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人約黃昏後
loading...
男人的氣息撲鼻而來,唇上被溫軟灼熱的唇瓣緊緊貼住,一隻鐵臂緊緊摟住她的腰。她知道這樣的不對的,但是卻無力反抗。黑暗中,她看不清男人的臉,隻感覺灼熱的呼吸撲在臉上,心髒狂跳得好像要爆掉,四肢好像被抽去了力氣,隻能任男人一雙鐵臂緊緊束縛在懷裏。

情不自禁閉上了眼,口齒也被攻破,一條滑溜的舌便毫不客氣地闖進了她口中,迅猛的纏住那丁香小蛇,翻江倒海,糾纏不休。漸漸地,腦子裏仿佛塞了漿糊般,一雙大手不安分地在她腰背上大力撫摸,她感受到來自男人身上強大的力量,從來沒有一個人能讓她有這種感覺,那麽強烈那麽欲罷不能,更讓她羞於啟齒。

男人仿佛不再滿足於輕吻,仿佛想要更多,一隻大掌緊緊將她按在懷裏,另一大掌卻不住隔著衣裳撫摸懷中人兒嬌軀,纖細的腰肢,平滑的細背,最終,落在了青梅高聳的胸`前,一把握住重重揉捏起來。胸`前強烈的刺激叫青梅忍不住扭了扭身子,那一動卻刺激了石敬安,他大手更用力的揉了兩把。嘴漸漸離了她的唇,吻上她的臉頰、頸項,同時那隻大手終於忍不住從衣領子鑽了進去,穿過薄薄的衣裳,毫不費力的霸住了嬌軟高聳的一處。

那嬌軟凝脂般的觸覺頓時讓石敬安心中發出滿足的歎息,他動情地將青梅抵在草垛上,大手用力地揉捏起來。青梅身子仿佛化作了一灘水,不知何時雙臂也緊緊纏住了石敬安的頸子,喉間情不自禁地逸出一聲羞人的□,身子微仰,直到突然一股夜風吹來,她感覺身子一涼。猛然身子一震,如大夢驚醒般睜開眼。便發覺自己不知何時衣襟大開,月光下自己淡黃色的肚兜極其醒目,而自己那寶貴的胸`前正被一隻滾燙灼熱的大手輕輕掌握,石敬安漆黑的頭深埋在自己肩窩處,落下一串串黏濕的熱吻……

心裏陡然湧起驚天恐慌,她幾乎是刹那便落下眼淚,連聲音都尖銳刺耳起來,“不行,不行,我……你你就會欺負我……”

石敬安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欲`念在親吻中早高高昂起,但此刻,青梅帶著哭腔的聲調生生止住了他的動作。他呼吸急促,身體發熱,臉還埋在青梅頸項間,鼻翼間是她身上傳來的淡淡芬香……

“別動。”石敬安聲音異常沙啞低沉,仿佛敲在心頭似的,青梅身子僵硬,她明顯感到一個硬硬的東西頂在小腹上方,更是一動也不敢動了。

她不是不知人事,自然知道那是什麽……

然後,她便感覺胸前的大掌飛快抽離,衣襟被小心地拉緊,“讓我抱抱你,我隻抱抱你……”

石敬安發出一聲歎息,他幾乎用盡最大自製力將欲`念生生壓抑下去,他不想傷害她,這是他珍愛的女人,不應該在這個時候這種地方……這一刻,他真的恨不得立刻便能將她娶回家,然後……

腰間被勒得微微生疼,男人粗啞的喘息猶在耳側,青梅越發不敢妄動,心卻鬆了下來。同時湧起幾分感動,一個血氣方剛的男人,生生抑製了自己的欲`望,這般的隱忍,可見他對自己的在意。

這種認知叫她升起喜悅,更加羞澀。

久久,石敬安壓下了體內的欲`望,呼吸著來自懷裏人兒身上芬芳的氣息,終於,歎息一聲輕輕放開了她。

“走吧,夜深了,咱們回吧。”

青梅微垂著頭,溫順地應了聲,“嗯。”

石敬安眼裏升起一抹笑意,自然地牽起了她的小手,小心地護著她二人默默地往回走。月亮跳出雲層,皎潔的月光灑在地上,照亮了前方的小道,偶爾聽見草叢中幾聲蛐蛐聲,二人並肩而行,無聲穿過狹窄的小巷子,終於,小巷的盡頭出現了邱家的後門。

一到門口,青梅有些急迫尷尬地掙脫他的手,抬頭呐呐道,“我,我進去了。”

石敬安深邃的視線落在她臉上,“梅子,早些給我答複,好嗎?”

青梅紅了紅臉,囁嚅道,“我知道了……不過這是長輩們拿主意,我聽他們的……”說完,嗔怪地瞪了他一眼,輕輕推開後門悄悄閃了進去。

然後轉身關門,關門時看見石敬安依然站在門外盯著自己,那雙眼睛在夜中發著光,好像燃燒著火一樣。她想要剛才發生的荒唐事,臉上瞬間漲紅,猶豫了下道,“……你快回吧。”

然後“啪”地關了門,飛一般地往房間跑。

*********

第二日。

青梅起得有些晚,醉眼惺忪的走出房,大夥兒早飯早就吃過了,隻給她留了份放在廚房裏。如今地裏農活不忙,不到兩個月就要過年,天氣也越發冷了。小楊梅已經學會爬了,李氏特意在炕上鋪了席子,讓他自由的爬來爬去,小家夥長得壯實,小手小腳跟蓮藕似的,一會兒功夫不注意就爬得老遠,那嘴角的口水在席子上拖得長長一條。興致來了,小*一翹隨地就是一泡童子尿!

