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chapter53
loading...
已經晚上十點多鍾,這個喧鬧的城市開始慢慢安靜下來。而這個地方更是靜得不得了,宋如我跟在盛從肅的身後,隻聽見他“磕嗒磕嗒”的腳步聲。

他的背影挺拔而驕傲,目不斜視,也不曾回頭,隻是往前走。一路拐彎,盛從肅一直走到了一個小包廂門口才停下,終於站住往後看,見到宋如我一路過來,差點把腳給崴了。

他眉頭一皺,立刻推開了門,站在那裏等她進來才說道:“進來吧。”

宋如我跟著他進去,見他坐在包廂內的雅座之上,洗茶燙茶一氣嗬成。眉目清俊,猶如遠山,真是端的一派世家公子模樣。

宋如我看得心頭發冷,她腦袋疼得厲害,就像是要裂開來一樣,從上午等到現在連一口水都沒有喝,肚子裏又燒得慌。渾身力氣這一刻又像是消失殆盡,她不客氣地拿了盛從肅倒的茶就一飲而盡。

盛從肅見她這副牛飲的模樣,嘴角扯了扯。

宋如我一口氣喘上來,緩和了神色,將將坐在這紅木椅子上,覺得真是冰冷而堅硬。她幽幽呼出一口氣,想了想問道:“帖子和網站新聞是不是你的手筆?”

還沒等他回答,宋如我又自言自語:“城中媒體哪一個不要給你幾分薄麵?能夠控製小範圍不溫不火,三觀還無比正確。大概也隻能你做到。”

盛從肅笑了笑:“既然猜到了,何必還要來問我?”

宋如我眉頭微微皺起來,有些不能理解:“你又何必傷敵八百,自損一千?況且……”

她苦笑一下,接著說下去:“對於我舉報你耿耿於懷,不就怨恨我不曾考慮盛泱?帖子的走向已經十分偏離主題,你確定這樣不會傷害小朋友?畢竟現在的網絡太可怕。”

盛從肅聽了這話,深深地望了眼宋如我,過了一會兒才說道:“你想說的是這個?”

“其他事情我問你,你也未必會說。”

盛從肅自嘲一笑,微微抿了一口手中的茶。萬籟俱寂,開始困倦的時刻,他竟然無比清醒。他又是嗤笑一聲,等了半天才開口:“你再看看那些搜索記錄。”

宋如我經他提醒立刻又拿出手機,於是她發現,所有的消息,帖子甚至話題樓都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用瀏覽器搜索,翻過十幾頁都不曾看到一丁點消息,甚至連快照都沒有。

頃刻間,那些所謂爆料八卦已經什麽都沒有了。宋如我敢肯定,如果不是時時追蹤的人根本就不知道帖子到底到了哪個樓層。

她終於明白了過來,心裏麵有了門道,看來盛從肅授意別人主動出擊不過是要將某一個人引出來。而她的擔心,肯定會在他的控製範圍之內。

宋如我垂了垂頭,將手機放回了口袋裏,然後起身,微微說道:“既然這樣,那我就告辭了。”

她走到門口,甚至連頭都沒回。就快要離開的那一刻,包廂內忽然傳來一聲低沉的聲音:“宋如我,隻要你問,隻要你問一次。”

宋如我背脊一僵,她下意識便回答道:“其他事情我不想知道。”

“砰”一聲,屋內發出一聲巨響,不知道是被盛從肅砸了什麽東西。宋如我心尖一顫,人還沒走到拐彎處呢,就聽見背後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然後就是服務生慌張的聲音:“快!快,叫醫生!”

這種地方都配有私人醫生,來得倒很快,宋如我還沒走遠呢,就看到一白大褂急匆匆地迎麵走來。他側著身子問:“怎麽了?”

“沸水燙了手,起了幾個特別大的水泡,看上去非常嚴重,您快給看看。”

“是誰受傷了?”

“哎呦,是盛先生。”

白大褂一沉吟:“那還快去請李小姐。”

宋如我一路開車,晚上路上人少,上了高架,一路疾馳,她也不知道腦子是哪根筋搭錯,又開了窗,一路夜風吹回家,一直到了香江別墅,下了車走一段路,腦子更是昏昏沉沉。

這會兒照理說,別墅裏的人應該早就歇下了,往常這時候,通常隻留幾盞燈照明。可是今天真是稀奇,竟然燈火通明。

宋如我剛到了別墅門口,就看到老管家急匆匆向她走來,臉上是少有的凝重神色。

“泱泱不見了。”

宋如我腦子裏麵一根弦“啪”一下斷了,腦子更是“嗡”的一聲,心裏撲通撲通地跳個不停。真是怕什麽來什麽。盛泱骨子裏還是一個極為有主見和調皮的小朋友,宋如我真是□□乏術。

她自己苦惱,可是一家子人還在等她話,老管家首先發話:“已經給七公子打電話了,十五分鍾之後過來。”

宋如我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泱泱怎麽離開家的?”

“她自己有錢,趁著大家不注意叫了車走的。”

“誰給的錢?!”

老管家神色一變,但還是說道:“應該是她的壓歲錢。”

那就是她爸爸給的了。宋如我一個心氣兒不順,進了大廳,腦子突突地疼。盛從肅倒是來得很快,後麵帶了兩個人,像是助理模樣,宋如我瞥見他手上還纏著綁帶。

宋如我抄起手邊一塊抱枕就迎麵砸向走上前來的盛從肅。盛從肅顯然是吃了一驚,照常理,宋如我隻會冷冷地看他一眼,連說話都不屑。盛從肅有些難堪地被抱枕砸中了臉龐,旁邊兩個助理真是想都沒想到這位老大竟然不躲。

宋如我冷笑一聲:“都是你給慣出來的。”

盛從肅聲音沉穩:“泱泱已經找到了,在周唯一家裏,周恪初剛剛給我打了電話,問我是否要把孩子接回去。我來跟你說一聲。”

不知不覺,客廳的人聽到他這句話都吃了一顆定心丸,也都十分知趣地退了下去,幾分鍾之後,偌大的燈火通明的客廳裏隻剩下了他們兩個人。

宋如我嗬嗬自嘲笑了一聲。

屋前月光,廊前人影,夜色濃重,沉寂無邊。她終於承認自己滿心悲涼,再難繼續。宋如我低了低頭,輕輕一句話:“我真的很累。”

她站起來,倚靠在沙發上,目光輕輕掃了一眼就在她跟前的盛從肅歎氣道:“我認輸,盛從肅,我認輸。”

即便孩子的監護權在她手裏,但是盛泱的所有事情還是他了解得最清楚。盛從肅擁有強大的人脈和勢力,恐怕盛泱愛得多一點的也還是她的父親。說到底,她缺席小姑娘的生命,是她咎由自取。

她鬥來鬥去,連個邊都摸不著,要不是盛從肅,她甚至連當年袁朗的死亡中袁敏扮演什麽角色都不知道。

有錢又如何呢?她現在的身家是盛從肅的多少倍,但是他做的事情有哪一件她能夠辦到?錢財真是身外之物,不過是個數字,圈中人真正看重的是龐大身家之上所代表的那個姓氏。

道理多簡單,盛家於布桑,是真正的第一世家。就像幾個世紀之前,宋如我所在姓氏的蘭開斯特家族所代表的至高無上的權力。

所以,到最後,她怎麽鬥得過去?到頭來,還是認輸。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