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chapter14
loading...
回憶就像是孩童時候,自己親手吹出來的七彩泡泡,在陽光下真實並且炫目的存在過,但是終究曇花一現,很快就粉身粹骨。

宋如我無比明白紀凡已經不在了。人真是奇怪的動物,有時候偏偏要對一些明明知道已經不存在的人或是事念念不忘。

所以活得那樣子辛苦,宋如我笑了笑,關掉了家裏的等,陷入了黑暗之中。這一晚上,她睡得並不好。夢裏麵總會記起一些明明早該忘記的事情。

十八歲之前的宋如我在小鎮東吳活得雖然清貧,但是卻不乏快樂。

父親袁朗是一名數學教師,在鎮上的小學裏已經支教二十多年,常年帶著厚重的黑框眼鏡,從不跟人吵架甚至連拌嘴都沒有。鄉下的房子不像城市裏那麽密集,鄰居之間也常常串門。宋如我的家裏就父女倆,鄰居們也都能幫襯的就幫襯。

宋如我成績很好,從小也長得漂亮,在高中裏也算是人人都知曉的人物,她內向低調,又受老師們喜歡,學了她爸爸也從來不跟人發生爭執,所以學校外麵的小混混想找她麻煩,班裏的同學都護著。

那時候袁朗的薪水一直很低,而他是個悶葫蘆,勤勤懇懇教書育人這麽多年,也從來沒要求過薪資。

父女倆一直過著溫飽的生活,不過宋如我從來都很滿足,一直沒有那麽大要求。可是說,父女倆一直過著平靜而平淡的生活。

直到有一天,宋如我從學校放學回家,看到應該在批改作業的父親在自家的儲物間裏搗鼓。

家裏麵來了兩個人,袁朗看見宋如我回到家,立馬笑笑招呼她:“小我!快來,這是爸爸的老同學李叔叔,這是李叔叔的兒子木白。”

宋如我趕緊打招呼:“李叔叔好,木白你好。”

袁朗介紹完,總算從儲物間將兩根魚竿拿了出來。宋如我難得看見他高興的樣子,他笑眯眯地招呼老友:“阿峮,走,我們去釣魚。”

袁朗唯一的喜好就是釣魚,家門口的小溝,鄰居家的小溝都是他的戰場。有時候一釣就是一整天,早上出去晚上回來的袁朗總能帶回家幾條活蹦亂跳的鮮魚。真正的野生魚,拿來做湯,鮮得眉毛都能掉下來。

“那小我就和木白玩一會兒吧。叔叔和你爸爸出去一會兒勘察地形,馬上回來。”

李叔叔溫和地朝宋如我笑笑,宋如我立刻點點頭答應:“好的。”

兩個老同學前腳剛走,一直在邊上沒說話的李木白哎了一聲:“你猜他們什麽時候回來?”

“不是說一會兒就回來麽……”

“切……”少年李木白齜了齜牙,露出一排整齊而雪白的牙齒,他一副你真天真的樣子對著宋如我說:“倆老頭摩拳擦掌半天了,估計到夜裏都不回來。”

“不會吧……”宋如我有些不相信,自家父親袁朗從來都是嚴肅正經或者說是木訥,不會那麽沒分寸的。

李木白挑挑自己濃黑的眉毛,一副你等著瞧的樣子。

那時候正是一年中最熱的夏天,火紅的夕陽從天邊滾滾而下,晚霞消失殆盡,最後一絲光從天際邊說了再見。李木白十分自來熟,躺在宋如我家裏的藤製躺椅上,大喇喇地在庭院裏吹著風,直到天全黑了,他隨手招招宋如我:“噯,那個誰,我說的吧。”

少年穿著一身休閑服,腳上是一雙好像在某個雜誌上出現過的牛皮涼鞋。對於這個貴客,宋如我一時不知道怎麽安排他。

她開了屋簷上的燈,昏黃的燈光下,宋如我踟躕地站在他麵前,想了想說道:“你晚飯想吃什麽,我去做。”

意氣風發的少年決定不難為眼前這個長得挺好看的土包子,於是就說:“會煮麵麽?隨便煮點麵就行了,本少爺不挑。”

宋如我立刻點頭:“我會的,我會的。”說完就立刻進了廚房帶上了圍裙要開始忙活。

李木白盯著宋如我鄉下小媳婦一樣的背影,忽然咧嘴笑了笑。

麵條很快就做好,麵裏麵放了青菜、火腿腸、荷包蛋,看上去滿滿當當的。李木白嚐了嚐,味道居然出奇地好。小媳婦坐在他的對麵,已經安安靜靜地開吃了。

十七歲的宋如我,少女時期的宋如我,五官已經深邃立體,皮膚白得讓李木白想起家裏上好的白瓷,一雙大眼睛上的長睫毛就像是一把小扇子。

她怎麽看怎麽就像是一個洋娃娃。李木白愣了好一會,直到宋如我莫名其妙地抬頭問他:“怎麽了?不好吃麽?”

