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梁賢
loading...
“梁賢,你怎麽來了?”青梅大感意外。

梁賢淡淡一笑,“怎麽?不歡迎嗎?”

青梅臉上閃過幾分窘迫,剛想反駁,薛老爹大手一揮,笑道,“好了,都是一家人,都坐下說吧。”

薛青川立即咧嘴一笑,跳上炕順手收住滿炕亂爬的兒子,梁賢溫溫淺笑,斯文地坐了上去。青梅便順勢下了炕,薛邱氏熱絡地使喚丫鬟婆子準備好酒和幾個小菜,好讓幾個男人暢所欲言。

“家父前些日子得了些二十年的醉花陰,想到伯父定會喜歡,便特意讓我送幾壇過來,也算在年前為伯父添添喜。”上了炕,不一會兒,梁賢便說起了來意。

薛老爹聞言大喜,他這人沒什麽愛好,就是好那一口。尤其是美酒,到了他嘴裏繞個彎兒就能知道是什麽品種什麽年份,薛父在品酒上算得上是小有成就,在這遼城商人圈子裏是出了名的刁嘴。

“好小子,拿還不快快開壇酒讓你薛伯伯試試味,難得你那鐵公雞老子還記得我。恰巧幾日前我得了隻難得的麝香豬,這東西可不是有錢就買得到的,你帶半隻回去給你爹娘嚐嚐鮮。”

薛邱氏聞言立即插嘴道,“得了,酒蟲又開始叫了,真是,有酒你就來勁了。阿賢難得過來一趟,留他多住幾日,我讓廚房多做幾個菜,好酒還是留到晚飯再喝吧。”

“哈哈哈!”屋內眾人聞言頓時樂不可支的笑了起來,青梅也笑彎了眼,爹娘的感情還是一如既往的好啊。

果然,薛父聞言毫不生氣,反倒是一臉饞樣的巴了巴嘴,“哎呀,那可不行,好酒我得留著慢慢喝!”

薛邱氏忍俊不禁地瞪了他一眼,晬道,“德性。”

屋中其樂融融,梁賢的父親與薛父是拜把子的交情,一起跑商一起開鋪子,比親兄弟還親。小時候兩家大人還曾戲言親上加親,等梁賢長大後娶青梅。可惜梁賢從小長得細皮嫩肉,雖然比青梅長兩歲,卻個子比青梅還矮半個頭。最喜歡掛著鼻涕跟在他大哥後麵。而青梅卻恰恰相反,生她的時候薛父的生意已經做得不錯了,衣食無憂,又是唯一的嬌嬌女,生得膘肥體壯,性子更是野馬似的上躥下跳。

大人們的戲言不知如何被小家夥聽到了,簡直晴天霹靂,之後青梅見著梁賢一次就打一次,拿蟲子嚇他,放狗咬他,最嚴重地甚至害他摔進了池塘差點淹死。之後梁賢見了她就跟老鼠見了貓似的,大哭大鬧不休止。後來梁家又舉家搬入了京城,兩家隔得遠了,那娃娃親也就不了了之了。

後來梁賢在京城娶了妻,生了娃,青梅也嫁了人,兩家雖然依然保持往來,但終究不比當初了。

而如今,聽說他的妻子前年病逝,留下四歲的兒子,而她,也在半年前與張家合離,一個成了棄婦,一個成了鰥夫,還真有幾分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感覺。

“子越今年四歲了吧?”聊著聊著,話題突然轉到了梁賢的兒子梁子越身上,那是個乖巧聽話的孩子,曾經和梁賢到薛家住過幾日,薛邱氏十分喜歡。

提到兒子,梁賢清俊的臉上浮起一片柔和,“五歲零三個月了。”

邊上薛青川聞言捏了捏兒子的胖臉,“那比我家金豆大一歲,怎麽不見你帶出來玩?我娘當初可稀罕他了,小小年紀跟小老頭似的,叫我家金豆也見識見識什麽叫哥哥。”

薛青川懷裏的金豆年紀雖小,腦子卻聰明,聞言在他爹懷裏擠來擠去,睜著圓溜溜的大眼睛指著他娘的大肚子道,“哥哥,我才是哥哥。”

小家夥童言童語頓時惹笑了一幫大人,梁賢眼中升起笑意,續道,“年前了,京城那邊又下了雪,我這趟出來也不能長留,所以便沒帶了。不過臨行前那小子聽說要來遼城的薛奶奶家住,還讓我跟伯母問好,我打算明年開春了,再正式帶子越登門拜訪。”

