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無責任番外
loading...
春風沉醉的夜晚,空氣中帶著不知名的香味。宋如我喝了少許紅酒,臉頰帶了些粉色,平常清明無比的大眼睛這會兒顯得霧氣濃濃。

桌上是豐盛的法餐,二十八層的旋轉餐廳,隻有他們兩個人,從這種高度往下望,幾乎能看見整個布桑。一切都在他們腳下,而盛從肅的眼裏,隻看得到宋如我。

也不是什麽特殊的日子,兩個人隻是心血來潮地不想在家裏吃飯,於是跑到這裏來用餐。用別人的話來說,就是:有錢,任性。

將盛泱安頓好之後就出來,說走就走。而今天宋如我喝得有些小醉。其實平常她很少在盛從肅麵前喝酒,更別說喝醉。她喝醉之後與平常有些不一樣,大概腦子比較興奮,話也比較多。

宋如我看著盛從肅這悶聲不響隻知道喝酒的樣子,覺得十分不滿,於是抱怨他道:“盛七,你太過無趣,也難怪我不喜歡你。”

盛從肅抬起頭來,終於知道答話了:“我怎麽無趣了?”

“太無聊,一句話都不說。你就不會講個笑話麽。”

盛從肅聽她這話,想了一下,竟然真的開口講起了笑話:“從前,有個小孩子叫小明。他對他爸爸說好冷啊。他爸爸說那你站到牆角去。小明問為什麽?”

宋如我睜著黑白分明的眼睛望著他,似乎很想聽下去的樣子,甚至還支著腦袋側著身子問:“為什麽呀?”

盛從肅笑眯眯地說道:“因為牆角有九十度呀。”

宋如我一愣,然後笑了笑說道:“好冷。”

盛從肅攤攤手:“那你來說一個。”

宋如我當即一笑,立刻說道:“還是小明的故事。有一天,小明問他奶奶,奶奶我是不是傻孩子啊?他奶奶說,傻孩子,你怎麽可能是傻孩子呢?”

宋如我說完,立刻笑得直不起身來,旋轉餐廳裏都是她清脆的笑聲。而盛從肅,則一副莫名其妙的樣子。

“怎麽樣,秒殺你吧?”

盛從肅心裏道,才不是。可是嘴上卻十分配合:“你最厲害了。”

宋如我趁著高興於是又喝進去了一大杯紅酒,這會兒酒意上湧,天花板都開始旋轉了,她立刻站起來,一字一頓地說:“我要跳舞。”

盛從肅“啊”了一聲,宋如我十分明確地說:“我就要在這裏跳。”說罷,就立刻脫了高跟鞋,當即起了一個芭蕾舞範兒。

盛從肅嚇了一跳,這才知道恐怕人事喝大發了。立刻從座位上彈起來,連忙一把將人抱了滿懷。

“你幹嘛!我要跳舞!你怎麽這麽討厭!”

“是是是,我討厭討厭。但是我帶你去其他地方跳舞好不好?”

“去哪裏?我才不要跟你走。你是壞人。”

盛從肅隻能哄她:“我怎麽是壞人啦?你看我今天帶你來吃飯,你不是很開心麽?我是泱泱爸爸呀,怎麽會是壞人呢?”

宋如我從盛從肅的懷裏抬起頭來,伸出雙手捧住他的臉,仔仔細細地盯著他看了一會兒:“就是你,你就是壞人,你每天都欺負我。”

喝醉酒的時候,能說出來的醉話很多時候真的是酒後吐真言。可是盛從肅感到很冤枉:“你怎麽欺負你了呢。”他默默嘀咕,隻能先將醉鬼帶回家。

宋如我一路哼哼,直到了車上才安靜點,乖乖地在盛從肅的懷中找了一個舒服的地方躺好睡覺。司機一路都將車開得很平穩,到了別墅門口,盛從肅又隻能背著醉鬼回家。

星空正好,璀璨的夜幕,帶著溫柔濕氣的夜風徐徐吹來,宋如我微微動了動,呼吸就在盛從肅的耳邊,十分十分地近。

她突然喊了一聲:“盛從肅!”

