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chapter26
loading...
漆黑的夜,絲毫星光都沒有,有的隻有迎麵而來的冷風。盛從肅站在山腳下,看著人來人往的搜救隊伍,他心底卻有無數的聲音在叫囂。冥冥之中,好像有人告訴他,宋如我就這樣消失了。

她終於逃離他的魔爪,以最為昂貴的代價。

一整天白天都雲淡風輕的東吳鎮這會兒忽然下起了雨,雨勢從一開始淅淅瀝瀝的小雨到最後豆大的雨珠直直地砸下來。

越來越大的雨使得搜救變得更加困難,下著雨,山路變得泥濘並且十分容易滑倒。又加上在夜裏,搜救隊伍有時候連路都認不清,別說找到人。

盛從肅一路走到後山袁朗的墓前,盛泉一直跟在他身後,為他撐著傘。淅瀝瀝的雨珠順著傘簷“啪嗒啪嗒”地滴下來,盛從肅站在那裏,足足站了十分鍾,一點聲音都沒有,什麽話也沒有說。

即便盛泉跟了他這麽多年,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麽。

到了晚上十點鍾,楚瑜和李木白兩個人連夜趕來。楚瑜剛下了車就告訴盛泉:“昨天晚上還睡在我們家的,沒什麽異常啊。”

而李木白一下子就走到了盛從肅的跟前,他冷著臉看著盛從肅臉上還沒好的傷,抑製住自己再次想打人的衝動。

可是轉念一向,到如今地步,也不過是因為眼前這個盛從肅。李木白胸中發冷,任憑雨水打在自己的臉上,寒氣與濕氣夾雜著他心裏那點不痛快使得他咬牙切齒,語氣陰沉地說:“盛七,到今天,你滿意了?”

前塵往事紛至遝來,宋如我不省人事倒在家中,身邊是空著的藥瓶。他逼她,一直逼她,所以她決絕地選擇再見。

那麽這一次呢?盛從肅往前走了幾步,望著空曠的山崖和被雨水不停衝刷著的山路,覺得真是不知所措。

他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宋如我會真的離開他。即便他們之間隔了那麽多,決絕恨意猶如一把尖刀時時刻刻讓他們保持距離,盛從肅也從來沒有想過宋如我真的就會那樣走了。

那句著名台詞是那樣子說的:說好是一輩子,差一天一分一秒都不是一輩子。

愛是這樣子的,恨應該也是這樣子。

搜救隊一直找到了天亮,淩晨六點鍾,天空微微泛出魚肚白一樣的顏色,下了一夜的雨也終於停了下來。

盛從肅和李木白兩人齊齊坐在袁朗的墓前,兩人什麽話也沒有說。

在失蹤後的那幾個小時是最佳救援時間,而盛從肅並不知道宋如我到底是什麽時候失蹤的,並且搜救了一夜都沒有結果,結局是並不理想的。

再過了一會兒,天色大亮,新的一天終於以完整的姿態與世人見麵。盛從肅的電話響起,手機的那頭,小姑娘盛泱委委屈屈地問:“老七你為什麽要把我送回家,我不開心,我要找媽媽聊天,你把電話給媽媽!”

看著這番場景的盛泉,忽然胸中微痛,看著自家老大對著話筒說道:“你媽媽現在在睡覺,你不要打擾她,好麽?乖一點。”

“啊?嘿嘿嘿。”盛泱這鬼靈精突然反應過來什麽了,反問道:“你們昨天住在一起啦?”

盛從肅竟然沒有追究盛泱是如何推理出這個結果的,隻是對著電話微微的“嗯”了一聲。

小朋友盛泱掛了電話之後高興地哼著小調就上學去了。

而盛從肅掛了電話之後,微微發著呆,盛泉實在看不下去隻能在他耳邊微微說道:“七公子,要不先回去睡一覺,這樣下去,您的身體會受不了的,您的傷還沒好全……”

盛從肅涼涼地看了他一眼,沒想到一直沒有說話的李木白這時候竟然開口:“盛七,你先回去吧。這裏我會盯著的。而且我相信,即便小我安全回來了,她也不想看見你。”

盛從肅沒有答話,卻將手機的電池摳了出來,隨後就扔下了山崖。他眼神絲毫沒有動,狹長的丹鳳眼微微一沉,然後繼續這樣子一動不動的姿態。

搜救隊沒有他的命令依然在行動,山下的遊客也都被拒之門外,盛泉識相地將整個景區打點好,這兩天估計都不可能再開放了。

山上的霧氣在陽光下一點點消散殆盡,潮濕與陰寒終於慢慢被日頭掩蓋。慢慢的,一分一秒的時間都變得極其難捱,漫長地就像是一輩子。

時間對於盛從肅來說,是酷刑,就像是當初他將那麽輕的宋如我抱在懷裏送到醫院的那一刻一樣,太難以忍受,那麽慢那麽慢。

李木白終於忍無可忍,他轉過臉對著盛從肅一字一句地說:“盛七,從今往後,小我跟你一分關係都沒有。傅雨已經跟我簽署離婚協議,我會重新追回小我。”

