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chapter49
loading...
盛泱開始鬧脾氣,小孩子一根筋起來,任何人的話都聽不進去。她得不到母親的回答,脾氣見長,到了晚上亦不再和宋如我一同睡覺。

一切變得那樣快,就像是之前日子裏那個可愛黏人的小姑娘就像是一個夢。宋如我對於盛泱也是沒有辦法,從心底來說,對於這個孩子,她有心無力,甚至看著她都覺得內心愧疚。

說到底,她對於這個孩子終究是虧欠太多。到現在連管教她都不敢下狠心。更何況,現在盛泱鬧著要見父親,也是十分合情合理。他們父女感情深厚,自然跟她這個半路出現的母親不可同日而語。

宋如我感到十分沮喪,盛泱如今的狀況讓她一瞬間就失去了當母親的信心。這個東西真是奇怪,完全取決於盛泱對她的態度,簡直一錘定音。

星期日,盛泱賴在房裏不吃早餐,老管家將牛奶和三明治送上樓,千哄萬哄總算將小姑娘騙起來洗漱吃飯。宋如我又上樓給盛泱梳頭挑衣服。

外頭日頭正好,小花園裏開了一大片櫻草花,橢圓形的花瓣,粉紅色、紅色夾雜著一點點的黃。春天真的來了。風吹過,葉子輕輕飄動。盛泱站在穿衣鏡前,忽然開始嫌棄起宋如我給她挑選的衣服。

宋如我看著盛泱鼓起來的小臉,一股疲累從心底如同潮水一樣慢慢襲來。她終於蹲下來,與小朋友平視,她十分認真地問道:“泱泱,你不要媽媽了嗎?”

“不要”這個詞在小孩子的字典裏,嚴重而悲傷。盛泱看著宋如我顯然已經有些難受的臉龐,終於垂下了頭,小姑娘語氣哽咽:“對不起,媽媽,對不起。”

她說著說著就開始抹眼淚,倒不像之前那樣作天作地得鬧,可是這會兒她默默地流淚,更像是在宋如我的心裏邊插了一把刀,攪得她心血淋漓。

宋如我一把就將盛泱抱了起來,六歲的小孩子已經有些沉,麵對著默默靠在自己身上的女兒,宋如我即便吃力也十分穩當地一步一步下了樓。

“泱泱,爸爸有沒有跟你講過媽媽和他的事情呢?”

盛泱嗚咽著回答:“沒、沒有。泉叔叔說媽媽去執行星際任務了,爸爸沒有說過。”

宋如我有些沉默,這個時候客廳裏碩大的落地窗所反射出來的陽光將這間沉寂無比的別墅通通照亮。她看了一眼屋外,天藍雲白,一大片一片的綠色中夾雜著點點粉紅的小花。

生機勃勃的一切,曆經寒冬之後,新生就能來到。

盛泱終於不再哭泣,隻是蔫蔫地靠在宋如我身上。宋如我替她穿戴好衣服,然後說:“我們今天出去見見媽媽的朋友,好不好?”

“有哪些人呢?”

“叔叔和阿姨。都是媽媽小時候的朋友。”

宋如我頓了頓:“也有你爸爸的好朋友。”

早上九點鍾,香江別墅的林蔭小道裏空氣清新無比,宋如我一路將盛泱抱到了車上。她自己開了一輛沃爾沃,盛泱倒是自覺,一上車就係好了安全帶。

一路十分平穩,上了高架之後,盛泱終於忍不住開始問問題:“媽媽,那你能跟我講一講你和爸爸以前的事情麽?”

宋如我一路開著車,眼睛隻是平視前方,她臉上十分平靜,隻是慢慢說道:“我十八歲就認識你爸爸了。你爸爸和他好朋友一起到我家裏來玩,他還幫我一起做飯。”

“爸爸還會做飯?!”盛泱不相信。

“不僅會做飯,還會做其他家務。”

“媽媽你在騙我吧。”盛泱終於笑了:“那我爸爸帥不帥?”

帥不帥呢?宋如我笑了笑,轉過頭來朝著盛泱回答道:“很帥。”

得到滿意回答之後,盛泱高興了一會兒,一直到下車這股高興勁兒才過去。宋如我下車的時候看了一眼時間,九點半,離越好的十點鍾還有半個小時。

他們定的是一個咖啡廳,這會兒人很少,盛泱一個玉雪可愛的小姑娘得到了不少服務生的照顧。小姑娘玩了一會兒之後,有些累地靠在宋如我身上,小心翼翼問道:“媽媽,爸爸是不是不要我了?”

