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chapter31
loading...
清晨的光一點一點鑽進來,這是第一次宋如我比盛從肅先一步醒過來。她轉過頭就能看見盛從肅的臉,他平素裏都是冷淡一張臉,甚至有些高高在上,可是這會兒看他就像一個孩子,往常一雙狹長利眼緊緊閉著,隻留下一條弧度,丹鳳眼就是這點好處,弧度優美稍稍上翹,真是無害。

可是他在睡夢中不知道夢見了什麽,眉頭緊鎖,成了一個小小的“川”字。宋如我悄悄抬手,有些幼稚地想要抹平他的憂愁。

真是安靜的清晨,於是盛從肅嘴裏麵微微冒出來的一些話全都到了宋如我的耳朵裏。

她聽到他似乎極為痛苦地說:“小我,再見。”

他反反複複來來回回最後隻有一句話:再見。

宋如我看他實在難受,便推了他一把,這一推盛從肅便醒了過來。他眼眶有些紅,是沒睡好的模樣,看到宋如我睜著眼盯著他,便輕輕笑了笑說了一聲:“早。”

宋如我想了想點點頭:“早啊,盛七,今天我們出門逛逛,好不好?”

一直以來,從醒過來開始,就一直待在家裏,從來沒有出去過。這些天裏見的人無非就是家裏的阿姨管家和來來往往的家庭醫生。

宋如我精力不濟,整天昏睡,盛從肅有些擔心,隻能問她:“真的要出去麽?”

“難得麽。”宋如我笑了笑:“出去給泱泱挑些衣服。”

她難得行使母親的角色,盛從肅愣了片刻,終於答應她。

早飯的時候,盛泱聽說媽媽要出門給她買衣服,她高興地不知道如何反應,隻知道笑得牙齒全露,傻兮兮地問:“媽媽,你要給我買什麽衣服呀?”

其實小姑娘的衣服每一季都有專人送來圖冊由保姆幫忙挑選,品種繁多,質量過硬。可是盛泱就是沒有穿過媽媽親手給她挑的衣服,她一下子轉過去問盛從肅:“爸爸,我能不能跟著一起去逛街啊?”

今天是星期三,盛從肅搖搖頭:“不行。”

小姑娘喪氣地就跟著管家出門坐車上學了。

今天難得回暖,早上的陽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在盛泱離開之後,盛從肅將宋如我裹得嚴嚴實實也一起出門了。

正是上午九點鍾,細碎的陽光透過四季常青的鬆柏洋洋灑灑地落在別墅門前的小道上。宋如我坐在輪椅上,盛從肅推著她往前走。一路前行,兩人沒有說話,安靜的四周隻剩下車輪駛過的聲音。

出來香江別墅,拍賣商調過來的車已經到了,司機也在盛家待了好多年,做事妥帖仔細,冬天在車子裏備了暖手袋。

盛從肅將宋如我抱進後座,輪椅折疊好放在後車廂,然後就坐在她的身邊,他看到宋如我有些倦色,便側了側身子:“累了麽?累了就靠一會兒。”

今日早晨吃早飯之前,手術的時間已經定了下來,這周六,事不宜遲。盛從肅沒有瞞宋如我,她提出來要出門給盛泱買衣服,或許是早就有預感,而她也不想錯過一些事情。

她似乎在做準備,準備無法走下手術台。

宋如我聽話地靠在盛從肅的懷裏,不一會兒就睡著了。車開得很平穩,又不是上班高峰期,車流量不是很多,司機就這麽慢慢悠悠地往市區開。

今天去的地方是傅家旗下的百貨商場,在布桑城的中心,占據最為黃金的地段,整整二十層樓,全部都是國際一線二線品牌,也有傅家旗下設計師的一些牌子。

本來來這裏消費的人就不多,周三人就更少。盛從肅推著宋如我進去,這會兒她已經醒了,仰著頭對盛從肅說:“童裝在幾樓?先給泱泱挑衣服,好不好?”

盛從肅當然她說什麽都好,兩個人從地下車庫上去,一直到了三樓。可是竟然沒想到出了電梯就遇到了熟人。

傅雨手裏拿著一袋東西,看見這兩個人的時候愣了一下,然後就笑了。她對著盛從肅點點頭,打招呼:“難得看到你過來。”

確實,即便這裏是本城揮金如土的地方,但是盛從肅從來不會踏足一步,他的所有衣物都由專人打理,每個月飛一趟倫敦和米蘭定製,他所有的衣物都出自幾家店鋪,風格數十年如一日。

宋如我不認識眼前這個人,但是聽到她與盛從肅熟稔的口氣來看,她於是便對人笑了笑。

這略微陌生的一笑,傅雨立刻反應了過來。看來傳言是真的,宋如我被救出來,卻是半死,什麽都忘了不說,連命都幾乎難保。她心裏轉了好幾個彎,李木白與自己決絕離婚,現在卻什麽動作都沒有,看來一定是有些原因。

傅雨臉上又是一笑,她上前了幾步,將手裏的袋子遞給了盛從肅:“盛七,這是給泱泱的禮物,希望她喜歡。”

盛從肅站著沒有動,宋如我卻笑著回答:“謝謝你。”

傅雨手裏的袋子這才被接了過去,傅雨嘴角又勾了意思弧度,然後十分優雅地點點頭:“那我先走一步,再見。”

半個小時之後,宋如我在童裝店裏挑衣服,看中了一件湖藍色的連帽外套,盛泱皮膚白穿這個一定好看。盛從肅推著她,問道:“累不累?”

