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挑釁
loading...
薛青川贏了,而且還是反敗為勝,他雙手叉腰看著仍然趴在地上的手下敗將,一股子豪情自心中湧起,哈哈大笑根本止都止不住。

“哈哈哈哈哈……”

石敬安有些狼狽的從地上爬起來,下巴蹭破了皮,絲絲的疼,他故意留了空隙給薛青川下手,但如何也沒想到這小子竟用掃堂腿從□攻擊。饒是他下盤功夫硬,也躲不開這家夥硬碰硬死磕,所以當機立斷鬆了力氣順勢而為,沒想到薛青川力大如牛,直接讓他摔了個臉著地,差點磕了滿嘴泥,更可惡的是最後還不忘衝上來補上幾拳頭。

要說之前摔倒還不算什麽,後麵那幾拳頭可是實打實的,薛青川這混蛋下手太黑了,背上肯定青紫一片了。

“天啊,想不到薛家這大小子身上功夫這麽好,簡直跟傳說中大俠一樣啊。”

“可不是,那一拳一掌,不會是什麽絕世武功吧?”

“要我說,這薛家大小子可真是個了不得的,身手這麽好不說,聽說還掌管薛家好幾家商鋪,每年過他手的銀子都是千百兩呢。”

“我也聽說了,他家裏人都穿金戴銀聽說祖上還有做大官的,嘖嘖,這薛三娘子倒是命好,投了個好胎,有這麽硬實的娘家,要不然一般人家閨女誰敢合離?離了夫家哪裏還敢像她這般招三惹死的,普通人家女兒早就自個兒找了個枝頭掛白綾了。”

“噓,你小聲點,沒看見人家娘家人都來了麽?”

身邊都是嘰嘰喳喳議論聲,有褒有貶,夾雜著各種探究窺視羨慕嘲諷的眼光中。薛青梅站在人群中,那一個個字眼湧入耳邊,她感受尤其深刻。暗暗咬牙,強忍住氣憤她抬頭去看狼狽從地上爬起來的石敬安。

這一看她又有些心疼,石敬安下巴好像磕破了,有些流血,她家大哥倒是在邊上得意哈哈大笑的,那模樣要多得瑟有多得瑟。不過青梅知道石敬安的身手,如果他真的要對付一個人,出手淩厲狠辣不說,哪裏會跟大哥來來回回用上那麽多招式,耍大戲似的。要知道當初在山路上那個刀疤臉,那人一看就知道是個身手彪悍殺過人的,到了石敬安手上,還不就是兩三招的功夫?

“三娘子,石家大郎流血了耶……!”翠兒扯了扯她的袖子,在邊上小聲嘀咕道。

青梅瞥了她一眼,冷冷道,“流這點血對男人來說算不得什麽。”她心裏仍然有些生氣,不過想到這男人是因為自己才故意對大哥放水,說起來她現在還沒嫁給她,他對大哥的刻意挑釁這麽忍讓也算是愛屋及烏。想到這兒,心裏那股氣消了些,又看了他一眼,暗惱這家夥下巴腫的這麽大怎麽還不回去包紮?

心裏還是忍不住湧起幾分擔憂。

不過這些情緒卻不能在麵上表現半點。一來男女授受不親,而且廣庭大眾之下,二來石敬安才剛從她家提親,她這麽快就上趕子去關心,別個立馬就會認為他們早就私相授受了。

鄉下的人對男女之事想得最齷齪,她可沒忘記半個多月前的流言。

“薛家妹子,你可真是個有福氣的!娘家人這麽嗬護關愛,如今石家大郎又親自上門提親,嘖嘖,我就說嘛,大妹子你當初幹嘛那麽堅決的拒了李老爺的親事,原來是有更好的在後頭等著呀,真真是叫姐姐我羨煞了。”冷不然,身後突然傳來一道嬌軟甜膩的女聲,陌生的強調,陌生的語氣,青梅主仆稍愣,齊齊轉過頭去。

青梅便看見一個身高嬌小卻體態豐滿的少婦站在身後左側,手裏提著一隻籃子,上麵蓋著素花紅底的布,頭上包著頭巾,插了兩隻金釵,正一臉笑吟吟的看著自己。

青梅眼皮突突一跳,這女人,竟是村裏那張寡婦。

腦海中下意識浮起一幕活色生香的畫麵,她可沒忘記當初在西山草垛後麵瞧見的那一幕,這女人表麵隨和溫柔貞烈,骨子裏卻是個放浪形骸的,若不是她親眼看見,她也不會相信村子裏大夥兒口口相傳的好女人張氏竟然是那樣一個表裏不一的蕩`婦。

這女人說這麽一番話,是什麽意思?她怎麽聽著好像不似好話呢?

心思電轉,她微微頷首疏離也不失禮儀地淡聲道,“原來是張家姐姐。”平日裏又不常打交道,她用不著裝熱絡。

張寡婦也不知從哪兒來,身上衣物有些微亂,白皙雙頰微微緋紅,雙眼水汪汪帶著幾分嫵媚,道,“村子裏好些日子沒這麽熱鬧了,我沒想到出門一趟竟生生錯過了這樣的好事。嘖嘖,瞧大夥兒興奮的勁兒,想必比那街上的耍大刀的還厲害,薛妹子你如今可是咱們楊梅村方圓十裏的大名人呢。”

薛青梅臉微白,眼中閃過一絲厲色,“張家姐姐你這話我就聽不懂了,我平日裏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就不明白怎麽成了大名人了,姐姐真會說笑。”還有,這張寡婦話裏竟將大哥和石敬安跟那街上賣藝的街頭藝人比,真讓人不快。

張寡婦“哎呀”一聲,佯裝驚訝地看著青梅,然後捂嘴喃喃道,“妹子,你那事兒半月多前大街小巷都知道了,就不要姐姐再說一次了吧?”

