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chapter35
loading...
日子過得十分平靜,別墅裏隻有在盛泱在的時候熱鬧些,其餘時候總是很安靜,天氣愈發暖起來,後院裏風吹起來,白色的床單飄揚,發出輕微的“呼呼”聲,就像是某個夢裏麵的場景。

盛從肅一直在家辦公,宋如我一直在家複健,閑時便看看電影。越發平靜如水的日子就越讓人感到背後的心驚。中午吃過飯,宋如我照例去了客房休息,盛從肅卻難得待在客廳裏曬太陽。

他不聲不響,喝著一杯茶,看著眼前的開闊之處,老管家就站在他背後,心裏來來回回就是“暴風雨之前的平靜”。

那些年,他又不是沒經曆過,正在睡覺的那位跟眼前的這位幾乎鬧翻了天,別墅裏天天如臨大敵,傭人們辭職都辭了好幾個。

“李叔,小我這幾天怎麽樣?”

老管家看了他一眼,斟酌了一會兒便說:“挺好的。”

盛從肅突然發出一聲輕笑,像是嘲笑又像是自嘲。他品了一口杯中的紅茶,真是苦得要死,他立刻擱在了手裏,想了想說道:“訂一張去蘇格蘭的機票吧。”

老管家似乎不大確定,不由得問道:“一張?”

盛從肅笑著點點頭,然後就擱下了茶杯,轉身上樓去了書房。

很快就到了星期五,這一天早上吃飯的時候,宋如我難得說話,帶著點笑對盛從肅說:“泱泱幼兒園今天是親子活動,她跟你說了麽?”

盛泱一聽這茬,連吃飯都停下了,睜著滴溜溜漆黑雙眼就盯著盛從肅看。

盛從肅看一眼宋如我,對方嘴角帶著些許笑意,眼神之中透著期望。他於是點了點頭。

“哦也!”盛泱高興地跳起來,“吧唧”一口就親了親盛從肅,然後回過頭來又親了親宋如我。看上去小姑娘真是十分高興,眉角眼梢都帶著笑意。

於是,吃完早飯,一家三口頭一次行動出發去幼兒園。盛泱左手牽著爸爸,右手牽著媽媽,感覺自己真是酷炫到爆,尤其是她還在門口碰到了隻有爸爸陪著的周唯一。

“hi,一一!hi,周叔叔!”

周恪初看了一眼盛泱得意的小模樣,低頭又望了一眼自家兒子偷偷撅起來的小嘴,脾氣倒還是好,笑眯眯就跟小姑娘打招呼:“泱泱早啊。”

盛從肅朝他點了點頭,而宋如我卻很沉默,仿佛不認識他。明明他們是校友,可是現在看來,卻是盛從肅反而與他更為熟悉一些。必有隱情,周恪初桃花眼微微上翹,牽著兒子先行一步。

“男孩子不要跟女孩子生氣,你要讓著泱泱。”

周唯一反問:“那我媽什麽時候回來?”

周恪初頓時不再說話。

這次的親子活動,是幼兒園的慣例,周恪初也按照慣例和周唯一待在一邊做觀眾給大家加油。而盛泱是頭一次參與,顯得興致勃勃。

一同的家長老師也是頭一次看到盛泱的媽媽來參加,往常兩個小孩都是跟著單親父親坐板凳,這一次盛泱居然帶了媽媽過來,大家的眼光不由得瞥向了宋如我。

不得不說,能生出盛泱這樣靈動可愛的女兒,宋如我的容貌也是驚豔無比。臉龐歐化,甚至有點像外國人。

大家一起玩遊戲,考驗團隊協作能力。爸爸媽媽中間加一個小朋友,玩得遊戲名字叫“兩人三足”,十分經典。隻是可惜的是,宋如我腿腳不靈便,眼看著別人家都快將障礙物全部繞過去了,他們三個才走了一百米樣子。

宋如我心裏有些急,這是她第一次參加親子遊戲,可不想搞砸了。臉上有些微微的薄汗,一手緊緊牽著盛泱。

“一二,一二。”宋如我嘴裏麵喊著口號。

盛從肅默默地將長手一環,輕輕握住了宋如我的肩,他低低道:“我們不急。”

盛泱被他們倆抱在中間,忽然覺得心裏好甜好甜,就像是吃到了世界上最甜的糖塊一樣。

“嗶”一聲,在宋如我他們一組剛剛來到第一個障礙物的時候,已經有家庭到達了終點,第一名的哨聲響起。宋如我有些愧疚,低下頭默默地向盛泱道歉:“對不起啊,泱泱。”

盛泱嘿嘿一笑:“我才不在乎呢。”

盛從肅眯著狹長的丹鳳眼,嘴角忽的一下就閃過了一絲笑意。

這一落後的一家三口,倒是落後地很開心。

一家一家都一一到了終點,慢慢的,場上就剩下盛泱一家。宋如我走得慢,但是一家人的步伐卻出奇地一致。盛從肅邁出一步,總會有意無意地攏一攏宋如我的肩膀,好像是怕她摔到。

忽然間,坐在場外的周唯一喊起來:“盛泱!加油!盛泱!加油!”

