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chapter51
loading...
盛泉開著車聽從盛從肅的吩咐,把霍明朗送回了醫院。他滿肚子的話,來來回回在嘴邊打轉,就是不知道怎麽開口。

盛從肅坐在後座上,顯然很是疲累的模樣,一張臉煞白,隻餘下一雙劍眉烏黑,薄唇抿成了一條線。他餘光瞥見盛泉有意無意地一直在看自己,便微微開口:“什麽事情?”

“剛剛我看到泱泱了。”盛泉頓了頓:“和她媽媽在一起。”

“嗯。”

盛泉一噎,這回答,明顯是不想再談下去。完蛋,連盛泱都不在眼裏,那麽可不是生無可戀了?找霍醫生原來是這個原因?!盛泉心裏一慌,又從後視鏡裏看了一眼盛從肅的臉。蒼白一片臉頰,眼底烏青一片。

盛泉頓時就想哭了。他忍了半天顫顫巍巍地說:“七公子,那天你去警局待了兩個小時是不是出了什麽事情?”

盛從肅神色疲乏,不耐煩地說:“能有什麽事情?”

“老七,你是不是生了什麽絕症?!”盛泉幾乎要哭了,聲音都啞了。

盛從肅被他這樣子的情態嚇了一跳,終於睜開了眼,盛泉靠邊一停,轉過身就哭喪著臉,向來叫人七公子的他這會兒隻說:“老七,老七,你不要嚇我。”

盛從肅皺著眉:“這幾天難道你又談戀愛?蠢成這樣。”他略一思索,恐怕是盛泉誤會了什麽。他不是話多的人,隻是說道:“霍明朗的哥哥是霍瑜。”

“哦……”盛泉的腦子終於轉了彎。

霍瑜是誰,布桑城黑道第一人。有些事情,盛從肅不方便出手,可是霍瑜卻可以解決。

“嗯。這兩天泱泱一直吵著要見你。我看宋小姐短時間內也不會搬離江蘇路別墅。”

盛從肅眼睛都沒睜開,隻是說:“以後這些事不必跟我說。”

盛泉卻像是沒聽到,接著就說:“宋小姐吧您也要理解她,仇恨遮住了眼睛,拿著證據肯定會報案的。七公子,反正我要是她我也會這麽幹的。”

車子平穩地駛向市中心的中心地段,高層樓盤,法式建築小區。盛從肅下了車,嗤笑一聲:“你懂什麽,她這是膈應我。”

這已經隔了將近二十分鍾,他回這樣一句話,盛泉愣了不止半點。不過想了一會兒,竟也又是想通了。

說到底,恐怕宋如我也知道這間案子也掀不出大波浪,畢竟這還是布桑。但是她即便知道搞不出什麽名堂的前提下,依舊義無反顧地報案。那麽她真的是恨之入骨了。

當天,盛從肅由律師保釋出來。他後來還聽說宋如我打過電話到警局問後續處理情況。她既沒有撕心裂肺質問為何將人這麽快就放出去,也沒有衝到他們那兒拍桌子討公道。她甚至有些明白地很快就說謝謝,那先這樣。

盛從肅越發感覺心寒徹骨,他一路上了二十八層,站在落地窗前俯瞰下去,行人如同螻蟻,他坐擁世界又怎樣?

而回到香江別墅的宋如我在安排完盛泱之後,終於打開了那個傳說中的論壇帖子。帖子裏隻是將人名隱去,用字母表示。但是身家背景和長相麵貌都是描述地仔仔細細,有點兒了解的人都能猜出來那是在說盛從肅。

樓主直指盛從肅買凶殺人,在倫敦將留學生撞死的事件,語氣憤慨,直言法律的公正在哪裏?!

這個帖子已經引起相當大的關注,甚至下麵有人回帖說:“這件事情,應該讓盛從肅的妻子站出來講清楚,她應該最了解。”

宋如我很快就關掉了網頁界麵,她頭一次撥打了盛泉的電話,在響了幾聲之後,那頭顯然有些遲疑地接起來:“宋小姐?”

“盛從肅在哪裏?你不用瞞我,我今天還看見了他。你一定知道他現在住的地方。”

“這個……”

“如果你不告訴我,我就去找霍明朗。我跟她也算是朋友,一問便知。”

“好吧好吧,七公子現在在市中心的江海南苑。”

宋如我“啪”一下就掛了電話,她匆匆忙忙地下樓,老管家見了眉頭一皺。

宋如我開車去往市中心的時間內,盛從肅連續接到了盛泉和管家的電話,都是說宋如我不同尋常。

盛從肅皺了皺眉頭,二十分鍾之後,他的私人電話響起,屏幕上顯示:“老婆”。

這是宋如我第一次打電話給他。盛從肅一直捏著手機,聽著鈴聲從弱到強,在從強到無。屏幕上的名字忽閃忽閃,他沒有接。

這是下午兩點鍾,陽光直直地從落地窗前射進空曠的客廳裏。這個城市,一眼望過去,明明他擁有很多,可也明明他什麽都沒有。

其實很多時候,他知道自己做錯,癡心妄想甚至可憐可悲。心底裏無數次告訴自己宋如我是恨他的,都被捅過一刀了,你還指望什麽呢?

可是人就是那麽奇怪,總會有些不切實際的奢望。你看連孩子都有了,總會有些緩和吧,於是抱著這樣子的心,也終於精疲力盡了。

他不想再見她了。

宋如我的電話再次打進來,春風帶著暖意吹進來,盛從肅忽然渾身一凜,覺得寒氣直冒。他終於接起了電話,冷漠自持的聲音一字一頓地說:“有什麽事情?”

“你……”宋如我好像歎了一口氣:“盛七你不必裝傻,我有話要跟你說。”

盛從肅“啪”一下就掛了電話:“我們沒什麽好談的。”

宋如我有片刻的怔忪,一直到車開到小區裏,門口保安將她攔了下來問道:“您找哪位?”

“盛從肅。”

“幾零幾?”

宋如我噎住,她不知道他在哪一幢樓更不知道是哪一個樓層了。保安看了她一眼:“對不起,我不能讓你進去。”

“那你能……”宋如我有些難堪:“幫我找一下叫盛從肅的住戶麽?”

保安有些好笑地看著她:“當然不可以。”

宋如我就這麽開著車又被趕了出來。而她再次打盛從肅的電話,已經莫名其妙地被秒速掛斷,幾次三番都是如此,後來她緩過神來,她顯然是被拉到了黑名單。

宋如我臉色一僵,又掏出了手機,慢慢編輯短信:我有些事情必須和你當麵談談,我就在你小區門外。

她發送出去,隻希望被攔截的短信他也會看一看。

隻可惜,宋如我一直在外麵從下午兩點鍾等到了晚上七點多,也沒有見到人,也沒有一點訊息。

星光璀璨,夜空明朗,她有些餓,又忽然間有些難受。點開社交網站,一瞬間,“本城第一公子離婚”的消息刷到了話題榜。

點開來,甚至還有他們倆模糊的照片。而她又打開了那張帖子,卻發現另外出現了一個所謂的爆料人,這個爆料人爆出了一張照片。側臉一看就是宋如我。這張照片正是她今天上午在咖啡廳裏和李木白見麵的畫麵。

而照片裏,她正在輕輕拍著對方的手。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