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chapter11
loading...
盛從肅說到做到,竟然第二天就讓盛泉打電話給宋如我。那時候宋如我才剛剛收拾完準備出院,聽到電話還愣了一下。

盛泉跟了盛從肅那麽多年,頭一次不理解他的吩咐,盛七公子對自家寶貝寵愛的程度簡直就是連天上的星星都能摘下來,之前還對宋如我冷眼相向,不可能放棄撫養權的人現在居然主動提出將孩子送過去。

在聽盛泉絮絮叨叨說完家裏小小姐什麽時候上學放學,喜歡吃什麽,衣服什麽時候送過來之後,宋如我的心就像是被投入粒粒石子的湖麵,蕩漾起一層又一層的波瀾。

有些緊張可是忽然間有些心酸。盛從肅昨晚答應地那麽快,是因為她自殘。她血跡斑斑的手掌心,她時時頻發的噩夢。

隻可惜,那些都是她故意的。宋如我知道自己手段低廉,隻能希望在真想被揭穿之後,盛泱不會恨她。

然而,在對宋如我失望過後,盛泱大概理解,便不再抱希望。

宋如我在當天準時到達學校去接小朋友的時候,盛泱隻是對她笑了笑。她是被捧在掌心裏的小姑娘,這時候卻沒有不滿意或者生氣地問她:“媽媽,你昨天為什麽不來?”

她沒有問,小姑娘頗為禮貌地叫了一聲:“媽媽。”然後問道:“泉叔叔不來接我麽?”

“以後泱泱跟媽媽住,好不好?”

盛泱抬起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那爸爸呢?你們是不是真的要離婚?離婚了之後是不是我就隻能跟爸爸住或者跟你住?”

宋如我蹲下身子,摸摸她的頭:“那你願不願意跟我住呢?”

盛泱臉上沒有什麽高興的神采,大概是不願意回答這個問題,眼神飄到了其他地方,然後有些扭捏地說道:“你能不能送我回家?我還有故事書沒有帶。”

宋如我心裏麵不由得歎一口氣,她想解釋自己昨天為什麽失約,可是話到了嘴邊,卻又不知道怎麽說出口。

盛泱已經乖乖爬上了車,甚至連安全帶都已經係好了。她從書包裏掏出來一個變相金剛,小手顛來顛去自己玩著。宋如我上了車,有些恍惚,小姑娘顯然有點不想搭理她。

車子開出去,車廂裏都是“滴滴滴”的聲音,小姑娘終於放下手裏的玩具,側過臉來看了一眼宋如我。

“怎麽啦?”宋如我笑笑。

“媽媽,你沒有係安全帶。”

宋如我一看,果然,昨天車禍的教訓又不是沒有,連忙係好安全帶,一邊係一邊嘴裏還說道:“謝謝你提醒,泱泱。”

“以前都是爸爸提醒我的。”盛泱隨口一提。

宋如我握著方向盤的手不由得收緊,在車子上了高架之後,她想了想便問道:“你爸爸平常都來接你放學麽?”

“嗯……”盛泱回憶了一下:“隻要他有時間他都會送我上學放學的,沒時間就泉叔叔啦。”

“那……爸爸對你好麽?”

盛泱手裏又玩著玩具,似乎漫不經心地回答道:“很好呀。”

全城的人都知道答案,宋如我想想她真是多此一舉。

很快的,就到了盛家別墅。宋如我剛停下車,盛泱就立刻打開了車門,一路小跑,飛奔著叫道:“爸爸!爸爸!”

盛從肅站在家門口,平素裏麵無表情的臉上帶著些許的笑意,他蹲在那裏,雙手張開,一把就把盛泱抱進了懷裏,親了親小朋友的臉頰。

父女倆膩歪了一會兒,盛從肅才問道:“怎麽忽然間回來了?”

盛泱看了看停好車走來的宋如我,對著她爸爸說悄悄話:“我騙媽媽說我要拿故事書。其實我今天不想跟她回去。”

“為什麽?”

“因為……我想跟你在一起。”

盛從肅眼神一黯,宋如我已經走到了他倆的麵前。她臉色依舊很白,更加襯得她跟盛泱一樣的大眼睛亮得如同寶石。她跟昨夜裏害怕顫抖甚至哭泣的人已經全然不一樣,好像昨夜的一切不過是一個幻覺。

她冷靜禮貌平和,對著盛從肅開口道:“我有話跟你說。”

“進去吧。”盛從肅一手托著盛泱,欣長背影愈發挺拔高大。

這是宋如我回國以來第一次到這裏,在她與盛從肅為數不多的相處中,她知道他是一個無法忍受吵鬧環境的人。這依山傍水的別墅裏,壓根沒有幾個人,房子周圍的環境極為寧靜,她即便穿著柔軟的拖鞋,都幾乎能聽到自己“啪嗒啪嗒”的腳步聲。

