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chapter15
loading...
天際終於一點一點泛白,清晨的光慢慢灑進來,宋如我拿了手機,早上七點十分,她摸了摸有些漲的腦袋,慢慢吞吞從床上爬起來。

昨天的回憶讓她後半夜都沒有睡好,夢裏麵李木白年少時意氣風發的臉和盛從肅冷漠狠戾的眼神交織起來。她歎了一口氣,往臉上拍了些冷水,打算將這些爛事暫時拋在腦後,先解決自己的溫飽問題。

決定從倫敦回來之後,宋如我就立刻聯係到了“雅禮”人事部,這家藥企總部在英國,國內市場部正好缺人,她先在總部當了一陣子的管理培訓生,碩士畢業後公司offer她布桑的職位。宋如我立刻接受。

吃過早飯,地鐵兩站路,她就到了“雅禮”的營銷中心,九點過一點,市場部總監就出來見了她。

對方是一個三十多歲看上去溫文爾雅的男人,長相平凡,但是宋如我知道這個男人在國內最大的兩所大學待過,這個歲數當上總監應該也算是有點本事。

總監問了些她的情況,便決定將她放在大輸液產品線上,擔任產品專員。然後他將宋如我領進了部門,互相打過招呼之後,便很快進入工作狀態。

國內市場部的人其實不多,包括總監加上去也不過才九個人。宋如我將產品過了一邊之後,一晃就到了中午。

到了吃飯時間,辦公室裏的女同事招呼她一起去,公司內部食堂的飯菜倒還不錯,兩人正聊天呢,宋如我的電話便響了起來。

是一個陌生的座機號碼,不過是布桑的號,宋如我接起來:“喂”了一聲。

“喂!媽媽!我是泱泱!”

耳邊立刻充滿了小姑娘的歡快的聲音,仿佛昨天不甚快樂的她從來沒有存在過,也仿佛她已經原諒了宋如我這個失信的媽媽。

小姑娘神秘兮兮的話語問道:“媽媽,你猜我在哪裏?”

宋如我也配合地低了聲音問道:“你在哪裏呀?”

“嘿嘿,今天老師組織我們一起來遊樂場玩呢,我現在在公共電話亭裏給你打電話呢,媽媽原來公用電話是有一個小亭子的,好好玩。”

盛從肅一直給予她最好的生活,小姑娘自然不知道公用電話長得什麽樣子。宋如我抿了嘴笑笑,這一點看起來,小姑娘跟她小時候還真一點也不一樣。

不過,這樣的不同也是上天優待,所有母親其實都希望小孩子活得好。

小姑娘在電話那頭高高興興地跟她說一天的見聞,末了她頓了頓有些不確定地問:“媽媽,爸爸說,你過兩天就回家了是麽?泉叔叔又把我的東西拿回來了,你是不是以後跟我們一起住啦?”

原來盛泱的好心情是因為這個原因,難怪她連那天自己失約都能原諒。宋如我握著手機的手心開始發燙。

“是我殺了紀凡。”

“我給你機會,到我身邊來,給你的紀凡報仇。”

言猶在耳,他明明說給自己三天時間,可是他卻那麽確信自己逃不掉他一手創建的牢籠。他手段高超,行事雷厲風行,甚至連小朋友都察覺,哦,媽媽會回來。

就這樣被捏死,甚至到頭來她還要笑眯眯地跟自己女兒說,是的呀,媽媽很快回來。

“你還好吧?”坐在對麵的同事用口型關切地問她。

宋如我扯出了一絲笑,她隻好跟盛泱說:“我今天回來。”

中午日頭正好,食堂裏空調又打得足,可是宋如我卻周身發冷。還沒吃完的午飯她一點一點挨進去,味同嚼蠟。

可怕的是,今天是星期五,也就意味著,如果宋如我去了盛家,她要足足待個雙休,連工作這種透口氣的機會都沒有。

“你結婚了?”女同事見她心事重重,開口問了她一聲。

宋如我點了點頭:“是吧。”

“剛才的是你女兒?”

宋如我笑笑點點頭,同事見她有些不想再談的樣子,也就笑了笑不再說話。

下午五點鍾下班,天色已經暗了下來,“雅禮”營銷中心在cbd中心,從公司一出來,眼前就是川流不息的車輛。宋如我在路邊等綠燈的時候,一輛車輕輕地滑在了她的身邊。

車窗緩緩降下來,盛從肅的臉幾乎就在咫尺,他已然有了勝券在握的自信,宋如我看見他側臉的嘴角稍稍勾了勾。

惱怒和怨恨交織著一同襲來,宋如我站在街邊,傍晚的風吹在身上冷得就像是數九寒冬。她剛要發作,就看到後車廂裏透出來一個小腦袋。

小姑娘清脆的聲音隨著夜風很快傳過來:“媽媽!我來接你回家了!”