李木白連忙低下頭,吸溜一大口,抹抹嘴巴:“鍋裏還有麽?”

宋如我噗嗤一笑:“慢慢吃,還有呢。”

李木白一溜煙就跑到了廚房,緩了好一會兒,他想,我靠,這小媳婦怎麽這麽漂亮的,秒殺他那學校叫那啥的校花了。做飯又那麽好吃,簡直沒天理了。

終於吃完了晚飯,宋如我又給李木白端來了水果。那年頭鄉下沒有空調,雖然白天的燥熱已經退了些,但是溫度還是高,城市少爺李木白顯然不適應這生活,到了晚上蚊子又襲來,他唉聲歎氣,拉著宋如我說道:“跟我說話,分散注意力。”

他一邊吃著葡萄一邊還要說話,慢條斯理地問道:“你成績怎麽樣?”

“還行。”

“一般能考第幾名?”

宋如我靦腆地笑笑:“大概前三。”

班裏前三,那也算不錯了。李木白想了想忽然坐起來,十分認真地問道:“不是班裏倒數前三吧?”

宋如我連忙擺擺手:“不是不是,班裏的話大概能第一吧,校裏一般能前三。”

李木白“嗖”一下又躺回藤椅上,嘀咕了一句,還那麽聰明。他咳了一聲:“以後想考哪所大學?”

“嗯……布桑大學吧。”

“為什麽?”李木白像審核考官一樣問她。

宋如我笑了笑:“因為我爸爸也是那所大學畢業的。”

李木白眼神一黯,宋如我笑起來的時候一雙大眼睛彎成月牙兒,看上去……真是可愛。他忽然就生了些捉弄她的意思,一本正經地道:“嗯,你知不知道,我跟你是娃娃親?”

“你說……什麽……”宋如我明顯不相信。

李木白齜著牙:“你不知道啊?我爸爸跟你爸爸大學同學麽,據說他們大學的時候就約好要做親家了。我這次跟我爸爸來,就是認親啊。到了法定年齡,我們就得結婚了。”

“嗯……你現在,也算是我未婚妻吧。”

宋如我立刻就站了起來,臉色漲紅,即便她垂著臉,李木白都能看到她紅得滴血的耳垂。小媳婦落荒而逃,聲音小的如同蚊呐:“我去洗碗。”

一直到兩個不靠譜的爹回來,宋如我的碗也沒洗好。

袁朗和老友一人手裏拿著一把手電筒,剛回來,袁朗就喊道:“小我,快出來,看看爸爸今天釣回家的魚。”

而李木白早就湊在背簍旁邊觀察著幾條不時撲騰著的鮮魚。宋如我一出來,他就招呼她:“快來看看啊。”

宋如我看著李木白不懷好意的笑,有些遲疑。

袁朗接了一大盆的水,將釣來的魚都放了進去,李木白一把拉住了宋如我,手裏拘著的水就往她身上灑。宋如我中計,又是滿臉通紅。因為父親和遠道而來的李叔叔,宋如我不得發作,隻能離李木白遠遠的。

這是他們第一次見麵,李峮待了三天之後回到了布桑。而宋如我再一次見到李木白是在父親袁朗的葬禮上麵。

暑假的時候,袁朗為了給宋如我存大學學費,在楠木找了一家教育機構的兼職工作。東吳是楠木下麵的一個小縣城,袁朗便要每天早上乘車趕往市裏,整天早出晚歸,人十分累。

那時候,袁朗身體也不是很好,長期熬夜的他最後有一天猝死在了回來的汽車上。那時候宋如我剛剛上高三。

不過幾個月前,袁朗還那麽高興地和老友一起出去釣魚,幾個月後他就去了另一個世界。李峮帶著李木白來參加葬禮,袁朗曾經教過的很多學生也前來吊唁。

也是在那時候,宋如我頭一次見到了傳說中的姑姑袁敏。

宋如我披麻戴孝,站在父親的棺木前對每一個前來吊唁的人鞠躬,瘦弱的小姑娘哭得眼眶浮腫。在葬禮結束後,袁敏抱了抱她,對她說道:“以後跟著姑姑吧。”

孤苦無依的宋如我點點頭,那時候的宋如我不知道她這一點頭是她人生中多麽重要的一次決定,甚至於以後很多年,她都在為這個決定買單。

多少年後的夜晚,她還是會做起這個夢,來來回回做了無數次的一模一樣的夢。

十八層的單身公寓裏,淩晨三點半她終於醒過來,腦袋發疼。如果那時候她說“不”,那麽是不是一切都不會發生?

宋如我垂了垂頭,在無聲的黑夜裏苦笑。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