青梅在旁聞言也露出了笑意,隻是他說這句話的時候,不知有意還是是錯覺,她感覺他似乎往自己身上瞧了一眼。並未多想,薛邱氏便十分歡喜的道,“那敢情好,帶回來跟金豆一塊兒玩,男孩子就是要淘氣點,咱們家就喜歡熱鬧!”說著,薛邱氏又頓了頓,微微歎息,“那孩子也是怪可憐的,小小年紀就沒了娘,叫人怎麽不心疼?阿賢啊,伯母問問你……你心裏是怎麽想的,子越還這麽小,你難道不打算再娶一個了?”

邊上薛家父子兩聞言有些無語,女人真八卦。秦氏和青梅則立刻伸長了耳朵,隻聽梁賢道,“這兩年我常常東南西北的跑,忙得焦頭爛額,也沒有心思想這事。母親倒是在家中也替我張羅過兩次,並非人家不好,隻是我心裏一直忘不了玉娘,也不願子越受丁點委屈,這事兒便擱置了……如今子越年齡也漸漸大了,更懂事了,我又一直忙著生意,這念頭我也就漸漸淡了……”

話方落,薛邱氏便義正言辭地反對道,“哎,這怎麽行,先不說你如今才正直壯年,你爹娘年事如今也大了,子越就是再聰明也才五歲,你成年往外麵跑,家裏沒有個女人怎麽成?再說了,你爹娘操勞了大半輩子養了兒子還替你養孫子,打了鐵喉嚨啊?”

這一席話全部都是真心誠意,梁賢聽了十分感動,他麵露恭敬道,“伯母,我知道您是為了我好,多謝你為我操心。隻是……姻緣這種事一切隨緣,我雖然是個鰥夫,家世也算殷實。娶妻乃是一輩子的事,將來要陪伴我一生到老的女子,我自然謹慎挑選。伯母,在這兒答應你,將來若是遇見的中意的女子,我定會好好把握……”

眾人一聽,明白了。

人家哪裏是不想娶媳婦,隻是人家眼光高,目前沒有瞧得上的人呢。

薛邱氏打趣道,“阿賢,要不要伯母給你物色物色?”

邊上青梅聞言莞爾,旋即冷不熱對上梁賢的目光,她一怔,接著便見梁賢似是若無其事地轉開眼,恭順地對薛邱氏道,“伯母,此事不急。不如等開春後,我帶子越來府上打擾一段日子,到時候再勞煩伯母為我們父子走動走動,伯母一定不會拒絕吧?”

薛邱氏聞言哪有不樂意,她還想梁賢怎麽會拒絕她呢,原來是考慮到兒子的意見啊。心裏想著嘴上連連道,“哎喲,說得什麽話呢,我歡喜還來不及呢。盡管啦,子越那孩子我可稀罕的緊了。”

說著心裏感歎老梁家的兒子還是極不錯的,樣貌出色,家世也殷實,會做生意難得還是個極有責任心的。可惜媳婦是個沒福氣的,早早扔下父子倆去了,也不知將來哪家閨女能有福氣入了這對父子的眼。這般想著,她突然冷不熱掃到坐在旁邊的女兒,眼皮一跳,額頭又有些突突生疼起來。

人家老梁家好歹是個兒子,還給留了個孫子,起碼傳宗接代不愁了。她家裏這個才叫她愁白了頭,女兒不比男兒啊,難不成以後真一輩子終老在娘家?且不說傳出去好不好聽,她也不願意自己女兒孤老終身啊。再想到楊梅村那破爛事兒,她頭更疼了。

老石家的兒子雖然是個有情有意的,但將來會如何根本沒影兒,女兒如今連個保障都沒有,要怎麽相信他?

