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chapter28
loading...
宋如我睡得很熟,醒過來的時候早就過了正常飯點,別墅區裏又安靜地過分,隻有牆上的時鍾“磕嗒磕嗒”的聲音,已經晚上七點半,盛泱可憐兮兮地待在宋如我的旁邊,看到她醒了真是比誰都高興,連忙喊道:“媽媽!”

宋如我照例腦子一昏,眼前一片漆黑,然後慢慢的,才出現人影,大約過了五秒鍾之後,她終於看清楚了盛泱,小姑娘跟她一模一樣的大眼睛正眼巴巴地望著自己。宋如我捏了捏眉心,拍了拍她的腦袋:“還沒有吃飯麽?”

盛泱可憐勁兒一上來,真是鼻涕眼淚一大把,她點點頭:“好餓呀。”

“爸爸呢?”

“還在書房,還說必須等你一起吃。”

宋如我敲敲盛泱的小腦袋:“那你還不快去叫爸爸,就說我醒了,一起吃飯吧。”

得了命令的盛泱比誰都跑得快。盛從肅在書房裏處理文件,並且他吩咐盛泉將家裏的車都放在拍賣行給員工用,反正香江別墅也不好開車,還不如給大家使用。

盛泉有點小心翼翼地問:“那,七公子,那輛白吉普呢?”

空曠的別墅,連書房都大得離譜,盛從肅幾乎能聽見自己說話的回聲。

過了足足有一分鍾,漫長而煎熬的一分鍾,盛泉聽到盛從肅低沉和緩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過來,他說:“不如賣了。”

盛泉嚇得屁滾尿流,手差點沒握住手裏的電話,他以為自己聽錯,可是又不敢問第二遍,隻能哼哼唧唧地先答應,說是是是,我立馬安排,公子您放心。

掛了電話之後,他愣了好幾秒,反應過來,連忙嬉皮笑臉恬不知恥地對著餐桌對麵的楚瑜說:“哎,小瑜,你掐一下我,我不是在做夢吧?”

楚瑜一聲冷笑:“對,你就是在做夢,吃完這頓飯,請你以後都不要來騷擾我。”

盛泉越想越不對勁,即便他知道盛七一直不待見那輛白色吉普車,但是誰要敢動一下,盛七又臉色陰沉能將你弄死。對於這輛又愛又恨的車,現在居然要賣了?盛泉想:我擦,不是又出什麽幺蛾子了吧?

對麵的楚瑜像是有感而發,又像是臨別贈言,她說道:“盛從肅騙人騙己,你跟著他,真是學了個十成十。”

盛泉一噎,真是無處辯駁。他很快又聽到楚瑜問他:“宋如我現在還好麽?”

不知道如何回答這個問題,要說身體,人家雙腿骨折,並且腦子有一塊大淤血等著開刀取出來,位置尷尬地讓人真是害怕,而宋如我也整天昏昏沉沉半死不活,但除了這個,其他呢,盛七為了她靜養,舉家搬到比鬼宅還鬼宅的地方,平素裏照顧她都是親力親為,並且像是練習過無數遍一樣,得心應手地就像是醫院裏出類拔萃的護工。

楚瑜得不到回答,自己卻先歎了一口氣:“怎麽可能會好。”

盛泉也無從辯駁。

兩人吃飯到一半,盛泉的電話響了起來,一看竟然是傅雨。這位姑娘自從跟李木白離婚之後,一心撲在畫廊上麵,為“終點”挖掘了好多位十分具有潛力的藝術家。一天一個電話匯報盛從肅,愈發像一個都市金領。

當然了,她離婚之後,成功代表傅氏家族拿到了塞恩製藥百分之三十五的股權,一躍成為塞恩最大的股東,直接對於首席執行官有生殺大權。

李木白李總裁的身份還要仰仗自己前妻,傅雨卻在新一任總裁任命上投了李木白一票,被新聞人士稱為中國好前妻。

盛泉想,那些新聞人士忽略了一個事實,那就是傅夫人的正牌女兒傅家碧也被安□□了董事局,並且分管新藥事業部,可是說是抓住了集團的命脈。這小姑娘還在國外讀研,翻翻布桑科技報就知道,大名鼎鼎的神童傅。

“喂,盛泉?”傅雨一向嬌柔像個大學生的聲音傳過來:“老七沒空麽?我打他電話沒有接。”

“傅小姐,這個我就不清楚了。”其實盛泉知道,有什麽大事,不就是陪宋如我和盛泱吃飯。

傅雨沒打聽到消息,失望地掛了電話。盛從肅這一個月已經近乎人間消失,要不是傅雨每天以工作名義一通電話,她幾乎都要以為再也聯係不上人了。

一直到了晚上九點鍾,傅雨終於再次打通盛從肅的工作電話。電話那頭照舊是低沉的男聲,照舊是那幾個字:“十分鍾。”

傅雨用了八分鍾匯報工作,後麵兩分鍾她脫離工作狀態用平常說話的口吻問:“老七,泱泱還好麽?”

