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醉酒
loading...
溫暖濃鬱的液體順著衣襟滲入肌膚,刺鼻古怪的味道鑽進鼻子,薛青梅嚇得渾身僵硬,一動不敢動。男人高大滾燙的身體緊貼著自己,他的頭還埋在她胸口,濃密地頭發刮著頸子,令她無法克製地浮起一片雞皮疙瘩。

天啊!這該怎麽辦?

薛青梅欲哭無淚,半個肩膀矮著撐著男人沉沉的身子,她很想逃跑,但是男人火熱的臂膀卻不知何時緊緊纏住了她的腰,口裏喃喃自語,她側耳細聽了一下才聽出那是“梅子”二字。頓時燒得滿臉通紅,梅子是自己小名,已經很多年不用了,一時心裏湧起複雜,又掙不脫石敬安的手臂,隻得任他半摟著。

驚恐地四下張望一番,見四周沒人,才稍稍鬆了口氣。

八月時節,傍晚溫度也有些涼了,穢物沁入薄薄的衣料黏在肌膚上令她十分不適。薛家勞師動眾一日,此時大部分人都去歇息了,但還有不少人在做收尾工作,她此刻跟石敬安摟摟抱抱要是被誰看到,救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石大哥,石大哥。”輕輕拍了拍男人的臉頰,企圖喚醒他,“石大哥,你快醒醒,這裏是薛家,你先放開我,我去給你煮碗醒酒湯來。”

石敬安仿佛醉昏了般,口裏仍然喃喃自語著,卻好似怕冷般將薛青梅纏得更緊了些。男子渾厚的氣息遮天鋪地般席卷而來,火熱地手臂卷著她的細腰,更要命地是石敬安的頭似是無意識地埋在她頸子裏,薛青梅好像被點擊般再也不敢動了。臉頰通紅,兩條腳都開始發軟。

怎麽辦?怎麽辦?她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抓住石敬安的手臂狠狠咬去,卻不想這男人手臂硬的跟鐵似的,用了好大的勁兒,咬得牙齒發疼,人家手臂上隻留下個紅印子。

“張大伯,又下地了?地裏莊稼怎麽樣啊……”

“不錯,二狗子,今日薛家喜酒好吃不咯?”

“好啊……”

薛青梅的房間挨著圍牆,此刻外麵傳來鄉親走動說話的聲音,她心髒頓時提到嗓子眼,直到那兩人慢慢走遠,才緩緩地鬆懈下來。然而薛家大屋那邊又傳來林婆子叱喝和下人們走動的聲音,聲音似乎越來越近,簡直將她逼到絕路。猶豫再三,終於狠狠咬牙,一把拽住石敬安的手臂擱在自己肩上,一手扯著他的腰帶,連拽帶拖地將石敬安搬進了自己屋裏。

進了屋,視線在床和臨窗的長塌子轉了轉,立即將人往長塌上拖。石敬安身高馬大,身子極重,將他從院子裏挪到房間這一路上薛青梅已經累得香汗淋淋,將人搬上塌子,可腰間那隻手臂依然磐石不動。用力掰了幾下沒掰開,她已經累得氣喘籲籲。

轉頭看了眼身後,房門大大敞開著,她更是心急如焚,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她還被人摟著腰,此時要是被人瞧見了,明日她聞名十裏八村了,雖然她如今名聲已毀,但不能火上澆油啊,難道真要讓她被世人唾沫星子淹死?

“石大哥,你醒醒,你快醒醒啊!”薛青梅急得都快哭了,又急又怕,她湊到男人耳邊小聲地呼喚,一邊用手去掰他的手。男人仿佛聽到了聲音,眉頭皺了皺,濃密的睫毛眨了眨,沒有醒來,但手卻鬆了。掰開他的手,她猛地轉身去關房門,反栓上閘!

背靠著門,她這才心裏大大籲了口氣,轉身看到塌上躺著的人,心裏愁死了,怎麽辦?她此刻有些後悔,一時好心把自己弄得這般尷尬的境地。

目光閃爍地盯著那人半響,再三確認此人昏睡無疑,她再也無法忍受身上的異味,從櫃子裏取出套衣裳飛快進了內室屏風後麵。一邊解著身上的衣物一邊伸著耳朵傾聽,總算手忙腳亂地換好了衣裳。總算將一身穢物換掉了,她聞了聞,但不知為何總覺有股怪味久久不去。

而且自己屋裏躺著個年輕男人,她心裏七上八下的打著鼓,幾番猶豫,她還是悄悄開門往廚房溜去。

廚房裏,馬婆子正指揮兩個丫鬟收尾,見薛青梅來了,頓時笑著迎了上來,“薛大姑,您怎麽過來了?”

