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chapter10
loading...
“你是不是覺得,我一直會待在原地,依舊還是那個鄉下來的小姑娘?”宋如我有些心酸,可是更多的是平靜。

李木白握住她的手不願意鬆開:“小我,我錯過一次,你就離開我五年了。我不想再錯過了。”

深夜的病房,光打在白色的牆壁之上竟然有些刺眼。宋如我眼神重新回到李木白的臉上,這張臉曾經無數此出現在半夜驚醒的各種夢中。

少年時期的李木白,驕傲恣意的他臉上總是帶著笑,裂開嘴的時候白牙整齊而漂亮,他總是喜歡摟著宋如我的肩膀,帶她去這裏去那裏。宋如我也無比確信,那個時候的李木白是真心喜歡她的。

所以一旦結局慘烈,總會鮮血淋漓。

宋如我口氣有些淡:“木白,我在國外的這些年你找過我麽?”

“我知道剛開始的時候,你找過我的,可是大概是我躲得太好,你一直沒找到。然後到了後來,兩年、三年、五年,你已經失去信心了。”

宋如我笑笑:“可是,李木白,你知道我這五年是怎麽過來的麽?”

“我在英國,身上隻有兩千塊人民幣。剛剛生完小孩,連月子都不敢坐就要去中餐館打工洗碗,因為我下個月的房租還沒有頭緒。倫敦的物價你知道,我一天洗上萬隻碗碟,隻能維持最基本的生活。”

夜裏是那樣安靜,病房裏又那樣安靜,隻剩下宋如我平靜到有些可怕的話語。

“我跟一大群人合租,一套九十平的房子,一共住了十個人,其中一間房間還住了一家人,大概不是做正經職業,總是早上帶著一身酒氣回來。我每次睡覺,都要把門抵著,即便這樣我也還是睡不好。”

“小我……”李木白臉色有些發白,他眼眶霎時紅了。

“後來終於考上了獎學金,但是大概是東方人的體質原因,沒好好坐月子,落下了不少毛病。剛剛生活好一點,我就生病了。我當時真的一點錢都沒有,買不起藥,還是一起打工的女孩子們湊起來給我的。”

“李木白,我這輩子永遠也忘不了那一英鎊一英鎊的分量。”

宋如我依舊笑笑:“我到現在,一到冬天,雙腿就會冷得沒有知覺。”

“國外是什麽樣子的呢?”宋如我臉色黯了黯:“隻要你努力,就不會被餓死。我甚至還談了戀愛。”

李木白有些不敢置信,瞬間就搖了搖頭。

“是真的,我說過,我總要生活下去的。”宋如我又笑:“他叫紀凡,是個很好的男孩子,我們在大學裏遇到的。他……很像當初的你,笑起來總感覺倫敦的天都好了起來。”

“小我……”李木白似乎極為難受:“你……”他一直知道他傷害過一顆最為鮮活的心,他將宋如我捧到她麵前的真心與愛戀放在雲端,然後自由落體,摔得四分五裂。

“後來我們分手,他惱怒我並不愛他。”宋如我想起紀凡,嘴角的笑便淡了。

她終於輕輕地說:“後來,紀凡死了。”

“對不起,小我。”李木白捧住宋如我的臉,四目相對:“小我,我該死,我不該奢求你的原諒,對不起。”

宋如我隻是笑笑,然後將李木白的手放了下去,她雙眼忽然間盯著病房外麵,她看了好一會兒,然後語氣低低地說:“木白,時至今日,我跟你說這一些,我要的不是你的歉意,我要的是你的明白。”

“我要你明白,我那麽艱難的日子沒有你都過來了,到現在有你或者沒有你,都已經無關緊要了。”

宋如我有些疲累地說道:“這些年,我也總算明白一個道理,愛情是奢侈品,而我隻是普通人,沒有也不會死的。”

“你走吧,你和傅雨才新婚燕爾,不要對不起人家。”

“小我,”李木白苦笑一番:“在你跟我說了這些之後,我如果再放你走,我是不是一個混蛋?”

宋如我沒有說話,卻已經是不想再談的模樣,她靠在了枕頭上,閉目養神的樣子。

李木白感覺前所未有的挫敗,宋如我回到了布桑,卻反而離他更遠了。病房裏重新回複平靜,就像剛才那些壓抑和難受的事實都像是過眼雲煙一樣說說就過去了。可是李木白再也無法釋懷,他無比痛恨自己,他失去了最好的小媳婦、土包子、他的宋如我。

