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懷孕
loading...
太子遇刺,三王四王意圖謀反逼宮,皇帝醒來一道聖旨便將兩個兒子打入了天牢,囚禁了家眷。關的關,殺的殺,一時京城風雲飄搖,百官惶惶不安。太子重傷昏迷不醒,聖上畢竟年事已高,這時,一直默默無為的五皇子突然挺身主持大局,處事不驚、天資非凡,並夜夜去養心殿侍疾,孝感動天。

聖上日漸恢複,對五皇子越來越重視,連帶五皇子早逝的母親以及家族都得到了庇萌。

自然,這些國家大事,權勢相爭影響不到咱們那些安心過日子、平庸無為的小老百姓們,醉仙居的生意基本上已經穩定,春水釀成了醉仙居招牌,吸引了不少商客遊人,也奠定了一批固定客人。石敬安也不如往常那般忙得頭不點地,遠在京城的薛青禮也榮歸故裏。

上麵那些消息便是薛青禮從京城帶來的,這一屆科考受了三王四王謀反事件影響,殿試推遲許久但挑選人才可是大事,於是,薛二公子順利通過殿試,為爹娘掙了個探花郎回來!

一時薛家上下可謂是風光無限!

“阿禮,聽你這番話,你對那位五皇子甚是推崇啊!”

家宴上,薛家上下觥籌交錯,不知如何,男人們的話題突然落到了朝政上,說話的是薛青川一個遠方堂弟,此人家境貧困卻書讀得甚好,此次春闈也榜上有名,因此與薛家兄弟常有往來。

薛青禮放下酒杯,麵含微笑,聞言略帶恭敬的道,“五皇子為人謙遜仁和,且見識寬廣,極富文采。在京城時,我曾有次親眼看見五皇子在街上,馬車不小心撞到一個孩童。但五皇子親自下車,送那孩童去醫館不說,還派人給那戶人家賠了銀子道了歉,人家堂堂皇子殿□份高貴,卻一點也不跋扈無理,反而體貼民眾,這樣的人,百姓正需要這樣的人作為他們的君主啊。”

“阿禮!”薛青川打斷他,低聲道,“人多口雜,不得議論朝政。”目前三王四王雖已囚禁,但他們可沒死,那些站在權勢頂端的人個個神通廣大,沒準哪日反敗為勝。況且,他們還有大把人在外麵,阿禮將來是要入朝堂的,這些話若是被那些有心人聽到,以後定會惹到不必要的麻煩。

“說起這個五皇子,似乎……是聖上幾個龍子中,唯一沒被封王的……”這時,薛青禮一個同窗道。

眾人麵麵相視,暗想,可不是?

難道皇上真的有將大寶傳予他的意思?如若不然,便是皇上試探其他幾位皇子?

“五皇子身後沒有勢力,一直不受重視,生母不過是長樂宮一名下等宮女。不過是皇上醉酒而得寵幸,卻在生五皇子時便撒了手,五皇子一直養在玉才人身邊,平庸性軟,而玉才人不過是個邊城小縣令之女。這次若不是五皇子得了聖恩,她定然永無出路。”旁邊又一個舉子插嘴道。

“平庸性軟?皇宮那可是吃人的地方,依我看,五皇子才是最最聰明的人。”薛青禮一臉篤定的道,儼然一副“忠於五皇子”的精神麵貌。

一群男人坐在客廳裏談天說地,大部分是薛青禮的同窗與好友,小部分是親戚與生意上來往的客人。到後來生意上往來的客人先走了,隻留下一群書生在暢飲。石敬安從頭至尾沒說一句話,靜靜地坐在旁邊喝酒,直至後來書生們轉移了話題,他飲盡口中酒液,轉身離開。

回到房裏,青梅並不在,應該是與女眷在一起。

他在房裏呆了一會兒,突然衝到後門馬廄,牽出一匹駿馬,猛然翻身而上,便從後門打馬而去。而這些,前麵的人一無所知,整個薛家依然洋溢在濃烈的喜悅與喧嘩中。正在偏廳陪著薛邱氏和秦氏一起招呼女眷的青梅同樣不知,此時女眷們都在議論京城時下流行的裝扮與服飾,青梅興趣缺缺,卻要打著百分百的精神應付著,心底其實有些無聊。

在她看來,與其和這些女眷千金貴婦聊如何打扮得漂亮,穿得好看,倒不如回去給菜圃裏的蔬菜澆一次水。她曾經也是她們其中的一員,整日為了討得夫君的歡喜而極致裝扮,追尋榮耀與美名,後來卻遭到那樣的背叛與厭棄,推翻了她一生的信念。何況如今坐在這些女人麵前,她是薛家的姑奶奶,休棄又招了個上門女婿的姑奶奶,表麵上對你笑臉相迎,實則這些人還不知如何在心底笑話你。

她坐在薛邱氏身旁,端著身子,心不在焉的附和著。

這時,薛老爹一個生意上好友的夫人朱王氏吩咐一個丫鬟端了一碟點心過來。梅花形狀,嫩黃的顏色上麵不知用什麽染了點點櫻紅,看上去十分精致可口。

朱王氏道,“這是我家蕊兒琢磨出的一道點心,叫做梅花糕,味道還不錯,今日特意帶回來給各位夫人嚐一嚐。給這丫頭打打分,免得這丫頭以為會做幾樣點心就得意地翹起尾巴,叫她也看看什麽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朱王氏說完,瞅了一眼身邊站著地一姑娘。

