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家園
loading...
家園

三進的宅子,一個大大的院子,青磚白瓦的圍牆環繞,然後院子後方聳立著三間大房,斜對兩間客房,接著過去廚房,柴房,茅廁離得稍遠,在大房後麵。

廚房外對是天井,井水汪汪,在這三月的天氣裏還冒著氤氳的霧氣,顯然是上好的山泉水,冬暖夏涼。

隔著不遠是三顆桃樹,修長的枝椏伸展交錯,如今三月的天氣,滿枝的桃花正開得姹紫嫣紅,嬌豔欲滴,大片大片的花朵壓滿枝頭,甚是惹人喜愛。

宅子長年閑置,沒有人氣,院子裏的雜草挨過的寒冬呈現出荒蕪的顏色也還無人來得及清除,薛邱氏是放了話,宅子給她們了,生活起居所用的東西也都齊全了,但過日子的是他們自己,關於宅子內外更新布置她就不管了。

“梅子,咱們終於有自己的家了。”

花了半日功夫,兩人終於布置好房間,石敬安牽著青梅的手圍著宅子轉了一圈,熟悉熟悉新家的環境。

站在院子裏,青梅指著剛剛整理出來的空蕩地麵道,“這兒我想墾出來種菜,茼蒿,青菜,蘿卜,白菜等等各種蔬菜,再搭個架子,扯一株葡萄藤。你覺得怎麽樣?”

說著轉頭征詢地看石敬安。

石敬寵溺地看著她,道,“你說好就好。”

那溫柔的眼神叫青梅心中一燙,心跳亂了亂,然後她又指著院子另一邊道,“這兒咱們栽幾棵竹子,砌張石桌,夏天的時候搬張椅子坐在院子裏乘涼看星星想必是極好的。”

石敬安捏了捏她綿軟的手心,“好。”

青梅眨了眨眼,嘴角一勾,又拉著他走到後院,“這兒咱們再搭個棚子,養養雞鴨,啊,再抱隻小豬,那樣過年咱們就有自己家的肉吃了,好不好?”

“好主意。”石敬安溫柔的道,隻是點頭,一副全然聽從的樣子。

“還要栽幾棵果樹,桃子李子棗子,過幾年就有咱自家的水果吃了。”院子裏來回轉了兩圈,青梅又指點江山般提出幾個點子,石敬安都毫無質疑的表示支持,聽著她描繪家裏將來的宏圖,他心裏溫柔得一塌糊塗,越來越柔軟,暗歎上天真是待他不薄,讓他得此賢妻。

這時,青梅又拉著他推開了後門。

後門是一片寬闊的田地,遠處山巒綿延起伏,一條小溪在百裏外潺潺流過,宛如一條銀帶。後麵連著宅子的三畝田也是青梅家的,她歡樂地指著其中一塊道,“這兒咱們挖了池塘,裏麵放養魚兒,還可以放些黃鱔泥鰍,再栽些藕和菱角,天啊,我突然覺得有好多好多事要做,咱們忙得過來嗎?”

嘴裏邊說著,卻絲毫沒管石敬安回答,又自顧自道,“等池塘挖好了,咱們還可在池子邊上插些柳枝,栽幾株李子也不錯。敬安,你還有啥好主意?”

石敬安微微低頭,伸手摟住她的腰,聲音略含沙啞,“來日方長,咱們有的是時間慢慢做。”

青梅臉一燙,趕緊驚慌的四下張望一番,見附近無人心才微微放下,“要死了,這是在外麵呢。”說著伸手將石敬安的手拉開,豈料拉了一下拉不動,石敬安健壯欣長的身體反而貼了過來,雙臂用力將她擁入了懷裏,青梅又羞又燥,氣急道,“你成心的......”

石敬安低頭湊到她耳邊,嗅著她身上傳來的幽幽香氣,“娘子的主意自然是極好的,不過,娘子你不覺得少了最重要的一件麽......”

青梅微愣,不自在地扭了扭頭,“少了什麽?”

下一秒,身子騰空,猛地被某人抱了起來,灼熱的呼吸噴在臉上,男人的聲音格外沙啞,“還少了個白白胖胖的大小子,娘子,走嘍,生兒子去咯......”

說完,抱著青梅便返回了家裏,一路毫無阻攔直接進了剛布置好的新房,不容青梅反抗頭一低便將她吻了個結結實實。

“啊……”

一聲驚呼,那靈巧的舌頭如蛇般鑽入口中,渾厚的男性氣息撲鼻而來,攪得她四肢發軟,眼神迷蒙。那強勢的舌頭更是不容她半點躲閃,纏住她嬌嫩的丁香,吸吮著她口中甜美的汁液。兩人本就是新婚,石敬安更是血氣方剛的年紀,嚐過了那種滋味便更是欲罷不能,恨不得日夜顛鸞倒鳳與青梅時時刻刻粘在一起。

青梅軟軟地靠在石敬安懷裏,手不知不覺也環住了他的腰,兩人唇齒交融,身體緊緊貼著,兩顆心更是連接在一起。和心愛的人在一起,情不自禁,她以前不懂,但自從與石敬安在一起後,好像無論做什麽事情都理所應當、天經地義,心底也生不出半點排斥。

良久,兩人微微分開。

石敬安喘著粗氣,大手已經不安分地鑽進了她衣襟裏,灼熱的唇一下一下在她頸子上吸吮親吻,她呼吸繼續,感覺身體仿佛要燃燒起來。理智和欲`望在腦中拔河,她掙紮著去推石敬安,喘著氣道,“別,別,大白天的,別這樣……”

