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chapter17
loading...
屋內恒溫,27攝氏度的溫度,幾乎是迎麵撲來的暖意。宋如我到了客廳,竟然看見盛從肅抱著穿好睡衣的盛泱一起下了樓。

小姑娘今天興致特別高,看見宋如我高高興興地就叫道:“媽媽!”

宋如我朝她笑笑,小姑娘卻已經探出身子,一副等待她抱的樣子。盛從肅卻似乎閑庭信步,一步一步下著樓梯,好像在等她主動上前。

盛七今天似乎心情也不錯,微微勾著唇,一向狹長略顯尖利的雙眸難得溫和平淡,可是宋如我卻厭惡他這樣子的姿態,好像勝券在握,連勾勾手指說一聲你過來都不屑於做。

盛泱見宋如我不動彈,又伸長了脖子喊了一聲:“媽媽!”

宋如我走上了前去,她與盛從肅之間的距離頓時縮小到幾乎能聞到他身上的煙味。她立刻想起剛才他站在陽台上那一張高深莫測的臉,宋如我頓時感到渾身難受,接過了盛泱就立刻退了開來。

而盛從肅看到宋如我此番反應,嘴角又微微扯了扯。

剛剛洗過澡的盛泱身上都是馨香的味道,軟軟的小身子趴在她身上,她的臉挨著宋如我的肩膀,小聲地在她媽媽耳邊說道:“媽媽,我今天好開心~晚上我能不能跟你一起睡?”

宋如我拍了拍她的屁股:“好啊。”

管家看到難得溫馨的場麵拉著家裏的阿姨就退出了客廳。傅雨隨後從庭院裏進來。看到一家三口其樂融融的場麵,真是刺瞎了眼。

據她所知,不過前兩天,就在前兩天眼前這位盛太太還在和盛從肅吵著要離婚。不知道達成什麽協議,現在居然能和和氣氣地在一起吃飯,甚至看樣子這位所謂的盛太太還要留宿在這裏。

傅雨心念一動,跑到盛泱的麵前,笑眯眯地問:“泱泱,傅雨阿姨今天沒地方去了,你能不能收留我?”

盛泱滿口答應:“好啊!”她不僅答應還熱心腸地問盛從肅:“老七,我們家裏應該有很多很多的房間吧。”

盛從肅若有似無地看了一眼宋如我,見後者沒什麽反應,想了想對著傅雨說道:“二樓東邊的客房你挑一間吧。”

宋如我隻是側了側身子,親親盛泱的臉頰問道:“要不要去睡覺了?”

“我們一起麽?”

“你先睡,媽媽洗完澡跟你一起。”

盛泱嚴肅地想了想這個提議,好一會兒才說道:“不要,我要等你講故事。老七講故事一點都不好聽,用老師的說法叫做絲毫沒有感情。”

也是,像盛從肅這種常年板著臉的人能講出多有感情的故事?

“三樓有洗手間的,就在我房間的對麵的旁邊。”小姑娘迫不及待:“媽媽,我們現在就去吧!”

宋如我對小姑娘耐心格外好,大概是一餐飯吃得自己格外愧疚,便什麽都依著她。立刻抱著小女孩上樓,連一眼都沒有看盛從肅。

空落落的客廳頓時就隻剩下盛從肅和傅雨兩個人,待小朋友走後,盛從肅又點了一根煙。傅雨與他認識也有好幾年,她明白吸煙對於盛從肅而言,其實是煩躁的意思。

在庭院的時候,傅雨其實看到了盛從肅,她心裏忽然間有些沒底,不知道現在該如何開口,該如何說一些調皮的話來調解氣氛。

盛從肅彈了彈煙灰,隨口說道:“需要給你安排酒店麽?待會兒讓盛泉送你過去。”

小朋友的話當然不作數,不過是當逗盛泱玩而已。

傅雨笑了笑,轉而問:“你沒什麽要問我的麽?”

一根煙終於燃盡,盛從肅掐滅了煙頭,臉色有點難看,他其實明白傅雨的意思。她是誰的老婆,他一清二楚。當初他和李木白連朋友都沒得做之後,就再也未聯係過。認識傅雨是偶然間的事情,也是過了很久,他才知道傅雨是李木白的未婚妻。

其實這樣也夠不尷不尬的,現在他們鬧得要離婚,而李木白離婚的原因竟然是為了他盛七的妻子,真是諷刺,這個世界也真是小。

“他這一次相當堅決,誰的話都不聽,難得見他這樣。”

話裏話外,透漏出來的意思無非是他為了宋如我不惜一切。盛從肅臉色黯了黯,即便他知道宋如我已經回絕過李木白,但是可惜的是,宋如我畢竟曾經那麽深愛過的也是李木白。

而他與李木白相比,對於宋如我來說,他缺少青春期的懵懂愛戀也缺少刻骨銘心。盛從肅低低笑了笑,宋如我更多的,是恨他。

那麽真切的恨意,他怎麽可能不知道。可是,如果,恨也能恨一輩子就好了。

傅雨見盛從肅不說話,臉上表情不改,行動卻更是符合對方的心意,自覺地說道:“我給盛泉打電話。”

