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新婚
loading...
新婚

紅燭燃燒,房內氤氳著情yu的氣息,大紅床帳晃動不已,一聲聲令人臉紅心跳的喘息呻~吟回蕩在室內。

“嗚......”

青梅緊緊地攀著身上的男人,身體隨著男人動作上下而動,仿佛一葉順水而流的篇舟,隻剩下無盡的喘息與嬌吟。

“梅子,我的梅子,我是誰?呼...”動`情時刻,石敬安情不自禁的問道。

“嗚嗚,慢點......”快`感一*在身體爆發,青梅幾乎語不成句。

“我是誰?”石敬安臉上勾起一抹壞笑,用力一頂。

“敬安,石敬安......”噢,太深了,青梅抽泣道。

“錯了,我是你的誰?”石敬安眸中一暖,身下的動作卻更快更猛,仿佛故意折磨青梅一般,快快慢慢,一出一進。

“嗚嗚,你是石頭.....啊.......”

一個用力頂撞將青梅的聲音化作尖叫。石敬安臉上壞笑更甚,“錯了。”

青梅身子晃動,隨著他的提問心裏也委屈起來,緊緊環住他的脖子,克製住口裏的□,十分委屈的道,“人家哪裏說錯了啊......”

可惜石敬安大力一頂,又將她的委屈攪得支離破碎,男人的聲音幾乎帶著幾分凶惡,“再想,我是你的什麽人,恩?”

“啊......”青梅喘息連連,看著男人被汗水浸濕的臉龐,克製的表情,她腦子裏微微猛然了。隨著男人仿佛泄憤似的一次次狠狠律動,她腦中突然靈光一動恍然大悟,叫道,“相公......”

男人表情一柔,低頭狠狠親了她一口,“再喚一聲,恩?”

看來這次是對了,青梅暗想,眼睛促狹的彎了起來,甜甜地喚了一聲,“相公?”說完眼角一勾,又換了句,“夫君?”

男人被那甜甜的聲音逼得發瘋,尤其是那眼角揚起的風情,幾乎叫他失去控製,火熱如鋼鐵般的手臂更加用力地將小人兒擁入懷裏,下麵動作突然變得溫柔緩慢起來,男人溫柔道,“再喚一聲。”

“夫君。”青梅臉蛋緋紅,聲音如沾了蜜汁一般,乖乖的喚道。

下一秒,男人低吼一聲,喉間發出一聲性感的呻~吟,宛如失去了控製的野獸,狂風暴雨般發動了攻擊。速度越來越快,力道越來越猛,男人惡狠狠道,“再叫一聲。”

“嗚嗚,夫君......”某人的聲音已經變了調。

“再叫。”男人道。

“嗚嗚,夫君,太快了......”某人聲音滿是求饒。

“再叫。”男人更加興奮。

“嗚嗚,夫君我要死了...嗚嗚......”某人已經開始尖叫......

“繼續。”男人努力耕耘。

“夫君......夫君......夫君......”

某人隻會喘息和喚夫君了.........π_π

*********************************

一夜瘋狂,青梅第二日醒來已經是日上三竿。

腰酸腿疼,渾身無力,尤其是下~麵更是火辣辣的一片,胸口身上全是被那那人啃咬出來的痕跡。不過□倒還幹淨,床單也整潔,想必是整理過了,青梅想地是石敬安替自己清洗私部,她臉上就火辣辣的,恨不得挖個洞把自己給埋進去。

“禽獸啊......”青梅做起身,扶著床架子,剛想起身,身體一陣無力,脫力又倒了回去。狠狠地捶了一下被子,她忍不住呻~吟出聲。

“吱呀”一聲輕響,兩個穿著青色棉襖梳著包包頭的小丫鬟端著熱水和早飯進了門來。

“姑奶奶,您起了。”

端早飯的丫鬟長著一張圓臉,圓圓的眼睛,小巧的鼻子嘴巴,長得甚是乖巧可愛。名字叫鈴鐺,是母親身邊伺候的丫頭,婚後便專門撥給自己來用。另一個細眼睛的叫長柳,也是母親送給她的。隻見她放下手裏的東西,轉身走到櫃子裏取出一套桃紅色的衣袍走到床畔,“姑奶奶,奴婢伺候您穿衣吧?”

新婚剛過,新婦要穿紅色的衣袍才顯得喜氣。

青梅擁著被子坐在床上,聞言搖搖頭,“我要沐浴。”

兩個小丫鬟麵麵相覷,便乖乖領命去了。

不一會兒,熱水打來了,青梅在兩個小丫鬟伺候下泡了個澡。潔白的肌膚上留下的痕跡惹得兩個小丫鬟麵紅耳赤,倒不是青梅願意暴露給他人看。實在是昨夜折騰得太厲害,四肢酸軟無力,要不是小丫鬟們伺候她不保證自己爬得出浴桶。

沐浴後,梳妝打扮一番,吃了點東西。

看時辰都快午時了,她終於忍不住問鈴鐺,“姑爺呢?”

鈴鐺道,“姑爺被大少爺和二少爺請過去了。”

被大哥二哥請去了?青梅歪了歪頭,嘴角便勾起一抹淺笑,看樣子大哥二哥都很喜歡這個入贅妹夫呀。點點頭,又道,“家裏的親戚有多少留宿?”

