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chapter32
loading...
這是什麽樣子的感覺呢?

很多時候,明明很多事,你知道結果,甚至連結果之後的結局都一清二楚,但是你就是無法接受。然而,事情真正出現之後,隻剩下手足無措。

活了將近三十年,在盛從肅的人生中,從來沒有像這一刻覺得無助和慌亂。一個月之前,宋如我失去聯絡,他本來便沒有自信和勇氣覺得他們會有牽扯。可是一個月之後,明明剛剛還朝著他笑的女人,這會兒卻怎麽也叫不醒了。

很多時候,他都知道,最可怕的不是沒有希望,而是有了希望之後卻又失望。

盛從肅站在商場裏,三樓的高度並不高,可是從他角度望下去,不知道為什麽心裏生出一絲害怕。他在打電話的當口,剛剛童裝店裏麵的櫃台小姐已經走了出來,她候在旁邊問:“先生,需要幫忙麽?”

旁人也察覺出事態不對,過來詢問,可是盛從肅該怎麽說呢?電話終於被接通,盛泉立刻回道:“七公子,什麽吩咐?”

“小我……昏迷了,讓專家組做準備。”

電話那頭的盛泉似乎愣了一會兒,然後立刻掛了電話。

盛從肅一把將宋如我抱起來,三層電梯的距離,短短幾秒鍾。溫熱的軀體靠在他懷裏,可是卻什麽都感受不到,隻覺得時間太慢太慢。

這種時刻,在他短短的不到三十年的時間裏,他經曆過多少次呢?六年之前,他懷中抱著的是自殺的宋如我,六年之後他又再次抱著毫無聲息的她。

救護車呼嘯而來,全體手術人員嚴陣以待,剛到了醫院宋如我便被推到了手術室。專家組派人專門給盛從肅做術前談話。

一條條,他幾乎一個字都沒聽進入,耳朵裏隻剩下“嗡嗡嗡”的聲音。簡短的幾分鍾之後,他一筆一筆簽下自己的名字。

手術進行到一半的時候,李木白趕到,傅雨趕到,甚至楚瑜也來了。那是下午夕陽最後的一刻,冬天夜得很快,血一般的殘陽隱在天際。

盛從肅從醫院走廊的小窗口看見天際一點一點變黑,最後華燈初上,這個城市開始進入夜晚。

醫院裏很安靜,尤其是手術室外,盛從肅沒有動,也沒有人說話。

再也瞞不住小朋友了,老管家打來的電話,說是盛泱在家裏哭,盛泉抱著電話,望著側臉沉默的盛從肅不知道該怎麽辦。

“讓她過來吧。”

“七公子……這樣……”

“有什麽不妥的,她以後也總得問,如果萬一,我不能讓她有所遺憾。”

晚上七點鍾的時候,盛泱在別墅裏吃完晚飯隨著家裏的老管家一同到了醫院,小姑娘窩在盛從肅的懷裏,耷拉著腦袋,連平常見了一定會打招呼的傅雨也不理不睬了。

他們父女倆這副姿態,其實別人看了也不好受。老管家歎了一口氣,其實這個結果大家都有準備,可是還是讓人覺得心裏紮了一根刺。

手術時間似乎尤為漫長,小姑娘受不了,本來哭得紅腫的眼睛這會兒又開始流眼淚,豆大的淚珠子一滴滴順著下頜就留到了盛從肅的心裏。

“泱泱別哭,你餓不餓,阿姨帶你去吃宵夜?”

麵對傅雨的邀請,盛泱搖了搖頭。

如今搞成這樣,真是讓人難過。盛泉和老管家互看一眼,都歎了一口氣。他們兩個人不約而同跑出醫院坐在台階上抽煙。

“小七這孩子我從小看著長大,小時候父母鬧得厲害,連孩子都不管,後來兩個人在國外飛機失事,那時候他才大一,被家裏送出國。盛家的叔叔伯伯對家業虎視眈眈。”

“他就做了傻事,喜歡人家姑娘就好好追,非得要搞成那樣子,是我我也得恨他。那姑娘看著不聲不響,心裏麵固執地很。”

老管家吸了一口煙,又繼續說道:“阿泉你還記得那時候麽?真是嚇人,泱泱生下來,那姑娘產後出血拔了靜脈針就敢出醫院。”

沒等盛泉回答,老管家又歎了一口氣:“小七不聲不響,被人捅了一刀,養傷養個大半年,我想這可得歇著了吧。沒想到這麽多年了,我還能見到那姑娘。”

“夫人跟以前也不大一樣了。”

老管家終於抽完了煙,將煙頭往地上狠狠一踩,搖了搖頭:“不一樣什麽,還是跟以前一樣恨小七。我算是看出來了,這兩個人,難。”

盛泉恍惚間也有些明白,命運那麽殘忍地以分離、疾病以及仇恨將他們分開,說到底,是不想讓他們在一起。

他們抽完煙回去,盛泱哭得有些累,向來將女兒寵上天的人這會兒卻不再溫聲哄她,隻是將她抱在懷裏,一個人坐在手術室外的小凳子上。長手長腳的人,顯得有些滑稽和難堪。

正主沒有話,所有人都沒有話。手術室裏麵的燈一直亮著。

後來從國外調來的神外大夫範無雙和同事霍明朗討論案例。她難得激動地說:“這是我做過的最爽的一場手術,站台站得腳都麻木了,可是一看旁邊,主刀都花甲了一條條小血管都能分得清清楚楚,一點都沒碰到。我腦子一下子就清楚了。”

“後來我們一幫人直接躺倒在手術室,真想睡他個一天一夜。”

“那手術最後成功了麽?”

