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chapter20
loading...
事到如今,連資格這種事情,都無法從口中說出來。鄉下寂靜的夜裏隻有窗外深秋的夜風。物是人非,明明好像就在眼前,小媳婦羞紅了臉,轉身給他端出一碗麵。

他仗著年少熱血旁人愛著他的一顆心,所以作天作地,輕易拋棄。到如今自食惡果。

宋如我開了兩個半的小時的車,看著有些疲累,並且沒有再談下去的意思,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就準備回房間睡覺。

李木白看著她的背影,自己知道就像是賭博一樣,他桌上已經沒有籌碼。這兩天,他待在小鎮上,時常想起很久之前的事情。那時候覺得理所當然的事情,現在竟然覺得是奢求。

他拋棄宋如我,遵從母親的意思與傅雨訂婚,今年結婚,婚後兩人各自為政,互不管轄對方。結婚的那一天,他在想,其實站在身邊的應該是宋如我。

他們本來就是父親親自定下的婚事,結婚本應該理所當然。

這個世界上,他最恨的一個詞叫做曾經。李木白看著宋如我有些瘦削的肩膀,終於回頭進了另外一間房間。

宋如我脫了衣服,睡夢裏的盛泱便自動靠在她的懷中,軟趴趴的小身子蹭了蹭她,然後小手勾住她的脖子。小朋友睡得很熟,馨香的小身體無比信任地靠在自己媽媽身邊,十分地安靜。

無論如何,這是她的骨肉。是她曆經千辛萬苦十月懷胎生下來的心頭肉。

宋如我緊緊擁著小朋友,在年少時自己的房間裏輕輕滴了一滴淚後便一夜無眠。

她甚至想了很多很多的事情,想起自己上小學的時候,袁朗給自己洗的幹幹淨淨的書包,想起他騎著笨重的老式自行車載自己上學,也想起拿回一張張獎狀時,袁朗臉上的皺紋都笑開來。

夜太長,她想起太多的人,甚至想起了她跟盛從肅第一次見麵的情景。李木白長她一歲,盛從肅是李木白的同班同學,都是布桑人的兩個人是從初中開始就是好朋友。

袁朗離世之後,李木白來袁家就比較勤快,宋如我很快被他吸引,兩個人感情十分要好。李木白決定是時候帶著自己兄弟看看自己的小媳婦了。

於是趁著假期,剛上大一的李木白便約好從國外回來的盛從肅一起到了鄉下。宋如我剛從學校回來,繁重的課業壓力下,她越發有些瘦。李木白拉著她的手心疼地罵她:“你都不吃東西的麽?”

那時候,盛從肅穿一身灰黑色,隻顯得他麵龐英俊立體,一雙丹鳳眼更是風流倜儻。他伸出骨節分明的手,袖長的手指輕輕握住宋如我的手說道:“你好,我是盛七。”

“呸,他叫盛從肅,家中排行第七,混話叫他盛七。”

盛七不過二十歲,年紀輕輕卻有著與李木白相反的沉著與氣度。宋如我笑笑。

他們在鄉下度過了一個假期,宋如我即便沒有見識也知道從盛從肅的行為舉止看出,他應該出生十分良好。

對於招待這樣一位貴客,她有些惴惴不安。可是沒想到的是,盛從肅相比較於李木白而言,反而不需要她照顧。他甚至能在宋如我在廚房裏忙得團團轉的時候,適時地搭一把手,第一次來她家臨走的時候更做了一頓中飯。

色香味俱全,惹得李木白嗷嗷叫:“盛七你什麽時候還會這些了?”

盛從肅年少時期個性就沉默冷淡,對於好友這樣愚蠢的提問,連一個眼神都沒有給。

本來相安無事,最後到今天卻變成這樣子的一番景象。

宋如我睜著眼睛到了天亮,鄉下的空氣好,房子裏的窗簾年頭久了也擋不住陽光,清晨開始,盛泱在她媽媽的懷裏微微睜開了眼睛。

小朋友剛剛醒,語氣軟糯嬌氣,帶著十分撒嬌:“媽媽,我不要起床。”

“可是太陽已經照屁股啦。”

小姑娘不情願地在宋如我懷裏蹭了蹭,然後慢悠悠地揉揉惺忪的眼睛,從床上坐了起來。宋如我親了親小姑娘的臉頰,開始給她穿戴衣物,母女倆一起起床,宋如我抱著盛泱從房裏出來。

李木白已經做好早飯在客廳裏等她們了,熱氣騰騰的小籠包和豆漿。盛泱在她媽媽耳邊小聲問道:“這個叔叔是誰呀?”

