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回門
loading...
回門

第二日大早,石敬安和青梅便搭乘馬車出發了。

此次去石家陪同的還有薛青禮,秦氏月份越來越大,薛青川走不開。薛家準備了不少禮品,就是為了堵石張氏的嘴,入如果她還不知足,薛邱氏也準備了第二套方案。總之,這次去石家,早上去,下午歸,絕不多停留。

遼城與楊梅鎮距離不近,盡管車夫快馬加鞭,但到底是馬車,也快不過單獨起碼,夫妻兩伴著二舅子化了一日一夜才抵達了楊梅鎮。

到了楊梅鎮,馬車便徑自向石家而去。

遠遠的,便看見白牆灰瓦,牆腳下歪著兩顆大柳樹,此時兩個虎頭虎腦的小子正站在柳樹下玩耍著。

“到了。”

馬車夫拉緊韁繩,馬兒籲地發出一聲嘶鳴,停了下來,打了個響鼻。

下了車,石敬安牽著青梅的手,薛青禮吩咐車夫搬禮品,柳樹下兩個小子已經一骨溜兒衝進了門裏,嘴裏邊嚷嚷著大伯來了,大伯來了。不一會兒,門裏邊就傳來淩亂的腳步聲和尖銳的咒罵聲。

“小兔崽子,大伯?你的大伯死了,你哪來的大伯?”

說著,石張氏已經帶著女兒石明玉以及媳婦王氏罵罵咧咧的出來了,後麵還跟著一臉嬌媚的田妮兒,如今她穿著綢緞抹著胭脂,頭上插~著一隻垂著吊墜子的珠釵,走起路來一搖一擺。顯然,田妮兒在石家的小妾日子過得不錯。

“娘,阿玉。”石敬安看見她們,立即開口喚道。

青梅微微蹙眉,也跟著喊了聲。不管人家認不認,禮性必不可少。

話方落,石張氏頓時尖銳的諷刺起來,“叫誰呢?這是誰呢?我可沒這麽大的兒子,這麽有出息,上趕子給人做倒插門。”

“說什麽呢?大白天的,孩子回來了還不快讓進門,讓別人看笑話嗎?”這時石老爹也從後頭趕了過來,一到門口就聽見妻子刻薄的話,登時氣得揚聲罵道。

石張氏聞言冷冷一笑,“看笑話?咱們家不是已經讓人笑話夠了嗎?有手有腳的大男人去給人入贅,外麵不曉得傳我石家不知道多沒體統。玉兒好不容易相中了一門好親事,李員外的親侄子哎,海寧錢家人啊,結果這混帳事兒一出,大好的事兒就生生沒了。”說著石張氏還耍起潑來,“哎喲我張翠枝簡直是倒了八輩子黴才遇到你這個喪門星,專門生來克我的。。。”

克你的?

聽了這番話青梅十分為石敬安叫屈,心裏更為他心疼。同時李氏跟她說過的那番話又鬼使神差的在腦海中浮現:石敬安很有可能不是石張氏和石貴的親生兒子。。。。。

這個念頭一起她便不有自己的開始觀察石張氏起來,聽著她一句句難聽的謾罵,潑婦般的嘴臉,心裏越發沒法將石敬安與石張氏以母子關係聯係起來,石張氏這麽粗魯無知的刁婦,怎麽生的出石敬安這麽耿直勇敢的人?

“對,我沒有這樣丟人現眼的哥哥。”石張氏這麽一嚎,石明玉也滿臉憤恨的道。

青梅視線轉移到石明玉身上,看她那副刁蠻無知的樣子,心裏才微微有些感歎,對,像石明玉這樣的姑娘才像石張氏養出來的。心裏這麽想著,念頭便越濃。

此時,旁邊已經有不少鄰居鄉親聽到聲響跑出來看熱鬧,石老爹臉色鐵青,青梅擔憂地看看石敬安,見他麵色陰沉,似乎看不出升起的樣子,但緊緊握住自己的那隻手暴露了真實想法,他不是不在意的。青梅心裏升起幾分心疼。然後感覺到一股嫉妒怨恨的視線,她抬頭一看,便對上了田妮兒不加掩飾的怨恨的眸子。

“敬安,進屋吧?”石老爹麵色陰沉,勸不了老妻和女兒,歎了口氣對兒子道。其實石老爹對於這大兒子不聽勸阻執意入贅到薛家心裏意見也很大,但氣歸氣,如今木已成舟,終究是自己兒子,又有什麽辦法?

石敬安深吸口氣,搖搖頭,“爹,我不進去了。”

“胡鬧。都到家門口了不進家門,像什麽話,成心讓人罵你不孝?”石老爹吹胡子瞪眼。

“不許進,不能讓這個不孝子進去。”薛邱氏攔住大門。

石敬安歎口氣,對車夫使了個眼色,車夫立即將手裏的禮品放在門口。薛青禮則杵在邊上看戲,沒有一點兒要幫忙的意思,車夫連連搬了兩三趟,才將馬車裏備好的禮品搬完,各色淩羅綢緞布匹,珠寶首飾,稀罕的糕點果盤以及一些擺件用具,還有二十兩銀子,全都用箱籠嚴嚴實實的裝好了,擺在石家門口宛如一堆小山。

看得旁邊的鄰居鄉親眼睛都圓了,個個臉上露出羨慕嫉妒的神色,這會兒也才有人注意青梅小兩口的穿著以及華麗高大的馬車,以及威儀矯健的駿馬。那邊石張氏也沒罵了,石明玉盯著那一匹匹布料眼睛直冒光,田妮兒更是又羨慕又憤恨的盯著青梅,恨不得用眼睛在身上戳個洞出來。

“天啊,這石家大郎入贅的人家出手可真大方......”