“你付錢去吧。”

盛從肅聽到這句話,忽然就笑了起來,嘴角微微一勾,狹長眉角微微上揚。他拿著衣服遵命去付賬,難得刷一次卡。

李木白和女主播千夏從四樓女裝部下來,千夏帶著一些撒嬌說道:“木白,能不能陪我逛一下童裝店,快要聖誕節了,給家裏的侄子買一件衣服。”

李木白心底微微有些厭煩,難得遇見的人若不是有些交情,而千夏說自己沒帶錢包,他已經想拂袖走人了。

可是後來李木白想起來,他沒有後悔來一趟。因為很久之後,他最終徹底失去宋如我,以措手不及的姿態,而那一麵見著幾乎能用來想念很久。

宋如我那時候正在仔仔細細看一件小裙子,她坐著輪椅,雙腿之上蓋著一條毛毯。

千夏看見李木白出神盯著一個地方,然後他就回過頭來說道:“你當時不是問我擇偶標準是什麽麽?”

李木白笑了笑:“那三個字是,宋如我。”

千夏聽得糊裏糊塗,但是順著他的目光望過去,她看到了一個病人,或者說是身體有些殘障的人。那個女人低頭好像在笑,然後一個男人出來,走到她身後,低著頭跟她說話,然後兩個人臉上都帶著妥帖的笑意。

從外人的角度來看,真是幸福。

千夏心裏有些堵,便說:“李總何必要做第三個人?”

李木白笑:“裏麵的那個男人才是第三人。”

可是他們看上去確實那麽和諧和幸福,笑意溫柔,即便女方有些病態,但是一點不妨礙兩人的溫馨姿態。

李木白後來又看了幾眼,他想起來,他在醫院裏看見宋如我的場景。

她剛從鄉下的小診所裏被送上來,盛家安排的私人病房裏,宋如我的臉白得如同一張紙。盛從肅對著他重複很多醫學名詞,他腦子發昏,隻說了一句話:“盛七,你欺人太盛。”

盛從肅的臉色一僵,他聲音低啞:“我一定能治好她的。”

論資源、條件和可調度的人脈,偌大的布桑城誰能夠比得上盛家的七公子呢?李木白退出來,臨走的時候他又說了一句話:“盛從肅,你自作孽,我敢告訴你,無論如何,宋如我永遠不會原諒你。”

是,宋如我一旦清醒,她會怎麽想,盛從肅再一次囚禁她,利用病情惡心地再一次將她製在手中,讓她像一個小醜活在彌天大謊之中。

“不好意思,”李木白從錢包裏掏出一張卡:“我要先走一步,錢不用還了。”

宋如我抬起頭,對著推著自己往前走的盛從肅說道:“剛才好像有人一直在看我們。”

盛從肅眯了眯眼,他臉上表情沒變,隻是又問道:“買好了麽?累不累,要不要先歇一會兒?”

“好。”宋如我想了想:“你要不幫我買一個冰激淩,我忽然很想吃。”

大冬天,宋如我這樣的身體,怎麽吃冰激淩。可是盛從肅從來不會說不,對著宋如我說:“那你在這裏等一下,我馬上就來。”

盛從肅轉過身就走,一直下樓到了地下停車場,果真看見了李木白。而李木白好像也在等著他,身子靠在車子旁,嘴角扯了扯:“手術時間是什麽時候?”

“這周六。”

“好,盛七,你還有三天時間。”李木白轉身就上了車,立刻啟動車子“茲啦”一聲倒車飛快地開了出去。

三天,宋如我如果手術成功,那他就還有三天時間能夠繼續騙自己。而如果三天之後,宋如我手術不成功,那他就騙自己一輩子。

看,這就是他盛從肅的選擇,到頭來無論如何都要放她走。

盛從肅一路乘著電梯上去,然後停在二樓先買了冰激淩,最後到了三樓。

後來他想,他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那一天,也一輩子不會忘記這樣子的場景。

宋如我依然還在三樓,依然還是原地,隻是當他走過去,輕輕拍著她的臉哄道:“小我,醒一醒,醒一醒。”

無人應答。

她還擁有溫熱體溫,他手下依舊是她的真實溫度,她的姿勢都沒變呢,手裏還握著給盛泱買的衣服呢。

隻不過,他一直喊一直喊,卻叫不醒她。她就像是一個洋娃娃,被人拋棄在這裏的洋娃娃,沒有回應也沒有生息。

作者有話要說:虐啊虐的,也就習慣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