“你休息吧,我……明天再來看你。”李木白扯了一絲比哭還難堪的笑。

躺在床上的宋如我聽著漸漸遠去的腳步聲,眼角慢慢溢出了眼淚。一顆一顆滾到了枕頭裏。這些過往其實是她鮮血淋漓後結成的疤痕,如今又重新翻出來了一把。

到了後半夜,她終於慢慢睡了過去,可是她睡眠在倫敦已經養成習慣,她睡得很淺。睡夢中,一直覺得有人在盯著她。

其實盛從肅接到她的電話之後,盛泉還是將她的行蹤以別扭的口吻告訴他了。他知道她出了車禍,開了車就過來。

他站在門口,聽到了宋如我和李木白後半段的談話,他聽見宋如我承認自己有過新戀情,聽見她拒絕了李木白。

盛從肅開了床頭燈,柔和昏黃的燈光下,宋如我的臉小的不可思議,烏發散落在枕邊,隻襯得臉色白得驚人。

他坐了下來,一雙手忽然不可抑製地靠上了宋如我的臉頰。年輕時,她笑起來臉上總是帶著一抹紅暈,靦靦腆腆的樣子讓人心癢。到如今,她變成這樣子,冷淡平靜地有些殘忍。

她對自己那麽愛過的李木白已經神情自然磊落,那麽對於從未愛過的自己她又會怎麽樣呢?

“宋如我,有時候你真是讓人難堪。”盛從肅低低地說了一聲後就將手收了回來:“你今天出了車禍完全可以說,為什麽不讓我知道?讓我像惡棍一樣還要數落你麽?”

盛從肅將頭靠在椅子上,閉目養神,心中情緒翻湧。可是就在這時候,躺在病床上的宋如我忽然間有些醒來的症狀,她不知道做了什麽夢,竟然微微哭了起來,一直拿手捶著自己的胸口。

她的喘氣聲越來越大聲,好像十分難受,最裏麵無意識地發出“嗚嗚嗚”的聲音。

“宋如我?宋如我?”盛從肅覺得事情不對勁兒,連忙靠在了床上,輕輕推了她一把,可是宋如我仿佛陷入無邊夢境,可憐兮兮地說:“不要,不要。”

盛從肅眼神一黯,連忙拍拍她的臉:“小我!小我!”

終於,宋如我孟吸一口氣,忽然間醒了過來,她雙眼漆黑,眼神卻又一絲恍惚,愣愣地望著他。

“還好麽?”

“你為什麽在這裏?”

宋如我終於反應了過來,一把推開了盛從肅,指了指門口,她臉色並不好看,隻是說:“你走吧。”

“你看起來很不好。”盛從肅總是這樣子一針見血指出問題。

“我不要你可憐。”

盛從肅卻絲毫不動,隻是定定地看著她,一會兒用著對盛泱的口氣對她說:“你不要鬧脾氣。”

宋如我猛然間抬起了頭,雙目通紅,午夜寂靜夜裏,她似乎走進死胡同,愈發惱怒和憤懣,死死地盯著盛從肅。

她對著他,用著怨恨和唾棄的口吻:“你這個變態,你滾!你滾!”

盛從肅眉頭皺起來,他頭一次有了些悔意,他從來都知道自己傷害了她。她變成這樣子,他是罪魁禍首。

“小我……”

宋如我忽然間就哭起來,跟盛泱一樣,眼淚一直流一直流,抹都抹不掉。

她渾身瑟瑟發抖,盛從肅傾身過去,一把拉住了宋如我一直緊緊握著的手,掰開之後,手掌心果然又被掐出了血跡。

仿佛一記悶棍從後腦勺敲上來,又仿佛兜頭撲來一盆冷水。盛從肅臉色一僵,他有些無力地說道:“你能不能不要那麽怕我?”

他這樣子似乞求,似無奈的話語,跟上一次的嘲諷完全不一樣。宋如我卻依舊渾身戒備地望著他。

兩人之間改怎麽相處呢?劍拔弩張還是他主動服軟?他失望過心冷過,可是到頭來看著她,總是覺得自己終究是做錯了。

在李木白拋棄宋如我的時候,他盛從肅也終究將宋如我推到了一個自己再也無法企及的地方。

她剛去倫敦的時候,他不敢去找她,撤了所有人。後來盛泱懂事開始找媽媽,他才又派人去倫敦,知道她談了戀愛。

他是盛從肅,是盛七。他想過放手的,可是卑鄙手段用盡,將人逼到絕境,傷人傷己,到頭來他還是出現在她的病房裏。

他話說得那樣滿,叮囑盛泉送兩次離婚協議書,到頭來他依舊撕了那份文件。

“你為什麽還不走!”在病床上的宋如我對著他長時間的沉默感到不安,忽然從床上蹦起來,一直想往外走。

“宋如我!”盛從肅叫住她,她像是受驚的兔子一樣定在當場。

“盛泱的撫養權歸你,好不好?你不要這樣子,好不好?我現在就走,好不好?”

盛從肅說到做到,立刻從她的身邊走過,宋如我看著他一直遠去,頭沒有回,隻是走得很慢,就像是慢動作的電影場景,一步一步都像是下定決心。

宋如我眼裏的淚忽然間就止住了,她笑了笑,走回了病床上。她垂頭看了看自己還在流血的掌心,眸色漸暗。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