宋如我明明知道這些天來小朋友心裏麵來來回回可能就是覺得她被爸爸拋棄了。盛從肅那麽愛她,恨不得將她寵上天去,現在卻放手了。對於小孩子,又何嚐不是一種傷害。盛泱又哭又鬧,大概也是害怕。

“不會的。”宋如我低下頭親了親盛泱的額頭:“他不會不要你的。沒有父母會不要孩子的。隻是……爸爸和媽媽不能在一起了。”

盛泱眼眶通紅,過了好久,小朋友嗚咽了一聲:“我知道了。”

她是多敏感的小孩,哭鬧無非是不能接受自己覺察出來的事實,可是到最後小孩子還是要聽大人的話。

“媽媽以後不會再結婚了,就跟泱泱在一起好不好?爸爸以後也會來看你的。雖然爸爸媽媽不在一起了,但是我們還是跟以前一樣愛你。”

“那爸爸現在在哪裏呢?”

宋如我搖了搖頭:“這個媽媽也不知道。”

“我還想再聽一點你跟爸爸的事情。”

從年少時期開始一直到現在,她對於他,總歸是恨多過於其他情緒。雖然年歲久長,但是在一起度過的時日又短暫到如今一點美好回憶都沒有。有的隻是眼淚和鮮血。

宋如我歎了一口氣,她說道:“媽媽小時候家裏條件不好,沒有多餘的錢買很多課外書。媽媽又很喜歡一個外國奶奶寫的偵探故事,你爸爸就每次過來都會給我帶幾本書來。”

“都是新書麽?”

宋如我搖了搖頭:“都是你爸爸已經看過的,上麵還有他的字跡呢。”

盛泱有些好奇:“那這些書現在在哪裏呢?我能不能也看看呢?”

“你還小。”宋如我隻能笑笑。

在為數不多的日子裏,能拿出來跟女兒講的大概也隻有這件事了。宋如我有時想,香江別墅裏一排排書架的偵探書籍,盛從肅有沒有一本一本看過去呢?

答案無從知曉,她從來沒有翻過書架。

很快就到了十點鍾,李木白和楚瑜十分準時地推開了咖啡館的門。自從上次見到一直到現在,李木白看上去瘦了很多,氣色也不是很好。

他進來之後,顯然第一眼就看見了坐在邊上的盛泱。這是他第一次看見這個盛從肅的女兒,傳說中被捧上天的小姑娘。她長著跟宋如我一模一樣的大眼睛,卻又擁有酷似盛從肅高挺鼻梁,鼻形更是如出一轍。

他猛然間終於發現,他和宋如我之間仿佛存在一條無法跨越的鴻溝,即便現在宋如我終於脫離那段糟糕而荒唐的婚姻,他也無法站在她的麵前。

李木白無力回對,直到落座。宋如我教小朋友:“泱泱,這是媽媽的同學,楚瑜楚阿姨。”

“楚阿姨好。”

楚瑜立刻笑得眼睛都眯起來,然後宋如我又介紹李木白:“這是……你爸爸的好朋友李叔叔。”

小姑娘甜甜地叫他,然而就連一旁的楚瑜都感覺到李木白渾身一震。宋如我這樣介紹,已然將一切掩蓋。他最終成為盛從肅的好朋友。而不是她的前男友。

時間真快,一切慘烈難堪的過去已然被塵封掩蓋。

楚瑜將盛泱抱走,給他們倆一個空間。

李木白笑笑,隻是問:“以後什麽打算?”

沒等她回答,他又說:“你之前過得那麽辛苦,以後對自己好一點吧。”

宋如我嘴角扯了扯,她語氣平緩而安靜,趁著咖啡廳裏的舒緩音樂,越發地平和。她隻是慢慢說道:“木白,我已經不怪你了。”

“當初,我們三個人一起開車出去,你先走之後,盛從肅強/暴了我,這才有的泱泱。我那時候並沒有背叛過你,但是之於你,對於懷著孕的我總會有些無法接受。我當時恨過你,現在年紀大了,知道世事敵不過命運。隻能說我們有緣無分吧。”

李木白聽她這樣說,忽然間就紅了眼眶。

宋如我如今這樣平靜地說出自己的遭遇,沒有了恨,當然也沒有了愛。

她甚至傾過身子過來拍了拍他的手:“以後你也要好好的。木白,你向來心地很好,會有好報的。”

閃光燈一下而過,快的人無法察覺。

宋如我自然也沒有發現,因為一個瞬間之後,咖啡廳裏一下子衝進來一個衣著光鮮的中年婦女。

她二話不說,抄起滾燙的咖啡一下子就潑到了宋如我的臉上。宋如我一時不妨,瓷白肌膚立刻就跟燒起來一樣。

成響大叫:“你這個不要臉的小蹄子,現在還纏著我們家木白!”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