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chapter16
loading...
所幸的是,盛從肅很快就從後麵進來,看到站在門口的宋如我和傅雨時,若有似無的看了眼她們。傅雨連忙讓了開來。宋如我心裏有些情緒閃過,快得連她自己都沒有察覺。

盛從肅頎長的背影很快就往前走,一過去就立馬抱住今天明顯很開心在蹦蹦跳跳的盛泱。宋如我看著父女倆旁若如人地膩歪了一會兒。傅雨跟在宋如我的背後,她們一齊往前走,很快地大家都到了飯廳。家裏的阿姨今日得了吩咐做了一桌子好菜。一份份往上端的時候,盛泱就在那裏嘰嘰喳喳地報菜名。

“最好吃的鬆鼠鱖魚。”小姑娘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可是過一會兒盛泱不知道想起了什麽,大眼睛彎彎,笑眯眯地就說:“媽媽,我夾給你,可好吃了。”

她還在使用兒童矯正筷,笨拙的小手好不容易夾起一塊魚肉,小心翼翼地就往宋如我的碗裏麵放。

此時此刻,月朗星稀,皎潔柔和的月光透過重重疊嶂輕輕柔柔地灑在小姑娘的身上。盛泱說得一點兒也沒有錯,小姑娘的一雙大眼跟她長得一模一樣。

宋如我從未有一刻像此時一樣感到羞恥和悲哀。因為她是小姑娘的媽媽,所以盛泱給予她無限的信任和喜歡,即便事實上宋如我一天都沒有教養過她。而她這個媽媽在一開始卻並沒有承認她並且即便承認她也是為了別的目的。

小朋友又有什麽錯呢?宋如我有些心酸地想。

“媽媽,你不喜歡吃鬆鼠鱖魚麽?”盛泱看她遲遲不動筷子,眼巴巴地望了她一眼。

宋如我立刻拿起了手邊的筷子,一口便將魚肉都塞了進去。真是奇怪,小姑娘隨手夾的一塊肉竟然一點刺都沒有。家裏阿姨的手藝很好,跟城中名家做出來的水準也沒差多少。

“媽媽,不好吃麽?”

“好吃啊。”

“可是那你為什麽眼淚汪汪的?”

宋如我覺得自己今天真是有些沒出息,吃條魚也能吃哭。她硬生生將眼底的淚意逼回去,扯出一絲笑,對著小姑娘抱著一顆柔軟的心說道:“因為太好吃了呀。”

盛泱得到回答十分滿足,又夾了些菜放在盛從肅的碗裏,甜甜蜜蜜地說道:“爸爸也吃。”

而傅雨卻沒有這樣子的待遇,這個時候正對著宋如我的她終於看了對麵一眼。宋如我正好也抬頭,看見傅雨一閃而過的眼神,心底漸漸有了些想法。

盛從肅向來不是話多的人,菜上齊之後他就默默地動筷子,時不時給身旁的小姑娘夾些蔬菜,用眼神警告她不要挑食。

宋如我觀察到,即便小姑娘嘴巴都要翹上天了,但她還是乖乖地把盛從肅夾來的蔬菜全都吃光。

其實他們父女感情真是很好,盛從肅又寵孩子,盛泱自然喜歡他。

宋如我和盛泱在吃飯的習慣上很不一樣,盛泱喜歡肉食,什麽油膩吃什麽,宋如我卻喜歡素食,什麽清淡吃什麽。這一點上,盛泱又隨了她爸爸。

一餐飯吃下來,宋如我真是吃得感概萬千。

大概是看出宋如我的落寞,在盛從肅帶著盛泱去洗澡的時候,傅雨隨著宋如我一同到了別墅外的庭院裏。

深秋帶著濕氣的晚風夾雜著庭院裏不知名的花香,傅雨站在宋如我的麵前,朝她笑笑說道:“據說你是李木白的前女友?”

終於坦白,這若有似無,時時刺探的眼光背後竟然是這個原因麽?做過無數次的夢仿佛忽然又出現在眼前。初夏的庭院,十七歲最美好的光景,少年意氣風發的臉。

她是李木白的前女友,他們彼此喜歡對方多少年,到如今,宋如我站在人家正牌妻子的對麵接受質問。

她還不得不坦坦蕩蕩地承認:“是,我是李木白的前女友,但也隻是前女友。”

傅雨輕輕笑了笑,她說:“那你知不知道他在跟我鬧離婚,也是因為你這個前女友。”

夜風襲來,夾雜著傅雨清晰的話語:“沒有感情基礎的婚姻,他受夠了,他說他已經錯了很多年不能再繼續錯下去了。”

宋如我低了低頭,一字一頓地回答她:“錯過了就是錯過了,我現在跟李木白連朋友都不是。”

傅母聽到她的話明顯一愣,她抿了抿唇,若有所思地說道:“可是據我所知,你們都互相愛著對方。”

“你錯了,”宋如我笑笑:“愛情不過就是荷爾蒙分泌過多產生的一時衝動,時間長了,很多事已經不是愛情這麽簡單了。”

“原來你竟然不相信愛情。”傅雨輕輕一笑:“可惜,李木白他對你一往情深,果斷與我離婚,連財產都不要了,現在正跟他媽媽鬧翻,手段做得很絕,都把我趕了出來,連婚房都讓我待了。”

麵對這樣帶著指控的事實,宋如我一口氣梗在喉嚨口,真是難受。李木白的媽媽是什麽樣子的人物,多年前李木白又多聽他媽媽的話,現在竟然成了這樣子。

宋如我有些沉默,傅雨見著她的樣子,又笑了一聲,她很快便說道:“宋如我,倒不如你真的跟李木白在一起算了。”

“什麽?”宋如我抬起了頭,她以為自己聽錯了。

可是傅雨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再說道:“你們互相愛著對方,在一起算了。我成全你們。”她輕笑一聲:“反正我跟李木白大家都各有所愛。”

“你還不明白?”傅雨掩住了嘴,似乎嘲諷的笑聲從指縫中溜出來。

電光火石之間,宋如我忽然朝二樓的房間望了一眼,盛從肅正站在陽台上,手裏點著一根煙,忽明忽滅的煙頭,他不知在看什麽。

“我愛的一直是盛七,而你愛的一直是李木白,既然這樣,大家何不換一換,成全兩對?”

宋如我心頭漸冷,難怪傅雨那副姿態,跟盛泱又玩得極好。

“你的心意,盛七知道麽?”

“知不知道又何妨?”

宋如我清晰地“嗬嗬”了兩聲,頭也不回地就往屋裏走。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