這大白天的,日頭還掛在天上,怎麽可以在房間裏做這種事……

石敬安一手緊緊摟著懷中嬌軀,另一手已經從薄薄的肚兜中鑽入,握住了她胸`前一團嬌嫩凝脂,箭在弦上,他怎麽願意停下?|

他微微抬頭,黝黑的臉上浮著細汗,氣息不穩的道,“娘子,我忍不住……”說著,身下早已硬得如生疼的凶器頂了頂,顯示著它的迫不及待。

那頂在小腹的東西頓時叫青梅身子僵住,“可是,可是現在大白天啊……”

石敬安在她額上輕輕一吻,低低笑了出聲,“這是咱們在新家第一日,咱們是夫妻,家裏隻有咱們兩。而且咱們在房間裏,做啥誰知道,好娘子,快給了我吧,我忍得難受……”

說完,大手用力揉弄起來,另一手將青梅腰帶一拉,衣裳就像剝筍子一般解開露出了青梅羊羔子般聖潔的胴`體,身上隻著一件紅豔豔的大紅肚兜和鵝黃色的褻褲。石敬安的視線頓時像著了火般,呼吸更加急促起來,喉嚨動了動,低下頭再次吻住了懷中人兒的香唇。

“唔……”

青梅口中發出一聲嬌吟,這一吻充滿了霸道與掠奪,那靈巧灼熱的舌頭不容分說便闖入她口中,吸吮、舔舐、挑`逗,糾纏著她的小舌。那人的大手更是可惡,厚實而滾燙,還帶著薄薄的繭,撫過的地方都酥麻酥麻起來。

腦中的理智終於還是投降,兩人倒在了床上,石敬安三下五除二便將自己脫了個精光。大手不停地在青梅身上四處點火,性感的鎖骨、高聳的胸`部、纖細的腰肢、修長的雙`腿,他一遍遍撫摸一遍遍揉捏,感覺身下的肌膚真是滑嫩如豆腐般,愛不釋手,那香甜的小嘴更是吃也吃不膩。那眼角散發的風情叫他渾身上下著火,下`身硬得跟烙鐵一般。

最終,他終於忍不住,一把扯了青梅的肚兜和褻褲,兩人徹底赤luo相對。他埋頭便吸住了青梅胸`前一團瑩白,輕輕舔``弄,啃咬,直叫那嬌豔欲滴的頂端更加鮮豔,立了起來才放下轉而咬住另一顆。

青梅直覺身體酥軟得不像話,一股道不明的空虛感在腹下升起,然後仿佛有什麽東西流了出來,叫她更加難受,難受之餘又覺得舒服,忍不住扭動起來,忍不住將胸挺得更高,好似更方便那人動手一般。

石敬安親吻著那瑩白的兩隻玉兔,挺翹的小兄弟一顫一顫地頂在青梅大腿窩,他一隻手探到下`麵,找到那嬌嫩的花朵輕輕撫摸,便覺懷中人兒身子一顫,他幾乎差點忍不住下去。

“啊……”

一聲破碎的呻`吟自懷裏人兒喉中溢出,他伸出中指輕輕撫弄,忍不住往裏麵探了探,懷裏人兒的嬌軀便顫得更厲害。汗珠從額間落下,他終於不再忍下去,握住那挺翹的頂端,對著那妙不可言的入口,腰一沉,輕輕抵了進去。

隨著深入,那灼熱緊致逼人的快感幾乎將他逼瘋,他目不轉睛地觀察著青梅的表情,見她並未露出不適,便一手拉開她的腿,用力地撞`擊起來……

“啊……”

青梅口中無法自製地發出聲音,腦子幾乎成了漿糊,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身`下兩人相連的部位,每次那人進入、出去,腦中便綻放出一大朵一大朵煙花,身體仿佛要軟成泥,那種感覺又難過又快樂,又讓她欲罷不能。

“娘子,咱們生個兒子……”

汗水從石敬安微黑的皮膚上滑下,落在青梅白皙的肌膚上,快感一波一波迎來,石敬安隻覺仿佛在天上般快活,速度也越來越快,力道越快越猛,仿佛失去了控製一般。青梅沒了力氣他便抓起她的雙腿環住自己的腰,身體快速的律動。新布置的大床隨著他的動作發出“吱嘎吱嘎”的聲音,幔帳隨著他的動作不停晃動搖擺。

“唔……”青梅承受著他瘋狂的進攻,盡量不讓自己口中發出羞人的聲音,聽見這話暗想這人毫不知羞,氣息不穩地嗔道,“壞蛋……”

石敬安更加用力一撞,無恥地道,“娘子,為夫可不是壞蛋,為夫正在疼你呢……”

“嗚……啊……”青梅受他突襲,喉中漏出一聲呻`吟,忙捂住嘴,臉上染滿春se,還想再說話,石敬安卻用更加快速抽cha堵住了她的嘴。

“娘子,為夫知道你新婚夜得了一本好書,咱們今日來試試那書上的姿勢……”

於是,更激烈的戰鬥開始了,大床吱嘎吱嘎聲音更大,床簾子搖晃得更加厲害,滿屋子春`光無邊,比窗外的春`色還要豔上三分。

良久。

青梅終於找回了聲音,有氣無力地吐出兩個字,“無恥。”

作者有話要說:實在不好意思,晚了一日。

從初一開始到處拜年走親戚,都快崩潰了,不知大家過年如何呢??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