人真是奇怪的生物,六年前,李木白為了傅雨的錢拋棄了宋如我,現在他又為了宋如我拋棄了傅雨的錢。

盛從肅連反駁的話都沒有說,他隻是用狹長的眼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然後無聲地勾了勾唇角。

當日,布桑娛樂頭條爆出新聞,塞恩製藥的現任ceo與城中傅家女簽署離婚協議,塞恩製藥內部正式召開董事會,下一任ceo人選成謎。

傅雨那時候正在盛家別墅裏陪盛泱吃飯,小姑娘因為沒有爸爸媽媽的陪同在吃飯的時候鬧脾氣,家裏的老阿姨沒有辦法才給她打了電話。

她來的時候,盛泱正摔湯勺,嘴巴翹得老高:“為什麽爸爸媽媽還不回來?!”

傅雨於是就問她:“如果爸爸媽媽不回來了,你怎麽辦?”

盛泱像是聽懂了意思,斬釘截鐵地說:“爸爸媽媽不會不要我的。”

“那要是爸爸媽媽你隻能選一個,你選誰呀?”

這個對於小孩來說,亙古不變的難題成功使得盛泱情緒低落。 她停住了好半天也沒想出答案。於是傅雨給了小姑娘一個方案:“那你看,泱泱,傅雨阿姨以後成為你媽媽,好麽?”

“你又沒生我,怎麽能成為我媽媽呢?”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小孩都是這樣的呀,媽媽並不一定要生小孩的。”

傅雨好脾氣地朝著盛泱笑,然後聽見盛泱問道:“那你做我媽媽,那誰做我爸爸?”

“當然還是你爸爸呀。”傅雨摸摸小姑娘的頭。

小姑娘皺著眉頭,低頭扒著飯,一言不發,看樣子正在乖乖吃著飯。傅雨愈發慈愛地看著她,可是沒想到小姑娘在快要把筷子放下來的時候她十分認真的抬起頭對著傅雨說道:“可是,傅雨阿姨,我不想要後媽。你剛剛說的,不生小孩的媽媽不就是後媽麽?我不要後媽,哪怕是你,我也不要。”

盛泱一字一句地說道:“我有媽媽的。”

傅雨聽著這話,稍稍一愣,然後微微一笑,她打著擦邊球哄道:“我知道了,那等以後泱泱媽媽不在了,傅雨阿姨才做泱泱的媽媽。”

說完這句話,傅雨也沒管小朋友同意不同意,就對著盛泱接著說道:“好啦,現在你爸爸媽媽不在,你要不要聽傅雨阿姨的話?”

盛泱不說話,低著頭沉默。

傅雨於是便問道:“泱泱,老師有沒有布置作業?你爸爸是不是讓你看數學書了?”

這下,盛泱終於勉為其難地說道:“好吧,我暫時聽你的話。”

將盛泱哄完的傅雨終於回了家,她將自己的甲殼蟲開進了車庫,剛回到傅家別墅,就聽見別墅裏常年如一日派對聲音,優雅的女高音久久縈繞在空中。派對還沒有結束,依舊如火如荼。

今天是傅家長子傅家琪的回國派對,傅家琪是個小提琴演奏家,大名鼎鼎的藝術家,所以性子難免有些自我。給他開的派對,正主卻看不見人。

傅雨從側門溜進去,耳邊忽然間聽到一些竊竊私語的聲音:“哎呀,傅雨據說跟老公離婚了,你說現在的小孩子怎麽一點都不知道感恩圖報,傅雨又不是傅夫人的親生小孩,出嫁能這麽風光已經是給足了份兒了,怎麽還要離婚?”

“私生女和那李家孩子也倒是相配,真是不知道為什麽離婚,難道是看上了別人?”

“那點身份就應該安分守己,居然還敢大逆不道的離婚。我聽說傅雨媽媽是個歌女,也是,能教出什麽好孩子。”

傅雨聽夠了這些話,嘴角微微扯了扯,然後轉身就進了屋,很快就到了自己屋裏。

她恍惚間記起來第一次與盛從肅見麵的場景,還是在“終點”拍賣行,她站在一副山水畫前,盛七抱著孩子低眉垂眼語氣溫柔似水在輕聲哄著小孩。

布桑城大名鼎鼎的盛七公子,就像是從畫裏走出來的一樣,溫柔淺笑,過目難忘。

當然,更包括屬於他的巨大如同宮殿的商品畫廊,也讓人永生不忘。

作者有話要說:不行了,要去睡覺了……雙更承諾在下周四錢兌現,我好好準備一下~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