哎,得了,先甭想了,過完年再說,過年了大年,她重新給梅兒張羅,她就不信她薛家的女兒嫁不出去!!

~~~~~~~~~~

這邊,薛家歡歡喜喜地迎接客人,一家子坐在暖烘烘的房裏談天說地,另一邊,楊梅鎮上,石家。

夜深,一個嬌小的身影鬼鬼祟祟地摸到一間昏暗的房間。

房間床上,魁梧修長的男人沉睡著,那身影輕手輕腳飛快利索地解了身上的衣物,很快就脫了個精光,躡手躡腳地打算往床上爬。卻不想床上的男人突然起身,在漆黑的房裏仿佛能看見一般,一掌就將來人給劈暈了過去。

石敬安看著躺在地上的田妮兒,冷冷一笑,“既然你這麽想嫁入我石家,便成全你。”半個時辰前妹子明玉送了份宵夜來,竟是加了料的,幸虧石敬安在軍中打滾了幾年,也吃過幾次虧,對蒙汗藥那些下三爛的東西敏銳不已,否則差點著了道。

若不是其中一個是自己親妹子,石敬安真的恨不得親自打死了算,但最終他索性將計就計,來個甕中捉鱉!正好,也解決了他幾日來心中憂愁,自己送上了門來,他便沒有半點負擔猶豫了。

用地上的衣物將田妮兒胡亂包了包,石敬安扛起她便悄無聲息地去了客房,算了算時間,起碼還得一個時辰才能醒。夠了!

做完這些,他悄無聲息地出了家門。

這幾日他已經摸清了石富安的作息規律,這小子不到月上中天不會回,這個時辰,他一定在半路上了。

果然,行了小段路,石富安魁梧的身影便晃晃悠悠地出現在夜色中,隻見他滿臉緋紅,醉意朦朧,走起路來踉踉蹌蹌,顯然醉得不輕。

這樣最好!

石敬安如鬼魅般突然出現在石富安身後,手一劈,下一秒石富安乖乖地倒在了地上。然後他輕而易舉撈起石富安高大的身子,乘著濃黑夜色,飛快返回家中。然後神不知鬼不覺地將石富安丟在了田妮兒的床上,想了想,從懷裏取出一顆藥丸塞入田妮兒嘴裏,又拿出個小瓶在二人鼻間晃了晃,然後便如鬼魅般悄然離去。

夜沉如水,石家老兩口早睡了,石明玉和石富安妻子王氏的房裏還亮著微弱地光,四處靜悄悄的。不過石家人住右邊,田妮兒住左邊那間客房,倒是隔了大斷距離,就算發生點什麽事也不容易發生。

客房中靜悄悄的,田妮兒和石富安幾乎同時間醒來,一個居心不良,一個酒蟲上腦。田妮兒首先清醒,她感覺自己身邊躺著一個強壯年輕的男人,心裏一喜,難道石敬安並沒有把自己趕走?接著,她隻覺得渾身特別熱,身上被她剝得隻剩下褻褲和肚兜,光溜溜的,嘴裏很幹,她張開口微微喘息著,雙腿交`叉無意識磨蹭起來。無意中碰觸到邊上男人的肌膚,她突然覺得特別舒服。想到這人就是自己一直暗暗喜歡的石敬安,她心裏升起一股羞澀,便很快鼓起更大的勇氣,眼底閃過堅定,主動伸手往男人身上抱去。

一抱上那健壯充滿男性氣息的身軀,她身體頓時軟了,盡管鼻翼中聞到濃重的酒味,但卻令她更加舒服。身體裏仿佛湧起一股難以言喻的潮湧,下腹突然湧起一股空虛,接著好像什麽東西從下麵湧了出來,*的。

“啊……”她喉嚨間溢出一聲低吟,腦子裏好像隻剩下漿糊,身體無意識開始抱著男人磨蹭起來。

石富安醉得昏昏沉沉,身上酒意讓他發熱出汗,冷不熱一副柔軟的嬌軀突然撲進自己懷裏。他下意識大手一抓,居然摸到一片柔滑細膩如凝脂般的肌膚,心裏一顫,還以為自己在做夢!頓時欲`念前所未有的高漲,大手順著那柔軟的嬌軀而下,揉揉捏捏,所到之處滑不溜手,簡直比剝開的雞蛋還嫩!更刺激的是迷迷糊糊睜開眼,竟看到了田妮兒那張秀氣嬌媚的臉,他呼吸猛然加粗,下麵頓時硬了,暗道這個小賤人,夢裏還來勾`引他!

啊,真想狠狠的gan死她——

石富安幾乎瞬間變身為禽`獸,化饑渴為行動,一個翻身便狠狠地將田妮兒壓在了身上……

於是,在作者強大的金手指下,幹柴和烈火熊熊地燒了起來……(後省略無數字=。=)

作者有話要說:啦啦啦!慶祝,滿10萬字了。

關於此章——

元芳,你怎麽看?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