周恪初拍拍兒子的頭,跟他一起喊:“加油!”

然後就像是受了感染一樣,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喊:“盛泱!加油!盛泱!加油!”

這一刻,就像是小時候吹過的肥皂泡泡,漂亮美麗到幾乎就像是假的。他們一家三口被環繞在無比歡快而美好的氛圍中,很多年來頭一次。

可是盛從肅心裏麵有無數聲音從四麵八方冒上來,一句話一句話都在告訴他:“世上好物不堅牢,琉璃易碎彩雲飛。”

他們在加油聲與歡呼聲中到達了重點,宋如我臉上有細密的汗珠,雙眸晶亮,她這一刻也在笑,月牙一樣的眼中是很多很多年前一樣子的清澈和簡單。

盛從肅在這一刻,側下頭吻住了宋如我的唇。英俊多金的男人正在親吻著自己的妻子,這一刻美好地大家都在鼓掌,盛泱覺得這是她最最幸福的時刻。

宋如我的唇有些涼意,卻柔而軟,就像是水果軟糖,還帶著甜味。他婉轉廝磨幾刻,終於鬆開了她。宋如我有些發愣,一霎時就低下了頭,隻看著盛泱。

別人隻當她害羞,而宋如我也確實耳垂發紅。

後來這事,盛泱每每說起來的時候,總是帶著一股子欣喜,往往惹得周唯一那麽羨慕。

周五終於結束,吃罷飯,別墅裏迎來了十分難得的一位客人。袁敏已經很久沒有穿著高跟鞋走這麽長的路了,自從嫁進了宋家之後,走哪都是車跟著,連購物都是生活助理拿來畫冊自己挑。可是沒想到這著名的江蘇路別墅還真如傳說中一樣,就跟桃花源似的,行至深處,隻能棄舟而行。她一路從小區外走進來,真是走得腳酸。

宋如我從國外養傷回來,她第一次來看她,來的不是時候,已經過來飯點,宋如我已經窩在沙發上半夢半醒著似乎在看書。

袁敏將給小孩子的禮物交給管家,是一個洋娃娃,盛泱倒也不是特別喜歡,但還是道了謝。

盛從肅從書房裏下來,對著宋如我說道:“小我,這位是……你媽媽。”

袁敏尷尬的笑笑,然後說道:“這麽晚來打擾你們,真是抱歉。隻是,小我,現在我們能不能聊一聊?”

宋如我放下了書,搖搖晃晃站了起來,她想了想:“要不去我房裏吧?”

這話的意思是她現在還和盛從肅分房呢。袁敏保養得體的臉一僵,看了站在一邊麵無表情的盛從肅,還是尷尬的笑笑:“好吧。”

兩人齊齊上樓,然後宋如我將房門關上。袁敏有些奇怪地瞄了她好幾眼,過了一會兒才開口:“小我,你真的不記得我了?”

“隻是聽說你從國外養傷回來,記憶有些缺失。”

“不大記得了。”宋如我笑了笑,看到袁敏的眼中閃過了一絲稍縱即逝的情緒。

對方保養的如同小姑娘的手微微抬起來,輕輕劃過自己精致的臉,她立刻笑了笑:“小我呀,我是你媽媽。”

“這次來是看看你,看到你不錯,我就放心了。盛七這孩子到底是待你很好。我之前還接到李家夫人的電話,說你和李木白見麵,應該是假的吧?”袁敏有些急切地說道:“李木白小時候追求過你,現在還沒死心。小我,你也應該不會糊塗的,你現在多好,有泱泱,盛七又這麽愛你,你不會做傻事的吧?”

這話說得邏輯混亂,按她的話來說,李木白不足為懼,那麽她又何必過來專程說這件事?宋如我看了看她,嘴角笑了笑,模樣倒是很乖巧,立刻就答應:“我不會的。”

袁敏像是舒了一口氣,她想了想還是說道:“哎,你爸爸公司出了些問題,要把小女兒弄回來聯姻呢。”

“是麽?”宋如我興趣不大。

袁敏欲言又止,想了又想隻能說:“哎,看到你這樣,我就放心了,好好跟盛七過,你這樣子總算也是幸福。”

宋如我低下頭,長發落下來,將她的雙眼蓋住,隻能聽到她的聲音:“是的呢,我真幸福。”

袁敏似乎很欣慰,拍了拍她的肩膀,跟她說了好多盛七是怎麽怎麽靠譜,對小孩子又怎樣怎樣好,然後才告辭。

當天晚上,宋如我半夜沒有睡著,打開了盛從肅的書房門。

提示密碼登陸。書房裏隻有電腦屏幕發出來光,宋如我的臉十分平靜,平靜地漠然。她想了想,輸入盛泱的生日,沒有成功。然後她輸入了自己的生日。

“啪”回車鍵一敲,“滴瀝”一聲,成功登陸界麵跳進了她眼裏。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