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突變
loading...
姐姐?

女子話落,青梅心裏一顫,立即轉頭看向石敬安。

這女子是誰?她口中的姐姐又是誰,跟石敬安又是什麽關係?答案,青梅下意識覺得自己不會喜歡。但越是這麽想,心裏便越在意,一縷疑惑仿佛絲線般纏繞糾結起來。手指無法自製地在袖中緊緊握成拳,她嘴角緊緊抿著,倔強地盯著石敬安。

石敬安在董小姐說話之後臉色立即沉了下去,此刻麵對青梅的視線,他目不斜視,嘴角微抿,眼底一片清明。

青梅見狀,心裏反倒是微微一鬆。

成親近大半年來,她對石敬安的脾性也是了解的,他是個坦蕩耿直的人,不屑於欺騙掩飾。或許他會有所隱瞞,但也絕對是有所考量,不會傷害自己。而此時,他的表現反而說明他心裏有些動氣,但眼神清明無波,並無欺騙他之意。

但這兩個突如其來的人,絕對是屬於她不知曉的那一種,也罷,晚點再跟他算賬,看他到底瞞了她多少事。

想到此她笑著道,“兩位既然是夫君的故友,不妨先進來喝杯清茶,歇歇腳,敝室簡陋,還請兩位不要嫌棄。”說完,看向石敬安,微微蹙眉道,“夫君,我突然覺得有些不適,先回屋去了兩位客人就交給夫君招待了。”

石敬安聞言,頓時轉過頭,眼底擔憂之情不加掩飾,“怎麽了?哪裏不舒服?”

旁邊二人登時因石敬安焦急的模樣露出了詫異的表情,尤其是那個董小姐,不可思議般瞪著眼睛,仿佛被雷劈了一般。青梅將二人表情收入眼底,暗暗一笑,嗔道,“夫君,大夫說了懷孕時總是容易疲乏,無事。倒是兩位客人,你可千萬別怠慢了才是。”

說完,微微推了推石敬安,露出個雍容大度的笑來。

這時,長柳端著茶水來了,一行人也入了堂屋。石敬安忙道,“長柳,這兒沒你事了,快扶夫人回房去。”

長柳應了聲,忙放下東西過來了。

青梅便在長柳的攙扶下離開,回到房,她使了個眼色,長柳便會意地下去了。兩人主仆這麽長時間,這點默契還是有的,青梅不方便出麵,打探消息兼監視自然長柳最合適不過。

一個時辰後,長柳回來了,卻隻是搖頭表示沒有聽到任何談話,那對不請而來的客人已經離開了。青梅問及石敬安,長柳道姑爺在客人離去後不久也出門了。離開家竟也沒跟她說,什麽事情會讓他那般慌張?青梅心裏沒來由湧起幾分不妙之感,手裏的遊記也讀不下去,做手活也無法集中精神。直到臨近黃昏之時,外麵突然衝進來一名步伐踉蹌、滿臉驚慌的家丁。

“夫人,石夫人,不好了,大事不好了,醉仙居著火了。”

這消息宛若空中驚雷,青梅當時正在吃晚飯,聽到消息手裏的瓷勺落地,跌成幾段。接著二話沒說往外麵衝,還是長柳理智,拉住了她飛快取了件外裳,然後到對麵周家將周小三叫出來,家裏托付給鈴鐺照顧。

然後從隔壁林家借了馬車,由周小三駕著,載著青梅和家丁以及長柳四人急急忙忙往城裏趕去。

終於在城門關閉前,進了城,然後馬車直往錦繡大街而去。距離醉仙居越來越近,青梅等人明顯感覺一股不同尋常的味道越來越濃,四周嘈雜紛撓,空氣中仿佛帶著煙塵的味道,青梅的心緊緊揪了起來,醉仙居燒了不要緊,損失的銀子遲早能再賺回來,可不要發生什麽其他事……

終於,馬車停下來。

她掀開車簾子,便看見往日熙熙攘攘、客流如雲的醉仙居此刻冒著黑煙,門口圍滿了看熱鬧的路人和鄉親。青梅到達那刻,正好一隊官差從人群中穿插而來,此刻大火已經撲滅,醉仙居的牌匾已經燒得不成樣,房子似有坍塌,人群外圍不少人臉上布滿了惶恐和心有餘悸。青梅視線來回掃了幾圈,卻沒有發現石敬安的身影,倒是看見大哥手下的一名管事帶著幾個家丁在人群中穿梭。

“夫人,這兒人多眼雜,你懷著身孕不要過去了。您就坐馬車裏吧,我過去瞧瞧。”周小三拴好馬車,看著不遠處喧鬧嘈雜的場麵,十分謹慎地道。

青梅微微思索,便同意了。她如今懷孕五月,雖然胎兒已穩,但關係著孩兒與自身的安危,她還是不想冒險的。於是,周小三便放下韁繩衝進了人群,長柳陪在青梅身邊。

“天啊,醉仙居老板這下要賠死了。”

“賠?賠銀子算什麽?我聽說有兩個在裏頭吃飯的客人燒傷了,官差都來了,人家要找老板討公道呢,人家哪能那麽容易罷休?”

