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chapter22
loading...
“塞恩製藥在召開董事局會議,ceo將重新任命。李木白當初跟傅雨結婚,傅家帶來了融資上市,目前有30%的股份在傅家手上。”

宋如我像一個怪物一樣在看他,她嘴角輕笑,忽然間將眼底所有淚意逼回去,轉過了身:“你跟我說這些是什麽意思?”

還沒等盛從肅回答,宋如我自己便搶先開口:“是為了告訴我,不要癡心妄想,李木白再一次做選擇還是會拋棄我,是麽?”

“而我就應該乖乖待在盛七公子的身邊,是麽?”

盛從肅被她嘲諷的冷言冷語弄得一時無言,好一會兒才緩和了一下,想了想說道:“我今天會住在這裏。”

宋如我背影一僵,她手下洗碗的動作卻沒有停,盛從肅看了她一會兒,還是退了出來。

盛泱在熟睡的時候被盛泉接回了布桑,而盛泉也知道看樣子盛從肅今天是不打算住酒店了。小朋友走的時候天色已經黑了,宋如我站在門口,看著車子的尾燈光越來越遠,心裏麵好像有一塊地方悄悄塌陷。

六年之前,她懷著盛泱的時候,曾經回來過東吳,她一個人住在老房子裏,做出過一輩子的決定。

夜色越來越黑,夜幕之上群星閃耀,鄉下的天格外幹淨。回到老地方,見到舊人,於是綿綿不絕的舊情緒便襲上心頭。

她心中憤懣難堪,一回頭卻看見了盛從肅,於是恨意更加綿綿不絕,就像滔滔江水。宋如我整張臉都沉了下來,麵對著身前向一堵牆堵著自己的盛從肅,她說道:“滾。”

說一句話還不夠,宋如我就像是受了刺激一樣,拚命地推盛從肅:“你給我滾!滾!滾!”

她就像是一個渾身是刺的刺蝟,時刻豎起重重盔甲,刺傷別人的同時也刺傷自己。盛從肅狹長的利眼稍稍闔上,他對於這樣子的宋如我忽然間覺得絲毫沒有辦法。

從很久之前開始,他對她一見鍾情,可是他卻不知道怎麽討好她。他不像李木白能夠說好聽的話,會逗她玩,他隻會待在她的身邊,最後把人推遠。

“盛七,你不後悔?你不後悔?”宋如我笑得淒涼:“也是,像你這種人,隨隨便便毀掉別人的人生,有什麽後悔……”

宋如我甩開了盛從肅,一個人率先回了屋子裏,她知道自己無論用什麽方法,盛從肅一定會留宿在這裏。

可是,她覺得惡心又覺得難堪,胃中的食物翻滾,攪得她不得安生。她進了房門,就將門立刻鎖上,即便她自己也知道這不過是困獸之爭。

而盛從肅看見宋如我把門鎖上了,腦子裏忽然間閃現出很多年前的場景,他心底心悸不止,連忙敲門:“宋如我,你給我開門!”

宋如我沒有回應他,她連燈都沒有開,一個人坐在房間的椅子上聽著門外盛從肅的喊聲。

“開門!宋如我,我再說一遍,開門!”

對於她的不受掌控,他在憤怒麽?宋如我笑笑,繼而又聽到:“宋如我,不要挑戰我的極限。”

然而,宋如我依舊沒有回應他。而盛從肅在威脅之後,也沒了聲響。

六年之前,宋如我從盛家別墅逃出來,她在李木白的門前站了整整一晚上,那時候她已經壞著盛泱。那夜下了一晚上的滂沱大雨,宋如我就站在雨裏,她一聲聲哭著喊道:“木白、木白。”

李木白終究沒有出來見她,她在德雲記吃完餛飩之後就回到了東吳,她終於明白李木白拋棄了她,以決絕幾近撕裂的姿態。

她的少年不要小媳婦了,他一個人往前走,把宋如我留在了原地。

時隔六年她再一次回到這裏,宋如我在黑暗裏忍不住還是會想起這些事。

而門外的盛從肅臉色鐵青,可是過了一會兒之後他幾乎哀求一樣對著門內的宋如我喊道:“小我,你開開門。”

“你開開門,千萬不要做傻事。”

宋如我冷笑,是的,六年前,她生無可戀,決定死在自己老家,她吞了將近四十粒的安眠藥。卻還是被盛從肅撞開門,將她帶到醫院洗胃。

她被他逼到想要死,他還是不放過她,即便她如同行屍走肉,瘦的隻剩皮包骨頭,他叫來家庭醫生給她掛營養針。她快要生產的時候,體重才九十斤。

她年輕時候以為盛從肅會惦念一起玩耍的情誼,哭著求他放過自己,但是他是怎麽回答的呢?

就像今天一樣說他不後悔一樣,肯定決然地說:“不可能。”

盛從肅遲遲得不到回應,終於一覺踹開了房門,年久的門栓一下子就被踹壞,門搖搖欲墜地掛在一邊,就像是在垂死掙紮。

而他看見宋如我捂著臉坐在黑暗裏,腦子裏“嗡”的一聲。他盛從肅,天不怕地不怕的盛從肅,卻害怕見到這一間房間。

他現在還記得,當年他也是這樣一覺踹開房門,將已經昏迷的宋如我抱起來的場景,她輕得如同一片羽毛,頃刻間就能飛出他的世界。

那一晚上的月亮格外亮,他開著那輛白色吉普疾馳在鄉間小路上,總覺得時間對他格外殘忍,過得那樣慢,宋如我的命就在他手上,很有可能晚一秒鍾,他就失去了她。

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嚐到害怕的滋味,而這滋味刻骨銘心到知道今天他還後怕。

“小我!”盛從肅的聲音在抖。她今天被成響打了一巴掌,李木白再一次離開,冥冥之中跟六年之前有多少巧合之處,他害怕所以他要求留下來。

但是他也知道,也有可能正是因為他留下來,宋如我才反應如此激烈。

黑暗中,宋如我慢慢抬起了頭。她看見盛從肅打開了燈,熾白的燈光之下,亮得連盛從肅臉上的冷汗都能看清楚。

宋如我忽然“嗤”的一笑,她語氣悲涼,就像是早已經耗幹心血的花。她輕而淡的話語卻在寂靜的夜裏像平地一聲雷。

她問:“你闖進來,是想再強/暴我一次麽?”

作者有話要說:第三更,明天雙更。入v後一周至少五更。麽麽噠~

另外,對不停發大招的作者你們還習慣麽?接下來還有……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