲的時候,他跟著父親一起到鄉下來,那時候他笑起來露出兩顆白牙,在陽光下閃閃發亮,驕傲自信甚至囂張跋扈。

他會一把摟住宋如我的肩,故意裝作很犯賤的樣子問她:“小媳婦,想我了沒?”

他當初是那個樣子的人啊,現在溫溫和和甚至幾乎低聲下氣。這叫宋如我怎麽能不唏噓和難過。

“我下午要回一趟宋家,並且要去接小孩放學,明天就要去公司報道。如果你方便的話,明天下班可以一起喝杯茶。”

“好的,那就明天見。”

答應了李木白,宋如我卻連飯都不想吃了。她胡亂地吃了點零食,便收拾整齊出門了。

布桑這些年變化很大,小時候宋如我也沒有在宋家待過很長時間。她這次去甚至都要靠導航,一直到了老宅門外,屋門外緊緊鎖著的大鐵門才讓她確定,這就是宋家了。

她一直沿著林蔭道開進去,直到了家裏的停車庫。沿著木階梯一層層上去,她很快就見到了袁敏站在門口等她。

“小我!”她親親熱熱地拉過宋如我的手,一直引她往裏,客廳的沙發上正坐著宋家的當家人。

這些年宋家倒是一點也沒有變,宋父還是麵色嚴肅地坐在那裏。場景一下子宋如我十八歲的樣子。袁敏帶她進屋,拉著她的手讓她叫爸爸。

那時候她是一個鄉下小姑娘,因為沒有見過世麵,眼神裏總是有一股膽怯。這位家長見到,立刻有些不高興對著袁敏擺擺手說道:“嗯,好好教孩子。”

宋父指了指自己對麵的位置說道:“坐吧。”

宋如我今天穿著簡單,牛仔褲加套頭針織衫,看上去依舊是衣服寒酸的樣子。宋父清了清嗓子問道:“畢業了?”

“嗯。”

也許是對她低眉順眼的態度有些滿意,宋父緩和了一下臉色又問道:“現在回來,是知道錯了?”

真是失敗無比的父親,宋如我苦笑,沒有說話。

“既然回來了,你大概也是想通了,主動到盛家認個錯,年紀輕輕犯錯誤就要糾正。盛七不會跟你一般計較,好歹你們也是夫妻。”

“過去了就讓它過去吧。”

袁敏看到宋如我一直沒有點頭答應,不由得在一旁搭腔:“小我,你見過盛泱沒有?”

提到盛泱,宋如我才點點頭回話:“見過了。”

“哎喲,做媽媽的哪個不心疼。我見過那個孩子長得比你小時候還要可愛,古靈精怪十分討人喜歡。小朋友有什麽錯,你們大人為了孩子也要考慮考慮,不要鬧僵。”

袁敏見宋如我有些心軟,便又道:“你爸爸說得對,過去了就過去了。以後好好跟盛七過日子,小朋友才能好好成長。”

宋如我低頭笑了笑:“他帶盛泱來見過你們?”

袁敏一愣,轉念一想,明白過來這個“他”指的是誰,她還沒說話,就看到宋如我笑著抬頭反問道:“沒有吧?他從來沒有帶盛泱來過,不是麽?”

“他私心裏,盛泱就是他盛家的孩子,跟我還有你們一點關係都沒有。你讓我回去,我回哪裏去?”

宋如我坐在那裏,表麵上看雖然還是那副溫溫和和的樣子,可是骨子裏卻一點兒也不同了。她已經不是那個膽怯的小姑娘了,麵對著宋父笑了笑:“我打算爭取盛泱的撫養權,希望你們以後不要插手我的事情。”

她站起來,又笑了笑,點點頭:“告辭。”

“翅膀硬了,是麽?!”背後忽然傳來宋父震怒的聲音。

宋如我很快就已經走到門口,隻是點點頭:“再見。”

“在國外就學了點這個?目無尊長?!”

袁敏臉上都是著急的神情,她立刻跑過來抓住宋如我的手問道:“小我,好好的,你這是怎麽了?”

宋如我看了看袁敏保養良好的手,肌膚瓷白,一點繭都沒有。而她呢?傷痕累累的掌心和處處細繭的手。

她心裏有些難言的惱怒,一把便扯下了袁敏扒拉在她身上的手。宋如我輕輕說道:“姑姑,你不要難為我。”

袁敏大驚失色:“你瞎叫什麽呢?!”

宋如我不再多加解釋,轉身就走。

她生下盛泱之後執意出國,宋家早已跟她斷絕關係。她在國外窮得沒有飯吃的時候宋家沒有一個人幫她。

宋如我十分明白,如今回來還想召見她,不過是因為她給盛家生了一個孩子。

利益所見,就跟蒼蠅一樣立刻撲了上來。

她開車出了門,離別墅區越來越遠,遙遙望過去,緊閉著的大鐵門終於拋在了腦後。

時下是下午兩點鍾,深秋午後的陽光打在身上,中午沒有吃飯的惡果終於顯現出來。宋如我有些發昏,整個胃感覺慢慢發疼,她一手按著腹部,一手把著方向盤。

出了方山隧道就是三叉路口,宋如我餓得有些發慌,她手下一哆嗦,突然方向盤撒了手。迎麵一輛跑車駛過來。

“砰”的一聲,兩車相撞。安全氣囊一下子彈出來,宋如我的身子往前傾,一下子沒有了知覺。

下午四點半,盛泱告別小夥伴,等在學校門口,心心念念要等媽媽來接她。深秋天黑得很快,一直到五點半,小姑娘站在門口站了整整一個小時,她都沒有等來她的媽媽。

學校的門衛看她可憐,連忙叫小姑娘進屋,頂著一個假小子頭的盛泱倒沒有哭,隻是很沉默。

一直到六點鍾,宋如我也沒有出現。

“七公子,要把小小姐接回來麽?”

盛從肅待在車裏麵,一直盯著手表,他從來都是麵無表情,也很少跟別人說起任何姓氏。盛泉有些習慣他這樣不開口的表態,他對著司機輕聲說道:“去接人吧。”

司機走遠,遠遠看過去,門衛處昏黃的燈光裏,小姑娘猶猶豫豫好久才被人牽出來。

“盛泉,你把離婚協議書送到宋如我哪裏,務必盯著她把字簽下去。要是不簽字,你以後就不用回盛家了。”

盛泉心裏大駭,從後視鏡看,盛從肅臉上依舊那副淡淡的樣子,可是他知道,事情終於往不可收拾的地步發展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