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chapter07
loading...
一夜無眠,宋如我在輾轉反側中一直熬到了天亮,她立刻起來,小心翼翼鑽到廚房裏做早餐。

今天小朋友還要上學,她第一天做她媽媽,不能讓小孩子遲到。昨天晚上在表明立場之後,盛泱哭著求她爸爸:“我今天要跟媽媽睡在一起。”

大概是真的很寵這個小姑娘,盛泱的一切要求,哪怕再違背他的本意,盛從肅都同意。他隻想了一會兒,就點頭了。盛泱破涕而笑,一把攬住宋如我的肩,將鼻涕眼淚都名正言順地蹭在她媽媽的肩頭。

盛從肅就這麽放過了她,宋如我現在想來還有些不可思議。明明前一秒鍾,他恨不得立即將盛泱帶走,可是盛泱一哭,他什麽都同意了。

屋內的電話鈴聲忽然間響起來,宋如我立刻手忙腳亂立刻關了火,立即奔出來奪下了電話,她心驚膽戰地看了眼屋裏,盛泱隻側了側身子,撅了撅嘴巴就又睡著了。

宋如我呼出一口大氣,這才有心思對著電話講:“喂,哪位?”

“喂,如我麽?”

這個聲音,光叫一個名字就甜膩膩,數十年來一直如此。宋如我幾乎第一時間就明白是誰打過來的電話了。她回來已經兩天,電話那頭的她能夠忍到今天給她致電,這些年來作為宋家的當家主母果然還是進步不少。

“姑姑。”

“你這個孩子。”袁敏責怪她:“我是你媽媽。”

她能說出這句話,就說明她現在並不在宋家。果然下一秒她就說:“我剛剛出來晨跑,現在在左岸這邊喝咖啡,你什麽時候有空回來一趟?”

“我的意思是回一趟宋家老宅。”袁敏抿了一口咖啡:“好歹宋叔叔也是你名義上的爸爸,照顧了不少時日,不要沒有禮貌。”

若是擱在五年之前,宋如我肯定覺得惡心。可是時間這把無形的刀早已將她個性裏那點尖利的東西給磨平了。到現在她已經能夠心平氣和地說:“好,今天下午我回去。”

袁敏很滿意,得到她的保證之後,這才掛了電話。

宋如我回到廚房一直忙到早上七點鍾,豆漿、油條、自己做的包子都準備好了。她走到房裏,本以為盛泱這鬼精靈這會兒一定在賴床,可是出乎她意料的是,這丫頭早就開始一邊穿衣服了。

她一板一眼地扣好胸前的扣子,看得宋如我忍不住誇她:“泱泱真乖。”

盛泱甜甜地回應:“媽媽早安。”

小姑娘叫她,那樣子平常,就像她是陪她一起長大的媽媽,她們從未分別,這隻不過是一個尋常的早上。

宋如我不知道的是,這在小姑娘盛泱的小小生命裏一直是最大的期望,她過了五個生日,每年的生日願望就是某天早上她媽媽從外星球回來了,然後再也不走了。

她不僅許願,甚至每年的聖誕節都會告訴聖誕老人自己最想要的禮物。她也知道,即使爸爸能夠買到她一切想要的東西,但是他還是不能買到她的媽媽。

“出來吃飯吧。我剛剛做好早餐。待會兒我來送你上學,好麽?”

“嗯。”盛泱想了想,笑眯眯地問道:“那晚上媽媽你能來接我放學麽?我想把我的小夥伴介紹給你認識。”

宋如我想了想今天的行程,拍了拍盛泱的頭:“你下午幾點放學?”

“四點鍾。”

“好,那我來接你。”

“耶!”

小調皮鬼,宋如我笑了笑:“快吃飯吧。”

盛泱在家裏大多吃西式早餐,盛七喜好如此,帶著盛泱也是這樣。眼見著桌上的正宗中國式早餐,盛泱眼睛都瞪大了。

“不合胃口麽?”

“才沒有呢!看上去好好吃啊!”

盛泱逞能的結果就是,她在學校裏因為吃撐了而反胃,她在課間休息的時候,“嗖”一聲一溜煙就跑到了幼兒園旁邊的小樹林裏。周唯一看她不對勁兒,連忙過來問她:“盛泱,你沒事吧?”

盛泱“哇”的一下,吐出來些東西,她才好不少。

可是卻嚇壞了周唯一,他這兩天小心髒真是被盛泱鬧騰得不行。昨天他還嚇哭了,好在爸爸及時告知他消息說盛泱找到了,可是找到了今天過來上學,由好像吃壞了肚子,怎麽吐了呢?

“我很好啦。”盛泱撇撇嘴:“一一你不懂,這是幸福的反胃。”

“你還懂什麽叫反胃?!”