範無雙瞪霍明朗一眼:“這不是重點。”

元旦終於來了,布桑的天更加冷了一些。幼兒園已經開始放假,最後一天上學,周唯一跟盛泱告別:“泱泱,再見。”

小姑娘垂著頭,踢著路上的石子,偶爾抬起頭:“哦,再見。”

周唯一想了想,上了車又下來了,他“噔噔噔”地跑向盛泱那邊,敲了敲車窗,小姑娘蔫蔫地露出來一個頭。

“嗯……盛泱,新年新氣象,你放心,你媽媽很快很快就會回來的。哎,你總比我好吧,我現在都不會到我媽媽在哪裏呢。”

被這樣安慰,盛泱真是不知道該說什麽好,最後隻能點點頭:“哦,好吧,再見,一一。”

今天路上特別堵,盛泱於是打開平板電腦,即時連線了盛從肅。

南半球現在還是暖洋洋的天氣,盛從肅的臉出現在屏幕上,他低沉的聲音傳出來:“怎麽了?”

“我不開心。”

“為什麽不開心?”

“都要過年了,為什麽我還是一個人在家?!”

“乖。”

盛泱撅起嘴:“我媽呢,我要看我媽媽!”

盛從肅沒辦法,隻能將平板移了移,盛泱如願以償地看見了宋如我。

雖然,她媽媽依舊躺在病床上,也不能跟她打招呼,但是小姑娘已經滿足了。

“好了沒?我要掛了。”

“再見。”小姑娘招了招手,關閉了視頻界麵。

其實盛泱也有感覺,好像自己爸爸沒有以前那麽寵自己了。以前她哪怕要天上的月亮,估計她爸爸也會跟她一起去太空。現在呢,她被要求好好學數學,好好聽管家爺爺的話,不能調皮,不能跟幼兒園的小朋友吵架或者打架。

大概這樣子,媽媽醒過來,就會很高興很高興的吧。

一個月前的手術,說成功也不算成功,宋如我顱腦中那塊尷尬的血塊被清除,但是不知道什麽原因,術後病人並沒有醒過來。甚至在醫院待了幾天之後,她的身體機能指標出現紊亂和衰退現象。

專家組醫生建議將病人移送國外醫療更加完善的私立醫院,於是盛從肅帶著宋如我到了南半球,而女兒盛泱留守香江別墅,可憐兮兮的一個人在家,最多就隻能去周唯一家裏蹭個飯。

所幸的是,到了國外之後,宋如我身體機能指標穩定並且有好轉趨勢。昨天,專家會診還給了盛從肅比較振奮的消息,宋如我應該很快就能夠醒過來。

當然,來到國外的不隻是盛從肅一個人,還有李木白。

時值塞恩製藥新藥上市之期,ceo李木白卻拋下一切到了國外,國內亂成了醫院,傅家小女兒傅家碧從國外叫了自己一個金發碧眼的同學回來擔當重任,對於這樣子一個有些孩子氣的做法,傅家其他人居然什麽話都沒說,就像是塞恩製藥是傅家碧手裏的一個玩具一樣。

李木白的目前成響血壓飆升,被送進了醫院。有時候李木白會在醫院的角落裏壓抑地打著電話。

“不要再說,我做得已經夠多,短時間內不會回國。”

“你瘋了!她已經是盛七的老婆了,你拎拎清楚!”忽而間電話那頭的聲音又弱了下來:“你別開玩笑了,傅家碧帶來的那個也是個半大孩子,還跟我說是什麽世界少年ceo模擬大賽的冠軍,那是什麽東西?你真的忍心你爸爸的心血毀在別人手裏?!嗯?!”

即便這樣,李木白還是不回去,就這樣子待在國外,看著盛從肅照顧宋如我。

作者有話要說:還記得君臨麽?她也是世界少年ceo模擬大賽出來的。

感謝小天使們的地雷,愛你麽,麽麽噠,作者君會努力的~

偉大的咩咩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1-11 23:26:25

kibum哈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2-02 19:06:16

偉大的咩咩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2-03 23:57:32

偉大的咩咩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2-03 23:57:48

nothing2730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2-04 22:58:25

紙盒裏的千紙鶴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2-07 07:05:58

小卞卞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2-07 14:07:39

紙盒裏的千紙鶴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2-10 11:05:23

謳歌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2-15 11:08:49

珈然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12-15 14:06:20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