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chapter02
loading...
宋如我知道自己所說的話終於合乎眼前這個變態的心思,他這種人什麽都能翻手為雲,覆手為雨。也隻能長在至關重要位置上的那一塊逆鱗最能吸引他的興趣。

“離婚?”盛從肅那兩片薄唇輕啟,微微念叨這兩個字,帶著譏諷和嘲笑道:“嗯,是該把這個手續辦了。”

他甚至還問:“宋小姐什麽時候有空?我讓助理聯係你。”

宋如我掐在手掌心裏的指甲又深了一分,終於見了血,一滴一滴順著她的肌膚往下落。真是痛快得不得了。

這麽多年了,眼前的男人更加地高高在上,是與生俱來的優越感,自小高人一等的生活所創就的禮貌與梳理。還真是讓人痛恨。宋如我沉默了一會兒,忽然間說道:“盛泱被你寵得太無法無天了,你們家不會教禮數麽?”

盛從肅剛才還閑適無比的表情忽然間就隱去了,又成了那副神情冷漠麵無表情的模樣,他似乎一分鍾都不想在這個地方待下去了。一眼都沒有再看宋如我,陌生人一樣點點頭:“請便,再會。”

眼見著盛從肅沉默的背影,宋如我終於伸開了自己的手,掌心裏的血已經暗紅,夾雜著剛剛手裏冒出來的汗水,疼得她幾乎抽氣。她終於感覺到累,閃身進了洗手間,搓幹淨的手上的血跡。

拍賣會依舊在進行,甚至已經到達□□,下午兩點鍾,主辦方終於展出阿加莎原稿,一時間已經叫價到兩百萬人民幣,並且絲毫沒有停止的苗頭。

兩點十分,拍賣大廳第六十號舉出五百萬人民幣的價錢。

助理盛泉接到9號線電話,立刻跑到休息間告訴正在哄盛泱睡覺的盛從肅:“七公子,是塞恩製藥的李少,他叫價五百萬。”

盛從肅輕輕拍著盛泱的小後背,嘴裏麵哼哼著“一閃一閃亮晶晶,滿天都是小星星。”

盛泱轉了個身,迷迷糊糊道:“我要聽英文版的。”

“twinkle,twinkle, little star. how i wonder what you are. ”

盛泱這才滿足地睡著,盛從肅終於有閑心吩咐道:“過十分鍾,再跟我說價錢。”

十分鍾過後,拍賣大廳依舊陷在□□之中。第六十號已經將價錢喊至八百萬人民幣。終於也有人認出這人來,城中如今風頭無兩的製藥企業“塞恩製藥”的ceo:李木白。

這人一身休閑打扮,一直帶著溫文爾雅的笑,卻是誌在必得的樣子。

圍觀群眾忽然反應過來:“李木白的妻子不就是‘終點’的藝術總監?”

而“終點”和“桑時”是同屬於盛七名下的拍賣行,隻不過一家是商品畫拍賣行,一家是藝術品拍賣行。

宋如我從洗手間出來就站在拍賣大廳的最後麵,她拿了一個號,連位置都沒得坐。

這個時候手稿已經價值九百萬人民幣,並且已經喊價一次。

書迷的熱情在九百萬人民幣之下也終於清醒,甚至有人猜說不定這是一次高調地秀恩愛,聽說李木白的新婚妻子也是阿加莎女士的狂熱粉絲。

終於叫價第二次,助理盛泉掛斷九號內線電話,立刻匯報:“七公子,已經叫價第二次,李少出價九百萬人民幣。”

盛從肅的臉隱在一片陰影之中,他若有似無地看了一眼正在熟睡中的女兒盛泱。休息室裏的光線很暗,沒有人能看清楚他臉上的表情。空氣中是沉默的因子,經過短暫但漫長的一分鍾之後,盛泉終於聽到這位七公子說道:“一千萬。”

盛泉立刻明白意思,即刻致電吩咐:“舉牌,一千萬。”

然而,於此同時,九號線再次電話進來,盛泉的臉色頓時就像是吃了屎一樣。

“怎麽了?”