那姑娘便嬌嗔地睨了她一眼,不甚嬌羞的模樣,眾人了然,這位定然是朱夫人的千金了。樣貌不俗,身段玲瓏,頓時幾道挑剔評價的眼光落在此姑娘身上。青梅見狀微微一笑,顯然這位朱千金到了適婚年紀,被娘親帶回來相人了。

當即,便有一位商賈家的太太笑道,”那我倒要好好嚐嚐朱小姐的手藝了。”

話方落,那短點心的丫鬟便將盤子端到了她麵前,她伸出包養良好的纖纖細指,拈了一塊,放入口中輕輕咬了口。微微眯眼,似是細細品味的樣子,旋即將剩下地半塊放在一旁,笑著從丫鬟手裏接過帕子一邊擦拭一邊道,“朱小姐果真心靈手巧,這點心真是可口之極,可惜我最近嗓子不好,吃不得太幹,否則定要多嚐幾塊才不賠。”

話落,當即旁邊幾位夫人笑出聲,其中一位甚至打趣道,“想吃,那還不容易?”說完眼角勾勾地朝那朱家千金扭了扭,這樣子已經非常明顯。

但朱王氏聽了那位夫人的話卻不苟同,她既吃了,便是覺得自己閨女不錯,可吃了一口卻不吃完,還說

最近嗓子幹口渴,這話卻是暗中婉拒了。不過朱王氏並不急,所謂一家女百家求,自家閨女的名聲傳出去後,還怕沒有人上門提親?

青梅瞅著那點心模樣精致,飛開的神思卻罕有的集中了。盯著那糕點多瞧了幾眼,不知為何口中突然生津,突然十分想吃糕點。她看了看薛邱氏,忍不住對那朱王氏道,“這糕點模樣真是精致極了,沒想到朱千金還有如此巧手藝,不知我這個做姐姐的可不可以嚐嚐?”

青梅一進來便沒說過話,沒想到竟因為糕點開口了,那朱王氏不禁詫異地看著她。旋即笑著慷慨道,“當然可以,隻要你不嫌棄,開心還來不及呢。”

青梅也不客氣,當即伸手拈了一塊,放入口中,頓時,一股酥軟香甜的味道在口中漫開。那糕點散發著一股桃花香氣,想必這裏邊定是用了桃花瓣製作,鬆軟綿柔,隻是有些過分甜膩的感覺。但口感卻是非常不錯的,吃著吃著,咽下了一口。不知為何青梅嗓子眼裏突然毫無征兆地泛起一股強烈的酸意,青梅猶不及防,下意識就一聲幹嘔,捧著嘴巴衝了出去——

“嘔——”

眾人嘩然,被這毫無征兆地一幕震驚了。

薛邱氏與秦氏第一刻反應過來,立即招呼丫鬟追了出去,然後兩人一前一後跟上。其他人見狀,也緊緊相隨,一夥人走出偏廳,就看見青梅扶著走廊圓柱形欄杆,附在花園旁一顆茶花樹旁幹嘔。一聲又一聲,卻沒嘔出什麽,反倒手捂著胸口,一副很不舒服的樣子。

有經驗的婦人見狀心裏一咯噔。

薛邱氏與秦氏也接著醒悟過來,兩人臉上不約而同浮上喜悅,薛邱氏立即招來一丫鬟,“快,快去找韓大夫。”

秦氏招來一小廝,“快,快去找石姑爺過來。”

丫鬟和小廝飛快領命去了。

這會兒青梅也緩了過來,深吸了兩口氣站起身,轉身便見一群人站在身後盯著自己。登時大驚,旋即被薛邱氏飛快抓住手,“梅子,你怎麽了?有沒有哪裏不舒服?”

青梅搖搖頭,“娘,我沒事。”其實她也不明白,剛才隻是突然感到惡心,自從成親後她好吃好喝,夫君體貼恩愛,心裏也舒暢,一直感覺很好,怎麽會生病?

“真的?”薛邱氏又道,“我讓人去喊大夫了,你這丫頭,沒準吃壞了肚子也不知,待會兒讓韓大夫看看就是了。”

青梅本想說不用了,但見娘親和嫂子都是一臉堅定的樣子,便不說話了。旁邊其他幾位夫人交換了幾個眼神,也沒人說話,大家一如之前的融洽般返回了偏廳。

不一會兒,年邁五十的韓大夫便被丫鬟匆匆請來了。

眾目睽睽中,那大夫幹燥的手指輕輕壓在青梅纖細白皙的手腕上,隻見微微閉眸,麵做沉吟,眾人屏息沉默,好一會兒,韓大夫輕輕收回了手。

然後朝薛邱氏和青梅作了一揖,滿臉笑容的道,“恭喜薛夫人,薛小姐有喜了。”、

作者有話要說:十分抱歉,昨日元宵去阿姨家做客,回來晚了。

然後第二日學校開學,所以沒有碼成。

隻能這兩日抽空補上了,希望大家多體諒,這周因為開學會較忙。

有時候更新會稍晚點。謝謝大家的支持,麽麽!!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