“這火是怎麽燒起來的?兩個時辰前我還在裏頭吃過飯,怎麽一會兒功夫就燒起來了?”

“誰知道呢,或許裏頭人不小心唄。”

“房子是木頭做的,這天兒又幹,這燒起來咋不容易。不過我看呐,這醉仙居開業不到半年,生意紅火,客流如雲,這錦繡大街其他幾家飯館酒樓心裏能不嫉妒眼紅嗎?這火來得蹊蹺,沒準兒是那些個缺德鬼放的。”

“噓,話不能亂說,你小聲點……”

大火過後的醉仙居依然飄著青煙,裏麵的小廝個個滿身狼狽,官差穿來竄去,四周被路人群眾圍堵個嚴嚴實實、水泄不通,過了好一會兒,周小三才回來。青梅雖坐在馬車裏,但四周人多口雜,也大概從群眾路人的交頭接耳中聽出了幾分消息。

隻不過,此刻石敬安不在,這些消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誰也說不準。

周小三帶來的消息與外頭群眾議論的也差不多,據說是兩個時辰前不知從哪兒開始燒了起來,火來得很突然,火勢很大。青梅想想三個時辰前,正是那兩個客人上門之際,石敬安那時表情似有不悅,難道這事跟那二人有聯係?

青梅一個婦道人家,且有身孕,對這種事自然不會傻到衝出去。這時,一匹快馬奔來,人群讓出一條道來,青梅透過簾子一瞧,是大哥薛青川趕來了。

她暗地籲了口氣,對周小三道,“走吧,去薛府。”

很快趕到薛家,剛進門薛邱氏和嫂子就迎了過來,兩人臉上帶著擔憂與關心,顯然已經收到了消息,關切之情溢於言表。

“梅子,我可憐的孩子,嚇壞了吧。”薛邱氏一把拉住她的手,微帶嗔怪的道,“發生這麽大的事,敬安那小子怎麽不在呢,也不怕你害怕。怎麽樣,現在有沒有感覺哪兒不適?”

青梅搖搖頭,“娘,我很好。”

“梅子,這事情有你大哥處理,你不要擔心。眼下得先找到敬安才是,發生這麽大事情,他這個老板居然不見人影,這叫人怎麽想?況且官府已經介入,燒傷的客人和旁邊店鋪的賠償也要處理,這事情最好還是他來解決。梅子,他出門前有沒有跟你說過去哪兒了?”

青梅此刻六神無主,“我不知道,他出門不久就來人告訴我醉仙居著火了。起火時夫君還在家中招呼客人,啊,他們都是外地人,一個姓孫,一個姓董,娘,讓爹去城裏的客棧查查,也許他們知道夫君的去向也未必呢?”

“好,我讓你爹去派人去找。”眼下情勢迫在眉睫,也沒法子了。

薛邱氏答應後,又拉著青梅好好安慰了一會兒,便讓長柳扶著青梅回房休息。青梅哪裏靜得下來,腦子裏極亂,想到匆匆忙忙出來家裏托給了鈴鐺。索性吩咐長柳和周小三回去,自己在娘家住了下來等石敬安。

青梅卻沒想到這一等,就等了三日。

薛家派人在遼城各大客棧酒樓旅館搜索,城內城外,甚至還派人去了楊梅鎮,石敬安這個人仿佛失蹤了一般。而青梅口中的孫先生和董小姐也同樣,仿佛空氣般,找不到一絲蛛絲馬跡。縱然懷疑有人掩蓋了線索,但薛家人畢竟隻是普通商富人家,手腳勢力有限。

薛青川派人給受傷的顧客賠了銀子道了歉,暫時讓小廝和廚師掌櫃等回家歇息,臨時關了醉仙居的門,又親自去縣衙拜訪了縣令,這事兒才揭了過去。

第三日黃昏。

石敬安才終於出現。

滿身狼狽,滿臉胡鬢,身上甚至還掛著傷口,出現在薛家門口仿佛流浪漢一般,要不是管家親自出來相認,差點沒認出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