宋如我條件發射一樣立刻扯出一絲笑,她跑到小姑娘旁,摸摸她的腦袋,叮囑道:“注意安全,快進去。”

“爸爸,你快幫媽媽開一下門嘛。”

盛從肅聽話地就將副駕駛的門給推開了。

盛泱笑眯眯地看著她,大眼睛又彎成月牙兒一樣了。這時候後麵的車按了按喇叭,盛從肅卻好整以暇地點了點駕駛盤,一副不急的模樣。

“媽媽,後麵沒有位置了,爸爸剛剛給我買了一個大熊,我要跟大熊一起坐的。”

宋如我看著女兒的笑臉,打開了副駕駛的門,剛一上車,盛從肅身子便傾了過來。宋如我抓住車廂門就一副要衝下車的模樣。

盛從肅狹長的丹鳳眼裏麵帶著些嘲諷,他從一側“唰”的一下就拉過了安全帶,“哢噠”一聲,他立刻就回過了身子,認認真真正正經經地開車,連一眼都不看她。

宋如我從後視鏡裏麵看,小姑娘果真抱著一隻大熊在車廂裏打滾。她看了一眼,又叮囑道:“泱泱,坐好,當心撞到頭。”

難得有人這樣管她,盛泱樂得開心,立馬坐直了小身板:“好的!”

盛從肅從後視鏡裏也看了一眼盛泱,小姑娘看到老七正在看她,立刻向他吐了吐舌頭。

不知道這孩子像誰,宋如我那時候也不這樣。盛從肅微微笑了笑,側了側眼,看見宋如我麵上冷靜,卻在麵皮之下藏著惱怒,可麵對小朋友時不時的眼神時,她又不得不帶上笑容。

盛從肅又微微勾了勾唇角。車子順著車流被堵在了大轉盤的地方,盛泱在後座跟她的新玩具玩得不亦樂乎,車廂裏到處是她童真的話語。

“大熊,你餓了麽?”

“大熊,你喜歡吃什麽呀?周唯一喜歡吃雞腿,你呢?我待會兒讓阿姨給你做,好不好?”

過了一會兒她低低的笑:“不對,媽媽也會做飯,以後媽媽可以做飯給我們吃了呢。”

這時候盛從肅□□來一句:“媽媽要工作,哪有時間給你做飯?”

盛泱垮了垮小臉:“是咩……”

盛泱如此玉雪可愛的小女孩,即便一般人都見不得她難受,更何況宋如我。終究是她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

“媽媽做給你吃。”

得到滿意回答的盛泱又問道:“那爸爸怎麽辦?”

宋如我接著說道:“讓阿姨做給他吃。”

盛泱朝她爸爸又吐了吐舌頭。

車子終於又啟動,上了高架,盛家別墅那種地方人煙稀少,車子是越開越順。很快的,三個人就到了別墅區,照舊是枝椏刮著車頂發出“嘩啦嘩啦”的聲音。

別的地方這會兒真是人聲鼎沸人潮擁擠的時候,這是這邊,卻一點兒吵鬧聲音都沒有。依山傍水的別墅,靜得就像一座鬼屋。

宋如我坐在車上,隨著三層別墅越來越近,她心底藏著的那一股一股的怨恨就通通冒了上來。

foreverhunted,就是這種感覺。車子停在了車庫,盛泱早已先一步打開了車門奔出去。宋如我坐在車上,聽見盛從肅對自己說:“想好了麽?”

宋如我諷刺道:“你給過我想的機會?”

盛從肅撇撇嘴:“是你自己上的車。”

聽聽這口氣,宋如我打開了車門,“啪”一下就頭也不回地往外走。

盛從肅眯了眯眼,關上了車門也出來了。

沒想到的是,盛家別墅裏還有一個女人。宋如我看著盛泱進去,傅雨就站在門口,從鞋櫃上拿了一雙拖鞋給小姑娘換鞋。

盛泱嘰嘰喳喳地在跟她說些什麽,傅雨拍拍她的腦袋。宋如我進來,傅雨朝她笑了笑,指了指說道:“我剛剛跟阿姨說了,她把你的鞋買好了。”

宋如我隻知道眼前的傅雨是盛從肅手上一家商品畫廊的藝術總監,是李木白的妻子,可她沒想到傅雨能跟父女倆熟悉到這種地步。

上一次,她送小朋友回來的時候傅雨在場,這一次她還是在,並且她的態度幾乎讓宋如我以為,她才是這裏的女主人。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