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洞房
loading...
燭火發出吱吱聲響,不知不覺,窗外的天色暗了下去,外麵的喧嘩熱鬧終於漸漸遠了。

青梅坐在床邊,默默地等待著。其實昨夜幾乎沒睡,緊張得翻來覆去剛睜眼沒多久就被從床上挖了起來。此時此刻,明明身體疲憊但精神卻異常興奮,一想到待會兒等石敬安回來,她心裏就七上八下,明明不是黃花閨女,但一想到這種事,仍然羞得無言以對。

中途薛邱氏和汪舅媽過來一趟,勸她好好伺候石敬安,努力懷個孩子,尤其是舅媽臨走之前,還塞給她一本薄薄的書本。她隻翻來瞧了一眼就把它塞進了床底下,那樣的姿勢......那樣的動作......越想臉越熱......

“快開門。”

門口突然傳來淩亂的腳步聲,大哥的聲音響起,接著門被推開,薛青川和邱武攙扶著醉醺醺的石敬安搖搖擺擺地走入房來,後頭還跟著幾個看熱鬧的堂兄弟。青梅幾乎是立即站起身來,對丫鬟吩咐道,“快去打熱水來。”

一個守門丫鬟立即去了,薛青川二人便將石敬安扔到床上,拍拍手,“嘖嘖,真夠重的。”然後一臉戲謔地對青梅道,“妹子,我可是幫你把新郎官給送回來了。”

邱武也在邊上一臉討打的道,“表妹今天可真漂亮,石頭這混蛋真有福氣。”

青梅頓時紅了臉,氣呼呼地將兩人趕了出去,“胡說八道什麽呢,出去出去,外麵客人還那麽多,還不出去幫忙。”

“喲,新娘子害羞了......”一個小堂兄欠扁的道。

“*一刻值千金,隻是咱們石大姑爺醉成這樣,那不成要咱們新娘子動手圓房?”這邊話落,那邊被趕到門口的邱武又不怕死的調侃道。

青梅氣得臉都燒了起來,嗓子陡然尖銳高亢上去,“邱武,看我不跟嫂子說你的好事。”

邱武一聽頓時慫了,“哎喲我的好表妹,別,可千萬別......”這廝變臉飛快,立即擺出一副諂媚狗腿樣。

青梅還沒來得及回答,汪氏帶著兩個婆子突然走了過來,看見一群小子堵在新房門口,登時衡眉豎目罵咧道,“你們在幹嘛?堵在新房幹什麽,快走快走,兔崽子。”

一群人看見汪氏,哪裏還敢調侃,登時一溜煙兒沒影了。尤其是邱武,最怕的就是他老娘,簡直跟老鼠見了貓似的跑得飛快。

見人走了,汪氏才嘀咕哫道,“臭小子。”然後帶著婆子進了房。

這會兒,那丫鬟也端著一盆熱水回來了。

汪氏忙從身後婆子手裏取過一碗熱氣氤氳的蜂蜜水道,道,“蜂蜜水解酒,快快伺候敬安吃下,你們還未喝合巹酒,可千萬甭忘了。”

青梅接過碗,感激道,“舅媽,還是您想得周到。”

汪氏點點頭,“好了,你們快歇息便,都累了一日了,昨夜又沒睡好。”說完意有所指眨眨眼,“人我就都帶走了,快歇息吧。”

說完,給邊上兩個丫鬟使了個眼色,那二人便乖乖跟在了她身後,房門被輕輕關上,一行人揚長而去。

新房裏便隻剩下新郎新娘二人了。

青梅轉身看向躺在床上喝醉的新郎大人,臉上火辣辣的,但看到他通紅的臉龐,又有幾分無奈。怎麽就喝醉了呢?家夥酒量不是挺好嗎?洞房花燭之夜,也不知道把握點。

歎了口氣,端起桌上的蜂蜜水走到床邊,一勺一勺的小心喂入他口中,很快一碗蜂蜜水見了底。然後她絞了張熱帕子給他抹了把臉......突然!

手被緊緊握住了。

“你......”

猛然對上一雙略帶戲謔的清明眼眸,心髒猛然狂跳,“你,你沒醉......”心下立即了然,這家夥是裝醉。

“娘子......”石敬安溫柔地喚道,旋既猛然雙臂一張將青梅用力擁入了懷裏,如夢似幻般呢喃,“梅子,咱們終於成親了,這不是做夢吧?”

聽到這話,青梅心裏的羞澀與緊張不知為何突然安定下來,她甜蜜的低下頭,低聲嘀咕道,“傻子。”

“你說什麽?”

