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chapter24
loading...
屋中唯一的亮光就是鄉下孤獨的月色,盛從肅聽到宋如我一聲一聲的質問,終於覺得哪怕她就在他眼前,他們之間已經隔了很遠,遠到即便他再愛她,也是徒勞無功。

宋如我累極,埋在心底多年的仇恨到今天經過時間的發酵,已經漸漸成為難以根除的一根刺,時時刻刻紮著她不堪的心。

其實有時候,她自知對盛泱愧疚,但是她也害怕看到盛泱。每一次見到這樣子一個天真可愛的小姑娘,她就會想起自己最為無助和絕望的時刻。

每一分鍾每一秒鍾都像是煎熬,就像是腳踩針尖,難受至死。

她站了起來,一把推開了盛從肅,一個人往外走。

盛從肅僵了一秒鍾,踏出了腳步要跟上她。宋如我立刻回了頭,語氣冷淡決絕:“滾。”

下一秒,她就立刻出了門。

夜色那麽黑,冷風就像是刀一樣一下一下狠狠地擱著她的臉。宋如我沒有走出幾步遠,就看見了等在她家門口的李木白。

他就像是一棵樹,直直地站在那裏,從來沒有變過位置。隻有等到宋如我出來時,他才動了動。

“小我。”他的聲音隨著冷風傳來,跟年少時陽光燦爛的樣子全然不同。

宋如我站定,憑著黯淡的月光,她看清楚李木白臉上跟很多年前一樣的五官。

那時候,她有多愛他?

什麽都配不上別人,隻有更努力更努力,李木白說我們家媳婦必須能幹又聰明。於是她每個月月考都是年紀第一,每一次放假回到家即便一個人住,都要裏裏外外做一遍家務。她自知自己內向,生怕給他丟臉,於是見人就笑,笑到臉僵。

宋如我愣了足足一分鍾,後來她總算開口,像是給自己一個交代一樣。

嗚咽一般的風聲,刺骨的冷意,就像是無數次心灰意冷。

“木白,那時候我站在你家樓下見你,你為什麽不出來?”

“小我……”

“我隻想知道原因。”

李木白感到難以啟齒,他做錯過很多事,有些時候可以彌補,可有些時候就是傷害。

六年前,拖著身子來找他的宋如我,他看得一清二楚,但是他不知道那是怎樣的情景。

“為什麽……”

李木白低了低頭:“我那時候聽說你跟盛七結婚,並且有了小孩,以為是你先背叛我們的愛情,所以我一時昏頭便不想見你。”

宋如我笑笑,她知道或許這隻是原因之一。那時候李木白公司麵臨上市危機,李叔叔剛死,他年紀小,為了解決資金鏈隻能選擇聯姻。成年人就是這樣子,如今他說出這個原因,也不過是覺得金錢這個原因太過難堪。

“後來你立即出國,我才察覺事情不對勁,那時我已經和盛七絕交,再找你卻已經很難。”

宋如我在多年之後再一次回到這裏,回到東吳小鎮,回到年少時自己生長的環境。如果一切都沒有發生那多好,沒有愛也沒有恨。她忽然間覺得心裏麵有一根弦斷了,就像是常年繃得太緊,終於在這一天不堪重負一下子斷了。

她終於看了一眼李木白,想了想說道:“再見。”

李木白心中鈍痛,就像是被重物猛擊。他隱隱有感覺這一句“再見”很有可能就真的是再也不見了。

他腦海中閃現無數場景,每一副景象都像是深深根植在他的腦海裏一樣。宋如我的背影瘦弱並且形單影隻。李木白試著叫了一聲:“小我!”

宋如我的背影一僵,她低低地說了一聲:“再見,木白。”

她穿過鄉間馬路,一步一步也不知道前方到底在哪裏。一直到她走到楚瑜家門口,楚瑜一把拉住了她。

“小我,你終於來了,你還好吧?我很擔心你,又不敢去你家,隻好在這附近來回走。”

“沒事。”

雖然她說沒事,可是楚瑜看在眼裏的哪裏是沒事?她深知自己也不方便問,隻好將宋如我帶回家休息。

宋如我一路無言,到了楚瑜家裏,因為夜已經深了,她爸媽已經睡著,楚瑜帶著她輕手輕腳地上樓。臨睡的時候,楚瑜的電話響了很多次,她每次都掛斷。宋如我說道:“你接吧。”

“是盛泉,他利用我。我已經跟他分手。對不起,小我,關於你書稿的事情,我還是要道歉。”

“哦,”宋如我想了想:“把書暫時放一放吧,我想從中間部分重新寫這個故事。”

“可是……這個版本已經十分有戲劇張力並且主編都十分認可了。”