這次鈴鐺沒答,倒是看向長柳,青梅心裏升起幾分興味,看樣子長柳才是二人間領頭的。便見長柳麵容鎮定,有條不紊的回答道,“回姑奶奶,除了淮南二表叔一家因家中有事提前告辭,其他親戚朋友都未走,大家都說等著想看新姑爺呢。”

長柳話方落,外頭便傳來一陣腳步聲,青梅給亮丫鬟使了個眼神,二人立即眼觀鼻鼻觀心站到一旁去了。接著,石敬安就和二哥薛青寧走進了房來。

“梅子。”

二人看見青梅均是眼睛一亮,薛青寧便飛快走到青梅身邊,關心的道,“梅兒,你醒了,臉色怎這麽白?”

青梅看了石敬安一眼,後者嘴角勾起一抹笑,突然一臉心疼地拉住她的手,道,“梅子,可有哪兒不舒服?都怪我,昨晚讓你累著了。”

“累著了”這三字頓時讓青梅臉通紅,薛青寧看著二人間微妙的互動,終於明白了什麽,臉上微微閃過一絲尷尬。握拳在嘴巴輕咳了聲,道,“那,妹妹你可要多多休息。”

說完又若無其事地在石敬安背上狠狠拍打了幾下,嬉皮笑臉道,“石頭啊,以後我妹子就交給你照顧了,你可要好好對她,不許欺負她。哼哼,你可記住了,否則我這個二舅子唯你是問。”

石敬安麵色不變,心裏卻暗罵不已,這小子出手黑啊,這力道是要敲斷他背脊骨呢?嘴裏卻連聲附和道,“二舅子您放心,我一定會好好對梅子。”

說完,轉頭對青梅道,“梅子,咱們該去給爹娘問安了。”石頭哥心裏可還記著自己是入贅的,新婚第一日得給嶽父嶽母敬茶,還得給家裏的親戚們見見臉,否則他這個姑爺的身份可不算完全坐穩咯。

青梅聞言想到長柳方才的話,心裏偷笑,臉上卻認真地點點頭。

於是夫妻小兩口並薛青寧一起,往大屋那邊走去。

到了大屋,七大叔八大婆,各家親戚齊聚一堂,大夥兒正翹首以盼,等著新姑爺敬茶呢。青梅和石敬安一進入大堂,屋子裏一群年輕一輩的便忍不住發出了戲謔之聲,鬧得青梅滿臉通紅。但小手被石敬安握了握,她轉頭便見這家夥竟滿臉鎮定,心下也安定了,卻忍不住暗暗呐罕,這家夥可是要被當做小媳婦那樣的給長輩敬茶耶,他未免也太鎮定了吧?

主位上坐著薛氏夫婦,小兩口手牽手走到大堂中央,小兩口先是跪下,對薛邱氏二人磕了個頭。這會兒便有個小丫鬟捧了茶過來,青梅便起身來,輪到石敬安敬茶了。

石敬茶首先捧了杯茶送到薛老爹麵前,恭敬地道,“爹,請喝茶。”

薛老爹端著長輩的架子,裝模作樣的看了他一會兒,在眾目睽睽之下,石敬安的翹首以盼下,終於接過了茶杯,揭開蓋子嚐了嚐,一臉鄭重的道,“敬安,以後你就是我們家的人了,以後,要好好跟梅子過日子。”

石敬安忙恭敬點頭,“是,爹。”

薛老爹這才滿意地點點頭放下茶杯,然後從旁邊桌上取了隻木盒子,交給了石敬安,這是給新女婿添的禮。石敬安接過,四周旁邊頓時發出一片善意的笑聲,石敬安今日,可不正像新媳婦給公婆敬茶的場景麽?

接著,便到了薛邱氏。

“娘,請喝茶。”

石敬安又端著第二杯茶敬給薛邱氏,薛邱氏臉上笑吟吟地,反正已經生米煮成熟飯,她也沒啥好抱怨的了。爽快地吃了茶,拿了做工精致的錦囊交給他,敬茶地環節便完成了。

接著青梅又領著石敬安一一見過各個親戚,這個叔、那個伯,這個舅舅那個嬸嬸,石敬安都跟著青梅一一喚了,收獲了一大堆各色各樣的禮品和錦囊,這第一次敬茶請安才終於完成了。

等石敬安與各位親戚見了臉,那邊薛青川便領著一群男人、堂兄弟一蜂擁將他拉走了。青梅也被薛邱氏給單獨拉入了房裏。

“梅子,昨夜,怎麽樣?”

屏退了下人,母女兩坐在房間裏說著私房話,薛邱氏問的第一個問題就是關於新婚洞房夜的。

青梅臉一紅,登時又羞又燥地低下頭,“娘,你問這個幹嗎?”

薛邱氏拉住她的手,似笑非笑地看著她通紅的臉,笑道,“你這孩子,還害臊呢?娘這不是關心你嘛,這有什麽的,快跟娘說說。他……有沒有傷著你?”

青梅嗔怪地看了她一眼,搖了搖頭。

“真的沒有?”薛邱氏不放心的道,“我看你今日起得這麽晚,那孩子身高力大的,這麽大年紀才成親,難免不知輕重,我還以為他……”

“娘……”青梅簡直恨不得挖個洞把自己給埋起來了,這,這說的什麽話啊,真是羞死人了。

薛邱氏笑彎了眼,也不好意思再問下去,見女兒一副嬌羞的模樣,想必昨夜也是很美妙的。想到此不禁老臉也紅了紅,拍了拍女兒的手,道,“好了好了,娘不問了。”

說著,話鋒一轉,意味深長道,“梅子,娘叫你過來呢,有些話要跟你交代。”

作者有話要說:撒花撒花,大家給俺鞭撻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