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chapter25
loading...
薄霧籠罩,清晨的微微陽光透過重重疊嶂慢慢灑向這間平靜的鄉間小鎮。凜冽晨風,夾著絲絲寒氣鑽入骨頭裏,宋如我低著頭,看了一眼時間,現在是早上六點半。

她起床的時候楚瑜還睡著,一點都沒有察覺什麽動靜,宋如我匆匆留下一張紙條,便離開了。她趁著清晨一直走到了家門口,薑黃色的光將這間老房子團團蓋住,一切都讓人感覺什麽都沒有發生,時間久這樣子平靜和緩地過去了。

宋如我開走了她一開始帶著盛泱一起來的車,車子“嗡嗡”發動的聲音在寧靜的清晨顯得格外清晰,宋如我最後望了一眼這間年少時度過每一分每一秒的房子,然後一腳油門就離開了。

袁朗身後被埋藏在東吳最東邊的一座小山上。袁敏到了最後花了一大筆錢給自己哥哥找了一個好地方。那座山是整個東吳香火最好的地方,後來成為東吳的地標性建築,一路上山的路更是被各種小販占據,有的甚至漫天要價。

六年之後回到東吳的宋如我發現,去給袁朗掃墓現在居然需要門票。六十塊錢一張,宋如我也算是很早一批就上山的人,早上八點多,也已經有很多人。

其實是不夠自信,所以需要寄托,而擁有悠久曆史的佛教文化為這些需要寄托的人提供了一個非常好的去處。宋如我在國外多年,十分無助的時候也曾經祈禱無數次,到頭來依舊還是靠自己,到如今便不再相信很多東西。

清晨山裏麵更有些冷,宋如我裹緊了自己的衣服,低著頭一直前進。其實上山並不需要花多長時間,如果不買任何東西就直接上山,二十分鍾就能到達山頂。宋如我一路低著頭,遇到人就讓一讓繼續前進,於是在九點不到就到了山頂。

山頂上很多年前幾乎沒有人的寺廟已經很好地重建,裏麵甚至有很多人。宋如我瞄了一眼,早上,廟裏麵有個小和尚在掃地,人還不是很多,倒也安靜。

她很快就穿過了寺廟,在穿過一片小竹林,就到了墓地。這些年來,東吳人大概都知道這塊風水寶地,墓地已經被打理地十分完善,宋如我找到袁朗的墓碑,輕輕擦了擦陳舊的老照片,慢慢跪下去,磕了三個響頭。

“爸爸,謝謝你收留我。”宋如我定了定:“可是我卻害了你。”

錢財是這個世界上最能傷人的利器,李木白的母親用這個原因羞辱過她,盛從肅因為這個原因將她玩弄在手心裏。而她的養父袁朗幾乎是因為這個原因喪命。

宋如我在袁朗死後很久,才知道,她其實並不是袁朗的親生女兒,袁朗隻是領養了她而已,將她帶到布桑教養。而清貧的小家,因為袁朗領養了宋如我,每年有十萬英鎊的收入,在那個年代幾乎是一筆巨款,而且撫養費在每年的聖誕節會準時打入袁朗的戶頭。

而這筆錢,在袁朗死後不翼而飛,若不是宋如我後來在倫敦得知事實,她甚至都不知道有這筆錢的存在。所以她對袁朗的死因從那時候開始便存在懷疑。

這也是她當初回到布桑的另一個原因。十八歲的宋如我可能單純,但是現在的她,經過那些艱難歲月的她一定要懷疑。

寂靜的墓地,晨間陽光滿滿灑在宋如我的身上,她望著照片裏溫和淺笑的袁朗,忽然心裏難受,眼淚先一步流了下來。

“爸爸,我好累……”

“其實那些年在國外,我早就認清事實,我知道即便我回到布桑,我也是鬥不過盛從肅的。”

“可是終究不甘心,我昨天問過他最後一遍,他果然還是與紀凡的死有關。他欺人太盛了,我如今這番模樣他還不滿意,偏偏要去傷害無辜的人,新仇舊恨,我怎麽可以咽下那口氣?”

安靜的環境,來來回回隻有宋如我的話回旋著,她哭哭笑笑,跪得腿發酸,絮絮叨叨說了好多話。

一直到了中午,她才站起來,那時候前麵的寺廟裏已經漸漸傳來好多人說話的聲音,甚至還有遊客敲鍾的聲音。

“嗡……嗡……”回音響徹山穀,宋如我還沒出來就被人一把捂住了嘴巴。

那個人是從後麵將她製住,她連是誰都沒有看清,就被人一下推下了山。

鍾鼓的嗡鳴聲慢慢飄散在空中,宋如我的叫聲誰都沒有聽見。墓地的位置本來就在後山,沒有人發現少了一個人。

日日夜夜,晝夜交替不息,盛從肅是在晚上將近六點鍾才從東吳人民醫院的病床上醒過來。

盛泉來的時候他已經神誌不清,送過來的時候人發著燒,嘴裏說著胡話。盛泉知道他一聲聲叫的人是誰,本以為兩人都要和好了,沒想到又搞成這副模樣,他覺得有必要冷處理一下,就沒有順著昏迷中盛從肅的意思去騷擾宋如我。

盛從肅在晚上七點鍾出院,然後發現宋如我失蹤。

夜色降臨,小鎮依舊寧靜安詳,盛從肅待在宋如我的家中,渾身發冷,他幾乎有些不敢相信,頭一次失去理智,一遍一遍撥打宋如我的電話。

無人接聽,最後關機。她的車被發現在山腳下,人卻一直沒有找到。盛泉從布桑調人,並且通過楠木市關係直接出動東吳警力連夜尋找。

“我會恨你一輩子的。”

宋如我決絕的話語還言猶在耳,可是,你看,一輩子不是這樣子,這才多久,這肯定不是一輩子。

盛從肅也開著車,盛泉跟在他身後,他知道雖然此時此刻盛從肅什麽都不說,臉上依舊平靜似水,但是這背後恐怕早已波濤洶湧。

六年前,宋如我從盛家別墅逃走,盛從肅差點掀了整個布桑,那時候年輕,做事更加不顧後果,盛從肅動怒,差點就要殺了李木白。

如果找不到,後顧不堪設想。盛泉擔心,這樣子再來一次,要折騰多少人。更何況這一次,宋如我不像是逃走,更像是遇害。

“阿泉,你跟了我多少年?”

在駕駛座的盛泉一機靈:“應該二十多年了。我三歲的時候就到了盛家,一直到現在。”

盛從肅似乎沉思了一會兒,然後他問:“我是不是很卑鄙?”

“七公子……”

“我傷害她到了天理難容的地步,所以老天爺看不過去了。”

老天要把她帶走了,遠離他這個惡棍。

“七公子,您不能這麽想,夫人一定會沒事的。”

盛從肅聽了這話,隻是低了低頭,他忽然間微微苦笑,用著幾不可聞的聲音仿佛在問別人又仿佛在自問。

“一輩子到底多長呢?這就是一輩子了麽?”

作者有話要說:明天可能雙更~具體看微博通知,麽麽噠各位,新一輪劇情又要上來,你們做好準備了咩~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