“可不是,這出手闊綽的,你看人家穿得那料子,可是上頂的錦緞,寸寸都是銀子啊。這石老大如今也穿得人模狗樣了。”

“這樣富貴的人家,要是我家有兒子老子也願意啊......”

“老石家真是走了狗屎運......”

四周鄉鄰七嘴八舌的議論聲中,石家人臉色青青白白幾番變幻,石明玉第一個改臉,裝出一副笑臉來,“大哥,...嫂子,要不......先進門?”

“可不是,這一家人的,哪有不吵吵鬧鬧的,消消氣,消氣就好了。娘也是氣大哥先斬後奏,不體諒她這個做娘的心情而已。”田妮兒竟也捏著帕子一臉親熱的走了過來,“哎喲,這就是咱們大嫂吧,真真是好樣貌啊,阿玉,你說是不是?”

“那是當然,那是當然。”好處當前,石明玉立即配合道。

厚顏無恥!!!

青梅淡淡看了二人一眼,沒有說話,隻是轉頭看石敬安。

石敬安態度卻十分堅決,“不用了,爹,娘,阿玉,這些禮品都是青梅特意為大家準備的。爹,我和青梅就不進去了,我......”

“石敬安,如果你還當我是你老子就給我進去。”豈料話還沒說完,就被石老爹一聲暴喝打斷,隻見老頭子滿臉通紅,額頭青筋凸顯,一臉氣急敗壞的猙獰,顯然氣得狠了。

石敬安後麵的話被生生堵了回去,石老爹已經轉身大步走進了門內,看他嚴肅利索的態度,石敬安不懷疑自己真要掉頭走了他老子會當場跟他斷絕父子關係。

無奈,石敬安安慰地握了握青梅的手,兩人無視其他人走進了石家,一旁看戲的薛青禮見狀,也樂嗬嗬的跟在了後頭。石明玉從青梅背影上收回視線就看見了一臉淡笑的薛青禮。

身材欣長,容貌俊秀,渾身散發著儒雅清浚的書生氣質,再看他一身講究的衣著,一看就知道是富家子弟。石明玉心裏砰砰亂跳起來,破天荒的連禮物都沒搶,提起裙擺急急往屋子裏邊追了去。

而門口。

石敬安和薛青梅幾人進屋後,石張氏那哭天抹淚的姿勢就噶然一止,接著就兩眼放光的往那堆禮物撲去。與她動作一樣快的還有田妮兒,眼急手快一把就抱了兩匹色澤雅致的布匹,石張氏猛的臉一黑,“你幹什麽呢?”

“娘,我幫您搬吧......”田妮兒笑得一臉諂媚。

石張氏冷冷一笑,視線在她臉上來回轉了幾圈,終於大發慈悲道,“全部搬到我房裏去!!”

最終,青梅小兩口還是在石家吃了午飯,飯後一刻也沒停,就坐上馬車返回。

來得時候薛青禮是幸災樂禍,悠悠哉哉,走得時候是麵色倉惶,急急忙忙。為什麽呢?因為咱們俊美非凡是二舅子被石明玉給瞧上了,一進屋,石明玉便對薛青禮格外熱切,端茶倒水不說,還從旁側擊打聽他的愛好喜好。起初薛青禮不以為意,以為隻是小丫頭好奇,但是吃午飯前薛青禮去了趟茅廁,在回來路上不巧路過一間屋子,在外麵聽到石明玉跟她老娘說竟想要嫁給他,這下薛二少爺幾乎嚇破了魂,急急忙忙回到大廳催促青梅快點返回。

無奈到了吃飯時間,不知有意無意石明玉正坐在對麵,接下來薛二少度過了此生最痛苦的一餐飯,對著石明玉的擠眉弄眼更是味同嚼蠟。終於,等碗筷一放,他就急不可耐的往外衝。

可以說薛二舅子此次石家之行是來得很風騷,去得很驚恐。

同樣花了一日一夜回到遼城,中途在客棧宿了一夜,第二日辰時一行人終於返回了薛家。

回家後,休整了一日,薛青禮收拾行李急急忙忙回京城了,他在京城著名的白雲書院讀書,拜了大儒柳墨年為師。很快今年三月的春闈就要開始,薛青禮此次是要下場的。於是,在薛邱氏喋喋不休的囑咐中,一家人依依不舍的送走了薛青禮。

然後青梅和石敬安正式著手搬入城郊宅子。

小兩口先是去宅子裏看了回,衛生薛邱氏早派人打掃幹淨,家具擺設物件也一應俱全,青梅小兩口十分滿意。第二日就收拾行李搬了進去,正式與薛家人分開住。

作者有話要說:今夜是除夕,首先,祝大家新年快樂、心想事成、萬事如意。

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與喜愛,新的一年我們將繼續一起編織故事。

另外,明日是初一,所以,請假2天,要去親戚家拜年。

嘿嘿,希望大家度過一個開心快樂的新年!!!!!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