他渾身一個機靈,然後就聽到她低低的聲音:“你這個大混蛋。大混蛋。”

她罵過了他,這才又安安心心地睡過去。盛從肅用力托著這個醉鬼一路回去,一直將人放在了床上。

這會兒是晚上九點鍾,別墅區裏已經十分安靜,隻有秒針在走動的聲音。盛從肅站在宋如我的床前,看到這醉鬼忽然間醒了過來,一雙眼睛晶亮晶亮,就像是今夜璀璨的星辰。

盛從肅心裏麵有些慌,也不知道在慌什麽。宋如我皺了皺眉頭,說了一聲:“口渴。”

“啊?好的,我去給你拿。”他立刻轉身倒水,連忙端到她麵前,可沒想到,不知怎麽的,這一杯水宋如我還沒喝上呢,就盡數灑在了她的胸前。

薄薄的衣物濕了一大片,若有似無的曲線忽明忽暗,有一股暗香忽然傳過來。宋如我愣了片刻,“嗖”一下就縮回了自己的手,她連忙掀開了被子,逃跑一樣:“我去洗澡。”

盛從肅看她像隻兔子一樣的背影,手心裏居然開始冒汗。

等她洗完澡出來,她穿著一件單薄的睡裙,露出肩膀和鎖骨。盛從肅看她一步一步走近自己的身邊,臉上還是帶著熱氣的潮紅。

他終於和她的距離不過幾十公分,終於站在了一起。他低下頭,立刻吻住了她。他撬開她的唇齒,在初始的幾分鍾淺嚐輒止之後,立刻攻城掠地,甚至帶著些凶狠,就像要把她吞進肚子裏一樣。

他一路攬過來,將她帶到床邊。他們脫掉對方的衣物,盛從肅親吻著她,從嘴唇流連忘返開始一直到小腿上的每一塊肌膚。

宋如我渾身戰栗,她覺得自己就像是汪洋裏一塊浮萍,不停地在飄不停地在動。浮浮沉沉之間,她又覺得自己快要溺斃在無邊情海之中。

他終於進入了她,火熱的身軀相貼,兩個人都悶哼一聲,喘著粗氣。他又開始吻她,手指卻一點一點攻城掠地觸碰著她無比敏感的地帶。

“嗯……啊……”宋如我眉頭深深皺起來,她不知道竟然是這樣子的感受,不知道自己竟然失控到這一個地步。

他開始加速,力道更猛,一下一下用力撞擊。他的吻帶著不容退卻堅定無比的力道,他的身體滾燙著她胸膛。

靈魂在某一個時空相遇,碰撞出激烈的火光。

他要了她一遍,兩人俱到了頂峰。完事之後,臉上都是一片潮紅,宋如我隻能累趴在他的胸前。盛從肅親了親她的臉頰,將她再一次抱進浴室。

溫熱的水包圍著他們,有著這樣的幫助,他們的第二次更加契合。他幾乎抵到她最深層的地方,宋如我緊閉著眼,軟趴趴地靠在盛從肅的肩膀之上,哼哼唧唧地道:“你輕點兒。”

水麵泛起一圈又一圈漣漪,盛從肅在她的耳邊輕輕說道:“小我,我愛你,我隻要你。”

耳鬢廝磨總會食髓知味,開了葷之後盛從肅豈能就這麽簡單地放過宋如我。更何況今天喝了酒之後,配合得不可思議的宋如我?

地方從床上到浴室到地毯在到房間內的梳妝台。空氣中充滿著他們的氣味,最後宋如我實在受不住了,聲音軟綿綿地求他:“好了嘛,不要了,好不好?”

盛從肅這才放過了她,他將她抱在懷中,兩個人洗了個安穩澡,然後直接睡在了另一間臥室裏。

第二天兩人醒過來的時候,已經快到中午了,盛從肅先一步醒過來,對著睡眼迷離的宋如我喊:“早安。”

後來,兩人的兒子盛宣出生。盛泱不再是一個獨生子女,小丫頭喜歡嫉妒這個不大說話的漂亮弟弟,她常常說:“好不公平啊,盛宣還不到兩歲呢,又是個男孩子,為什麽眼睫毛那麽長。我們是同一個爸媽啊,為什麽他的比我的長那麽多。”

盛宣開始會說話,眉眼之間十分像盛從肅,可是小小年紀氣勢卻比他爸爸還要強。他甚至能一個眼神殺給盛泱,意思是說:“哪來的蠢小孩?”

盛泱自然不跟他計較,她覺得不就是一個小屁孩麽?

盛從肅開始在家裏當起全能好老公,宋如我放棄國外藥企工作,開始全職寫作。夫妻倆閑暇時候喜歡在廚房裏研究菜色,當然了有時候十分成功,有時候就是黑暗料理。盛泱是咋咋呼呼十分誠實的小孩,在看到實在無法下咽的食物時候,剛想要控訴,沒想到自己的小弟弟竟然一口吞下,吐字清晰地說:“好吃。”

那時候盛宣才四歲多,盛泱想,小小年紀不得了啊,盛家後繼有人啊。於是她專心致誌其他事業,完全拋棄了數理化。

有一天盛泱聽到牆角,盛從肅在跟宋如我商量:“小我,我們要不要再要一個孩子?”

兩個人在咬耳朵,盛泱看到自己媽媽立刻紅了臉,就像是枝頭的桃花。小姑娘連忙轉過了頭,哎呀,真是羞死人了。

(番外完)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