薛青梅心裏有鬼,很緊張,她揉了揉額頭做出難受的樣子,“席間吃了兩杯酒,有些頭疼,勞煩馬嬸子給我煮碗醒酒湯。”

馬婆子聞言將手在圍裙上擦了擦,熱切道,“哪裏的話,娘子快快回去,老婆子這就去給你做,待會兒讓人給娘子送過去。”說著眼神不留痕跡地在薛青梅身上掃了一圈,見她臉頰發紅,蹙著眉著,看樣子真是很難受的樣子。頓時快步往灶台上走去,一邊取出東西邊道,“娘子您今兒也累了一日,還是快快回去歇息吧,這醒酒湯老婆子做得熟練,很快就好了。”

薛青梅麵帶感激道,“那就勞煩嬸子了,嬸子忙碌一日,也早些回去休息吧。”說完,又對旁邊一丫鬟道,“給我打些熱水,我要回去沐浴。”

那小丫鬟愣了愣,立馬機靈地為薛青梅打了半桶子熱水,拎著桶子就打算幫她提回去。薛青梅眼珠子轉了轉,淡淡開口道,“算了,廚房裏事兒還多,你留下來幫馬嬸子趕緊收拾,早些弄完早些回去。我自個兒提回去得了。”

小丫鬟聞言一呆,旁邊馬婆子立馬抬起頭來,“娘子,這怎麽使得,你是主子她是奴,哪有讓主子親自動手的,這怎麽像話。”說完登時對那小丫鬟橫眉厲聲道,“發什麽愣,還不快快幫娘子提回去?”

薛青梅開口阻止,“哎哎哎,馬嬸子,算了,今日情況特殊,咱們家又不是什麽豪門世家,哪有那麽多規矩。得了,這點水又不多,留著這小丫頭給您幫忙,您也能早些回去歇息。”

馬婆子一個廚房婆子,平日哪有主子這般為下人著想,聞言頓時感動不已,“這……這……”

薛青梅擺擺手,不等她把話說完,一手提著那半桶子熱水,輕輕巧巧地出了門去。

天已經完全黑了,薛青梅提著熱水悄無聲息地回到房裏,那人依然還是之前的模樣,她放下熱水走上前瞧了眼。得,睡得挺熟!點了燈,昏黃的燈光將室內照亮,她給自己仔細洗了把臉,再三確認異味沒了,心裏才舒服了些。不過想到外頭醉得不省人事的男人,她很是為難,總不能讓這人就這樣讓個壯年男人在自己閨房裏住一晚吧,這要是傳出去自己好要不要見人?

歎了口氣,但願吃過醒酒湯後,他能清醒過來。正想著,房門被輕輕敲響,她輕聲走到門邊,“誰?”

“姑奶奶,我是翠兒,馬婆婆讓我給您送醒酒湯來。”外麵響起丫鬟輕聲細語的聲音。

她掃了眼長塌,飛快將門打開一條縫,月光下,小丫鬟端著一碗熱氣騰騰的湯藥眼巴巴地站在門外,她接過碗,略微柔和的道,“好了,你快回去休息吧,這碗明日我送到廚房去。”

農村的孩子心思淳樸,小丫鬟沒有多想,露出一個乖巧而羞澀的笑容,道了聲“姑奶奶早些歇息”飛快地轉身離去。

薛青梅關上門,端著碗走到塌子旁,試了試溫度,看著那人沉靜的眉眼。心下無奈,遲疑幾下還是一手扶起那人,一手拿著碗湊到他嘴巴去喂他。可能是還有一些知覺,碗沿傾斜,醒酒湯倒是緩緩進入了口中,他無意識地咽了下去,花了近一盞茶的時間,碗底空了。

放下碗,那巾子給他擦了擦嘴角,才發覺自己出了滿頭汗,呼出口氣,但願他趕快清醒過來然後快快離開,她可以當做沒有發生過。

夜色如水,窗外蟬鳴聲嘶力竭地轟鳴著,她在屋子裏來回轉動,縱然已經疲憊不已,但屋子裏多了個活生生的大男人,她也無法安心去睡覺。索性取出針線簍子,湊在昏黃的燈光下做起針線來,也不知過了多久,身體終是挨不住疲憊,不知不覺睡去……

第二日,她在一陣雞鳴狗吠中醒來,睜開眼,床頂漂浮的白色紗罩印入眸中,腦袋有刹那間的空白。坐起身,被子從身上滑落,身上穿著整齊,記憶瞬間在腦海中湧起。她猛地翻身轉頭看向長塌處,整潔的長塌孤零零地擺在窗側,空無一人,上麵疊著一條整齊的薄被。

那人走了!

心裏不知是鬆了口氣還是放心了,她這才發覺自己竟睡在床上。明明記得昨晚在做鞋墊,不知不覺睡著了……雙手忍不住輕輕扯緊被子,是那人把她抱上床的嗎?他什麽時候走的?有沒有被人發覺?

腦中一片混亂,外頭傳來腳步聲與說話聲,她忙撇開這紛雜的思緒,下了床,剛梳好頭,門口便傳來李氏的聲音,“梅子,起了沒?太陽都老高了,該出來吃早飯了!”

她在心裏拚命告訴自己,昨晚隻是一場意外,全部都要忘掉!深吸口氣,忙應道,“哎,馬上出來。”

作者有話要說:撒花撒花,撒花的鄉親們明日出門準能撿到銀子喲~~~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