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chapter21
loading...
是,走投無路。他形容地很對,但這又有什麽用呢?過去就已經過去了,即便當初心灰意冷,心頭活血盡數流進,到如今也不再期待和憤懣。

宋如我帶著孩子有些意興闌珊,不想再跟李木白爭執或者談論,該說的話已經說完,她伸出手說道:“鑰匙給我,你走吧。”

李木白知道她這樣也就是態度堅決,也不想在孩子麵前提起往事。隻能先依著她將鑰匙還了回去,然後點點頭就出門了。

這次時候已經到了上午最好的時候,深秋時節溫暖的陽光已經微微灑下來。秋高氣爽,風輕雲淡,鄉下的天也格外藍。盛泱雙手懷抱著宋如我的肩膀,有些興奮:“媽媽,我們能不能出去玩?”

鄉下其實也沒什麽好玩的,可是難得盛泱提出來,宋如我對這個孩子也有很多愧疚心,當即便答應帶她到市場上麵去看看。

東吳鎮的市場全年無休,不僅買賣蔬果魚肉還有各色當地小吃,蘿卜餅、臭豆腐、雞肉串,宋如我牽著盛泱的手,小姑娘各自才到櫃台那,一雙大眼睛滴溜溜地就看著各種小吃。

這些都是盛從肅嘴裏的垃圾食品,可是卻散發著濃濃的香味,惹得小姑娘一陣嘴饞,她轉身問了問宋如我:“媽媽,我能不能吃這些?”

在宋如我的孩提時代,還沒有很多關於垃圾食品以及地溝油的說法,那個時候,等宋如我放學,袁朗就會帶著她一起到市場上麵買菜,當然了買菜的同時總會讓宋如我吃個半飽。

一代過去,現在輪到宋如我帶著自己小孩到這裏買吃的。盛泱抓著宋如我的衣角,大概是在爸爸的教養下從來沒有吃過這麽市井的食物。

宋如我看著這個小可憐樣,心裏邊柔軟開來,立刻每樣挑了一點拎在手上,並將蘿卜餅遞給盛泱:“慢慢吃,媽媽都買了。”

小姑娘滿足地接了過來,一口咬下去,熟悉的味道在空氣中彌散開來。宋如我拍了拍盛泱的頭,叮囑道:“慢點吃。”

“好好吃。”小姑娘讚歎道:“對了,媽媽,待會兒我們幹什麽呀?”

“媽媽明天帶你一起去看外公好麽?”

“外公他在哪裏呀?在家裏為什麽看不到他?”

宋如我眼神越發慈愛,摸著小姑娘的腦袋慢慢說道:“外公啊,他去了很遠很遠的地方。”

小姑娘吃著蘿卜餅的動作忽然停頓,她認真地想了想有寫明白過來,抬頭問宋如我:“媽媽,外公是去世了麽?”

小朋友已然知道很遠很遠的地方就是指另一個地方,宋如我牽著小姑娘的手往前走:“那我們明天就去掃墓好麽?”

“好的呀!”

已經走到市場內部,這會兒正在中午,裏麵的人不多,有些攤子也還沒出來,沒有宋如我印象中熙熙攘攘的樣子,不過她現在帶一個孩子也正好。

盛泱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情景,感到十分新奇,一個勁兒地張望,她想了想:“媽媽,我們買菜回去做飯吧。”

小姑娘興趣盎然,宋如我就跟著她看著小朋友走到菜攤前一個個看過去。市場上的阿姨都對這個小姑娘感到好奇,不是很忙的時間,紛紛就去問她:“小姑娘要買些什麽呀?”

說得是東吳方言,和布桑話相差不多,小姑娘眨著眼用普通話字正腔圓地說:“我要一點這個。”

她轉過臉笑著看著宋如我,好像在尋求表揚。宋如我從包裏掏錢,付賬買了小姑娘指著的東西。

母女倆玩得很開心,也買了一大堆蔬果和肉。宋如我將後備箱裏幾乎塞滿,家裏麵沒有冰箱,買的一些東西其實是浪費,但是兩個人都開心地咯咯笑。

盛從肅的車就停在市場南麵的超市後麵,盛泉看了一眼後視鏡裏這位七公子的神色,笑了一下:“看來小小姐跟夫人玩得挺高興的。”

盛從肅一直看著母女倆的車出發,他看了看表,兩人在市場裏麵待了兩個多小時。

“走吧。”

盛泉終於等到這句話,立即開著車跟在宋如我後麵。東吳這些年經過發展,雖然是個小鎮,但是鎮中心也有兩家五星級酒店,盛泉看了眼盛從肅的臉色問道:“七公子,我這就訂房間了?”