“七公子”,盛泉頭垂得很低:“已經成交了。”

盛從肅愣了一會兒,忽然低低地笑了一聲:“也好。”然後他就揮了揮手,示意閑雜人等可以走了。

盛泉想不明白,這麽心愛的東西為什麽要拿出來拍賣,拿出來拍賣又為什麽不作保障,又為什麽到最後眼見著別人拍走。他真的不明白。

於是他繼續打內線電話,得知《未完成的肖像》最後被一位年輕的連位置都沒有的女士以一千萬人民幣的價格拍走。而且是塞恩製藥的李少拱手相讓。

下午三點鍾,拍賣會終於結束,宋如我來到拍賣行的藏品室,行政總監小心翼翼地拿出一個保險箱,由專人打開,黑色絨布之中,靜靜地躺著一遝泛黃的手稿。書稿的最後,是簽名:瑪麗·維斯特麥考特。

老式打字機的油墨味道早已飄散在時間的長河裏,留下來的隻是深邃的情懷和思想。宋如我看了看自己剛剛還流血的手,生怕弄髒這僅存於世的孤本,連碰都沒有碰。

最後她簽了一張支票,工作人員核實之後,應她的要求將書稿送至城中保險櫃。

一切手續辦完,已經是五點鍾,落日的餘暉輕輕罩在身上,宋如我一眼就看見了倚在門口的李木白。

很顯然,對方也一眼就看見了她,立刻站直了身向她走過來。他有些局促,想了好一會兒也不知道說些什麽,還是宋如我先開得口:“謝謝你的相讓。”

李木白臉色黯了黯,宋如我站在他麵前,還是那樣子的身高差,她依舊隻到他肩膀的位置。這麽多年了,他曾經以為這一輩子宋如我都不會再踏足布桑一步,沒想到時至今日,她終於還是回來了。

“這些年……”他還沒有把話說完就聽到宋如我回答。

“挺好。”

他還想說些什麽。

“愛過。”

宋如我眯著眼笑起來,深邃的大眼睛彎起來就像是月牙兒一樣:“跟你真是好久不見。”

她說得已然輕巧無比,玩笑話也拈手就來。就像是前塵往事早就隨著時間滾滾而去。李木白心裏的時時刻刻吊在心上的尖刀“啪”一下就刺得他鮮血直流。

他無話可說,隻能講:“這些年,你還是喜歡阿加莎。”

宋如我點點頭:“還沒有恭喜你結婚。”她攤了攤手:“省了我一個紅包。”

她又笑:“不過我這個前女友還是不來的好,是吧?”

“不是。”李木白立刻辯駁,他終於受不了宋如我成了這幅模樣,他伸出手:“小我,你聽我說。”

宋如我終於不笑了,她上前了一步,就站在李木白的眼皮底下,她卻拍了拍他的肩,笑了笑:“木白,你不要為難我。日子長了,我也總要活下去的。”

她說到這個份上,反而更加令李木白難受。他知道宋如我的性子,那麽多年待在國外,不過是不想見到任何人,而他們之間那些愛戀恐怕到現在隻能埋在土裏。

而宋如我,不做戀人也不會跟他做朋友。

李木白知道自己失去她,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經失去她,並且以慘烈和不堪的姿勢結束,再見麵對他平和已然是宋如我最大的教養。

宋如我和他告別,語氣平靜地說:“再見,有空再續。”

李木白覺得恍如隔世,曾經的宋如我是什麽樣子的呢?

內斂,甚至自卑。羞羞怯怯地朝他笑,他曾經說她是鄉下來的土包子。而她現在,已經像所有的成功人士一樣,不卑不亢,對於他這個前男友平和淡然。

這些年,她到底走過了一條什麽樣的路?而她剛剛還底氣十足地拍下了一千萬的孤本。

宋如我在城中租了一套公寓,一室一廳一廚一衛的小戶型,多年來一直是這樣,小而溫馨的環境。她今天已經很累,掌心的傷口開始發癢,低著頭在書桌旁邊的便簽盒裏找創可貼,一抬頭就撞上了懸在上方的書角。

宋如我忽然間力氣殆盡,幹脆坐了下來,一個人靠在床邊。

她終於又想起,今天在拍賣大廳的一舉一動,李木白清俊的臉還是那樣子,當初陽光開朗甚至囂張跋扈的大少爺現在也優雅地舉著牌子輕輕鬆鬆地吐出一串數字。

顯然已經習慣了金錢的世界,他的臉還是那樣子,但是她已經不那麽認識他了。

真悲哀,宋如我,你真是悲哀。時間太長,一旦分崩離析,誰還留在原地。

而這一切,在這重重回憶的背後,高高在上就像是遊戲一樣操控著他們的人,現在還是活得那樣恣意瀟灑。

她又想起今天盛從肅那離開時“輕便,再會”的表情,她就像是一個小醜一樣。

宋如我忽然鼻子一酸,陰雨綿綿的倫敦街頭,紀凡的鮮血很快被雨水衝開,他說一句話嘴邊就溢出汩汩的鮮血。

他在最後一刻,抓著她的手一字一頓:“小我,有個人一直在調查你,他、他叫盛從肅。你、你一定要……離他……遠一點……”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