薛青梅心一緊,暗地了咬牙,她總算知道這張寡婦來者不善了,這娘們竟然揪著那流言直往她傷口上戳,她自問沒得罪過她,這娘們簡直莫名其妙。不過她性格雖然隱忍不愛惹事,但也不是軟柿子白教人欺負的。眼神兒一轉,她突然掃了掃張寡婦手裏提著的籃子,心裏升起一個念頭,臉上神色卻淡了下去,“張家姐姐,話不投機半句多,我還有事,先走了。”

說完,再不看那張寡婦的臉色,轉身便走。

而這會兒,驕傲得瑟完的薛青川像隻驕傲的小公雞一樣昂首闊步的過來了,一把攬住自家妹子,得意洋洋道,“梅子,怎麽樣?你大哥今日大顯身手,是不是感覺很自豪?”

薛青梅瞪了他一眼,不過四下人蠻多她也不能當眾下他臉子,昧著良心說了句,“你是我大哥,我自然是與有榮焉。隻是我很奇怪啊,大哥你平日裏不是下館子就是逛`青`樓,什麽時候學得武功?我瞧你那一招一式像模像樣的,好像不是亂打的?!”

薛青川對青梅話裏的奚落毫不在意,哈哈一笑,眉眼彎彎道,“那當然,你大哥我可是花了大銀子請了高手回家學習。另外,妹子你一個女兒家別把青樓館子這種詞掛在嘴邊。”

隻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薛青梅懶得理他,直接掙脫了他的手轉身去看石敬安。此刻比試結束,戲也散了,曬穀場裏還有半數人意猶未盡地站著沒走,其中竟女性居多,一個個如狼似虎地盯著她哥。她視線來回在人群裏搜索了一會兒,竟然沒看見石敬安的身影。

她臉上一黯,心底湧起幾分失落。

薛青川將青梅臉上的表情收入眼底,隨意扯了根枯草叼在嘴裏,扯著她就往家裏邊走,“行了,那小子已經回去了,輸了還不走難不成還留在這兒被人看啊?好了,咱們趕緊回去吧,那些姑娘家的眼神沒羞沒躁的,大哥有些口渴,真想喝家裏的茶水解解渴了。”

兄妹倆回到家,邱家一家子也才前腳剛入門,見薛青川來了,大舅大表哥登時笑開了花,一巴掌拍在他背上,“好你個大川子,身手不錯啊,竟然把石頭打趴下了,平日裏真是小瞧你了。”

薛青川登時咧牙,“哼哼,現在才知道啊,大舅,你大侄子才是最厲害的懂麽?”

大表哥則是看了青梅一眼,擠眉弄眼道,“大川哥,你今日可是打了梅子妹妹的未來夫婿,小心梅子妹妹心裏怨你。”

薛青川不以為然地撇了撇嘴,翹起下巴得意道,“哼哼,八字還沒有一撇呢,想做我妹夫,那也得看我薛青川同意不同意。至於梅子嘛……”薛青川陡然湊到青梅麵前嬉笑道,“妹子啊,大哥可是在幫你考驗未來的夫婿,你應該感激才是,怎麽會怨我呢,對不對?”

這兩人真的沒臉沒皮的,當著全家人的麵奚落她。

之前打架她還沒找他算賬呢,青梅氣得臉發紅,再抬頭一看大家臉上都掛著曖昧的笑,好像有種鑒定她跟石敬安的關係一般。又急又氣,她狠狠瞪了下薛青川那張欠抽的臉,跺了下腳猛的跑回了房。

回到房裏,心裏那股羞急交加的情緒久久沒平複,在房間裏走來走去,腦海裏又時不時響起石敬安今日在堂屋裏當著娘和邱家所有人的麵說得那番話,她又忍不住心跳加速起來。

討厭!那個混蛋幹嘛一直在她腦子裏出現!

“咚咚咚……”

突然,耳邊傳來熟悉又陌生的聲音,好像什麽東西順著敞開的窗子砸入了房間裏來,她身一震,猛地轉頭看向窗邊。外頭霞光染紅半邊天,又是夕陽時分了,她狐疑地在站在窗子口瞧了瞧,突然想到一種可能。心跳快了一拍,飛快推開房門走了出去。

果然,剛走到門口,那圍牆之上,一團白色的東西便以肉眼所及的速度砸入了牆來,掉在了圍牆下方的草地上,滾了三圈。

青梅警醒地四下張望的一番,然後深吸口氣飛快走到牆下撿起了紙團,快速打開,便見上麵寫著熟悉的字眼:

昔時三刻,後山小樹林見。

石敬安。

作者有話要說:啊啊啊大夥兒都撒撒花吧,一人一朵俺就衝上榜前三了

嗚嗚嗚嗚,俺現在日思夜想要花花啊~~~

好!俺豁出去了,姑娘們撒花吧,下章咱們吃肉!!!!!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