石敬安耳朵極其敏銳,立即故意低頭咬住她的耳朵。

灼熱的呼吸噴在臉上,耳朵被一個滾燙濕軟的存在納入,青梅頓時身子一激靈,麵紅耳赤地將他推開結結巴巴道,“等,等等,合巹酒,還沒喝合巹酒......”說到後麵聲音越來越小,卻伸出雙手要掙脫他的懷抱去拿桌上的酒杯。

石敬安手一鬆,便讓她起了身。

青梅暗鬆口氣,捂著狂跳的心口飛快從案台上取了兩杯酒。石敬安接過酒杯,似笑非笑地看著她。

青梅對上他的眼,臉上又不爭氣的一紅,然後才鼓起勇氣,輕聲開口道,“相,相公......”那人視線太灼熱,她忍不住低下頭,輕輕舉起酒杯,“相公,請喝酒。”

兩人便勾著手臂喝了酒,青梅剛放下酒杯,身後猛然傳來一股大力,身體便天旋地轉,被一具結實火熱的胸膛狠狠地壓在床上,接著唇被人狠狠堵住,還沒來得及反應一股溫柔的液體從那人口中渡了過來,她沒有選擇隻能被迫張口咽下了酒液,口齒輕開一條滾燙滑膩的舌頭便趁虛而入,好像靈蛇般在她口中穿梭攪動。火辣的酒液順喉而下,一部分則順著嘴角滑下,青梅臉上緋紅,眼角迷離,宛如一灘水般化在了他身下。

“唔......”

唇齒相融,口水交換發出羞人的聲音,青梅整個人都醉了,從來不知道親吻的滋味竟然如此甜蜜,她忍不住嚶嗚一聲,在他的帶領下情不自禁的回應起來。

這時,石敬安卻抬起頭,離開了她的唇。

青梅雙眼迷蒙,滿臉春~色,早就被他吻得七葷八素,春~潮泛濫。衣領口不知何時被解開,露出了精致小巧的鎖骨,石敬安喉結滾動下`麵腫得生疼,幾乎恨不立刻將身下人兒剝個精光,狠狠埋`入她體`內。

“梅子......”他動`情的呢喃,又低下頭俘住她的唇。

手輕輕扯開她的腰帶,剝下她大紅色的喜袍,終於,露出了裏麵繡著並蒂蓮花的殷紅肚兜,那高高鼓起的頂`端,盈盈一握的腰枝,幾乎讓石敬安渾身緊得生疼,額頭溢出細密的汗珠,他用力吸吮她唇瓣,舌頭靈活的勾動她的丁香,吸吮,舔弄。手上飛快將自己身上的喜袍三下五除二脫下,露出強壯結實的身`體,拉下床帳。

狹小的空間內,溫度越來越高,青梅早就意`亂`情`迷,雙手動`情地攀著石敬安的頸項,呼吸急促,身體動`情的扭動`著。隨著扭動那薄薄的肚兜幾乎遮掩不下裏麵的春`光,一次一次摩`擦在石敬安胸膛上,幾乎讓他發狂。

大手毫不客氣握住那胸~前渾````圓,重重揉捏,唇漸漸從臉上移到頸子,印下細密的親吻,含著那小巧可愛的耳垂,輕輕吸吮。“啊......”懷裏人兒頓時發出一聲動`情呻~`吟,這兒顯然是她的敏感處,石敬安心裏湧起一股興奮,含住那瑩白的耳垂又用力吸吮了幾下,直到被含得濕噠噠的微微發紅,好像被大雨蹂躪的小花瓣一般。

他一路啃`咬舔`舐,留下一串粉紅的印記,終於,到了胸`前。他隔著薄薄的肚兜含住那一邊,吞吞吐吐,逗弄舔`舐,直弄得青梅嬌`喘連連。一手鑽入肚`兜,握住那如凝脂般嬌嫩的渾``圓溫柔的揉`捏,另一手則悄悄往下,輕柔地褪去青梅的褻褲,然後往那腿~`間神秘峽穀而去,穿過芳草萋萋的草地,終於到達那神秘的所在,入手一片濕漉漉。

青梅感到腿``下一涼,剛反應過來便覺什麽東西突然碰觸自己最羞人的地方,頓時到抽口氣,下意思便夾``緊``了腿,“你......不要......”話一出口,發現自己的聲音宛如嬌吟般柔弱,渾身熱得不像話,四肢無力。

身上的男人聽到那聲音卻仿佛受了刺激一般,猛然加大了手裏的力度,青梅感受著胸~`部被大力的揉捏,一股酥麻的感覺從那兒升起,漸漸傳染到四肢,下``腹也仿佛升起一股難言的空`虛與瘙癢感。她情不自禁的扭動身體,試圖抬頭去看埋在胸~`前的男人,下麵那入侵物卻突然動作起來,“啊......”喉嚨裏溢出破碎的呻~`吟,腦袋一片空白。

聽到這聲音,石敬安終於忍不住了,一把將那大紅肚兜扯去,兩隻白皙跳動的玉兔便毫無遮蓋的暴露,那瑩白的波``動,嬌嫩的肌膚,兩顆深紅的葡萄嬌豔欲滴,幾乎美得他瘋狂。他立即抓住一顆用力吸吮,輕輕啃咬,一手握著自己早已蓄勢待發的怒``龍,輕輕地抵在青梅幽暗的桃源門外,磨蹭了兩下,便找到了入口。

“娘子,瞧你的小妹妹可餓得慌了,讓夫君好好喂飽你吧。”他抬頭在青梅唇瓣重重一吻,便沉下腰,狠狠的撞了進去。

“啊......”兩人同時渾身一顫,發出歎愄的聲音。

那灼熱所在幾乎逼瘋人,兩人緊緊相擁,胸膛貼著彼此,石敬安化為野獸,抱緊懷中人兒,開始享受最美味的大餐。

夜,還長得很呢......

作者有話要說:嗷嗷嗷,千萬萬千不要舉報啊啊啊啊啊

捂臉,客觀們,這章還合胃口麽?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