“嗯。”盛從肅同意。

宋如我帶著小朋友回來就開始在廚房裏忙活,她給盛泱找了一個小圍裙,小姑娘就跟在大人身後團團轉。宋如我時而打發她洗個菜,她的笑聲充滿了整個小小的空間。

宋如我的晚飯做了糖醋排骨、紅燒鯽魚、香菇炒青菜、肉絲炒茭白另外再加一個蔬菜湯。兩個人明顯嫌多,並且這會兒才下午三點鍾,不過因為兩個中飯都幾乎沒怎麽吃,很快就大快朵頤起來。

小姑娘是第一次正正經經吃媽媽做的一頓大餐,宋如我給她倒了一點果汁,一齊吃到四點多鍾,盛泱摸了摸自己圓滾滾的肚子,滿足地擦幹淨嘴:“好好吃。”

宋如我便起身收拾碗筷,而這個時候李木白再次來到,然後沒過幾分鍾,成響便跟在後頭怒氣衝衝地闖進來。

大概是母子倆談崩,惹得成響十分不快,早上還精致優雅的形象現在有些難以維持,她美目一瞪,立即開口:“你現在連你爸爸的心血都不要了!你爸爸臨死的時候跟你怎麽說的?!你又是怎麽答應的?!”

李木白不說話,甚至有些不耐煩,轉過頭來對著成響就說道:“您還是走吧!”

成響忽然發怒,穿著高跟鞋就衝到宋如我麵前,“啪”一聲就甩了她一個巴掌,並且嘴裏罵道:“狐狸精!”

宋如我避之不及,這一巴掌被打得厲害,而她身邊的盛泱看到媽媽被打,忽然間就哭起來。

孩子響亮的哭聲在狹小的環境中顯得尖利和可憐,宋如我看到女兒這樣,連忙蹲下來,一把抱起她,她難得動怒,臉色陰沉,對著李木白就說:“請你將你母親帶走,這裏不歡迎你們。”

李木白看到事情忽然間鬧成這樣,而宋如我已經語氣十分不善,對著宋如我就道歉:“小我,對不起……”

“道什麽歉!”成響拉著李木白就說:“你跟我回布桑!”

再待下去已經沒有容身之處,李木白也再沒有臉麵待下去,隻能帶著成響離開。

宋如我頂著火辣辣的臉龐,抱著盛泱安慰她。

十分鍾過後,門口重新響起磕嗒磕嗒的腳步聲,宋如我就看見盛從肅穿著一身黑色,從門口走進來。

盛泱帶著淚珠的小臉從宋如我懷裏露了出來,她看見盛從肅,可憐兮兮地喊了一聲:“老七……”

盛從肅立刻從宋如我手上強行將盛泱接過來,不過也是奇怪,盛泱在他的安撫下很快就平靜了下來。

然後小姑娘控訴:“爸爸,那個奶奶打媽媽!”

宋如我立即便感受到盛從肅的眼神輕輕飄過來,他定睛看了她一會兒,然後對著宋如我問:“疼麽?”

宋如我定了一會兒然後搖搖頭。

“媽媽騙人!你看媽媽臉上都紅了!”小姑娘不甘,想為母親討回公道,而在她心裏父親無所不能,一定能幫母親出氣。

宋如我卻不願意再談這個問題,口頭上說道:“好了,泱泱,媽媽要去洗碗了。”

宋如我不願意跟盛從肅多相處,轉頭就去廚房。長久沒人住的房子,連熱水都沒有,宋如我用電水壺燒了一壺水,在等待的時間內,一個人靜靜地靠在牆上。

而在客廳裏的盛從肅將盛泱抱到臥室裏,哄著小姑娘睡覺,他很快就到了廚房。

這個時候,熱水正好燒開,宋如我不知道在想些什麽,幾乎要把熱水倒在自己手上。盛從肅眉頭一擰,立刻結果她手中的水壺,語氣有些訓斥:“你在想什麽?!這樣子,泱泱還能讓你照顧?”

宋如我不說話,盛從肅感到失望,她不是個性軟弱的人,當年甚至能一刀就戳中她的胸膛,可是李木白的母親打了她一巴掌,她竟然能夠忍下來,他憋著一股氣,臉色愈發陰沉,隻是道:“我待會兒會派人將盛泱接回布桑。”

熱水倒進洗碗池,遇到冷空氣形成白霧,宋如我有些恍惚,她定了定突然對著盛從肅一字一頓地問道:“這些年,你後悔過麽?”

盛從肅一愣,當即背後一僵,然後她就看到宋如我走到他跟前,眼神平靜卻暗潮洶湧。她忽然間雙眼有些通紅,逼問著盛從肅。

“盛七,這些年,你有沒有對曾經你做過的事情後悔過?!有沒有?哪怕一分鍾?!”

盛從肅看著她的雙眼,那樣子亮卻那樣子恨,他胸中有無數的刀一刀一刀在割,然後他轉過臉:“從來沒有。”

他,從來沒有。

作者有話要說:入v第二更,美人們~你們都拋棄我了麽……留言好少,訂閱好差……嚶嚶嚶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