可是盛從肅又對嘰嘰喳喳的盛泱那樣子寵愛,他是真的愛這個孩子。

“傅雨阿姨!”進了客廳,盛泱連忙打招呼。

坐在沙發上的傅雨連忙站起來,她像盛泱伸出手,小姑娘從善如流就從爸爸的懷抱轉到阿姨的懷抱。

宋如我就在這個時候,感受到一股如針一樣的目光,緊緊一瞬間,快得她抓都抓不住。

而盛從肅顯然沒有介紹兩人認識的意思,向身後望了宋如我一眼,示意她跟她一起到書房。

一直到宋如我和盛從肅的身影消失在二樓的房間內後,傅雨才將盛泱放下來,笑眯眯地問小姑娘:“泱泱,那是誰呀?”

“我媽媽呀。”

原來那就是消失了五年的盛太太,傅雨眯了眯眼。盛太太看樣子是一個美人,五官精致,甚至臉龐歐化,看上去像一個混血。隻可惜這麽漂亮的女人,卻不知道為妻之道。就像是打遊戲,明明已經掌握通關技巧,偏偏還死得很難看。

傅雨笑了笑。而她也知道,這位盛太太是今天早上李木白跟她提離婚的原因。

二樓的書房,是一排接著一排的書架,上麵滿滿當當都是書,藏書量相當於一個小型的圖書館。宋如我跟在盛從肅的身後,兩人誰都沒有說話,穿過厚重的書香氣,盛從肅打開了落地窗,夕陽一下子穿過重重疊嶂,將每一個角落掩蓋。

盛從肅信手沏了一壺茶,首先在對著窗戶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宋如我便坐到了他的旁邊,從這個角度往外望,可以看到一大片人工湖和一排排四季常青的鬆柏。

“你說吧。”

盛從肅語氣平淡,再沒有之前似是譏諷和嘲笑的口氣。宋如我淡淡地望著遠方,腦海裏卻忽然間想起她剛剛回來,親手將紀凡的骨灰灑進河中的情景。

就像是看著他死一樣,就那樣子無能為力看著他鮮活的生命流失。

“謝謝你這五年來照顧盛泱,不管好壞,其實我沒有資格來評判你的教育。我收回我之前的話,但是謝謝你,將盛泱給了我。”

宋如我從包裏逃出來一張紙,盛從肅給過她離婚協議書,這次卻換成了她。而她上麵寫的內容比他的版本簡單了許多,她什麽也沒有要,隻是獲得盛泱的撫養權。

但是她會將盛泱帶回英國,並且不再回國。

“盛七,前塵往事,一筆勾銷吧。”

盛從肅接過宋如我遞過來的協議書,臉色依舊平靜無比。他卻不做任何反應。

這座安靜的別墅,沒有任何人說話,一點兒聲音都沒有。沉默壓抑的氛圍,這裏……就像是一個鬼屋。

盛從肅忽然間笑了笑:“小我,你還記得我麽第一次見麵麽?”

他用這樣的昵稱叫她,宋如我背脊發寒,恍惚間有什麽不對勁兒,緊接著她就聽見盛從肅說道。

“李木白是我念書時難得的好朋友,他帶我去楠木市的一個小鎮上,他神秘兮兮,讓我見一個人。”

“這麽多年了,我現在還記得你當時臉紅的樣子。”

盛從肅低低念了一句:“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麵桃花相映紅。”

“後來我跟李木白連朋友都沒得做,老死不相往來。”

“不必再說。盛七,隻要你簽了字,我們毫無瓜葛。”

盛從肅聽到這句話,一直平靜的臉色忽然冷了下去。就像是風波平靜的湖麵忽然結上了幾層寒冰。他變臉速度之快令宋如我絲毫沒有想到。

心裏“咯噔”一跳,宋如我便聽到盛從肅說道:“我今天看了一本書,名字叫《倫敦街角的謎底》。”

宋如我呼吸一滯,盛從肅低低的笑就傳了過來:“我要不要告訴你,紀凡就是我殺的?”

他話音一落,就立刻站了起來,隨手就從書桌上拿起了一疊紙,他看著宋如我忽然煞白的臉,手輕輕一揚,雪花般的紙片全部灑到了宋如我的身上。

宋如我立刻站了起來,轉身就想走,卻被盛從肅一把拉住,死死掐著她的下巴。

他逼迫她與他四目相接,他一字一句地說道:“既然想要報仇,那就待在我身邊。你學過解剖,將我千刀萬剮,不是很好?”

他們離得那樣近,他的呼吸灑在她的臉上,那樣親昵的姿態。可是宋如我渾身發冷,就如同和魔鬼相遇。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