宇宙第一大助理隻用了十分鍾就從女朋友家裏趕到了盛家別墅,畢恭畢敬地開著車將傅雨接走。

屋子裏很快又重新恢複了安靜,盛從肅第一次後悔將家裏的位置選在這裏,這會兒到了夜晚,外麵連一點聲音都沒有,靜得隻能聽見三樓的盥洗室裏“嘩啦呼啦”的水聲。

時鍾在一分一分鍾地走,“磕嗒磕嗒”,不一會兒終於整點報時,晚上九點鍾。盛從肅終於起來,一步一步走到了三樓,在他路過盥洗室的時候,宋如我忽然間打開了門。

四目相對,宋如我的頭發上還滴著水,她臉色一紅,“嘭”一下重新將門鎖上。

而盛從肅則愣在當場,腳步沒有移動,空氣中還有宋如我沐浴完清香的氣息。

門背後似乎還傳來宋如我的低咒聲,恍惚間時光仿佛穿梭回去,一下子回到了許多年前。

李木白在高考完後帶著盛從肅一起到了鄉下去看宋如我,宋如我父親去世才不久,她也才上高三,課業繁重,姑姑袁敏還沒有將她接走。李木白死乞白賴地非得拉著盛家公子住在宋如我家裏。

那時候小媳婦一樣的宋如我拿著驕傲霸道的李木白一點辦法也沒有。周六放假回家,還得乖乖給他們做飯。宋如我家裏的衛生間很小,隻有簡單的淋浴,衛生間的位置也不好,就在客廳的旁邊,盛從肅半夜起來倒水喝就看到了穿著睡衣明顯剛剛從浴室出來的宋如我。

她紅著臉,連招呼都不敢打,匆匆就往自己房裏去,鄉下學校又是高三,她周日早上一大早就去上學,這會兒洗澡明顯就是覺得不方便故意等他們睡著了才出來,不曾想還是會碰見盛從肅。

而盛從肅卻一直記得了這一幕,少女馨香的發梢和臉上一閃而過的紅暈。

幾乎多年不忘,到後來才知道,那就叫一擊即中,一見鍾情,所以到頭來,不擇手段做了很多事,一直到今天,將人越推越遠。

盛從肅邁開了腳步,從盥洗室的門口一直到了主臥,啪嗒一聲就關上了門。

聽到外麵的動靜,知道盛從肅已經走遠,宋如我才出來,她換上了管家給她準備的家居服,又吹幹了頭發,才跑到盛泱的房間裏去。

兒童房布置得十分卡通,看得出來不是盛七那個變態的口味。而盛泱這個小丫頭還眨著黑葡萄一樣的眼睛眼巴巴地望著她,看到她進來,連忙說:“媽媽,我想聽白雪公主的故事!”

宋如我是頭一次做這件事,對於哄一個小孩睡覺,她還是新手中的新手。她隻能認認真真盡量清楚無誤地傳達這個知名童話。

而聽完故事的小姑娘卻說道:“媽媽,我不喜歡後媽。白雪公主的後媽真的好壞,媽媽你要一直是我的媽媽,泱泱不要後媽。”

宋如我被小姑娘叮囑地無言,然後便又翻翻童話書,可是卻發現,一個惡毒的後媽幾乎是故事的標配。

她拍了拍盛泱緊緊抓著她的小手:“好,我一直是泱泱的媽媽。”

終於將小姑娘哄睡覺,宋如我也終於等到了盛從肅。

他已經洗完澡,隻穿著一身浴袍,站在盛泱的門口,一語不發地望著宋如我。

被看穿目的之後的前行就要冒更大的險,宋如我終於嘲諷的笑笑:“盛七,你從什麽時候知道的?”她抬頭:“我回來的目的?”

宋如我想了又想,又結合楚瑜的說辭,如果沒有楚瑜的話,宋如我幾乎相信盛從肅真的神通,能拿到她的手稿。可是楚瑜的解釋卻像是此地無銀三百兩,或者說是一種迫切的承認。承認盛從肅從小說中得出她回來是為了調查紀凡的死因。

可是,這是盛七允許出的紕漏麽?盛七會允許有人在他的背後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跟別人說麽?

不會,盛七公子做事永遠都不需要人解釋。

所以,真想很有可能是,盛從肅早就猜測到她回來的目的,並且用各種手段試探她,而最後試探她的一招就是手稿。

而她,幾乎當即承認。由此,盛從肅更新確信自己的猜測,下一步就是將她逼回這個牢籠。

而她今天到這裏,就是為了質問他。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