宋如我搖搖頭,隻是道:“還是放一放吧。”

這時候楚瑜的電話又響起來,她惱怒地都想挖電池了,宋如我阻止她:“還是接吧,說清楚總比不清楚要好。”

楚瑜想了想當著她的麵接了起來,可是沒講兩句她就氣急敗壞地朝著電話那頭講:“盛泉你真是讓人失望,我不管我不管,我就是要分手。”

到最後甚至有些無理取鬧的意味。

很多人說過,我們隻會向自己最親近的人亂發脾氣,對於陌生人反而會更加客氣。因為我們覺得親近的人永遠不會拋棄我們。

宋如我和楚瑜一樣年紀,聽著她跟男朋友時而凶巴巴時而威脅的話語,她覺得有些羨慕。這樣子的話,她從來沒有機會跟別人說過。

其實,那些年跟李木白談戀愛的時候,更多的是想著怎麽配上他,怎麽討他喜歡,脾氣斷然是不敢亂發的。後來,生活所迫,更是不敢發一絲脾氣。發脾氣總要負責任。

楚瑜的電話持續了將近半個多小時,最後以楚瑜一句罵聲:“你敢來我家試試,我弄死你!”結束。掛了電話的楚瑜有些尷尬,她咳了一聲:“累了吧?早點睡吧。”

宋如我點點頭,夜已經深了,關了燈之後,房間內很安靜,不一會兒就傳來了楚瑜清淺的呼吸聲,她很快就睡熟了。

平靜深夜,溫暖的臥室,呼嘯的冷風,宋如我到了後半夜終於強迫自己睡著了。

而待在袁家的盛從肅卻沒有睡著,因為李木白在宋如我走過,很快就進了屋裏,那時候他來的時候,盛從肅正擼起袖子修理保險絲。

他嘴裏咬著手電筒,鼻梁上不知哪裏來了一副眼鏡,樣子真是無害而居家,跟那個呼風喚雨的盛家七公子真是判若兩人。

“盛七,我有事情需要跟你談談。”

這是時隔六年,李木白主動找盛從肅。

盛從肅的手一頓,然後他沒有答話,卻在三秒鍾之後屋內燈光大亮,他從凳子上跳下來,看了李木白一眼:“坐吧。”

他轉身進了廚房倒了兩杯茶,端出來以主人的姿態招待李木白。

“有什麽話要問,今天我給你一次機會。”

李木白眉頭深鎖,沉吟一聲:“你愛不愛她?”

顯然這個她指的是誰,兩個人都心知肚明。

“愛。”盛從肅幾乎沒有猶豫,很快就回答道。

哪裏知道李木白聽到這個答案,立刻從位置上站了起來,猛然間就一拳打向了盛從肅刀鋒一般的臉頰。

盛從肅抵擋不及,嘴角一下子就被打出了血。

“你就是這麽愛她的?!”李木白輕笑一聲:“盛從肅,你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

李木白赤紅著眼,胸中憤懣,又問道:“盛泱到底是怎麽來的?”

盛從肅閉了閉眼,一向果決狠戾的他,一向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他,忽然間卸下了所有盔甲和防備武器,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樣。

他這樣子的姿態,就證明李木白心底猜測的那個最為不堪的事實。

“你!”李木白大驚又大怒,他拳頭不由自主地發著抖:“你他媽簡直有病!”

終於,一拳又一拳落到盛從肅的身上,每一拳都像是要把人打死,李木白打得眼睛通紅,他難受又憤怒地說:“盛從肅,你真是好兄弟!真他媽是兄弟!”

盛從肅被一腳踢到牆角,李木白終於打累,喘著粗氣,可是到最後竟然自己先哭了。

男兒有淚不輕彈,隻是未到傷心處。李木白一滴淚滾下來,他仰天長嘯:“是我對不起她,是我,當初我為什麽要把你一起帶過去。是我害了她,是我。”

盛從肅躺在牆角,咳出一口血,眼看著李木白東倒西歪地走出去。

他慢慢地輕輕地咳了幾聲,鮮血從嘴角滴到地上,發出“啪嗒啪嗒”的聲音,盛從肅恍惚間想起很多年前,他第一次看見宋如我的情景。

抿著嘴朝他笑,眼睛亮得就像是天上的繁星。

盛從肅慢慢閉上了眼睛,冰冷的地板,濕寒之氣從背脊鑽入五髒六腑。連夜趕來的盛泉看到自己多年的老大這幅模樣,差點嚇得當場心髒病發。

作者有話要說:今天去看病,亞健康,現在天氣冷了,大家注意保暖。另外,明天作者君生日,依舊更新~~~請表揚我~麽麽~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