“挺好。”

“宋小姐怎麽樣?”

盛從肅的手指微曲,輕輕地敲著書桌麵,一下一下就像是時鍾秒表行走的聲音。

他終於說道:“不好。”

盛從肅騙人騙己,最後還是說不好。傅雨當即愣住,隻得說:“希望宋小姐趕緊好起來。”

盛從肅說了一句:“她是我太太。”然後立刻掛斷了電話。

傅雨握著電話的手忽然掐得發白,然後準備放掉電話就立刻去做美容然後睡覺。

處理完公事的盛從肅回到臥室,依然隻看見宋如我安靜的背影。她已然睡著,老阿姨跟了很多年,做事盡心盡力,宋如我身上的睡衣都是從之前那裏取過來的。

其實,家裏的人心思盛從肅也懂,都是一開始就跟著的人,大約還是希望他們一家三口能好好過下去。

宋如我的臉色到了晚上更加不好看,蒼白如紙,睡著了之後眉心還微微蹙著,盛從肅知道她是因為疼。即便整日昏昏沉沉,可是雙腿骨折再加上天氣陰寒,她難免犯疼。

他熟門熟路地從洗手間端了一盆熱水,擰幹了熱毛巾,替宋如我按摩著腿部。其實作用不大,他心裏清楚,可是不做這些事,晚上又該失眠。

現在的宋如我多乖,就像是他們真的是相處多年的老夫老妻,會在難得清醒的時候問他:“你還好麽?累不累?”

其實最好的是,盛從肅將宋如我安排在醫院,即便他請了一批專家隨時待命,可總比不得醫院的條件。

可是想想,如果手術失敗,他所擁有的不過就這點時間。盛從肅覺得害怕,真的害怕。於是,便不敢將她放在醫院,他不想到最後一秒種,她還是在醫院裏度過。

宋如我比之前睡得沉一些了,盛從肅終於擱下了手中的毛巾,準備洗澡睡覺。

十點鍾,盛從肅小心翼翼地將宋如我抱在懷裏,兩人同床共枕,卻做著不同的夢。

盛從肅在睡夢裏又回到一個月前,下著大雨的山上,他再也找不到宋如我的身影,兩天之後他絕望而回,老天終於動手收拾他,盛泱還在一個勁兒地問媽媽在哪裏,媽媽怎麽不跟你一起回來。

布桑天氣驟冷,已經到了濕冷的冬天,他牽著盛泱的手送她上學,小姑娘若有所思地說:“爸爸,你不要再惹媽媽生氣好不好?去了外公家我才知道媽媽小時候好可憐,你不要再讓媽媽受委屈好不好?”

盛從肅多想說好啊好啊,可是如果沒有宋如我,這些都將不成立。

宋如我失蹤第三天,盛從肅開始發高燒,在家裏輸液,手裏握著一把手機。幾乎睡過去之前,東吳鄉下的一個小診所的醫生給他打電話說:“是盛先生麽?我們看到您的尋人啟事,您太太現在在我們醫院,她由一對夫婦送過來已經將近兩天了,現在才聯係上您,您看怎麽處理呢?”

多麽恍惚,就像是做夢。盛從肅拔掉了針頭,濺出來幾滴血,立刻開了車過去。

宋如我跌落山崖,幸好山不高並且借助了一些外力,她隻是受了傷。渾身上下都是擦傷,雙腿骨折,小診所的醫生一開始沒有檢查出來她腦中有血塊。掛水兩天一直沒有醒過來之後他開始懷疑。正好看到盛從肅在東吳當地台上投放的尋人啟事,趕緊和救人的一對夫妻打了電視上麵的號碼。

回到布桑,即刻專家會診,腦中陰影位置十分敏感,最終先采取了保守治療,一周之後,宋如我醒了過來,隻是意識很混亂,並且什麽人都不認識,但是她第一眼看見了盛從肅。

人類回到最根本,最原始的狀態,就像是雛鳥情節一樣,宋如我十分信任盛從肅。然後跟他一齊回了家。他說,盛泱是她女兒,宋如我就點點頭。他說,他是她丈夫,她就笑笑。一一認識別墅區李所有人,這樣子就過來半個月。

盛從肅冷汗一層層出來,終於從夢裏麵醒過來。其實最痛苦的是什麽呢,不是沒有希望,是有了希望之後又害怕失望。

作者有話要說:寫完雙更,明天繼續六千字~睡覺去啦~不要霸王我!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