宋如我沒說話,隻是靜靜地看著李木白,他朝她們母女笑,站起來就要哄小姑娘吃早飯。

“他是傅雨阿姨的丈夫。”

“丈夫是什麽東西?”

李木白雙手一僵,然後他親自對著小姑娘說道:“我是你媽媽的好朋友。”

“這裏就是外公家麽?”盛泱環顧了四周,回頭又問宋如我。

“是的呀,是媽媽小時候長大的地方。”

“媽媽小時候真辛苦。”

小姑娘已經到了能夠分辨好壞的年紀,也到了能夠體諒人的年紀。她從小生長壞境優渥,宋如我幼時清貧的家對於她而言自然是很辛苦。

宋如我拍了拍小姑娘的頭,沒有說話,盛泱吃飯時不會說話,這大概是他爸爸教的。三個人便靜悄悄地各自吃飯,屋內隻有杯盞碗筷相撞的聲音。

可是還沒有吃完這一頓平靜的早飯,房門前就已經傳來“啪嗒啪嗒”高跟鞋的聲音。

“木白。”

時隔那麽多年,宋如我還是將這個聲音給認了出來。在她的記憶裏,這個聲音甚至十分刻骨銘心。李木白的母親,她雖然跟她說過很少的話,但每一句話都戳到她的心底。

很快的,成響已經走到了屋中,她看到李木白居然還在這裏跟宋如我還有一個小姑娘吃飯,心裏邊沒來由的厭煩。

她已經猜出那個長得有些精致的小姑娘,就是當初宋如我肚子裏的孩子。

“木白,跟我回布桑,鬧了這麽久,也該收收心了。”

這位母親外表還是如很多年前一樣精致優雅,穿著定製時裝,外麵套一件風衣,從裏到外都是透著富貴逼人的姿態。

成響睥睨著眼瞄了一眼宋如我,高傲的頭顱連低一下都沒有,隻是看著李木白:“公司你都不要了?新藥上市期,你連飯碗都不要了是麽?”

李木白終於出聲:“媽,你回去吧。”

成響這時候終於看了一眼宋如我,她甚至還看了一眼盛泱,好一會兒她說道:“你為了她?你看看,她連孩子都有了。”

盛泱有些好奇地看了看這個奇怪的奶奶。宋如我立刻站了起來,一把抱著盛泱就要往外走。

李木白立刻喊了一聲:“小我!”

宋如我背影一愣,然後轉過了頭想了想說道:“把鑰匙還給我。”

李木白心底絕望,對著自己母親便再無好的姿態,他微微一笑,一字一句說道:“媽,我說過,我一定會離婚的。”

成響對這個不孝子終於忍無可忍,甩手便打了他一巴掌,“啪”的一聲,清脆響亮惹得小姑娘回頭看了一眼,說道:“媽媽,那個奶奶為什麽要打叔叔啊?”

宋如我這時候已經將孩子抱了出去,她想了想說道:“因為叔叔不乖。”

“可是我有時候淘氣,老七就從來沒有打過我。”

宋如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她,隻好保證:“媽媽以後也不打你。”

已經到了十一月份底,天氣已經很涼,小姑娘縮在宋如我的懷裏,甜甜地說道:“媽媽我最愛你了。”

大概有十分鍾,成響從屋中走出來,臉上帶著惱怒的神色,精致的妝容不知道什麽時候有些殘,她看了一眼宋如我,忽然瞪了她一眼。

宋如我連忙將小姑娘壓在自己的懷中,成響涼涼地開口:“從國外回來了?那就趕緊回盛家吧。我們木白已經結婚,不能這樣折騰。”

這樣說來,好像宋如我逼著李木白一樣,她恍惚間成了第三者,需要受別人唾棄。

宋如我不想跟她對話,很快就抱著盛泱離開,回到自家家裏,看到李木白點著一根煙,看著遠方,不知道在沉思什麽。煙霧繚繞之間,宋如我看不清楚他的臉。

李木白在看到她進來,連忙將煙頭掐了,揮手散了散煙霧。

“小我……”他開口。

宋如我冷著一張臉,忽然間有些怨恨和難堪,她甚至惱怒地說道:“你趕緊走。”

她已經對他厭煩,礙著孩子的麵沒有將話說得難聽,李木白愣住。他扯了扯嘴角自嘲的笑笑:“當初她跟你說了什麽?我是指我媽。”

宋如我沒有回答,李木白就又說道:“是不是說我不要你了,讓你趕緊滾?”

“沒有。”宋如我不想再談,往事就像是傷疤,揭一次疼一次。

“意思是一樣的。”李木白喃喃:“你當初懷著孩子來找我,肯定是已經走投無路。”

作者有話要說:入v第一更,接下來我要發大招了,你們那啥,不要到時候讓我寫死某人……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