惹得她老娘跟在後邊一路收拾,哭笑不得,愛恨交加。

因為石敬安來提親,大早大表哥和薛青川就一道動身去城裏了,這畢竟關係著青梅的終身大師,一來是去給青梅她爹報信商議,而來也去鎮上打聽打聽石敬安親人們的情況。

而薛邱氏則拉著女兒到房裏說悄悄話,“梅兒,臉色這麽差,昨晚沒睡好?”

青梅想到昨晚,頓時有些心虛,下意識地摸摸臉頰,道,“恩……昨晚有些睡不著……”

薛邱氏想到昨日石敬安來提親,心下便自我代入的了然了,隔了這麽多年再次有人上門提親,也難怪要晚上睡不著了。想了想,心下對女兒更添了分心疼,“傻丫頭……”

薛青梅心虛地低下頭,她卻是想起了昨夜偷溜出去的事,不僅溜出去了,還和石敬安差點差槍走火……後來回到家裏翻來覆去睡不著,一閉上眼睛腦子裏就冒出那人的臉,要不然便是與那人親嘴擁抱的畫麵,心髒狂跳不止,身體仿佛都殘留著那人擁抱的感覺……還有那人的唇,那人的眼神……

心抖了抖,她猛地晃了晃頭,甩掉腦子裏那些不正經的畫麵,便聽薛邱氏略帶試探的問,“梅兒,你跟娘說句心裏話,昨日那個石敬安,你……你對他是什麽想法?”

又是石敬安!

白天夜裏,現實夢裏,這混蛋都快成她的魔障了!

薛青梅臉馬上漲紅,偷瞄了她老娘一眼,見她麵上無異,想來是來征詢她自己的想法。想通了這個,青梅微微低頭做羞澀狀,“什麽想法啊……”當初張士城提親時,娘親也問過她這些……

薛邱氏見女兒這樣,心中也無奈,伸手捏了她一把,一臉正經道,“梅兒,你都是嫁過一次的人了,有些事情你也清楚。這世代對女人永遠是不公平的,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女人終究是要依附男人才能衣食無憂,一帆風順。自從你和張家沒了關係後,我跟你爹雖然是鬆了口氣,但也時時刻刻為了今後擔憂。雖說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但我跟你爹不是那種老古板,我們薛家的女兒怎能任人欺負?梅兒,娘隻希望有個忠厚老實的男人護你一生,昨兒娘看那個石敬安挺不錯的,人也穩重鎮定,聽你外公大舅他們評論人也是很能幹的。家裏在鎮上來說也還算殷實,家裏兩個弟弟都已成家,公婆仍然健在也聽說是敦厚老實的鄉下人,好相處。

再說你外公在這楊梅鎮方圓幾裏還是有名望的,沒人敢欺負你。娘瞧著這人雖然年齡大了點,但年紀大會疼人,臉上瞧著破了點相,又黑,但男人嘛,樣貌端正就過得去了,長得再好也不能當飯吃,最主要的是有本事。梅兒,你跟娘說句實心話,你到底想不想再嫁?”

聽著娘親一句句真心話,青梅心裏隻感覺自己不孝,這麽大人了還要父母為她操心勞累,鼻頭泛酸,拿出帕子拭了拭眼角,點點頭,“娘,您說得我都明白,我聽您的……”

薛邱氏聞言鬆了口氣,自己的女兒她最了解,臉皮子薄但實則骨子裏執拗的很,決定的事情八頭牛也拉不回。剛和離那會兒,將自己關在屋裏幾日幾夜不吃不喝,她老子罵也不聽,勸也不聽,最後還是沒了辦法才將她送到這楊梅鎮來散心,圖的就是個眼不見為淨。

沒想到半年時光,女兒不僅想通了,性子更開朗,而且還有人再次上門提親,這可是她和老伴心裏的結,石敬安的出現怎能不叫她欣喜若狂。而且這還是個極優異的後生,身強體壯,身份也是知根知底,薛邱氏想了一夜就覺得滿意的不得了,隻覺得這個青年就是老天爺特意給她家梅子安排的,自然,心中便更加稀罕石敬安這個女婿了。

想到此,她心裏升起幾分喜悅,臉上卻未表現出來,窺了窺青梅的表情,道,“那,梅兒,你覺得這石敬安如何呢?”

事已至此,無可避免要做出一個決定了。

青梅眨了眨眼,如水般的眸子閃過一絲果斷,終於深吸口氣認真地開了口,“娘,此人……此人甚好,在地母庵時,他還幫過女兒,為人正直善良,功夫也好。娘,如果是他,女兒,女兒願意。”

薛邱氏聞言大喜,“梅兒,你的意思,你願意嫁給石敬安?”得確認一下。

青梅點點頭,“是,女兒願意嫁給石敬安。”

親都親了,抱也抱了,娘子也給他叫過了,除了他,還要她去嫁給誰?

作者有話要說:一個春心萌動,一個血氣方剛,夜黑風高的夜晚,乃們不發生點什麽真的對不起作者╮(╯▽╰)╭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