“周唯一你不要欺負人。我以後要好好學習,肯定比你成績好。我媽媽都回來了,以後她可以教我。”

周唯一想了想,很是大度地笑了笑:“哦,希望你能每天拿到小紅花。”

兩個小朋友又愉快地一起玩耍了,而宋如我在準備完自己的入職材料之後接到了國內出版商的電話,這是第一次通話,對方是一個聽上去十分溫柔的女孩子,她十分親切地問道:“喂,你好,請問你是浴室殺手麽?”

宋如我忽然感覺一股強烈的違和感,就像是通關密碼芝麻開門一樣,她立即確認自己的身份:“你好,我是宋如我。”

對方聽上去突然間有絲驚喜:“你真的是宋如我?”

“額……我是的。”

“我是你高中同學楚瑜。你還記得我嗎?”

事情忽然有些不能讓人理解,對方大概也猜出了她的疑惑:“哦哦,那啥,我也是你在國內的編輯。真的好巧,我看到作者信息的那時候還想這不會是我認識的那個宋如我吧,沒想到真的是你耶。”

對方自然而然地撒起嬌來,宋如我總算想起來了那個高中女生楚瑜。當初還跟她同桌,兩個人都是所謂的文學愛好者,沒想到多年後她真的從事文字工作了。

“你是職業作家麽?你量產不高呀,不過也是,推理小說比較燒腦,寫得慢也是正常。”

宋如我對著電話笑了笑:“我不是職業呀,我明天還要去企業報道。”

雖然她很喜歡寫作,但是她不願把興趣當飯吃,這樣子一是總有一天要厭煩,二是她覺得她的生活已經夠悲哀了,就有一個興趣吧,好歹不會百無聊賴。

兩人閑聊了一番,彼此約定一定要好好敘敘舊,交換了手機號碼之後,楚瑜這才愉快地掛斷了電話,她還說關於《倫敦街角的秘密》這一本書所有的事宜,她都要親自登門拜訪宋如我,這樣才有效率嘛。宋如我笑得厲害,托詞來看她都說得這麽正經,還真是楚瑜。

宋如我回到布桑,難得有好心情,以至於她在看到網站首頁關於李木白的八卦新聞時她都沒那麽難過了。

就像是這些年曾經無數次想起過他一樣,都沒有那麽難過了。

李木白作為布桑新晉的青年才俊,自然一向吸引旁人的眼光。這次他在“桑時”拍賣會的失利可被人拍了下來。他有些落寞的眼神,直直地盯著一個地方。

宋如我渾身一凜,可是好笑的是,那篇報道這樣子寫到:塞恩李少未奪得愛妻心愛之物,拍賣會旁一人暗自神傷。

大概也是沒什麽好寫的了,報道的執筆人又洋洋灑灑地八卦了李木白的妻子—傅雨。城中傅家的女兒,十歲認祖歸宗,傅家對外宣稱的二小姐,其實明眼人都知道不過是傅家承認的一個私生女。

李木白一家一直從事與醫藥行業,他從小就是塞恩製藥名正言順的繼承人,卻最後娶了一個私生女。筆者歎道:這就是真愛。

宋如我看著報道真想發笑,原來這年頭靠寫新聞這條路吃飯這麽好走。可比寫推理小說賺錢。

布桑城三大世家之一的傅家的根基怎麽可能是李木白的家底能比的?

宋如我關掉了網頁,腦海中卻忽然冒出很多年前的一幕,李木白的母親將她叫出去,十分誠懇地跟她說道:“如我,你是好孩子,但是木白沒有福氣。”

她那時候因為是抓住的最後一顆救命稻草,所以不敢舍棄,哪怕是這麽明顯的暗示,她都裝聾作啞。最後逼得人家媽媽不得不說:“宋如我,你放過我們家孩子。李木白談了個新的女朋友,傅家的孩子,隻要訂婚就能給塞恩注資,塞恩便可以立即上市。”

“你配不上他,門當戶對在這個社會還是十分重要的。”

她那時候還是宋家的私生女,隻不過她訂婚拿不到一毛錢。真的是可怕卻尖利的事實。

後來她被盛從肅抓回去,乖乖生下盛泱。

其實她知道自己是什麽身份,連宋家的私生女都不是,她本來姓袁,是鄉下一間小學數學老師袁朗的女兒。直到有一天姑姑袁敏為了成功嫁進宋家,將她認作自己的女兒來代替那個早已夭折的表妹。

她變成宋如我,從鄉下的土包子變成了布桑城的一份子。她以為能夠離李木白越來越近一點,但是命運卻那麽奇怪,她從那一刻起,離她最想夠著的那個人越來越遠。

一直到今天,到今時今日,宋如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還愛不愛李木白。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